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35章 告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五千块钱我告发个屁啊。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懒洋洋地说。</p>

    “是多了你也不能告发的,以后我们旅行社和你们集团还要继续做生意呢,曹丽说今后你们集团的旅游考察什么的业务都放在我们这边做。她是办公室主任,她说了算的。”</p>

    我没有吱声。</p>

    “听到没有啊?”海珠推了推我的肩膀:“你要是告发这事,以后我不告诉你了!”</p>

    我笑了下:“听到了,做生意的规矩我懂!”</p>

    海珠吃吃笑了:“饿不饿?”</p>

    我说:“不饿。吃饱了!”</p>

    “真的不饿?”海珠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我。</p>

    我明白了海珠的意思,伸手在她胸前摸了一把:“你饿了?”</p>

    海珠脸微微一红,抿嘴笑:“我们好几天没做了,今晚我想好好做一次。”</p>

    我知道今晚逃不过去了,我必须要做功课。</p>

    我的心里有些麻木的感觉。</p>

    海珠说今晚要好好做一次,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算是好好做,好好做,应该是高质量的意思吧。</p>

    想到之前和海珠做那事时候的心猿意马,我的心里不由感到了不安,还有几分愧疚。</p>

    或许,今晚,我真的要好好用心对待海珠一次,弥补一下内心的不安和歉疚。</p>

    可是,我要怎么样才能提高质量呢?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真正投入进去让海珠身心得到高度的满意呢?</p>

    我心里不由有些苦涩。</p>

    海珠这时从包里掏出一个碟片递给我,脸带着神秘的笑。</p>

    “这是什么?”我说。</p>

    “你看看知道了。”海珠的脸有些红晕,接着站起来:“我去洗个澡。”</p>

    海珠去洗澡了,我看了看这碟片,面没有任何标志,不知道是什么。</p>

    我于是开始播放这碟片。</p>

    画面出来了,我却即刻目瞪口呆起来,因为我发现自己眼前的画面竟然是黄片!</p>

    海珠竟然搞回来一个黄碟。</p>

    一会儿,我们进了卧室,开始做了,做得激情澎湃。</p>

    结束后,刚才那澎湃的潮水一般的激情在急速退去,突然从我的身体和灵魂里消失地无影无踪,那种熟悉的空虚和失落又在脑海里盘旋。</p>

    我不知道自己的**和灵魂是否还在一起,我不知道是**跟着灵魂走还是灵魂在追随着**,我不知道**和灵魂是否能够分离。</p>

    第二天,我不断从方爱国那里得到阿来的最新行踪。</p>

    昆明工作站的人监视着阿来。</p>

    阿来当晚入住了机场宾馆。</p>

    一早,阿来登了去腾冲的班机。</p>

    午10点多阿来到达腾冲。</p>

    腾冲联络点的人跟了阿来。</p>

    阿来出飞机场后直接入住腾冲香格里拉大酒店。</p>

    进酒店后,阿来一直在房间里没出来。</p>

    夜幕降临后,阿来出了酒店,退了房,租了一辆车,直奔了边境方向。</p>

    当晚10点28分,阿来越过了边境线,进入了金三角。</p>

    消息反馈到这里为止,没有了后续。</p>

    不出我所料,阿来终于去了金三角,他到底还是去了。</p>

    我明白,李顺一定会安排人继续跟踪阿来的。</p>

    也是在今天,关云飞离开了星海,去了省城,开始了他为期半年的学习生涯。</p>

    半年,似乎很短,但似乎又很漫长,我不知道期间到底会发生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也不知道此次学习之后,关云飞的命运会发生什么变化。</p>

    关云飞走之后的第三天,我得到了老李夫妇判决的消息。</p>

    老李被法庭判处有期徒刑3年,老李夫人则是有期徒刑两年,缓期三年执行。</p>

    老李服刑的监狱是在星海,和平总一个地方。</p>

    听到这个消息,我终于松了口气,虽然我知道老李夫妇会大事化小会从轻,但也没想到会轻到这个地步。</p>

    判决云,因为老李夫妇认罪态度好,退赃积极,并且有检举揭发立功表现,且能积极配合办案,所以从轻判决。</p>

    我不知道老李夫妇到底有什么检举揭发行为,没听到有什么大人物因为他们而落马,倒是知道不少老李曾经的小喽啰进去了。</p>

    那些小喽啰的命运自然是没人关心的。</p>

    老李夫妇显然对这个结果是满意的,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再诉。</p>

    我知道,下一步老李会保外医,会在自由的世界里呼吸着自由的空气。</p>

    判决结果出来之后的当天,我没有见到秋桐,不知她去了哪里,不知她去干嘛了。</p>

    四哥也不知道,她没有坐四哥的车。</p>

    我猜她应该是带着小雪去看望会见老李夫妇了。</p>

    我不知道秋桐对老李夫妇的最终结局是怎么样的心态,是欢喜还是忧伤,是欣慰还是悲凉。</p>

    等我在她办公室再次看到她的时候,她表现地很淡定很沉静,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p>

