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17章 明察秋毫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说:“在乔记面前再不实在,那不是找死啊。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乔仕达看着我,又说:“你刚才进来之前,偷吃我的水果了,是不是?”</p>

    我做惊慌状:“乔记你怎么知道的?”</p>

    “因为刚进来时我看到你嘴巴里有东西。”乔仕达说。</p>

    我挠挠头皮:“乔记明察秋毫啊。对不起,乔记,我错了,不该偷吃领导的水果。”</p>

    乔仕达说:“以后还敢偷吃我的东西不?”</p>

    我忙摇头:“不敢,再也不敢了。”</p>

    乔仕达笑起来。</p>

    我接着说:“不过,以后也不会有机会再偷吃乔记的东西了。今天实在是纯属巧合。”</p>

    乔仕达说:“机会。巧合。机会是人创造的,只有有心人才会抓住机会,巧合也不会是那么偶然的,偶然里也似乎包含着必然。”</p>

    我说:“乔记这话很有哲理,我要好好领会!”</p>

    乔仕达说:“你领会的已经不错了,不但领会地不错,落实地也不错!”</p>

    乔仕达显然是话里有话,我此时只能装作没听懂,傻乎乎地笑起来。</p>

    我知道,和乔仕达玩心眼,我断不是对手,既然不是对手,那装傻。装傻是最好的方式。</p>

    今晚做梦一般,在遥远的省城,我和市委记在亲切攀谈啊,我今晚的计划进行地还算顺利,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都做了,目的基本是达到了</p>

    这时,乔仕达打了个哈欠。</p>

    哈欠是信号,我必须要意会。</p>

    我立刻站起来:“乔记,时候不早了,你休息吧,我告辞了。”</p>

    乔仕达点点头:”嗯。”</p>

    我于是离去,走到门口关门时,看到乔仕达正带着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我。</p>

    我冲他一笑,他却木有反应,似乎又在思考什么。</p>

    领导总是爱思考的,好习惯。</p>

    离开乔仕达的房间,我直奔楼梯,准备楼回房间,刚走到楼梯口,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站住——”</p>

    我倏地站住。</p>

    我缓缓回过头,是秦璐。</p>

    秦璐冲我走过来,脸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p>

    “你回来了?”我说。</p>

    “嗯。”</p>

    “和记的秘聊天喝咖啡很开心吧?”我说。</p>

    “嗯。”</p>

    “看来你的确不简单啊,和乔记的秘关系真的不错!面子很大!”我笑着说。</p>

    秦璐看着我:“你更不简单啊,面子更大啊!”</p>

    “此话怎么讲呢?”我装糊涂。</p>

    “怎么讲?你说呢?”秦璐说:“我只是和乔记的秘喝咖啡,你呢,自个儿钻到乔记的房间里去了。易克啊易克,看来我的确是低估了你的智商和能力,你捣鼓激将我约秘大人去喝咖啡,支开我和秘,然后给自己创造机会去见市委记,你如此有心机,可真厉害啊。”</p>

    秦璐的口气有些困惑,还有些意外,又有些不满。</p>

    我呵呵笑了起来。</p>

    “你笑什么?”秦璐说。</p>

    “我笑你聪明过头了。”我说:“我哪里有你认为的心机呢。我确实是想验证下你到底有木有本事约出乔记的秘出去,我觉得你有些吹牛,没想到你还真能做到,我不由心里很佩服仰视你了。</p>

    “至于说我见市委记,那是巧了,你和秘与走后,我自个儿楼,走到这楼梯口,正好遇到乔记,我本打算低头过去的,没想到他竟然认识我,主动和我打了个招呼。然后他又说让我去他房间坐坐,我于是去了。”</p>

    秦璐满脸不相信的样子:“乔记怎么会认识你呢?”</p>

    我说:“我当时也怪啊。去了他房间一谈才知道,原来当时我面试的时候他提问过我几个问题,创城表彰大会我是先进还做了典型发言,竟然给他留下了印象,他竟然还没忘记我,竟然认出我了,我本来以为他早把我忘记了呢。我其实很震惊啊,这么大的领导,每天见那么多人,竟然能记住我这个小卒子。”</p>

    “哦。”秦璐似乎有些相信了,看着我:“乔记会主动约你谈话。这有些不可思议,为什么他会约你呢?”</p>

    我说:“我也不知道啊,要不,你去他房间问问他,他这会儿估计刚脱衣服睡觉,你要是愿意的话,不妨和他来个裸谈。”</p>

    “去你的,没正经!”秦璐打了我一拳,接着说:“喂——哥们,说说,乔记和你都谈什么了?”</p>

    我说:“没谈什么啊,是问我来干嘛的,我说来开会的,又问我开什么会的,我说来开青班交流研讨会的,又问我说还有谁参加,我说我和一个美女一起参加的,又问我美女在哪里,我说美女被他秘勾引走了,乔记听了勃然大怒,说,娘希匹,美女该先让我享用,他怎么干先下手呢。”</p>

    “你——你个坏蛋!”秦璐听出来我在戏弄她,哭笑不得打又打我。</p>

    我忍不住哈哈笑起来。</p>

    秦璐说:“你能不能有句正经话?”</p>

    我说:“能——其实很简单,乔记是自己有些无聊,肩膀脖子有些发酸,我进去后给他按摩推拿了半天,然后我们拉了半天家常,乔记问了我的一些个人情况,我简单汇报了一下,乔记又考我学习的东西,如什么是群众路线如何走群众路线等,我把学到的东西背了一下给他听。”</p>

