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31章 咬牙切齿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曹丽接着又咬牙切齿:“算这次我不得不放弃,算这次她能得逞,哼,不要高兴地太早,咱们走着瞧。 看谁笑在最后,笑得越高兴会死得越惨。”</p>

    曹丽的话让我心里又蒙了一层阴影。</p>

    此后几天,一切都很平静。</p>

    一周后,我在党校青班的学习结束了,学校举行了结业典礼,我和秦璐因为在省里交流会的精彩发言,被评委本届学习班优秀学员,在结业典礼戴了大红花,领了荣誉证。</p>

    同日,秋桐的公示期顺利结束,面的正式任命下来了,秋桐被任命为星海传媒集团党委委员、副总裁。</p>

    秋桐是正儿八经的集团党委领导了。</p>

    对秋桐而言,从正科到副县,无疑是仕途的重要一个关口,她终于顺利走了过来。</p>

    我终于彻底松了口气,感到了无的宽慰。</p>

    秋桐正式走马任,继续分管集团的经营工作。</p>

    我和秋桐进行了工作交接,秋桐不再主持发行公司的工作,我正式归位继续我的发行公司总经理职能,这回我是正科级的老总,名正言顺了。</p>

    海珠没有食言,当晚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宴席,祝贺秋桐和我的晋升晋级。参加的人有海峰云朵四哥夏季夏雨孔昆小亲茹,席间,大家谈笑风生,觥筹交错,一派和谐。</p>

    海珠似乎终于放下了一颗提着的心,格外轻松,频频向秋桐表示祝贺。</p>

    我虽然有些耿耿海珠的失言,但她的表现却又当我感到欣慰,我无法去责怪她什么了。</p>

    酒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接到了方爱国的手机短信,他在酒店外面等我。</p>

    我出去,了方爱国的出租车。</p>

    方爱国递给我一份从遥远的异域——金三角飞来的贺电。</p>

    贺电云:欣闻秋桐女士易克男士顺利晋升晋级,吾革命军下将士无不欢欣鼓舞无不振奋异常,吾谨以掸邦革命军总司令的名义特发此电以示热烈隆重严重祝贺,希望二位再接再励,继续发扬一不怕死而不怕苦的革命精神,在今后的漫漫官途披荆斩棘,步步高升,取得新的更加辉煌的业绩。</p>

    看完贺电,我苦笑一番,李顺的消息够灵通的,这边发生的事他什么都知道。</p>

    我不想探究他为什么知道地如此迅速,出了车,回到酒店,去了卫生间,点着打火机,将贺电点燃,化为了灰烬。</p>

    我不准备给秋桐看这贺电,虽然她似乎我更有资格看。</p>

    第二天,我和秋桐都开始以新的级别继续干着自己原有的工作,级别变化了,但工作还是那些。典型的换汤不换药。</p>

    当然,我知道,对于我和秋桐,这只是前进道路的一小步,今后,在我和秋桐面前,还不知道会有多少激流险滩,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坎坷磨难。</p>

    此次我能够晋级,我觉得应该感谢这次创城,没有创城活动,我没机会搞报亭,没机会搞报亭,我没机会得先进,没机会得先进,我没机会晋级正科。</p>

    但似乎,这一切,都是关云飞给我带来的,是他将报亭任务下达给了集团,是他给我弄了这个创城先进,没有他的操作,我断不会有此次的破格提拔。</p>

    当然,此次的晋级也和秋桐密不可分,没有秋桐将我从哈尔滨**吸毒事件挽救出来,我早完蛋了,谈何晋级,说不定早从集团滚蛋了化为一粒尘埃了。</p>

    随着我的晋级和秋桐的提拔,关云飞导演的这出大戏似乎终于落幕。他在去省委党校学习之前煞费苦心安排的这一切,在雷正和孙东凯的强力阻击下,有得有失,成功将集团专职副记捣鼓走了,断了孙东凯的一只臂膀,但却没有如愿将总编辑换成自己的人,不过却也成功将秋桐安排进了集团党委,有遗憾有安慰。</p>

    而我的晋级,似乎也是关云飞这出演出的一个小安排,也是他计划之的一个小部分,我算是搭了他总体计划的顺风车。</p>

    如此,关云飞也该走了,该去省城学习了,带着些许的遗憾,还有几分宽慰。</p>

    同样,孙东凯也带着劫后余生的惊魂,带着遗憾的些许安慰目送关云飞踏去省城学习之路。</p>

    此时,关云飞要去省城学习的消息公开了,不日将启程,学期时间为半年,到年底才结束。</p>

    学习时间够长的,听说是什么厅级干部马克思理论学习专修班。</p>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班要办那么久,要专修半年。</p>

    半年啊,这意味着关云飞要在星海的政坛暂时偃旗息鼓半年,要暂时离岗半年。</p>

    市委宣传部不可一日无主啊,他去学习,学那么久,谁来主持部里的工作呢?</p>

    我不由担心会有其他市委常委暂时兼着关云飞的职务,甚至担心雷正会极力要求兼着。</p>

    不过我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关云飞似乎早对这有自己的安排,公开他要去学习的消息后不久,我听说市委对关云飞去学习后部里的工作做了安排,哪个常委也没能兼,主持工作的是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p>

