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15章 除非什么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不信?不信我过去和他说话给你看看!”秦璐说。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切——说几句话能说明关系不错?你糊弄傻子啊!”我不屑地笑了下:“是随便有个美女和他搭讪他都会笑脸相迎的。你得了吧你。”</p>

    “擦——你还不服啊?那你说要怎么做你才会相信?”秦璐心有不甘地说。</p>

    秦璐是属于那种好胜心强的女人。</p>

    我沉吟着说:“除非——”</p>

    “除非什么?”秦璐说。</p>

    “除非你能请得动他。如,请他到咖啡厅去喝咖啡,如果他能答应你,这说明你和他关系真的还不错,还可以,不然,说明你是自作多情,人家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我说。</p>

    “这个。”秦璐看看那秘,又看看我,有些犹豫。</p>

    “刚才是吹牛的吧?我知道你是吹的!”我带着嘲笑的口气对秦璐说。</p>

    “你——”秦璐瞪眼看着我。</p>

    “有本事你把他约出去喝咖啡啊!”我说:“宾馆出门有个岛,有本事你约他去啊,我看他一定不会给你这个面子,你一定约不动。我看你刚才是吹牛的。这年头,吹牛的人太多了。我都能说我认识国家主席呢。”</p>

    “你——哼,你等着!”秦璐说着站起来,直接冲那秘走去,秘正好刚打完电话。</p>

    我忙用杂志又遮住脸。</p>

    “嗨——秘大人,你好啊!”秦璐的声音,有些响亮,似乎唯恐我听不见。</p>

    “哟——秦主任啊,你好,你也在这里啊!”秘的声音。</p>

    “呵呵。来这里开个会的,怎么,你和记一起来的?”秦璐说。</p>

    “是啊,记刚才楼了,我在这里等着给他送个果盘。”秘说。</p>

    “哦,你还真忙啊!”秦璐说。</p>

    “不忙了,今晚记给我放假了,呵呵。”秘说:“怎么,你这会儿没事了?”</p>

    “是啊,刚吃过饭,没事干,随便逛游呢。”秦璐说:“哎,秘大人,难得你能有个自由身,我这会儿也正好没事,咱们出去溜达溜达怎么样?或者你请我,或者我请你,到对门的岛去喝杯咖啡,不知秘大人能否赏光呢?”</p>

    “好啊,能和秦主任这样的美女一起喝咖啡,当然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当然,是我请你了。”秘痛快地答应着,又说:“哎——不过,你得等下,记在洗澡,我等他洗完澡给他把果盘送过去。再等大约20分钟。”</p>

    秦璐说:“嗨——送果盘这样的事还用你亲自干吗?既然记给你今晚自由身了,让服务员去送不得了。我在楼里可是憋坏了,这会儿想出去走走呼吸下外面的空气呢。”</p>

    秦璐似乎想显示出自己和秘的关系确实不错,连等都不愿意等了。</p>

    这正我下怀。</p>

    秘笑了下:“好吧。哎——服务员,待会儿还是你们自己把果盘送到308房间吧,20分钟之后。”</p>

    “好的!”服务员答应着。</p>

    “走吧。秘大人!”秦璐说。</p>

    “秦大美女先请——”秘还玩幽默。</p>

    “还是秘大人请!”秦璐谦让。</p>

    “呵呵。”秘笑起来。</p>

    我偷眼看去,秘往外走了,秦璐跟在后面,边走边得意地回头冲我挥了下小拳头。</p>

    我不由笑了,秦璐真是个好搭档,配合地如此默契。</p>

    只是她这配合却是蒙在鼓里的。</p>

    看他们走远,我站起来,在原地转悠了半天,开始琢磨下一步的思路。</p>

    过了半天,我看看时间,然后直接了三楼,站在308房间附近。</p>

    一会儿,一名服务员端着果盘走了过来。</p>

    我迎前去:“308房间的吧?”</p>

    “是的,先生!”服务员彬彬有礼地说。</p>

    “领导刚洗完澡,正在穿衣服,先把果盘给我吧!”我说。</p>

    “好的,谢谢您!”服务员把果盘递给我,然后走了。</p>

    我托着果盘,拿起一个小西红柿塞进嘴里。</p>

    然后,我走到308房间门口,门虚掩着,看来记洗完澡了,在开门透气。</p>

    我举手轻轻敲了两下门,礼貌地说:“领导,您的水果来了。”</p>

    “进来吧。”房间里传出记的声音。</p>

    我于是走进去,顺手把门关死了。</p>

    走进去,记正坐在沙发低头看一个件,我进来,他头都没抬,说了一声:“放在这里吧。”</p>

    这家伙真把我当服务员了。</p>

    我把果盘放好,然后站在那里没动。</p>

    片刻,记似乎觉得有些怪,抬起头来——</p>

    他看到了我,看清楚了我。</p>

    “咦——小易,怎么是你?”记满脸困惑地说,口气有些意外。</p>

    我冲记咧嘴一笑:“记,晚好!”</p>

    到这里记该有个名字了,不能老称呼记,尊重领导,得给他起个名。</p>

    他叫乔仕达。</p>

    难怪他能做大官,人家父母会起名字,乔老爷轿,仕途飞黄腾达,从小有这志向了,从小父母安排好了。</p>

    乔仕达对我的突然出现显然一时没有缓过神,看着我微微有些发怔:“小易,你怎么从这里冒出来了?”</p>

    我呵呵一笑,神态恭敬起来:“乔记,是这样的。我刚才正好经过你房间门口,正要遇到服务员过来送果盘,一问是给你送的,我正好想这是个给领导服务的好机会,于是争取过来了。能有机会给领导服务,委实难得,这是我的荣幸,我自然不想错过。”</p>

