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34章 有意无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边笑,曹腾边有意无意看了我的电脑一眼。 </p>

    笑完,我说:“还有事吗?”</p>

    曹腾说:“没事了!”</p>

    我说:“那你可以走了!”</p>

    曹腾站起来:“好,我该走了!”</p>

    我目送曹腾出去。</p>

    然后,我又点燃一支烟,看着窗外,默默地吸着,沉思起来。</p>

    下午,孙东凯把我叫到办公室。</p>

    “午那投诉处理好了?”孙东凯问我。</p>

    我点点头:”嗯。”</p>

    “这其实也不能怪你,你一直在市委党校学习,报纸没送到,要怪也要怪秋桐,那是她主持期间发生的事。哎——不过现在说这也没用了,秋桐已经党委成员了。既然关部长把责任推到你身,你受着吧,反正也不是多大的事!”孙东凯说。</p>

    “嗯,不管领导批评地对不对,我都得受着!”我苦笑一下,说:“谁让咱是被人家领导的呢。反正领导都是正确的,领导是从来没有错的!”</p>

    “呵呵。心里有情绪,是不是?”孙东凯笑着说。</p>

    “说没有情绪是假的!”我说。</p>

    “我理解的。好了,这事既然处理好了也没事了。你想想,关部长堂堂一个大部长被自己的老师又骂又奚落,心里当然是不舒服的,这火没处发,自然是要发到下面来的。”孙东凯说:“这做下属的,做领导的出气筒,也是常有的事。习惯好了。”</p>

    我点点头:“不习惯也没办法啊。唉。有时候遇到事情的时候想一想,这官场啊,被人领导的滋味还真不舒服。”</p>

    孙东凯说:“官场里,除了总记,大家不都是被人领导吗?你被我领导,我又被关部长领导,其实我们都是被关部长领导。关部长呢,又要被乔记领导,乔记呢,又要被省委记领导,省委记又要被央领导。”</p>

    我说:“看来大家都不容易。”</p>

    孙东凯想了想,笑了,说:“其实这被领导,也是一门技术活。或者说,是一门艺术!”</p>

    现在大家都在研究领导艺术,没想到孙东凯还在琢磨被领导的艺术。</p>

    正在这时,秋桐进来了:“孙记,你找我!”</p>

    孙东凯点了点头:“嗯。小易先到了,我找你们俩有事要安排!”</p>

    原来孙东凯在叫我来的是同时也通知了秋桐。</p>

    “刚在和小易闲聊。来,我们谈正事!”孙东凯说:“坐——”</p>

    我和秋桐坐到沙发,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说:“两个事,一个是那个省报协要在我们星海召开全省报业发行多元化经营现场会的事,一个是韩化交流年和我们集团相关的事项需要安排。</p>

    第一件事是省报协主办我们承办,主要是围绕我们这个报亭来开展的,这是我们集团在全省报业同行面前出彩的好机会,一定要筹备好。</p>

    第二件事是市里主办,我们集团作为协办单位,主要是做好配合服务工作,其的一些项目,和我们有些是关联的,这是市里举办的涉外活动,一定要高度重视起来。”</p>

    我和秋桐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继续说:“这两件事,集团这边由秋总牵头,小易协助秋总,具体的要求我这里有件,回头你们仔细研究,拿出可行性方案交集团党委讨论。”</p>

    说着,孙东凯拿起两份件递给秋桐。</p>

    秋桐接过去看了几眼,然后收起来,说:“行,我会和易总认真仔细研究的,尽早拿出一个草案递交党委讨论。”</p>

    孙东凯点点头:“牵扯到集团其他部门配合协助的,到时候我会安排召开一个部门联席会,你们先拿方案。总之,这两件事,都是重要的政治任务,要不折不扣认真落实好。”</p>

    秋桐和我点头答应着。</p>

    孙东凯看看我们,笑了,说:“秋总刚任集团领导职务,开始忙乎了。很辛苦。”</p>

    秋桐淡淡笑了下:“职责内的事情,应该的!”</p>

    我拿过秋桐手里的大致看了下,边琢磨着,这两件事其实都不复杂,操作起来不难的。</p>

    现场会是和我直接相关的,韩化交流年的事,有些也牵扯到发行方面,但不多。</p>

    韩化交流年。韩国人……朝鲜人……和鲜族人打交道……秋桐也是鲜族人。</p>

    不知怎么,我脑子里突然把这几点挂起钩来了。</p>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难道是冥冥之预感到了什么?</p>

    离开孙东凯办公室,秋桐接着去其他经营单位协调一个事,我回到办公室。</p>

    正在这时,接到了四哥的手机短信:阿来今晚要飞离星海。</p>

    我除了办公室,走到大门口,站在马路边给四哥打通了电话:“你现在讲话方便不?”</p>

    “方便!”四哥说。</p>

    “阿来今晚要飞离星海是什么意思?”我说。</p>

    四哥说:“方爱国告诉我的,他早接小亲茹的时候,皇者搭了便车,路皇者打了个电话,方爱国听到皇者在电话里隐约提到一句,说阿来今晚要坐飞机出去,但去哪里,哪个航班,不知道!”</p>

