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25章 最毒莫过妇人心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秦璐想了想,说:“岂止可怕,简直是恐怖。   w w w . v o d t w . c o m女人一旦要是疯狂了,手段会男人的争斗更歹毒。”</p>

    我说:“最毒莫过妇人心,这句话看来是有道理的喽?”</p>

    秦璐说:“或许是有道理的,但可不包括我啊。男人之间的争斗往往是以为利益,但女人之间的争斗却不都是这些,仅仅因为虚荣和面子,仅仅因为攀和争风吃醋,女人会做出不择手段的事情来。当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这样,这样的女人毕竟是少数,但在机关单位里,却委实不鲜见,几乎每个单位都有的。”</p>

    我点点头:“如此说来,你们政法委也有了?”</p>

    秦璐说:“当然有,不但政法委有,政法系统的公检法各单位,都有。”</p>

    这时,课铃声响了,秦璐坐回去,用冲我说了一段话:一般来说,嫉妒是沮丧、攻击的混合。男人的嫉妒含有很明显的愤怒成分,女人的嫉妒则主要为恨。在女人的嫉妒,打压和占有才是主要的成分。嫉妒会激发她的力量,让她竭尽可能去报复打压对手。在大部分情况下,嫉妒的女人都意在击败对手,重新赢得她想要的东西。</p>

    秦璐似乎对这个还颇有心得。</p>

    她的一番话让我不由深思,我不由想起了小贱人曹丽。</p>

    快下课前,我给方爱国发了个手机短信,让他给我办件事。</p>

    下课后,方爱国的出租车正在门口等我,他正坐在车里抽烟。</p>

    我直接车,方爱国随即发动车子,边递给我一包华烟:“易哥,东西在里面。外侧间那个是。”</p>

    我点点头,将烟装起来,然后看着他:“快到接小雪的时间了吧?”</p>

    方爱国点点头:“这去!你到哪里,我先送你。”</p>

    我没有告诉他我要去哪里,说:“不用了,你直接去接小雪吧,我在前面下车。”</p>

    方爱国说:“好。”</p>

    我又问他:“杜建国那边情况如何?”</p>

    方爱国说:“接送小亲茹一切正常。”</p>

    “周大军和杨新华呢?”我又问。</p>

    “安安稳稳在开出租,是不会招揽,一天赚不到100元。”方爱国笑着说。</p>

    我也笑了:“赚不赚钱无所谓,别给我惹事行!”</p>

    “易哥,你放心,我们保证不会惹事的!”方爱国说。</p>

    我又问:“这几天和大本营那边联系了没?”</p>

    方爱国点点头:“汇报了接头和安顿的基本情况,总司令对你对我们的安排非常满意。”</p>

    专人保护接送小雪,李顺当然是满意的了。</p>

    “那边下什么任务了没有?”我说。</p>

    “暂时没有,只是说让我们在你的领导下保持潜伏状态,目前不安排任何任务,让我们注意搜集情报,为下一步大队人马到来做好准备。”方爱国说。</p>

    “大队人马。什么时候来?”我说。</p>

    “不知道!”方爱国说。</p>

    想到李总司令在金三角那支兵不兵匪不匪的革命军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杀奔星海,易副司令不由头疼地厉害。</p>

    到了前面路口,我下车,方爱国直接去接小雪。</p>

    然后,我另打了出租车直接去了洲际大酒店,我已经打电话订好了一个小包间。</p>

    路,我给海珠打了电话,说今晚有饭局。</p>

    “在哪里吃饭?”海珠问我。</p>

    “洲际大酒店!”我说。</p>

    “你请客还是被请?”海珠又说。</p>

    “我请客的!”我说。</p>

    “哦。那是客户了。”海珠说。</p>

    “额。”我含混其词地支吾了一声。</p>

    “少喝酒!”海珠说。</p>

    “知道了!”我说。</p>

    “每次说知道了,每次都酒气熏天回来!”海珠说。</p>

    “呵呵。”我干笑了下。</p>

    “好了,我在接待客户,不和你聊了!”海珠挂了电话。</p>

    到了洲际大酒店,我进门厅后直接楼梯去餐厅,边走边用目光扫了大厅一眼,接着看到了冬儿,她正坐在靠近玻璃墙的沙发低头看报纸,似乎没有看到我。</p>

    伍德经常带着他的人出入各种高级酒店,冬儿出现在这里似乎也不足为。</p>

    当然,我不知道冬儿此时是有意还是无意出现在这里。</p>

    冬儿怎么自己在这里呢,怎么没看到伍德的其他手下呢?</p>

    她独自在这里干嘛呢?等人?还是有其他事?</p>

    我不及多想,担心冬儿看到我,匆匆去了。</p>

    去了餐厅的小包间,点好酒菜,等曹丽来了。</p>

    不能唱独角戏啊,曹丽来了,我的戏才好开张,我的计划才好实施。</p>

    很快到了约定的时间,却不见曹丽到来。</p>

    卧槽,她竟然迟到,竟然如此不重视我的请客。</p>

    这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料。</p>

    我的心里突然有些不踏实起来。</p>

    我摸起手机打给曹丽,很快接通了。</p>

    “曹总,怎么还没到?莫不是我这客请得不够档次看不眼?”我故作轻松地说:“如果曹总不给面子赏光,那我不等了,走了。”</p>

    “别,别,我在酒店附近的。我马去!”曹丽忙说。</p>

    这时我听到电话里隐约还有其他人在说话,听到一个声音说:“您好,这里是华天复印打字社,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p>