    “哦,呵呵。”乔仕达淡淡笑了下,接着说:“那你怎么到省城来了?”</p>

    我说:“我正在市委党校参加青班的学习,省委组织部组织了一个青班的学习研讨会,我作为学员代表来参加交流的。正好研讨会在南郊宾馆举行,正好我也住在这里。”</p>

    “嗯。”乔仕达点点头:“原来你在青班学习,原来你是来参加这个会的。”</p>

    我点点头:“是的。没想到乔记也来这里了。”</p>

    乔仕达没有说话,深邃的目光看着我,看的我心里不禁有些发毛。</p>

    “还有事吗?”乔仕达说。</p>

    我一愣,说:“没有了。”</p>

    “嗯。”乔仕达点点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件,似乎他正在看件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p>

    我突然觉得自己进来的不是时候,也能听出乔仕达话里的意思,他似乎是要我走。</p>

    我于是说:“乔记,你忙,我先走了。”</p>

    乔仕达没有任何表示,眼神又看着我,若有所思。</p>

    说完,我转身往外走,我边走心里边有些失落,我擦,乔仕达不想点乎我,不想和我闲聊,他其实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刚才自己设计的精妙计划,在最后一个关口卡死了,功亏一篑。</p>

    走到门口,我缓缓拉开门,正要出去,身后传来乔仕达的声音:“小易——等一下。”</p>

    我心里一喜,忙转身走回去:“乔记还有什么指示?”</p>

    乔仕达指指对过的沙发:“坐下——”</p>

    我忙过去坐下,心里又升起了希望。</p>

    “吃点水果。”乔仕达说。</p>

    我毫不客气拿起水果吃,边说:“乔记你也吃吧,这水果不错的,很新鲜。”</p>

    乔仕达嗯了一声,却没有吃水果,而是低头又看起件来。</p>

    我擦,让我坐下却又不理我了,自顾看件。</p>

    不过能让我坐下已经很不错了,我边吃水果边用眼神扫描着他。</p>

    乔仕达专心致志地看件,似乎我根本不存在一般。</p>

    老半天,他拿起一支笔,在件自己的名字画了一个圈。</p>

    这年头领导都是这样,签批件很多都是在自己的名字画个圈可以,连签字都懒得干。</p>

    妈的,签个名字会累死你啊,丫的,太懒了。</p>

    画完圈圈,乔仕达放下手里的件,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又晃动了下脖子,伸手揉揉肩膀和脖颈,似乎他有些累,肩膀和颈椎有些发酸。</p>

    我站起来,走到乔仕达伸手,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乔记,我给你按摩按摩肩膀。”</p>

    边说,我的手边用力适度地揉捏起来。</p>

    乔仕达说:“小易,你还会这个?”</p>

    “呵呵。略知一二……”我边说边用心给他推拿按摩几个穴位。</p>

    “哎——不错,挺舒服。”乔仕达闭眼睛享受起来。</p>

    我心里暗暗得意,推拿这玩意儿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只要按准穴位,自然是管用的。</p>

    推拿了一会儿,乔仕达满意地说:“小易的手法不错嘛,很舒服。”</p>

    我说:“可惜我是男的,要是女的按,肯定会更舒服。”</p>

    “哈哈。”乔仕达笑起来:“女的按,可是不大合适的。”</p>

    给乔仕达推拿了好半天,他终于说:“行了,很好。歇会儿吧,辛苦了。”</p>

    我坐回去,说:“给领导服务,不辛苦,只有光荣!”</p>

    乔仕达微笑了一下,看着我:“小易,咱们聊会天,好不好?”</p>

    我忙点头:“领导说好好。能和领导聊天,无的荣耀。”</p>

    乔仕达笑起来:“那咱们聊什么呢?”</p>

    我微微一怔,聊什么呢?我自然是不能先提出话头的,于是说:“领导喜欢聊什么咱们聊什么啊。一切由领导决定。”</p>

    乔仕达说:“和我单独一起谈话,你紧张不?”</p>

    我说:“其实我该紧张的,可是,我其实又不紧张。”</p>

    “为什么呢?”乔仕达说。</p>

    我说:“因为领导如此平易近人,我想紧张也紧张不起来啊。”</p>

    “呵呵。”乔仕达笑起来:“你觉得我平易近人吗?”</p>

    我说:“是的。我觉得你一点都没有大领导的架子,很贴近群众。”</p>

    虽然我如是说,但我清楚地明白,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不是普通的一般人,他手里掌握着极高的权力,他的权力和意志覆盖在星海的每一个角落,他的手里掌控着星海成千万官员的命运。他的一句话,一个电话,一张纸条,一个签字,甚至一个眼神,能决定无数人的政治生命。</p>

    我自然也在他的掌控之。</p>

    突然感觉我是孙悟空,他是如来佛,我正在他的手心跳。</p>

    这种感觉让我有些不爽。</p>

    卧槽!很不爽!</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