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23章 最后的决定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孙东凯一直在沉默着思考,脸的表情时而紧张时而放松,嘴唇抿地紧紧的,死后内心在进行复杂激烈的权衡和思量。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看着孙东凯,我的心里微微有些紧张。</p>

    半晌,孙东凯轻轻摇了摇头,似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看着我说:“不——”</p>

    我看着孙东凯,做出困惑迷惘的样子。</p>

    孙东凯说:“小易,接受现实吧,你不要再去想别的主意了,都没用的,一切都不可更改了!”</p>

    “为什么?”我说。</p>

    孙东凯温和地说:“小易,我在官场你混得久,懂得你多很多。官场的事,很多远想象的复杂。不错,有些人的提拔在公示期是能逆转的,但不同的人不同的情况会有不同的结果。</p>

    此次秋桐的提拔,内情复杂,斗争激烈,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乔记最后拍板决定的,乔记决定的事,想要逆转,是极其难的。除非是你有铁的证据,但你有吗?</p>

    再像次那样搞下去,不但不会逆转,反而会把你掉进去,你掉进去,惹怒了层,到时候我也无法保你,不但是我,谁都保不了你,而且,甚至还会牵扯到我。”</p>

    孙东凯真正的的担忧应该是最后那句话,他显然知道乔仕达一旦拍板决定的事如果再倒腾不会有好果子吃,而且,关键是他手里实在没有秋桐任何违纪违法的证据,想要捣鼓也木有办法。</p>

    孙东凯接着又说:“从我多年的官场经验看,一旦进入了公示期,那等于是定了盘子,公示,其实是走形式而已。在公示期内捣鼓事,如果弄不好,等于是和市委对抗,等于是自找难看,等于是拿自己的政治前途开玩笑,一旦捣鼓不准,反而会被面追查,到头来不但改变不了结果吃亏的还是自己。所以,小易,听我的,这事不要再纠结了,老老实实接受现实。”</p>

    听孙东凯一席话,我心里安稳了许多,做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点点头:“那好吧,那只有如此了。”</p>

    孙东凯突然笑了,说:“在我面前这样子可以,但不要在外面表现出来,特别是在秋桐面前,你要表现出真心实意祝贺的神态,哎——不光你要向秋桐表示祝贺,我这会儿也要先给秋桐打个电话,做第一个祝贺的人。”</p>

    说完,孙东凯回到办公桌,摸起电话,接着打给了秋桐。</p>

    “秋桐啊,我是孙东凯。”孙东凯脸绽放出开心的笑容,接着说:“我刚得到消息,你这次提拔的事市委常委会研究顺利通过了,你拟任我们集团的党委成员和副总裁,我心里这个高兴啊,马给你打电话表示祝贺。</p>

    哎——听到你进步的消息,我心里特别开心,我本来还担心你这次提拔会有问题,又担心你提拔起来之后离开我们集团,现在这些担心都没有了,你能留在集团任职,这是大喜事,大好事,对我们集团来说是天大的喜事。</p>

    我们集团的经营工作可是离不开你的,我已经想好了,等公示期一过,等面的正式任命下来,我们集团党委全体成员一起给你祝贺,你今后继续分管集团的经营工作。”</p>

    我看着孙东凯打电话,心里冷笑连连。</p>

    孙东凯继续表演:“祝贺为时过早?不不不,不早,正是时候,公示期肯定不会有问题的了,你铁定是咱们集团崭新的党委成员崭新的副总裁了,有你以党委成员的身份分管经营,我对集团的经营工作更加放心了。</p>

    呵呵,秋副总裁,我可是第一个给你打电话表示祝贺的吧。哎——对了,我得安排曹丽,拟一个你不再担任集团总裁助理的内部通知,你这个内部粮票的过渡期算是结束了。”</p>

    孙东凯热情洋溢地继续给秋桐打电话,我不想听孙东凯的演出了,冲孙东凯看点点头,然后转身出了孙东凯办公室。</p>

    孙东凯放弃了在公示期算计秋桐的打算,这让我多少有些放心,但曹丽刚才那瞬间变化的眼神,却又让我不安。</p>

    曹丽对秋桐的这次提拔是从心里无法接受的,她内心的嫉恨和疯狂到了不可遏制的地步,在这种嫉恨和疯狂驱使下,她会不会背着孙东凯单独行动对秋桐采取什么阴谋呢?会不会意图在公示期对秋桐实施什么阴谋诡计呢?</p>

    我不能不担心这些,女人之间的算计,有时候男人还狠毒。特别是曹丽这种女人。</p>

    但此时,我不知道曹丽会采取什么方式用什么东西来算计秋桐,只是觉得曹丽有这个可能。</p>

    在这个时候,我不能让任何可能变成现实,一定要将所有的可能扼杀在摇篮里。</p>

    可是,我连曹丽此时心里怎么打算的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她是否真的有什么打算,我又如何去扼杀呢?</p>

    经过曹丽办公室的时候,门半开着,曹丽正坐在那里,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脸带着阴毒的狞笑。</p>