    “这些?”秦璐说。</p>

    “嗯。这些!”我说。</p>

    秦璐似乎信了,点点头,说:“你这家伙,可真幸运,多少人做梦都得不到的机会,你竟然主动遇了。”</p>

    秦璐的口气里带着羡慕。</p>

    我说:“要是你遇到乔记,乔记约你到他房间,你去不?”</p>

    “去——”秦璐毫不犹豫地说。</p>

    “你不怕去了孤男寡女的会发生点什么事事?”我说。</p>

    秦璐脸色稍微一红,接着说:“你怎么能这么认为领导呢?领导可不都是你想象的那样!”</p>

    我其实还想问秦璐会不会主动勾引领导床,想了想,没问。</p>

    秦璐说:“这下可好了,你亲自给乔记按摩推拿,这可是无的荣耀。乔记亲自和你拉家常,还亲自考你问题,这可是对你的格外厚爱。乔记以后一定会对你留下很好的印象的,这对你今后的个人发展是非常好的。”</p>

    不知怎么,秦璐的话让我听了有些反感。</p>

    我笑了下:“真可惜,要是咱俩一起去好了。”</p>

    秦璐说:“是啊,好可惜的。”</p>

    秦璐的声音里带着极大的遗憾,我心里不由有些瞧不起秦璐了。</p>

    虽然我觉得秦璐不会是曹丽那般见了领导主动往贴主动献身的女人,但我还是觉得秦璐刚才的表现让我有些失望,我不喜欢那种喜欢钻营借助领导往爬的女人。</p>

    不过想一想也许这很正常,机关里的女人,特别是想往爬的女人,可能都想有个捷径,而靠近男领导,或许是最方便的路子。</p>

    在机关里混,女人想进步,其实男的容易,即使不献身,也相对男的容易。毕竟,异性相吸,男领导还是会对女同志有不由自主的好感。</p>

    “咱再出去走走吧,今晚夜色很好!”秦璐建议。</p>

    “不——”我摇摇头。</p>

    “怎了?”秦璐说。</p>

    “累了!”我说:“明天还得开会,我要睡觉觉!”</p>

    “累什么累?我都不累,你一个大老爷们说什么累?”秦璐说。</p>

    “那我也不想出去走了!”我说。</p>

    “那要不,你到我房间去,咱俩谈谈心?”秦璐看着我。</p>

    “不——”我又摇头。</p>

    “为什么?”秦璐说。</p>

    “不方便!”我说。</p>

    “怎么不方便了?”秦璐说。</p>

    “时候不早了,一个男人往女同志房间里钻,让人看到会说闲话的!”我说。</p>

    “那要不咱们去你房间,好不好?聊一会儿!”秦璐不死心,又说。</p>

    “不——”我继续摇头。</p>

    “又怎么了?”秦璐说。</p>

    “一个女同志,晚去男同志的房间,让人看见更会说闲话,这对你的形象可是会有很不好的影响!”我说。</p>

    “你顾虑可真多,考虑地可真周到!我都不在乎,你还考虑这么多干嘛?”秦璐带着讽刺的语气说。</p>

    “不行啊,我得替你考虑啊,我得维护班长的良好声誉啊!”我说。</p>

    “你真是个好男人啊!”秦璐继续带着讥讽的语气。</p>

    “嘿嘿。一般一般。”我说着往楼走,秦璐跟在后面。</p>

    走到我房间门口,我停住,秦璐也停住,站在那里看着我。</p>

    “干嘛?”我说。</p>

    “不干嘛!”秦璐说。</p>

    “我要洗澡的。”我说。</p>

    “你洗呗,我看着你洗!”秦璐说。</p>

    “想和我一起洗?”我说。</p>

    “你敢吗?”秦璐火辣辣的目光看着我。</p>

    我说:“不敢!”</p>

    “胆小鬼!”秦璐说。</p>

    “不错,我是胆小鬼!”我说。</p>

    “呵呵。”秦璐突然笑起来:“我逗你呢。”</p>

    我说:“我知道你逗我的!”</p>

    秦璐不说话了,抿住嘴唇看了我一会儿,挥拳重重打了我胸口一下,然后接着走了。</p>

    我出了口气,开门进房间,洗澡,床。</p>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房间里电话响了,我接听。</p>

    “谁——”我说。</p>

    “我!”秦璐的声音。</p>

    “什么事啊?”我看了下时间,半夜2点了。</p>

    “睡不着——”秦璐说。</p>

    “为什么睡不着?”我说。</p>

    “做了个噩梦醒了,一个人害怕!”秦璐说。</p>

    “哦。怕什么啊,不要怕,闭眼睛睡过去不怕了!”我说。</p>

    “过来陪我聊会天行不?”秦璐带着恳求的口气。</p>

    “不行!我困死了!”我说。</p>

    “你——你怎么这么不懂怜香惜玉?”秦璐说。</p>

    “该懂的我懂,不该懂的我不能懂啊!”我说。</p>

    “什么是该懂的,什么又是不该懂的?”秦璐说。</p>

    “你懂的!”我说。</p>

    “我不懂!”秦璐说。</p>

    “你必须懂!”我说。</p>

    “我不想懂!”秦璐说。</p>

    “那你慢慢琢磨去吧。”我说。</p>

    “你——你个死呆子!”秦璐扣了电话。</p>

    我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刚睡了没多大一会儿,电话又响了,我一把摸起电话:“喂——你烦不烦,怎么又打过来了?”</p>

    电话里没声音。</p>

    我说:“说话!”</p>

    “哥,是我——”电话里传来海珠的声音。</p>

    我一听,脑袋大了,困意顿消,忙说:“是你啊,阿珠!”</p>

    “你以为是谁呢?”海珠的声音带着几分怀疑。</p>

    我忙说:“刚才有个人打电话打错了到我房间,我刚挂死,以为又是那人呢。”</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