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24章 态度不老实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嘿嘿。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笑了起来:“我这人喜欢做经营管理,不喜欢做纯机关的活!”</p>

    “这不是你的真实理由!这不符合你混官场的逻辑。”秋桐说:“告诉我,真正的原因是什么?”</p>

    “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原因,我是不喜欢去那里,不喜欢是不喜欢,不需要什么理由,我是水,我喜欢往低处流。”我说。</p>

    “你——”秋桐瞪眼看着我。</p>

    “我——我怎么了我?”我说。</p>

    “你态度不老实!”秋桐缓缓地说。</p>

    “我在你面前从来都是很老实的,我哪里敢不老实呢?”我笑起来。</p>

    “不许嬉皮笑脸!”秋桐的脸绷得紧紧的。</p>

    她似乎没有为自己的提拔感到高兴,反而为我的不去市委督查科的事感到不开心。</p>

    我不笑了,规规矩矩看着秋桐。</p>

    “说吧,到底是为什么?”秋桐说。</p>

    我默默地看了秋桐一会儿,说:“其实你知道。”</p>

    秋桐的身体微微一颤,看着我,喃喃地说:“我知道。”</p>

    “是的,你知道的。”看着秋桐的表情,我的心有些发疼了,深呼吸一口气,说:“原因其实很简单,你知道,我明白。我早在心里无数次告诉过自己,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今生我们的结局如何,我都不会让自己离开你,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我要。我要一直看着你,看着你好好地,看着你平安无事。</p>

    只要你好好的,我可以放弃一些功名利禄,我不在乎那些所谓的什么级别和显位,不管干什么,不管在哪里干,我都无所谓,只要你能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所以,别说调我去市委督查科当科长,是让我去下面县里当县委记,我也不去。”</p>

    秋桐直直地看着我,眼睛有些发潮。</p>

    我接着说:“或许我的想法你会耻笑,很多人会觉得我傻,外人无法理解我的决定,但是我既然做出了决定,不会后悔,我不会为自己做出的任何决定后悔,或许你会觉得我是个没志向的人,我不辩解,是的,不错,可能我真的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我是这样的人。”</p>

    秋桐紧紧抿住嘴唇,低下头去。</p>

    我此时的有些心潮澎拜,不由伸手握住了她放在桌面的手。</p>

    秋桐的手有些发冷,微微在颤抖。</p>

    我轻轻握住她的手,心里阵阵疼怜。</p>

    她没有挣脱,任我握住,继续低头不语。</p>

    透过她的手,我似乎感觉到她的心在颤栗。</p>

    一会儿,秋桐抬起头,看着我,眼角有些潮湿。</p>

    她默默地看着我,我默默地看着她。</p>

    四目相对,似乎一切尽在不言。</p>

    我的心剧烈颤栗悸动起来。</p>

    秋桐的手微微动了下,我松开手,她抽了回去。</p>

    秋桐深呼了一口气,咬住下嘴唇,清澈的目光看着我,然后轻轻地说:“我不希望你这样做。”</p>

    我没有做声。</p>

    秋桐用手撑住额头,看着桌面,又说:“我知道你是为我才这么做的。刚得到这个消息,我猜到了。”</p>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我问秋桐。</p>

    秋桐没有回答我,转脸看着窗外,又沉默了。</p>

    我也不说话。</p>

    半晌,秋桐喃喃地说:“我当然不会耻笑你,我从来不会耻笑你,我知道你是一个壮志凌云的男人。可是,你知道吗,你今天做出的决定,让我的压力很大。真的,我压力很大。”</p>

    我说:“我不想让你有压力,你不要有任何压力,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p>

    “我明白。我不想让自己有压力,但我无法做到让自己没有压力。”秋桐继续看着窗外:“既然你已经决定在官场做事,那我希望你能做的更好,有更好的发展机会,但你今天的做法,等于是浪费了一次绝佳的机会,错失了一个难得的机遇,你让我在有压力的同时,又感到失望。”</p>

    我说:“无须失望。我本来对官场这些东西没什么强烈的追求,有什么好失望的,你在集团里做事,我怎么能离开你呢。我委实不想离开你的。我想在这里看着你,这样我会安心放心。”</p>

    秋桐转脸看着我:“你不能看着我一辈子,你终究是要和海珠一起生活的,即使现在你可以能看着我,但等我们都退休了,都离开集团了,你还是会看不到我。你的归宿终归是在海珠那里,你必须要明白这一点,我同样也要明白。</p>

    人都是有理智的,我们不能放纵自己的情感任意肆虐,我们必须要有理智,要用理智控制自己的情感,你需要这样,我同样也需要这样。做人不能太自私,不能为了自己去伤害别人。”</p>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不想去想那么远,我宁可让自己鼠目寸光,我只看现在,只看眼前,现在足够了,足够我做出那个决定了。我知道有些结局是无法改变的,但我即使知道,我也不愿意看到更远,不愿意看到后来。”</p>

