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22章 最后的结果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从曹丽断断续续的叙述里,我和孙东凯得知了这次人事调整调整和集团相关部分最后的结果。 </p>

    结果终于出来了。</p>

    集团专职副记没有如关云飞所愿调平级调到化局当副局长,也没有如雷正所愿留在集团继续任职甚至提拔为正县级,而是调到出版局任排名最后的一名副局长。</p>

    市出版局那位括号正县级的副局长没有如关云飞所愿没有调到集团任党委副记兼总编辑,而是实现了雷正的意图,掉到了市职业技术学院任副校长,算是平调。</p>

    集团党委副记兼总编辑,则是从市职业技术学院调来,一位副校长过来任职,也算是平调,但孬好也算是正职,木有了那个副字。据说这位副校长既不是关云飞的人,也不是雷正的人,算是间派。</p>

    而秋桐的安排,则实现了关云飞的意图,提拔为副县级,进入了集团党委领导班子,任集团副总裁。</p>

    秋桐的安排终于让我放心了,我不知道我那晚和乔仕达的谈话有没有起到作用,如果起作用的话又起了多大的作用。</p>

    看最后的安排,这显然是斗争和妥协以及和与制衡的结果,显然是乔仕达做出的最后决定。</p>

    关云飞想把集团专职副记弄到化局当副局长同时安插自己人担任集团总编辑的打算落空了,雷正想留下集团专职副记担任总编辑同时阻挠秋桐提拔在集团任职的打算也落空了,但关云飞也不是一无所获,秋桐的安排也算是给了他一个面子,而雷正也没有丢分太多,出版局副局长到底被他阻击住了,而且还按照他的建议弄到了学校去任职,脱离了关云飞的管辖领域。</p>

    关云飞和雷正各有两个意图没有实现,但又各实现了一个意图,各打五十大板,又分别每人给了一块糖吃。</p>

    不知道他们两人对最后的安排结果是否满意,但我是满意的,我本来只关心秋桐,其他人关我鸟事,爱死爱活随他去。</p>

    从这些人的安排里,我显然嗅到了乔仕达的煞费苦心,两个常委斗,他必须要把持住平衡,不能太偏向其任何一个,但还要尽量让他们都无话可说,不能让他们太得意,也不能让他们太失落。</p>

    在关键位置总编辑的职位安排,谁建议的人都没用,而是选拔了一个和他们都不相干的学校副校长去担任,这样他们谁也无话可说,提不出任何意见。</p>

    对他们提议要重用提拔的人,一个不用,统统发配,平级调动。</p>

    对秋桐,乔仕达显然是打起了组织部考察组考察结果的牌,既然考察结果民意很好,那没有理由不提拔,而且从集团的工作来考虑,让一个在本单位深得人心的人留在本集团任职,显然更有利于工作。幕后的一切因素不考虑,让秋桐提拔任在本集团任职是无懈可击的。</p>

    当然,关于秋桐的提拔任职,幕后的因素可能带有安抚关云飞的意思。之前关云飞和雷正的博弈稍落下风,雷正兼了公安局长,关云飞避走省委党校学习,多少显得有些窝囊。秋桐的事情算是平衡一下关云飞的失落感。</p>

    当然,幕后极有可能有我和乔仕达那晚谈话的因素效果,说不定我的那些话可能真的起了作用。</p>

    至于最近集团专职副记和出版局副局长被揭发检举的那些骚事,似乎并没有影响对他们的安排。</p>

    但要说一点影响也没有似乎也不对,从他们的安排来看,都弄到了不重要的单位去任职,都不如原来的位置好,特别是那位副局长,发配到学校去了。</p>

    他们被检举揭发的事情,专职副记只是生活作风问题,而副局长则涉及到渎职和受贿,问题的性质,显然后果要严重。在没有查实之前,是不能对他们做出任何处置处分决定的,该安排的还得安排。</p>

    但从这安排里显然也能看出,乔仕达是留了后手的,一旦两人的事情都被查实,那么,专职副记肯定要不大利索,但即使不利索,也未必触到红线,而那位副局长,不是利索不利索的事了,一旦查实是要进去的,这不是小事,影响会很大的。把他弄到学校去,将来即使出了事,影响也会小很多。</p>

    由此可以看出乔仕达的一番苦心是有缘由的。</p>

    关云飞没有实现自己的全面战略意图,但好歹也有所斩获,秋桐的提拔和安排对他显然是有利的。至于那位副局长,算是个倒霉鬼,沾了关云飞最近的晦气,不但没能扶正,反而丢了现在的位子,到职业技术学校去了,而且还被人揭发检举,要提心吊胆担惊受怕过日子,保不定哪天会进去。</p>

    雷正没有全面阻击住关云飞,但好歹也没有太失落,毕竟总编辑这个位子没有落到关云飞的人手里,虽然没有让孙东凯继续兼着,但来了一个和派的人,起码不会和孙东凯成为死敌,总那个出版局副局长来好。</p>

    只是这位副记弄得不利索,沾了一身骚气,生活作风问题搞得较狼狈,还被弄到出版局当最后一名副局长。以前在集团党委班子是老二,现在成了老末,这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了。</p>

