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19章 生活作风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生活作风问题虽然不是犯罪,但对个人的政治生命和前途会有直接的影响却是不言而喻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特别是在要提拔或者调整的关头,这是会直接左右领导决策的。这种事,不管查不查,不管是否属实,影响是巨大的,名誉先败坏了,组织不会贸然提拔重用一个名誉不好的人,这也是老规则。</p>

    在这个紧要关头突然冒出了这事,我不由怀疑此事和关云飞有些关系,怀疑这是关云飞指使人干的,但至于他到底是指使什么人干的,我却不得而知。</p>

    按照秦璐的说法分析,这个写信检举揭发的人似乎一是关云飞的人,二是对这位副记的私生活似乎还较了解,说不定是集团内部的人,说不定甚至是这位副记的身边人。</p>

    第二则消息,是关于市出版局那位被关云飞提议到集团担任副记兼总编辑的副局长的,同样有人写匿名信检举揭发他的问题,不过不是生活作风问题,而是有涉嫌渎职受贿的问题。大致是他分管局里的扫黄打非工作,在查处多起非法印刷的案件,接受当事人的贿赂,私自放过了当事人,没有依法处理。</p>

    这封信的内容较毒,这是职务犯罪,是违法的。这信除了寄给组织纪检部门和市委常委们之外,市检察院反贪局也同时得到了。这事大了。</p>

    我不由怀疑此事背后有雷正和孙东凯的影子,雷正和孙东凯指使人做的,孙东凯以前是出版局的副局长,局里一定有他贴心的老部下,他完全可以指使人干出这事来。</p>

    雷正掌控着政法系统,他要是将此信转交给检察院,加反贪局本身也接到了检举信,他要是再签批几个字,那检察院要是进行侦查,说不定这副局长不但不能进步,还会毁了自己的政治生命,甚至会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会到监狱里去过日子。</p>

    当然,查清案件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再说也未必真的是这样。</p>

    但虽然如此,却会对即将进行的提拔产生巨大影响,组织不会贸然提拔重用一个问题不清不白的人。</p>

    而同时,举报这个出版局副局长,从某一个层面还会对关云飞产生巨大的精神压力,谁能说这副局长万一要是真的有事进去会不会扯出关云飞的什么事呢,出版局可是关云飞的势力范围,他可是关云飞的人。</p>

    似乎,雷正下手关云飞狠,他的出手似乎是带着一举多得的目的。</p>

    到底关云飞是搞宣传的,官啊,出手木有雷正这个掌管国家机器的武官狠。</p>

    这两则消息不由让我觉得有些震动,双方彼此都出手了,都抓住对方的七寸打,都想在这场博弈里争取对自己最有利的形势。</p>

    虽然二人斗得白热化,但他们表面的关系却似乎更加亲热了,听秦璐说昨晚政法委的领导还约宣传部的领导一起吃饭了,雷正和关云飞各自率自己的大员出马,席间一派和谐融洽的气氛,雷正和关云飞在酒桌谈笑风声喝的十分畅快,表现地十分友好亲密。</p>

    我这时不由又想到了秋桐,这两件事都没有将秋桐牵扯进去,是否代表秋桐安全了呢?</p>

    显然不是,孙东凯正指使我暗算秋桐呢,他显然把宝压在了我这里,他显然不知道秋桐和李顺的事情,雷正伍德显然特意没有让孙东凯知道秋桐的背景。他们不让孙东凯知道,显然是有他们的用意和目的的。</p>

    如此,在秋桐这件事,我必须要给孙东凯一个交代,而且很快要给他一个交代,这是躲不过去的。</p>

    果然,下午课间的时候,我接到了孙东凯的电话,他在电话里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小易,你那事操作的咋样了?”</p>

    “我在党校课,讲话不方便,放学后我去给你专题汇报!”我说。</p>

    “此事要抓紧,听说市委常委会很快要研究最后这几个人的提拔调整问题了。”孙东凯的声音有些发急。</p>

    “嗯,好,一放学我去你办公室!”我说。</p>

    “好,我在办公室等你!”孙东凯挂了电话。</p>

    接完孙东凯的电话,我琢磨了半天。</p>

    下午放学后,我直接去了孙东凯办公室。</p>

    我还没先给孙东凯汇报,孙东凯倒是先给我送了个人情。</p>

    “小易啊,最近你一直表现地不错,又是这次创城工作的先进,按照乔记那天在大会的发言精神,我正准备安排集团人力资源部准备向市委组织部申报你破格晋级正科的事情。争取一定能通过。”孙东凯说。</p>

    我微微一愣,接着想起那天创城大会结束后午一起吃饭的时候关云飞有意无意地对孙东凯说要他主动之事,看来那次关云飞似乎是在提醒他要在我的事情采取主动。孙东凯知道关云飞的暗示是什么,他知道既然关云飞有此意,自己是早晚要实施的,干脆他真的主动了,打着自己的名义给我送个人情。</p>