    说到这里,我的喉咙突然哽咽住了。</p>

    秋桐带着心疼的目光看着我。</p>

    我努力平息自己的情绪,慢慢调整好呼吸。</p>

    “我想求你一件事。”一会儿,秋桐说。</p>

    “你说。”我的声音有些嘶哑。</p>

    “你去找找面,把你的那个决定收回来,答应去市委督查科,好不好?”秋桐带着恳求的目光看着我:“算我求你了,你答应我,好不好?”</p>

    我没有说话,点燃一支烟,慢慢吸了两口,然后看着秋桐说:“你给我住嘴——”</p>

    “我不——我求求你,你答应我,行不行啊?”秋桐继续说。</p>

    “我说了,你给我住嘴!”我加重语气,然后站起来看着她,咬紧牙根,将脸凑近她的眼睛:“秋桐,我告诉你,我做出的决定是绝对不会改变的,你休想让我改变,任何人都无法让我改变。你给我死了这条心吧。”</p>

    秋桐怔怔地看着我。</p>

    “我再说一遍,不可能!不可能!”我说着,倏地转身往外走。</p>

    “你——”身后传来秋桐无力的声音。</p>

    走到门口,打开门,我站住回身看了一眼秋桐,她的眼角迸出了泪花,正楚楚地愣愣地看着我。</p>

    我的鼻子一酸,转身关门离去。</p>

    下午我回到党校课,为期一个月的青班要结束了,下周举行毕业典礼,老师给大家布置每人要写一片学习总结。</p>

    我和秦璐的其实都不需要写了,在省里的发言稿是最好的总结。</p>

    课的时候,我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想着今天午发生的事,想着孙东凯的言行,想着曹丽的举动,想着秋桐的神情,想着我自己做出的貌似艰难却又不艰难决定。</p>

    课间的时候,秦璐接了一个电话,然后睁大眼睛看着我:“易克,你疯了?”</p>

    我说:“神经啊你,我好好的怎么会疯了,你才疯了!”</p>

    秦璐凑到我跟前说:“我刚听说你午提拔为正科了。”</p>

    “是的,怎么了?”我说:“换汤不换药,我还是干我的总经理位置!”</p>

    “我还听说要调你去任市委督查科科长你拒绝了?”秦璐睁大眼睛看着我。</p>

    “不错!”我淡淡地说。</p>

    “你是不是有病啊?发烧了?”秦璐伸手摸摸我的额头。</p>

    我说:“木有病,也木有发烧!”</p>

    “那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秦璐看着我:“如此好的机会,你为什么要错过?你知道不知道到市委办去工作对你意味着什么?知不知道那个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p>

    我说:“知道。你大惊小怪什么,多大个事?我还知道你随后要问我为什么会拒绝去,是不是?”</p>

    “是啊,你为什么不去呢?”秦璐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p>

    “很简单,因为我鼠目寸光胸无大志!”我说:“督查科是个清水衙门,即使有发展前途我也不想去,而且那工作还得罪人,出力不讨好,整天要看别人眼色行事,我在发行公司当老大多好啊,千号人,都得听我的,而且,油水大大的,人财物我全管,有吃有喝有专车有签字权,贪污受贿什么的也方便。”</p>

    秦璐哭笑不得地看着我,似乎被我的话弄懵了,不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p>

    看着秦璐傻儿巴叽的样子,我不由哈哈大笑起来。</p>

    秦璐愣了半天,迸出一句话:“不可理喻,你疯了。你真的疯了。你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疯子。”</p>

    我转过头不理会秦璐。</p>

    一会儿,秦璐又凑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哎——秋桐这次提拔成副县级了呢。听说是任你们集团的副总裁,进党委班子了。”</p>

    我说:“哦,你的消息真灵通,我还不知道呢。好啊,秋总提拔了是好事,回头我找她祝贺去,让她请客!”</p>

    “请客还有点早啊,还没过公示期呢。”秦璐说:“只有过了公示期,才算真正稳妥了。”</p>

    我看着秦璐:“秦班长,我问你个问题!”</p>

    “问吧!”秦璐说。</p>

    “你对秋总的提拔羡慕不?”我说。</p>

    “羡慕啊,当然羡慕!”秦璐说。</p>

    “嫉妒恨不?”我说。</p>

    秦璐笑了:“羡慕归羡慕,干嘛要嫉妒恨呢?她和我不是一个单位一个系统的,两不搭界,我干嘛要嫉妒恨呢?我才不呢,不过,我想,你们单位的人,资格差不多的人,特别是条件相似的女人,肯定有妒忌恨的。”</p>

    我说:“到底你是女人,你很了解女人啊!”</p>

    秦璐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p>

    我说:“照你这么说,假如秋总要是和你一个单位,你会妒忌恨的,是不是?”</p>

    秦璐眨了眨眼,说:“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你呢。应该,不会吧。你这个假设是不成立的!”</p>

    我说:“秦璐,你说,女人之间因为攀而带来的妒忌恨,是不是很可怕?”</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