    我认为这一定是关云飞极力争取的,他可不想看到自己的地盘被其他常委渗透,他一定在乔仕达面前做了大量的工作,说服乔仕达答应让常务副部长主持部里的工作。</p>

    这样,关云飞依然可以在省城遥控部里的工作,常务副部长自然要听他的话,换了其他常委主持,那他可真的麻烦了,无法插手部里的事了。</p>

    而关云飞要脱产学习半年,这对孙东凯来说无疑是一件非常快意的事,不管怎么说,老关在省城山高皇帝远,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直接对他指手画脚,他起码可以有半年的时间来喘息,来放开手脚作为一番。</p>

    至于怎么放开手脚怎么作为,我不知道,恐怕孙东凯也没有来得及仔细想。但起码他会有如释重负的感觉,终于可以暂时摆脱一阵子老关的死盯了,终于不用整天活在老关眼皮子底下惴惴不安了,终于可以暂时木有窒息的感觉了。</p>

    同样感到舒畅的应还有雷正,老关在他的步步紧逼下避走省城学习,他暂时少了一个对手,似乎得到了一个可以休整的良机,似乎可以加快他对老关地盘的渗透,似乎可以稳固他业已建立的阵地。</p>

    在他和关云飞的暗斗,孙东凯无疑是一粒重要的棋子,起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利用孙东凯来渗透关云飞的领域,是他动摇关云飞根基的一个重要手段。关云飞现在外出学习,无疑给了他更好的机会。</p>

    这一点,关云飞不会想不到,我想这应该是他在走之前急于要在集团党委内部安插自己人提拔秋桐的原因,虽然总编辑这个位置他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但这这个重要的位置也没有落到雷正的手里,而且,集团党委内部还有季记和秋桐这两个正义的力量存在,多少也能对孙东凯形成牵制。</p>

    同时,关云飞似乎也没有忽视我的存在。</p>

    在关云飞要去省城学习的前一天,他在办公室里单独召见了我。</p>

    “明天起我要去省委党校报道,学习半年!”关云飞说,目光沉静地看着我。</p>

    我说:“我会想你的!只是要很久见不到你了。”</p>

    关云飞呵呵笑了:“我知道你会想我的。但你不会经常见不到我的。你小子难道不想抽空去省城看看我?”</p>

    我忙说:“会的,会的。”</p>

    关云飞说:“我也会经常回家的,起码周末是会回来的。”</p>

    我点点头:”嗯。”</p>

    “部里的工作,整个宣传系统的事情,我还是会经常听常务副部长的汇报的。”关云飞又说。</p>

    “哦。”我又点点头。</p>

    “必要的时候,有些事情我还是会过问的,不要以为我去学习了,部里和宣传系统的事情什么都不管了!”关云飞说。</p>

    我点点头,我明白关云飞这话的意思,他是在告诉我部里真正的老大依然还是他,但我也知道,他必然不能像以前控制地那么紧密那么滴水不漏了,毕竟他远在省城,不可能什么事都像以前知道的那么清楚。</p>

    “以后有什么事情,你也可以直接给我汇报。”关云飞说。</p>

    “哦。”我点点头。</p>

    “不管是你们集团内的还是集团外的,只要你听到的认为有必要给我汇报的,都可以找我。”关云飞说。</p>

    “好的,只要你不怕麻烦,只要不耽误你的学习!”我说。</p>

    “呵呵,我不怕麻烦,也不会耽误我的学习!”关云飞说:“小子,这次你提拔了正科级,现在你该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给你弄这个先进的原因了吧?”</p>

    我说:“知道了。说实话,我很感谢你!”</p>

    “你心里有数行!”关云飞说:“我走后,你要通过一切可能的途径密切注意集团甚至部里的动向,尽你所能多关注一些事情,有什么不正常的风吹草动,及时给我汇报!”</p>

    我说:“行,没问题!”</p>

    “没事要多和东凯部长接触,要多和季记还有秋桐联系。”关云飞说。</p>

    我明白关云飞这话的意思,点了点头。</p>

    “对了,我家里,你嫂子,你大师姐那边,你也要多过问下,家里有什么事多去帮帮忙,我给谢非说了,让她有事找你。”关云飞的眼神有些闪烁。</p>

    我点点头:“师姐有事需要我的话,义不容辞。”</p>

    关云飞说:“本来还想在我走之前请你和你女朋友一起到我家吃顿饭的,看来,只能延后了。”</p>

    我说:“来日方长,机会还多的是嘛。”</p>

    关云飞点点头,沉思了一下,又说:“秋桐那边,她继续分管你,你要全力支持她的工作,要全力维护她的权威,要带个好头。”</p>

    我说:“我会的,我一直很支持秋总的工作,我一直很服从她的分管。”</p>

    关云飞说:“和季记,也要搞好关系,季记这个人,性格很耿直,正能量十足,这一点和秋桐很像,两个正能量十足的人在你们集团党委,会竖起一股正气的,你不要以为季记会因为那次你顶撞他的事会对你耿耿于怀,他不是那样的人,你也不要这么想他。”</p>

    我说:“嗯,我明白!”</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