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27章 致命死穴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即使查不出秋桐涉黑的具体事情,但凭她和李顺的关系,凭李顺在星海的名声,足够了。 级绝对不会提拔重用一个和黑社会关系紧密的人的,他们是一定会考虑社会影响的。李顺是黑社会头子,尚未判决的老李是现在最烫手的山芋,谁也不想冒任何风险去碰他们。</p>

    曹丽终于找到了秋桐的致命死穴,她这一招够狠的。</p>

    说不定,明天她会将这封信寄出去。</p>

    一想到这封信寄出去之后带来的严重后果,我不由不寒而栗,心里不由感到了恐惧。</p>

    一阵冲动,我忍不住想将这封信撕掉。</p>

    倏地心里一震,绝对不能撕毁,撕毁这封信简单,但由此会在曹丽面前将我自己彻底暴露,甚至在孙东凯面前暴露,而且,还不妨碍曹丽继续自己的操作,她接着还可以再打印一封。</p>

    必须要阻止曹丽的阴谋,必须要将曹丽的阴谋彻底压住,不但这次不能让她得逞,今后也要让她打消用这个来攻击秋桐,这才是长远之策。</p>

    那么,该如何操作呢?怎么样才能彻底挫败曹丽的阴谋呢?</p>

    我脑子里急速转悠着。</p>

    显然,随着李顺的被通缉远逃,随着老李的倒台,曹丽现在即使知道秋桐是黑老大的未婚妻知道秋桐是老李未来的儿媳妇也不畏惧了,他们现在都是落魄之人,她一定会认为对她毫无杀伤力了,她不会担心什么的。何况她现在和雷正还有一腿,靠了政法委记兼公安局长,她会害怕什么呢?</p>

    那么,该从何入手呢?</p>

    我凝神思考着对策。</p>

    想了半天,我将举报信装进口袋,然后拔出房卡,直接下楼去了商务心,将这封信打印了一份。</p>

    然后,我又回到房间,将原件装进信封,放进包里,然后坐在沙发,点燃一支烟,看着昏昏沉睡的曹丽琢磨着。</p>

    抽完一支烟,我起身走到床边,几把将曹丽的衣服扒地精光,胡乱扔在地板。</p>

    曹丽没有任何反应,任我摆弄她的身体。</p>

    被脱光的曹丽像一条大白鱼,赤果果裸躺在床。</p>

    说实在话,曹丽的身体确实很不错,很诱人。</p>

    但我此时却没有任何情裕的冲动,心里直感到阵阵恶心。</p>

    我觉得自己还挺高尚的,还不算是禽兽。</p>

    然后,我准备离开,我要去实施我刚想好的下一步计划。</p>

    这个计划必须要在今晚实施,来不得半点拖延。</p>

    我不知道这个计划到底会不会成功,但我必须要是试试。</p>

    刚走到门口,正要开门,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声音似乎还挺急促。</p>

    我一愣,操,谁来敲门的?莫不是公安查房的?</p>

    我将眼睛凑近猫眼往外看——</p>

    立刻,我懵了,脑袋又是轰地一声,肝胆欲裂!</p>

    敲门的竟然是海珠!</p>

    海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呢?她怎么突然来了?</p>

    我的头皮一阵发麻,一旦海珠进来看到我在这里,看到床脱得光光的曹丽,还有房间里的现场,皱皱巴巴的床单,满地随意抛洒的衣服,还有空气里弥漫的特殊气味,那我什么都不用解释了,我是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了。</p>

