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16章 群众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认为你是群众?”乔仕达说。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说:“在群众面前,我是小干部,但在乔记面前,我永远是群众。”</p>

    乔仕达看着我,沉吟了一下,说:“你认为群众路线的实质是什么?”</p>

    “一个是为群众的问题,一个是如何为群众的问题。”我接着回答。</p>

    “这都是你课本学的东西吧?”乔仕达微微皱皱眉头。</p>

    我点点头:“是的。”</p>

    “学习理论要结合实践,要把理论的东西运用到实践去,这样才是真正学到了东西。”乔仕达说。</p>

    “嗯。乔记说的对!”我忙点头。</p>

    “你那天在创城表彰大会的发言我很欣赏,那是脱离了空洞的说教和实践紧密联系的!是从实践得出的真实体会。”乔仕达说。</p>

    “呵呵。”我谦虚地笑了下。其实这都是秋桐的功劳。</p>

    “结合你平时的学习,结合你平时的时间,你说说,新时期咱们这群众路线该怎么走呢?”乔仕达说。</p>

    显然,他想考考我,观察观察我。</p>

    我想了下,集精力神侃起来,特地用了几个排。</p>

    乔仕达的脸露出了一丝笑意,说:“嗯,这个问题回答地不错。”</p>

    我心里松了口气,说:“谢谢乔记的夸奖。我做的还很不够,还需要不断加强自己的理论学习,还需要在实践更好的运用学到的理论知识。”</p>

    “小易,在干部的选拔任用,你认为要不要走群众路线呢?”乔仕达又问了我一个问题,他仍然在考我。</p>

    乔仕达的问题正我心怀,我擦,我来这里的目的是想往干部选拔靠,他终于开始有些切近我的主题了。</p>

    我说:“要的!选拔干部一定要走群众路线,在干部选拔必须要相信群众的眼光,依靠群众的能力,体现群众的意志。”</p>

    乔仕达微笑了下:“选拔干部该如何走群众路线呢?”</p>

    我知道今晚能否顺利通过乔仕达的提问很重要,对我很重要,对秋桐也很重要。</p>

    乔仕达不是那些酒囊饭袋的干部,他肚子里是有货的,我必须要认真对待他的问题,必须要谨慎回答好,他对我的提问组织部考察还重要的多。回答不好,我今晚的努力功亏一篑,甚至之前我的给他留下的那些好印象也会一扫而光。</p>

    既然老子今晚来了,索性豁出去了。</p>

    我想了想,说:“既然一切权力归于人民,既然社会主人有权选择社会公仆,那么,围绕干部选拔使用,群众应当享有四种权利。”</p>

    “哪四种权利?”乔仕达饶有兴趣地问我。</p>

    我说:“知情权、参与权、选择权、监督权。”</p>

    “好,说的好!”乔仕达呵呵笑起来:“小易,最近我们市里在选拔调整县级副县级干部,你知道不?”</p>

    我点点头:“知道,我们集团也有考察的对象,组织部考察组去了两次了,还和我们单独谈话了。”</p>

    “你们集团是有一个名额,好像是有一个叫秋桐的进入了考察名单,是不是?”</p>

    我点点头:“是!”</p>

    “对这个秋桐同志,你是怎么看的?”乔仕达说。</p>

    我说:“秋桐这个人,我在你面前说她好或者不好,其实都不重要,关键是组织部考察组的结果,那才是群众真实意向的反应,才是真正的民意。”</p>

    “暂且不谈组织部考察组的考察结果,我只问你个人,你觉得秋桐同志这人是好还是不好?”乔仕达看着我。</p>

    我说:“凭良心说,我会说好!”</p>

    “呵呵。如果不凭良心说呢?”乔仕达笑起来。</p>

    我说:“不凭良心说,我还是要说好!”</p>

    “为什么呢?”乔仕达说。</p>

    “因为她的确是好,虽然她分管我,有时候对工作太讲原则,搞的我下不来台,但扪心自问,我却无法违背自己的良心!”我说。</p>

    “哦,呵呵,说说她好在哪里呢?”乔仕达说。</p>

    我说:“这个人,好好在不装,很实在,对工作认真负责,敬业严谨,原则性强,思想素养好,理论水平高,集体观念强,待人处事态度十分端正,人人格很优秀,善于和群众打成一片,善于深入基层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善于创新思维,善于开脱进取。而且,名利思想淡薄,不利用职权为自己谋私利,做事公正廉洁。”</p>

    我哗哗侃了一通,大力赞扬了秋桐一顿。</p>

    乔仕达听得很专注,等我说完,沉思了片刻,说:“这个同志,和你们集团的领导关系处的怎么样?”</p>

    我说:“大局观念很强,只要是正确的事情,她是绝对服从领导的,但对于不正之风,不管是领导还是下属,她是敢于提出不同意见的。乔记其实你也知道,一个女同志,特别是漂亮的女同志在单位里做事,有时候难免会遇到一些别有用心别有企图的人,这些人也不排除有领导在内。很难的,难啊。”</p>

