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32章 站队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集团有这两个人,总归他是不能肆意兴风作浪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关云飞看着窗外,自言自语了一句。</p>

    关云飞的话似乎带着几分隐忧,却又有几分安慰。</p>

    看得出,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控制住孙东凯会在他走后捣鼓事,但似乎又将希望寄托在季记和秋桐身。</p>

    季记和秋桐显然不是选边站队的人,关云飞也知道他是不可能将他们拉入自己的阵营的,他们不具备那种投其所好的性格。关云飞没有这个打算,他只要季记和秋桐坚持住正义的立场,这对他来说,足够了,这无形等于是在帮他的忙。他需要的是阻击住孙东凯在雷正的支持和唆使下兴风作恶,动摇他在宣传系统的统治。</p>

    而季记和秋桐,恰好是最合适的人选。</p>

    一会儿,关云飞转头看着我笑了:“这次面给你谈话,想调你到市委办公室任督查科长,你为什么不走?”</p>

    我说:“我不愿意离开你的管辖啊。”</p>

    关云飞笑了:“这话说的,言不由衷吧,适用范围很广吧,恐怕孙东凯要是问你,你也会这么回答的吧,说你不愿意离开他吧?”</p>

    关云飞显然不会相信我的话,他不是孙东凯,孙东凯会信,但他不会信的。</p>

    这是关云飞和孙东凯的区别。</p>

    我不好意思笑了笑:“我找不出更好可以回答你的理由,只有这么说了。”</p>

    “不管这是不是你的真实想法,但是这么回答显然是对的,对谁这么回答,对方听了都不会感到不开心的。”关云飞说。</p>

    “呵呵。”我干笑了一声,觉得自己似乎被关云飞扒光了衣服。</p>

    “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回绝了,但你这次的决定,似乎都是错误的。”关云飞说。</p>

    “我实在没觉得这个督查科长有多大的吸引力,这个位置可是得罪人的活,木有意思!”我说。</p>

    “这个位置的确是得罪人的活,但我问你,要是让你去市委办公室做市委的秘,你会不会去干?”关云飞说。</p>

    我吃了一惊:“做市委记的秘?这显然是不可能的!”</p>

    “看似不可能的事情,一切皆有可能!你怎么知道不可能呢!”关云飞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你。你的意思是说。调我到市委督查科是个过渡?领导真正的意图是。是让我干市委记的秘?”我小心翼翼地看着关云飞。</p>

    “你在市委记面前有几次过人的表现,他对你印象是很不错的。”关云飞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话,意味深长地看着我。</p>

    “这。这。市委记不是有秘吗?”我结结巴巴地说。</p>

    市委记现在的秘可是曹腾未来的大舅哥啊。</p>

    “领导人的秘如果觉得用起来不顺手,难道不可以换吗?”关云飞微笑着说。</p>

    听关云飞这话里的意思,似乎是乔仕达对现在的秘不是很满意,他这次调我到市委办公室去工作,似乎是想在督查科长的位置继续考察我,如果合适,他想让我做他的秘。</p>

    乔仕达这个狡猾的家伙,在搞曲线救国啊。</p>

    不知道这是关云飞自己揣度的还是他听到了什么口风。</p>

    “小易,你还年轻,官场的经验还很不丰富,在很多时候,领导的意图是需要自己去意会的。很多事,看似无关,实则有着紧密的联系。”关云飞说:“你这次算是错失了一次很好的良机,但也不必懊丧,在我手下干,也还会有发展机会的,我会给你创造发展进步的机会的。”</p>

    “你不会让我以后做你的秘吧?”我试探着说。</p>

    关云飞哈哈大笑:“让你做我的秘,岂不是太屈才你了。市委记才用正科级的秘,我的秘怎么能和市委记的平级?再说了,即使我让你做,你会心甘情愿吗?”</p>

    我嘿嘿笑起来。</p>

    “怎么样?知道了领导的真实意图,后悔不?”关云飞笑呵呵地看着我。</p>

    我毫不犹豫地摇摇头:“不后悔!”</p>

    “是真不后悔还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关云飞说。</p>

    “真不后悔!”我干脆地说。</p>

    “哦。”关云飞脸露出小小的意外:“真的不后悔?”</p>

    “是的,我其实根本不愿意离开集团!”我说。</p>

    “为什么不愿意到更好的地方去发展呢?到市委办公室,可是你在集团进步的机会多多了!”关云飞说。</p>

    我嘿嘿笑了:“说了你又要说我装,我不愿意离开你啊。”</p>

    关云飞说:“你这么说我当然还会说你装。既然你非要如此说,那好,我把你调到市委宣传部来工作,做我的办公室主任,好不好?”</p>

    我一听,慌了,忙说:“千万别!”</p>

    关云飞哈哈大笑:“这回露馅了吧,不打自招了吧。我看你不想离开集团定有其他原因。不过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你了。你留在集团工作,也好,我倒是愿意看到你继续在集团工作。你放心好了,在集团里继续工作,干好了,今后进步的机会我仍然会给你创造的。”</p>

    我不知道对关云飞而言,我干好的标准是什么。</p>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关云飞说:“进来——”</p>