    海珠在继续敲门,声音越来越急。</p>

    我此时来不及多想,第一个反应是要想办法逃脱出去。</p>

    我急速离开门口,快步走到窗口,打开窗户,看到了排水管道。</p>

    我身子一纵,牢牢抓住排水管道,离开窗口,然后顺手将窗户关,然后攀住排水管道往下出溜,出溜到三楼餐厅,打开一扇窗户,跳了进去。</p>

    这是餐厅的一个单间,里面没人。</p>

    我打开门走了出来,走廊里站着一个服务员,看到我从这房间出来,显得很诧异。</p>

    我冲他微微一笑,然后走了过去。</p>

    走了几步,回头一看,服务员正打开那房间门看。</p>

    我继续往外走,刚走了没几步,手机响了,一看,是海珠打来的。</p>

    我不由感到后怕,要是刚才在房间的时候海珠打我电话,那可是糟糕了,幸亏这会儿打。</p>

    我定定神,接听海珠的电话。</p>

    “阿珠——”我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p>

    “哥,你在哪里?你说,你现在在哪里?”海珠的声音听起来很火很急。</p>

    “我在洲际大酒店啊,不是下午和你说了。”我说。</p>

    “你在洲际大酒店什么地方?你在几楼?”海珠又问我。</p>

    “三楼啊,餐厅啊。刚招待完客人,刚把客人送走,我正要下楼呢,怎么了?”我说。</p>

    “啊——你在三楼?”海珠说。</p>

    “是啊,怎么回事啊你?你在哪里啊?”我说。</p>

    “我在四楼。”海珠的声音有些发愣。</p>

    “你到四楼干嘛去了?你怎么也来这里了?”我说。</p>

    “我加班的,加完班经过这里,想来这里顺便带你回家的,我担心喝多了。我坐电梯来的,走错楼层了,我以为餐厅在三楼。”海珠支支吾吾地说。</p>

    “哦,我在三楼楼梯口,下来吧。”我说。</p>

    “嗯,我这下去!”海珠挂了电话。</p>

    我长出了一口气,一场虚惊,总算没事了。</p>

    我这时又开始琢磨海珠来到洲际的事,她直奔那房间敲门,必定是得到了曹丽在那开房间的消息,必定认为我和曹丽在那里。</p>

    那么,她是怎么知道这消息的?是谁告诉她的呢?</p>

    我的脑子一闪,突然想到了冬儿!</p>

    难道是冬儿?是冬儿查到了曹丽开的房间,然后匿名用短信之类的方式通知了海珠?</p>

    这么说,我进这酒店冬儿是看到了的,不但看到了我,还看到了曹丽,看到了曹丽开房,然后她通过服务员知道了曹丽开的房间号。</p>

    应该是这样的,肯定是的。</p>

    我不由感到了几分惊惧,冬儿如此做,目的是很明显的,一旦海珠捉到了我和曹丽,那么,海珠必定会遭受巨大的打击,我和她的关系必定会出现重大裂痕,冬儿自然可以渔翁得利。</p>

    我感到了巨大的后怕,好悬啊!差点我死无葬身之地了。</p>

    这时,海珠下楼走了过来,脸带着梦游一般的表情。</p>

    我看着海珠,努力让自己镇静,说:“你怎么看起来恍恍惚惚的?”</p>

    海珠回过神,看着我:“啊……我……我没有啊。你……你一直在三楼的?”</p>

    我说:“废话,我请客不在餐厅到哪里去?”</p>

    海珠茫然点点头:“哦。”</p>

    “走吧,我刚送走客人结完帐!”我说。</p>

    海珠跟着我默默下楼。</p>

    我觉得自己这会儿在欺骗海珠,我知道自己不该欺骗她,但却又无法向她说实话,这实话一旦说出来,海珠打死也不会信的,那我等于自找死路。</p>

    我心里很不安,为自己对海珠的欺骗。</p>

    但随即我又安慰自己,这似乎也不该算是欺骗,我真的没和曹丽做什么啊,我没干她的。</p>

    这样一想,又不禁有些心安了。</p>

    走到一楼大厅,我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冬儿,她不知是何时离开的。</p>

    “哥,我们回家吧。”海珠这时恢复了常态,脸带着几分恼怒但又欣慰的表情,她似乎觉得自己今晚接收了假信息被愚弄了,但结果却又是她希望看到的。</p>

    我了海珠的车,海珠开车往回走。</p>

    我这时摸出手机发了个短信,然后装起手机。</p>

    海珠开着车,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会儿自言自语说了一句:“无聊。”</p>

    “什么无聊?”我说。</p>

    我显然听出来海珠是在说那个给她提供假情报的人无聊。</p>

    海珠一愣,接着看了我一眼,笑了下:“没事,我是说我自己一个人无聊。”</p>

    我笑了笑:“这世,无聊的人很多的。”</p>

    “是啊,很多无聊的人会干一些无聊的事。”海珠接过话说。</p>

    我这时说:“哎——这会儿我也有些无聊了。来,把你手机给我,我打会游戏。”</p>

    海珠把手机递给我。</p>

    我快速捣鼓了几下,打开信息收件箱,果然看到一则短信:你男人正在洲际416房间和女人鬼混。</p>

    看号码,陌生的。</p>

    我高度怀疑这是冬儿捣鼓的事情,心里不由叹了口气。</p>

    我无法拿冬儿怎样,无论她做什么,我都无法狠心对她如何。</p>

    莫名感到了几分伤感和纠结,在郁郁接着开始打游戏,打了一会儿,将手机还给海珠:“不玩了,什么破游戏,没好玩的。”</p>

    海珠笑了下:“多大了你还玩游戏。”</p>

    我刚要说话,口袋里的手机响了。</p>

    我接听。</p>

    “呵呵,易总老弟,刚才洗澡了,刚看到你发给我的手机短信,怎么,你这会儿想约我喝咖啡,好啊,能得到易老弟的邀请,我很荣幸。不知老弟找我是何事呢?难道是有业务?”伍德的声音。</p>

    我呵呵笑起来:“呵呵,你这位大老板可是我的大客户,我正想有笔大业务要和你谈谈呢。难得你有空闲啊,咱们到哪里去喝咖啡呢?你说地方吧!”</p>

    海珠边开车边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p>

    “那到洲际对过的星巴克吧。”伍德说。</p>

    “好的!我这过去!”我说。</p>

    “我几分钟到!”伍德说。</p>

    接着,我对海珠说:“哎——我临时约了客户要谈事情,到洲际对过的星巴克,还得再回去。要不我打车回去吧,你先回去好了。”</p>

    海珠说:“不用,我送你过去。”</p>

    我知道海珠不放心,没有做声。</p>

    海珠接着到了前面的路口掉头,又开了回去,开到星巴克门口停了下来。</p>

    我刚一下车,看到伍德也到了,也正在下车。</p>

    我和伍德在咖啡馆门口握手打招呼,海珠看到后,放心地开车直接走了。</p>

    伍德面带微笑看着海珠的车子离去,然后又冲我微微一笑。</p>

    然后,我和伍德楼找了个单间,要了两杯咖啡。</p>

    伍德是自己来的,没带任何人。</p>

    “伍老板晚出门不带几个保镖,不怕被人绑架了?”我说。</p>

    “出来见你还需要带保镖吗?你这身手,恐怕一般人也绑架不了我吧?”伍德说:“再说了,在星海,我似乎还不担心有什么人能绑架我,当然,前提只要易总不对我下手。”</p>

    我大笑:“伍老板这话说的,我怎么能干绑架那样的事情呢,我可是良民哦。”</p>

    伍德笑着说:“不错,易总的确是良民,和我一样的良民。”</p>

    我又笑起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