    “好,我知道了!”我说完挂了电话。</p>

    我接着给方爱国打了电话:“伍德手下有个阿来,你认识他不?”</p>

    方爱国说:“没直接打过交道,但我们四个人都认识他的样子,来之前,李司令给我们看了伍德手下所有人的照片,我们都牢牢记住了。”</p>

    我说:“好。你马安排周大军和杨新华到机场大厅入口候着,看到阿来,悄悄跟去,在他换登机牌的时候站在他身后,装作也是排队等候换登机牌的乘客,弄清楚他要去哪里。”</p>

    “好的,这安排他们去!”方爱国随即答应下来,接着挂了电话。</p>

    放下电话,我突然有些心神不定。</p>

    晚,海珠在单位加班,我自己在宿舍看电视。</p>

    7点的时候,方爱国打来电话:“易哥,搞清楚了,阿来乘坐今晚星海飞昆明的航班,7点半起飞,他已经通过安检进去了。”</p>

    听了方爱国的话,不由一愣,阿来要飞昆明,我人在星海,这狗日的这回不跟踪我自己去昆明干嘛?</p>

    想到昆明,我想到了腾冲,想到了金三角。</p>

    难道,阿来是要去金三角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如果是,那又会是什么秘密任务呢?这秘密任务会不会和李顺有关呢?如果有关,他会去捣鼓什么?如果无关,他又是要干嘛呢。</p>

    一连串的问号在我脑子里盘旋。</p>

    “易哥,我们在昆明最近刚设立了一个工作站。”方爱国似乎在提醒我什么。</p>

    方爱国的话将我从沉思里唤醒,还真的提醒了我。</p>

    我对着电话说:“爱国,立刻密告大本营,告知阿来去昆明的航班起飞时间。让大本营安排人严密监视跟踪。”</p>

    方爱国随即答应着,我接着告诉方爱国:“告诉大本营,重点是要搞清阿来此次南下的真正意图。大本营有什么反馈,立刻告知与我。”</p>

    安排完这事,我在房间内来回走了几趟,在困惑又感到几分心神不定。</p>

    似乎,阿来此次的行动有些神秘莫测,他去昆明,目标显然是金三角,他必定会越境进入缅甸的。他自己去缅甸干嘛,难道想单挑李总司令的革命军,显然是不可能的。</p>

    他此次南下,显然是带着伍德的什么指令,那么,伍德会让阿来去金三角干嘛呢?监视李顺?继续获取关于李顺更多的情报?抑或是要暗杀李顺?</p>

    想到这一点,我的心不由猛地一悚,卧槽,不会伍德真的是拍阿来去暗杀李顺的吧?李顺在明处,阿来在暗处,阿来明着是干不过李顺的,但要搞暗杀,却未必不可能。</p>

    这个念头一涌出来,让我的心里愈发不安了。</p>

    不过,幸运的是,阿来还没离开星海,行踪被我们所掌控,他下一步的每一个踪迹都会在李顺的监视之下,他要想暗杀李顺,估计目的是很难达到的,说不定还没出手被李顺先把他灭了。</p>

    当然,出于各方面的考虑,李顺或许不会杀死阿来的,但也要看什么情况而言。</p>

    洗了个冷水澡,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我坐在沙发继续看电视,边继续琢磨着。</p>

    到10点多的时候,我接到了方爱国的手机短信:易哥,大本营回电,阿来到了昆明,我们的人盯了。</p>

    刚看完方爱国的短信,海珠回来了。</p>

    我迅速将短信删除。</p>

    海珠进门看到我正老老实实盘腿坐在沙发看电视,笑了:“今天倒是很听话,没出去喝酒。”</p>

    “你回来了。很累吧。”我说。</p>

    “哎——刚和小亲茹孔昆一起忙完。”海珠走到我身边坐下,脑袋往我肩膀懒懒地一靠,说:“明天你们集团的那个团出发,刚和地接社那边把所有的行程细节都落实完。”</p>

    “曹丽到底没有要回扣?”我说。</p>

    海珠看着我,呵呵一笑:“这个曹丽很怪,一开始我主动提出给她回扣,她死活不要,结果今天倒是主动打电话找我,直言说要劳务费。”</p>

    海珠当然不知道这期间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直接左右了曹丽的变化。</p>

    “给了她多少?”我说。</p>

    “按照老规矩,给她百分之二十的抽成,我直接安排财务往她指定的卡打了五千!”海珠说。</p>

    “哦。”我点点头,这个曹丽,大钱小钱都不放过,区区五千也要拿。</p>

    “对了,给她回扣的事,你可千万不要对外说啊,特别在她跟前不要提。”海珠说。</p>

    “嗯,我有数的!”我点点头。</p>

    “曹丽还特意叮嘱我了呢。”海珠说。</p>

    “叮嘱你什么?”我说。</p>

    “让我不要告诉你啊!”海珠笑起来:“她这话说的很傻啊,她也不想想,咱们是两口子,公司的大小事情我能不告诉你吗?”</p>

    我呵呵笑了:“她怕我告发。”</p>

    “你可不要告发哦。那等于是毁了咱们公司的声誉,以后谁还敢给我们做生意啊。”海珠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