    进来的是孙东凯。</p>

    看到孙东凯,我心里不由暗暗叫苦。</p>

    看到我,孙东凯微微一怔,接着笑着看着我:“小易在啊。关部长,想给你汇报个事情的。”</p>

    关云飞不动声色地说:“东凯,你来的正好,我正在狠批小易呢。”</p>

    一听关云飞这话,我立刻做垂头丧气状低下头。</p>

    我不知道关云飞为什么在狠批我,但是我必须要先做出这个表情和动作。</p>

    关云飞一定对我敏捷的反应很满意。</p>

    “小易犯什么错误了?”孙东凯有些意外的口气。</p>

    关云飞拉下脸:“我今天可是越级直接把小易叫到我办公室来严厉斥责的,不知你对我的越级行为是否有意见!”</p>

    孙东凯笑着:“关部长这话说的,我哪里会有意见呢,集团任何一个党委成员或者层犯了错误,关部长都可以直接批评啊。”</p>

    关云飞说:“其实我本来也不想越级批评你的手下的,但今天这事确实把我气坏了,我实在忍无可忍了。”</p>

    “什么事啊?不知是什么事惹关部长发这么大的火!”孙东凯一时蒙在鼓里。</p>

    关云飞说:“午一班我接到我学老师的电话,说他家订的星海晚报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收到了,老爷子在家没事,每天靠看报纸打发日子,这一个多星期没收到报纸,火气大了,在电话里劈头盖脸把我臭骂一顿,弄得我灰头灰脸的这个窝囊啊。</p>

    都是易克这个臭小子把我害的,挨了老师一顿臭骂和讥讽,这事你要不来,我还不想告诉你的,说了丢我的人啊。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省得让你不安,我直接打电话把易克叫来了,正在骂他呢,正好你来了。”</p>

    “哦。竟然还有这事啊。”孙东凯吁了口气,接着说:“这事确实很严重,竟然让你老师一个多星期没看到报纸,这太荒唐了,关部长教训地对,小易确实是该批该骂,这事我也有责任,我负有领导责任。”</p>

    关云飞板着脸说:“我看这事的直接责任还是在易克,这小子我看是不是最近晋升了正科级忘乎所以昏头昏脑了,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忘记了。”</p>

    “对,对,关部长批评地对,易克确实是工作出了很大的疏漏,这事易克要认真反思认真检讨,我也要检讨。”孙东凯忙说。</p>

    “易克是你的部下,既然你来了,我也不能不给你个面子,你的人回去你好好教育吧。我刚才该批的都批了,该骂的也骂了。以后类似的事情,绝对不准许再出现。</p>

    “这还幸亏我是老师的报纸没收到,要是乔记老师的报纸没收到,要是乔记被他老师奚落一顿,我看易克你要吃不了兜着走,不光你,我都要面子很难看,东凯都要被市委记直接责骂。”关云飞继续说。</p>

    我一个劲儿点头:“关部长,我知道我错了,你老师家的地址我知道了,我这回去,亲自带着站长和发行员去门道歉,把报纸补齐,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不行的话,我把那个发行员开除掉,建议集团领导撤掉那个站长的职务。”</p>

    “怎么处分站长和发行员是你们的事,我不管。但我觉得你这么做似乎有推卸自己管理失职的嫌疑,你首先要深刻检讨自己的工作管理失误!”关云飞说。</p>

    “是,是,我一定认真反思自己的错误,我要给集团党委和关部长写一份深刻的检讨。”我忙说。</p>

    “不用给我写,既然孙记来了,要写你给孙记写好了!”关云飞说。</p>

    “是,是。”我又忙点头。</p>

    “小易,今天我当着孙记的面说你一句,你这个小小的科级干部,我让你呆几天你能呆几天,我让你今天下去,你干不到明天,这话你信不信?”关云飞的口气很硬。</p>

    我心里打了个寒噤,关云飞这话一方面是在继续演戏给孙东凯看,另一方面却似乎又在打着气话的名义真正借势警告我,似乎说的是真的啊。</p>

    我忙又点头。</p>

    关云飞似乎对我的表现很满意,轻轻呼了一口气。</p>

    孙东凯这时打圆场:“小易,你看,关部长这是关心爱护你才批评你呢,你要感谢关部长对你的批评和教导。”</p>

    我又点头:“嗯,我知道,我非常感谢关部长对我的批评和爱护!”</p>

    “你知道好,我对年轻干部一贯还是关爱的!”关云飞说。</p>

    “关部长,这事你不要生气了,消消气。你看,小易已经意识到错误了,他今后相信一定会吸取教训改正的。这事我也要给关部长做个检讨,我也有责任。”孙东凯想了想,又说:“这样吧,关部长,这事我和小易一起去你老师家一趟,我要亲自登门赔礼道歉。”</p>

    孙东凯一说这话,我不由一愣,抬起头看看孙东凯,又看着关云飞。</p>

    关云飞似乎也没料到孙东凯会说出这句话,微微一怔。</p>

    关云飞和我的戏演得十分逼真,看孙东凯此时的表情,他应该是确信无疑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