    看到曹丽这副表情,我的心里一阵莫名的恐惧,接着推门走了进去。</p>

    看到我进来,曹丽的表情收敛了,看着我:“来吧。”</p>

    我坐在曹丽对过:“怎么?看你刚才张牙舞爪的样子,疯了?”</p>

    曹丽说:“姑奶奶我什么时候张牙舞爪了?你才是疯了!”</p>

    我无精打采地苦笑了下。</p>

    曹丽说:“喂——你刚刚谈话提拔了正科,该高兴才是,干嘛这么一副苦相?”</p>

    看来组织部的人刚才找我谈话的事曹丽是知道的,但从她的话里,似乎她只知道我要提拔正科,但不知道要调我去市委督查科的事,似乎孙东凯没有告诉她此事。</p>

    我说:“不错,提拔正科,我是该高兴!你怎么不祝贺一下我?”</p>

    曹丽开始苦笑了:“好,我祝贺你,祝贺你晋升正科!”</p>

    我叹了口气:“唉。”</p>

    曹丽转了转眼珠:“我知道你为什么叹气,是为了秋桐提拔的事情吧?”</p>

    我看着曹丽:“你——你怎么知道的?”</p>

    曹丽冷笑一声:“你以为你的心思我不明白?我早听孙记隐约流露过这意思,知道你背后捣鼓事事了,只不过没有成功罢了。”</p>

    我做惶恐状:“你——你可不要乱说啊!”</p>

    曹丽说:“放心,我怎么会出卖你呢?我当然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哼,我巴不得你能把她放倒呢?可惜,你没有成功。现在她该得意了,该更加嚣张了。想起她要提拔进党委班子我心里难受,妈的,怎么好事都让她赶了,怎么没有我的份呢。”</p>

    我又叹了口气:“唉。我刚才被孙记教导了一顿。”</p>

    “怎么了?”曹丽说。</p>

    我说:“我本来想把没有做成的事在公示期内再继续弄一下的,说不定能成呢,可是孙记阻止了我,让我不许再继续捣鼓了。”</p>

    “为啥?”曹丽睁大眼睛看着我。</p>

    我于是把孙东凯和我说的话复述了一遍,曹丽听了,沉思了一会儿,说:“不错,孙记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你是不能再捣鼓事了,你捣鼓的这事,没有足够的群众基础,没有确凿的事实证据,捣鼓半天,传出去,面查下来,你罪责难逃。</p>

    你这是破坏组织提拔干部工作,违反党的纪律,给你戴几顶大帽子够你受的,弄不好你这崭新的正科也别提拔了,再弄不好甚至连你的副科也保不住,再坏下去,甚至会让孙记也受到牵连。”</p>

    “哦,你也是这么认为啊。”我点点头。</p>

    “官场的道道,我起码你懂!”曹丽说。</p>

    “是,你我懂!”我说。</p>

    “你捣鼓那玩意儿,太小儿科了。哼。”曹丽说。</p>

    “你。你有大儿科的玩意儿?”我看着曹丽。</p>

    “我。”曹丽刚要说什么,眼珠子一转,接着说:“我哪里有呢。既然孙记发话不让在公示期内捣鼓事,那大家都安安分分老老实实好了。”</p>

    曹丽的神态显然在撒谎,我不信她会老老实实善罢甘休。</p>

    曹丽此时的表现加深了我对她要图谋不轨的判断。</p>

    但曹丽却又嘴巴变得严实起来,不向我透漏任何口风,似乎她要捣鼓的事不仅不让我知道,也不打算让孙东凯知道。</p>

    我想了想,说:“今晚你有空没?”</p>

    “干嘛?”曹丽看着我。</p>

    “我想和你一起吃顿饭!”我说。</p>

    曹丽有些犹豫,似乎她今晚还有其他事。</p>

    我于是脸一拉,说:“看来你没空,那算了。好不容易想请你吃顿饭,你还没空,以后不要冲我抱怨说我不搭理你。走了!”</p>

    说完,我站起来走。</p>

    “哎——你等等!”曹丽叫我。</p>

    我站住:“干嘛?”</p>

    “那个。我今晚有空,有空还不行吗?”曹丽说:“你说,今晚到哪里吃饭?”</p>

    我想了想,说:“到洲际大酒店吧,我订个小包间!”</p>

    “好啊,好——”曹丽点头答应:“你订个小房间咱俩吃饭,我开个大套间,吃饱喝足,我们到大套间去逍遥一番。”</p>

    我微微一笑,然后转身离开了曹丽办公室。</p>

    然后,我接着去了秋桐办公室。</p>

    推开门,秋桐正坐在办公桌前沉思着什么,看我进来,微微点了点头:“你来了。”</p>

    “嗯。”我随手关了门,走到秋桐对面坐下,看着她:“嗨——怎么不大高兴啊,你的事常委会通过了,你是集团党委领导了,秋副总裁,祝贺你哦。”</p>

    秋桐淡淡地笑了下,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不说话。</p>

    我说:“干嘛这样看着我?怎么了?”</p>

    秋桐又沉默了半晌,然后说:“我其实想祝贺你,祝贺你晋级正科。”</p>

    我咧嘴一笑:“呵呵。彼此彼此,互相祝贺。哎,我还得在你手下当兵啊。”</p>

    秋桐没有笑,带着探究的目光看着我。</p>

    我说:“咦——怎么回事啊你,这样看我干嘛,我心里怎么有些发毛呢?”</p>

    秋桐呼了口气,说:“我问你个事。”</p>

    “问吧!”我说。</p>

    “我问你,你为什么不去市委督查科当科长?”秋桐紧盯着我,神情有些严肃。</p>

    我说:“我为什么要去那里呢?在这里干不是很好吗?做发行公司总经理不是很好吗?一样的正科级,在哪里干不一样啊!”</p>

    “当然不一样,差别大了!”秋桐说。</p>

    “差别多大啊?大在哪里啊?”我说。</p>

    “这个你懂的,你不需要问我!”秋桐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