    只是秋桐的安排会带给雷正一些遗憾,但既然是乔仕达最后拍板的,他是无法再抗拒的,除非他是脑子进水了。</p>

    看来,这次关云飞和雷正的此轮交锋算是大致打了个平手,关云飞稍微占了方,如果加此前他去省委党校学习的事,这点风木有了,该是真正的平了。</p>

    这个结果对于孙东凯来说,应该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的那位死对头终于没有如愿到集团任副记兼总编辑,不会来到集团继续和自己作对,自己算是放下了时刻绷紧的一颗心。</p>

    忧的是自己的得力助手专职副记被弄走了,而且秋桐还进了集团党委班子成了副总裁,不但自己想对她图谋不轨的意图基本彻底破灭,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秋桐会成为自己在集团党委内部的一颗定时炸弹,本来来了个季记让他很不爽,秋桐的提拔更加加剧了他的不利因素。</p>

    这让他情何以堪啊!</p>

    但同样,对于市委常委会已经做出的决定,他是没有资格没有权力提任何异议的,只能接受。</p>

    我看到孙东凯此时脸的神情极其复杂,想哭又想笑,欣慰而又遗憾,轻松而又失落,无奈而又无力。</p>

    更糟糕的是此时曹丽的这张脸,失魂落魄的神情无法掩饰,羡慕嫉妒恨的表情不可遏制,她似乎内心要接近崩溃的边缘,似乎内心嫉妒的嫉恨要爆发,似乎内心极度的失落要让她发疯。</p>

    这一切,都表现在了她的脸。和我一样,她同样不在乎其他人怎么安排,她最关注的是秋桐。当然我们俩关注的目的和本质是不同的。</p>

    看到曹丽此时的表现,我的心不由快乐起来。</p>

    但我知道,在孙东凯和曹丽面前,我的快乐是一定要压制住的,决不能让他们看出来的。</p>

    于是,我低下头,深深地叹了口气,带着极度的失落和沮丧。</p>

    曹丽怔怔地看着我,又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这时则很快恢复了常态,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似乎在安慰我,接着又看着曹丽,缓缓地说:“既然市委常委会已经决定了,我们要无条件服从,准备一下,安排一下,送旧迎新,欢送副记去出版局任职,欢迎新总编辑来任。”</p>

    曹丽愣愣地点点头。</p>

    “至于秋总,等公示期过后,正式向她祝贺。”孙东凯又说了一句。</p>

    “公示期……”曹丽喃喃说了一句,眼神突然一亮。</p>

    曹丽突然的眼神变化让我的心一紧,是啊,卧槽,秋桐还有公示期呢,我高兴地似乎为时过早了。</p>

    “是的,公示期。你先去安排送旧迎新的事情吧。”孙东凯说。</p>

    曹丽转悠着眼珠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孙东凯,然后站起来慢吞吞地出去了。</p>

    曹丽出去后,我垂头丧气地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冲我微微一笑,笑得有些勉强,还有些难看。</p>

    “看来,凡事都是有得必有失啊。”孙东凯说了一句。</p>

    我明白孙东凯这话的意思,却又装作不懂的样子看着他。</p>

    他苦笑了一下,摇摇头:“有些事,你是不会懂的,毕竟,你还年轻!”</p>

    我幽幽叹了口气,显得极其失落。</p>

    “好了,不要这样了,已经尽力了,该努力的都努力了,既然已经努力了,也不要遗憾了,面对现实吧。总归我还是集团一把手,放心,没人会把你怎么样,没人会对你怎么样的。”孙东凯又安慰我。</p>

    我抬头看着孙东凯说:“哦。真的?”</p>

    孙东凯说:“当然。我的话你还不信?你还不信我在集团的权威?”</p>

    我说:“嗯。那我信!”</p>

    孙东凯接着沉默了,眉头紧锁看着窗外,似乎在琢磨远虑和近忧。</p>

    我这时说:“那。秋总当了副总裁,进了党委班子,你打算让她继续分管经营吗?”</p>

    孙东凯转头看了我一眼:“你认为现在的那些集团党委成员除了她还有其他人她更适合分管经营吗?”</p>

    “这。说实话,倒还没有她更适合的!”我说。</p>

    “那是了。下一步她自然还是要继续分管经营的,这是必然的!”孙东凯说。</p>

    既然秋桐的提拔和在集团任职已经成为铁的事实,孙东凯也只能接受,而且还会继续让秋桐分管经营,毕竟他还得考虑集团的工作,集团的工作是他的业绩,他木有别的选择。</p>

    我放心了。</p>

    “秋总的事真的定下来了?”我又问了一句。</p>

    “是的。”孙东凯又转头看着窗外。</p>

    我看了眼窗外,窗外是蓝天和白云,没有其他东西,不知道他在看什么。</p>

    “不是说。还有公示期吗?说不定公示期内还会出什么事的!”我说。</p>

    孙东凯又转头看着我:“小易,你的意思是……”</p>

    我说:“我想,在公示期内,是不是还可以再做一些事情呢。”</p>

    孙东凯的眼皮一跳,眉头又紧锁起来,又扭头看着窗外,沉思起来。</p>

    我站在孙东凯身边,不做声,眼神死死盯住他的半边脸。</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