    我这时悟透了关云飞那天酒桌说那句话的意思。</p>

    我此时对自己的晋级提拔毫无兴趣,但还是向孙东凯表示感谢:“感谢孙记对我的格外厚爱!”</p>

    “你是我的人,我不提拔你提拔谁?”孙东凯说。</p>

    我呵呵笑着,显得很开心。</p>

    “来,说说你操作的那事。”孙东凯说,他终于进入了正题。</p>

    我突然重重懊丧地叹了口气:“唉。”</p>

    “怎么了?”孙东凯似乎觉得不妙,紧紧盯住我。</p>

    “此事看来是要黄了。”我垂头丧气地说。</p>

    “怎么黄了?”孙东凯说。</p>

    “本来是我盘算的很好的,先是约了一部分经营系统的层吃饭吹风,然后从省城回来后,我单独找了不少人谈话,鼓动他们和我一起串联起来检举揭发秋总在考察组考察期间搞拉票串联活动,我以为事情会很顺利,可是,可是,我却没有想到。”我又沉重地叹了口气。</p>

    “没有想到什么?”孙东凯的声音有一丝紧张。</p>

    “没有想到找了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支持我的想法的。”我说:“大家都否认秋总提前和他们打过任何招呼,说虽然秋总的票数很高,但从来没听说过秋总有私下拉票的事情,我反复动员,甚至告诉他们这是党委领导的意图,可是是没人肯支持我,反而有人恼了,说要向党委检举揭发我,说我诬告陷害秋总。我差点偷鸡不成蚀把米啊。看来这事是操作不成了,我心里好难过,好沮丧。”</p>

    说完,我狠狠抽了两口烟。</p>

    孙东凯有些呆了,满脸是失望的神色,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p>

    “孙记,你说该咋办呢?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可是,我又不甘心眼睁睁看着秋总继续在集团里分管我,不甘心看着她这么轻而易举提拔桑副县级领导。”我带着求助的目光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似乎一时也没了主意,喃喃地说:“我我以为你这边戏很大的,我把宝都压在你这边了。没想到,没想到你这边竟然泡汤了。”</p>

    “我也没想到。我本来还想继续找人的,可是又担心弄大了被人告发我,这样我自己也陷进去了。要是有人把问题反映到季记那里,他还不趁势整死我啊。”我说。</p>

    孙东凯不由点了点头,眼神里带着极度的忧虑,又喃喃地说:“来不及了,来不及再搞别的行动了。市委常委会可能明天要开会研究这事了。”</p>

    “这么快!”我说。</p>

    “嗯。”孙东凯长叹了口气:“看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那边了。”</p>

    我明白孙东凯说的那边是哪里,当然是雷正这边,他无非是希望雷正能在常委会阻击住关云飞,阻击住对秋桐的提拔,即使万一不能阻止提拔,也能阻止秋桐在集团任党委成员兼副总裁。</p>

    但我心里明白,有我那晚在省城南郊宾馆和乔仕达的一番话,雷正即使能阻击住关云飞,却无法左右乔仕达。当然,乔仕达到底会怎么想怎么做决定我也是无法知晓的,孙东凯把希望寄托在雷正身,我则把希望寄托在自己那晚和乔仕达的谈话,寄托在乔仕达身。</p>

    此时,我其实并没有十分的把握,我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到底会怎么样,不知道自己那晚的话到底能不能对乔仕达产生影响,能产生多大的影响。</p>

    我心里没底了,有些忐忑。</p>

    当然,我也明白,我这次将暗算秋桐的事情主动揽过来,孙东凯寄托在我这里的希望已经破灭,明天要开常委会,他是想采取什么阴谋,也来不及了。他的希望只能寄托在雷正身。</p>

    我这时带着一丝希望的曙光看着孙东凯:“孙记,你说的那边。是哪边啊。是不是这事还有希望啊?是不是还有成功的可能啊?”</p>

    孙东凯看了我一会儿,默然说:“不知道。本来想双管齐下,但你这边已经失败,只能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那边了,那边你不要管是哪边。事情成功了,我或许会告诉你,如果不成功,你也没有知道的必要了。”</p>

    “但愿那边能成功,希望能行啊!”我眼里发出希望的光芒。</p>

    孙东凯看着我,突然苦笑了起来:“唉。小易,我理解你的心情。我其实真的这次是很想帮你的,为了帮你,我不惜去托人找关系。”</p>

    孙东凯看又开始装逼了。</p>

    我点点头:“嗯,我明白孙记是真心为我好!”</p>

    “你能明白好,也不枉我对你的一番苦心培养。”孙东凯说:“这事先这样吧,看你的运气吧。希望我们都能有好的运气。”</p>

    孙东凯还是无法彻底掩盖住自己的真实心思。</p>

    我说:“嗯。希望能有好运气。”</p>

    我此时心里说的好运气其实是对秋桐的。</p>

    孙东凯有些失落地仰头看着天花板,神情有些抑郁,一会儿喃喃地说:“即使不能大获全胜,起码也要有局部的胜利。”</p>

    我看着孙东凯没有做声。</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