    乔仕达摸起茶几的一盒华烟,抽出一支,我忙摸起打火机给他点着,他慢悠悠吸了两口。</p>

    其实我也想抽烟,这鸟人也不客气一下给我抽一支。</p>

    乔仕达的眼睛透过袅袅的烟雾看着我,又若有所思。</p>

    我接着说:“其实我说的这些都是一家之言,乔记可以听听组织部考察组的汇报,他们掌握情况是较全面的。其实我个人而言,对秋桐还是有些看法的,她分管我们,有时候太讲原则性,搞的我很被动,免不了有些牢骚,但秋桐时候却又总能和我单独交流,化解我心里的不满,事后想想呢,她说的做的还都是正确的。我是凭自己的良心和乔记说这些的,咱做人不能缺德!”</p>

    乔仕达微笑了下:“小易,我听说你在你们集团是一个经营能手,做经营管理很有一套。号称星海报业经营第一人。”</p>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这可不敢当,如果没有秋桐,我还真有这个信心,可是,有秋桐在,我可汗颜了。其实秋桐才是真正的经营管理能手,她才是星海报业经营第一人。其实我很想超过她的,只是无论怎么努力,目前却都无法做到。”</p>

    乔仕达笑了:“那她是你追赶的目标了?”</p>

    我说:“是!”</p>

    “那你打算怎么超过她呢?”乔仕达说。</p>

    “学习啊。学习她的各方面。”我说:“秋桐其实是个心胸很宽广的人,对一些好的经验和做法,总是毫不保留地传授给大家。我在她的分管下,的确是学到了不少好东西。”</p>

    “嗯。”乔仕达点点头,又开始抽烟。</p>

    我接着说:“其实我们大家都觉得秋桐有些名不正言不顺。”</p>

    “怎么了?”乔仕达说。</p>

    “秋桐是总裁助理,内部粮票,实际是正科级,也不是集团党委成员,我们经营部门的负责人也都是正科级,这正科管正科,心理总觉得那么别扭呢。要是她能弄个正儿八经的副县级,成为集团党委成员,管理起集团的经营工作来,可更顺妥了。”我说。</p>

    “哦。”乔仕达点点头,皱了皱眉头。</p>

    “大家都替秋桐鸣不平呢,干着副县级党委领导的活,出大力流大汗,却是正科的级别,但秋桐却总是显得不在意这些,她经常说只要能把工作做好,个人的名分和利益是不重要的。”</p>

    我继续说:“其实这次创城,我们集团那报亭的事,都是秋桐亲自抓的,思路都是她出的,我是在她的亲自指导下干的,没有她的正确思路和引导,报亭这事不会搞得那么成功。这次我被评为十佳,心里委实觉得汗颜,几次我提出要把这荣誉给秋桐,她坚决不要。说起这点,我心里还挺感动的。”</p>

    我真真假假地继续神侃,只要对秋桐有利的话都说。</p>

    乔仕达默不作声地听着,边悠悠地抽烟。</p>

    我说了半天,有些口干舌燥,乔仕达却仍然是不说话,眉头微微皱着,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p>

    我终于忍不住了,摸起一个水果边吃边说:“乔记,我想抽支烟!”</p>

    乔仕达回过神,看着我:“你会抽烟?”</p>

    “嗯哪。”我说。</p>

    “那你抽吧。”乔仕达说。</p>

    我毫不客气地点燃一支烟,深吸了两口,看着乔仕达,他仍旧在沉思着,不知他脑子里在想什么。</p>

    似乎,此时,他脑子里想的不仅仅是秋桐的事,他想的更多,想到了其他人,想到了出版局的副局长,想到了集团的专职记,想到了孙东凯,想到了关云飞和雷正,想到了其他市委常委,想到了关云飞和雷正的后台和背景。</p>

    领导考虑问题总是很全面的,这叫统筹全局,这一点,我似乎不他,我脑子里只有秋桐,我不管关云飞和雷正的斗争,我只要秋桐能顺利提拔行。</p>

    一会儿,乔仕达将烟头摁死,摸起电话,接着拨号。</p>

    他要当着我的面打电话,给谁打呢?</p>

    很快,接通了,他说:“明天午有什么安排?”</p>

    似乎,他是在给秘打电话。</p>

    接着,他说:“明天午的事情推到下午去,你通知一下那边。”</p>

    然后,他挂了电话,然后看着我,笑了起来,笑得有些含蓄。</p>

    我也笑,笑得不明里。</p>

    乔仕达说:“小易,你猜我明天午准备干吗?”</p>

    我说:“你爱干嘛干嘛,我怎么会知道呢?”</p>

    乔仕达微微一怔,似乎没有想到我会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接着笑:“想不想知道?”</p>

    我说:“如果你愿意告诉我,那我想知道。”</p>

    乔仕达说:“那我暂时不告诉你了。”</p>

    我说:“那我不想知道了。”</p>

    乔仕达哈哈笑起来,笑得似乎很开心。</p>

    我也跟着笑,故意笑得很傻。</p>

    笑完,乔仕达说:“小易,今晚我们的谈话似乎很开心。”</p>

    我说:“你是挺开心,其实我是很紧张。”</p>

    乔仕达又笑起来:“我看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呢?”</p>

    我说:“我是装的!”</p>

    乔仕达说:“我怎么看不出你是装的呢?”</p>

    我说:“那是我装得很像,你没看出来而已。”</p>

    乔仕达说:“你讲话很实在!”</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