    似乎,是打字社的工作人员在接电话。</p>

    华天复印打字社,曹丽原来在洲际酒店旁边的华天复印打字社。</p>

    这贱人在那里干嘛?</p>

    我心里突然隐约有些感觉,接着挂了电话。</p>

    半天,曹丽终于来了,气喘吁吁地推开门,一进门道歉:“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有点事耽搁了一下。”</p>

    我微笑了下:“曹总可真是大忙人啊,吃个饭都迟到,日理万机啊!”</p>

    曹丽嘻嘻一笑,将手里的包放在门口的酒柜,接着坐到我旁边。屁股还没坐定,看了看那包,接着又站起来,过去将包拿起,放在自己座位旁边的椅子。</p>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曹丽的动作,说:“怎么?包里还有什么值钱的宝贝?”</p>

    曹丽说:“呵呵,没有啊。”</p>

    说完,曹丽将手伸进包里,摸出一张房卡塞到我手里:“呶——给你拿着!”</p>

    我接过来看了下:“这是什么意思?”</p>

    曹丽说:“我刚才来的时候顺便到服务总台开好了房间,套间呢。这是房卡,放在你这里,待会儿咱们吃完饭,直接去房间行了。”</p>

    曹丽眼里露出兴奋和渴望的光芒。</p>

    “几楼?”我说。</p>

    曹丽伸手往一指:“四楼,在我们头顶!”</p>

    我将房卡装好,看着曹丽:“你来的时候,在大厅里遇到什么熟人没有?”</p>

    曹丽一愣:“我没注意看啊。好像没有吧?”</p>

    或许冬儿这会儿已经离开了,我想。</p>

    曹丽又笑起来:“怎么?你担心熟人看到?没事的,我们现在是在这里吃饭,熟人看到又能怎么着?谁能想到我们吃过饭才会到房间去呢?嘻嘻。”</p>

    曹丽笑得很开心。</p>

    我接好打开酒:“那好吧,来,我们先喝酒,喝点白酒吧。”</p>

    “喝什么酒啊,简单吃点饭,抓紧去啊,**一刻值千金啊。”曹丽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p>

    我说:“你这人怎么一点情调走没有呢?一点都不知道制造气氛。”</p>

    曹丽一怔,接着笑着点头:“呵呵,好,那喝点酒,有酒兴做才爽啊。不错,你的提议很好。哎,我们喝红酒吧,别喝白酒了。”</p>

    我说:“红酒没劲,我还是喜欢喝白酒,你也要陪我喝白酒,一个人喝没劲!”</p>

    曹丽说:“好,好,我陪你喝白酒,我的小男人,喝了白酒你干起来肯定更有劲头。”</p>

    我给曹丽倒白酒,然后举起杯:“来,先干一杯。权当祝贺我晋升正科吧。”</p>

    曹丽举起杯子:“对,祝贺你快速晋升,正科这道坎儿你这么快来了,真没想到。实在值得祝贺。你现在可是和我平级了。”</p>

    我说:“我怎么能和你呢,同样的级别,位置岗位不同啊,你这位置可是领导级别的。再说,你还兼着总裁助理呢。”</p>

    我和曹丽干了一杯,曹丽叹了口气,幽幽地说:“唉,同样的总裁助理,命运却又不一样,或许很快剩下我一个了。妈的,想想心里起火。”</p>

    我说:“或许她也未必一定会顺利,还有公示期呢,还没正式公布任命呢!你干嘛这么灰心丧气的!”</p>

    曹丽点点头:“对,我是不能轻易认输的,我从来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哼哼。”</p>

    曹丽突然冷笑了两声。</p>

    我说:“你有好办法了?”</p>

    曹丽不自然地一笑,看看我,说:“没有啊。”</p>

    “那你怎么说不会轻易认输呢?”我说。</p>

    “我。我是说气话呢,我心里不服啊!”曹丽掩饰地又笑了下。</p>

    “呵呵,不光你不服,我也不服呢!”我笑着又给曹丽倒了一杯酒,说:“来,祝贺我两杯酒吧。好事成双!”</p>

    曹丽举起酒杯刚要喝,又放下,说:“我正好问你呢!”</p>

    “问我什么?”我说。</p>

    曹丽说:“我下午听集团里有人说午面来人找你谈话,征求你个人意见,想把你调到市委办公室任督查科科长,你回绝了?”</p>

    我说:“你听谁说的啊?”</p>

    曹丽说:“谁说的你别管了,反正我是听说了,这样的事你以为能保得住密码?集团很多人都知道了。”</p>

    我说:“大家都什么反应啊?”</p>

    曹丽说:“都觉得不可思议呢。都说你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走,简直是疯了傻了痴了。”</p>

    我哈哈大笑:“是吗?他们都是这么认为的?”</p>

    “是啊,不光他们,我也这么认为呢,我简直不能想象,你竟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我实在是想不通啊。”曹丽说。</p>

    “这么说,你是希望我赶快从集团滚蛋喽?”我说。</p>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当然不希望你走,可是,换个角度思考这事,你不走又不能理解,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到市委办公室工作,这是多少人做梦都得不到的好差使,你竟然一口回绝了。你说你不是疯了傻了又是什么?”曹丽带着困惑的表情看着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