    她没有和我提起任何关于老李夫妇的事情,她不提,我自然也不提。</p>

    似乎,大家都不愿意谈起这事。</p>

    “这是我做的关于省里的现场会和市里韩化交流年的活动草案,你看看。”秋桐递给我两份材料。</p>

    这两个方案按说都是我该做的,但秋桐自己先做好了。</p>

    我接过来看方案。</p>

    我认真仔细地看了一遍,觉得很不错,对秋桐说:“方案很完整很慎密,我觉得可行!”</p>

    秋桐淡淡笑了下:“你觉得可行还不行,还得党委领导说行才可以!”</p>

    我呵呵笑了下:“我看可以直接提交党委讨论了。”</p>

    秋桐点点头:“既然你觉得没问题,那我直接提交党委会讨论。”</p>

    我点点头:“接下来,又要忙乎一阵了。”</p>

    秋桐说:“在单位做事是这样,只要你想忙,永远都有忙不完的活。但如果你想松闲,却也是很容易的事。”</p>

    我说:“或许这是公家单位和个人企业最大的区别吧。”</p>

    “不错!”秋桐说:“你现在也算是在官场混得有声有色了,怎么,还怀念你当老板的时光?”</p>

    我说:“说不怀念是假的!但目前到了这个份,怀念也没用了,只能在这条路一步步走下去了。”</p>

    说到这里,我不由叹了口气。</p>

    “叹气干嘛?”秋桐说。</p>

    “有时候,常会感到有些莫名的失落和困惑。”我说。</p>

    “因为工作?还是。”秋桐说。</p>

    “或许不仅仅是因为工作吧。或许,是全方位的。”我说。</p>

    “你的心理陷入了困境?”秋桐说。</p>

    “或许是吧。”我说。</p>

    “每个人都会有心理困境的!”秋桐说。</p>

    “有心理困境其实我倒不怕,但最烦忧的是我不知道该如何走出这心理困境。”我说。</p>

    “当你陷入心理困境的时候,不要一味指望别人能帮你走出来,”秋桐说:“外界的帮助固然重要,关键还是自我解救。所以,我觉得你应学会一些心理困境自救的方法。”</p>

    “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想使用此法的。”我说。</p>

    “为什么?”秋桐说。</p>

    “因为我不想遇到灾难和磨难!”我说。</p>

    秋桐点点头:“谁都不想,但有时候是身不由己的。”</p>

    看着秋桐沉静的美丽的面孔,我的心不由起起落落。</p>

    是啊,谁都不想遭遇困苦磨难,但现实却未必能如愿。</p>

    从秋桐办公室出来,我直接去了经管办,直接去了苏定国办公室。</p>

    好久没来看他了,看看他和大健兄最近如何。</p>

    大健兄不在,这伙计估计又跑到那里玩去了。</p>

    这孩子,生性顽劣,是改不了。</p>

    我看他现在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对自己的前途似乎是心灰意冷了,孙东凯的到来也没有能让他的政治命运发生改变,他对孙东凯似乎也是绝望失望了。</p>

    苏定国看到我笑脸相迎:“易总,易老弟,你可是稀客!欢迎易总来经管办指导工作!”</p>

    我忙说:“苏主任可不敢这样说,我怎么敢指导老兄的工作呢?我来聆听老兄的指示还差不多。”</p>

    苏定国呵呵笑着请我坐下。</p>

    “怎么有空来看我了?”苏定国说。</p>

    “早想来看你,只是一直没抽出空!”我说。</p>

    “呵呵,老弟恐怕今天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苏定国说。</p>

    “嘿嘿。有点小事!”我说。</p>

    “什么事?请老弟指示!”苏定国调侃着说。</p>

    “指示不敢当,来给你汇报!”我说。</p>

    “呵呵,老弟,汇报我又不敢当了!说不定哪一天我要给老弟汇报呢。”</p>

    苏定国似笑非笑地说着,显然是话里有话。</p>

    “断无这可能!”我说。</p>

    “可能性极大哦。照老弟如此的提拔速度,我给老弟汇报工作的时候是指日可待的!”苏定国说。</p>

    “老哥如此看重我,我倒是很惶恐了!”我说。</p>

    我和苏定国又调侃了一阵子,然后苏定国说:“老弟,如正题吧。你今天来找我,一定是有事的!”</p>

    我呵呵笑了:“苏主任,这眼看要到七一了啊。”</p>

    “是啊,很快要到七一了!”苏定国说:“怎么?你打算给建党节送一份厚礼?”</p>

    我说:“呵呵,我哪里有什么厚礼呢。我这不是想到七一前夕我们集团不是要发展新党员吗?不是想到老哥你是咱们经营支部的记嘛。”</p>

    “老弟此言。你不是已经是预备党员了?还不到转正期呢!”苏定国似乎一时没听出我话里的意思。</p>

    我说:“我不是说我的事情。我是说,你看,我们公司有两个副总经理,我和曹腾都是党员,这云朵呢,刚考入体制内身份不久,还在党外徘徊呢。这云朵呢,工作为人也一向不错。同时呢,也很追求进步。”</p>

    “果然你今天来是有事,你是为你的副总来争取当票了!”苏定国说:“你的意思是想在这次发展云朵入党?”</p>

    “是的!”我说:“不知老兄有何想法!”</p>

    苏定国沉吟了一下,说:“这事。我考虑下。云朵确实是一名很不错的同志,我在发行公司干过好几年,对她也是了解的,最近她也递交了入党申请,在我这里。这次七一前,集团是要发展一批党员的,市直机关党委给了我们集团八个名额,集团分给我们经营系统两个。我正在考虑如何分配这两个名额呢。”</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