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14章 流泪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抬头看着海珠,看到她在流泪。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心疼了,忙过去将她搂在怀里:“不哭。我错了啊。我给你认错了。”</p>

    海珠抽噎着:“你。你刚才吓着我了。你刚才好凶。”</p>

    “对不起。”我拍着海珠的肩膀:“对不起。我不该吓着你,我再也不冲你发火再也不吼你了。”</p>

    海珠不理我,挣脱我的怀抱,坐在沙发继续伤心着:“算。算我误会了你,你也不该这么冲我发火,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凶?”</p>

    我坐在海珠身边,又继续道歉,不停认错。</p>

    好半天,海珠的情绪才稳定下来,我忙弄了热毛巾给她擦脸,然后将她抱在怀里安抚她。</p>

    半天,海珠轻轻呼了口气:“你去吧。”</p>

    我终于松了口气。</p>

    “我不想猜疑你。可是,我为什么偏偏要不停猜疑你?”海珠喃喃地说。</p>

    我一时无语。</p>

    “你为什么不能不让我猜疑?”海珠又说。</p>

    我继续无语。</p>

    “你厌烦我了,是不是?”海珠说。</p>

    “不是!”我忙说,我知道回答这个问题来不得任何迟疑。</p>

    “你为什么不厌烦我?”海珠说。</p>

    “因为。我知道你是出于爱我才这样!”我的心里苦涩涩的。</p>

    “你知道好。总算你是明白的。”海珠站起来:“我累了,我要睡了。”</p>

    海珠进了卧室。</p>

    我将身体往沙发靠背一仰,长长出了口气,然后两眼盯住天花板。</p>

    我这样看着天花板,看了很久。</p>

    第二天下午出发时,海珠坚持要开车送我到会合地点,看到确实不是我和秦璐两人还有其他人一起去,才放心了。</p>

    秦璐见到海珠,开玩笑地说:“海珠,怎么?不放心易克自己去省城?”</p>

    海珠勉强笑了下:“哪里啊,我是来送送他。”</p>

    秦璐看着海珠,微笑了下,没有说话。</p>

    车的时候,我直接坐在副驾驶位置,海珠脸露出满意的神情,然后离去。</p>

    然后,我们出发了,直奔省城。</p>

    此次一起去省城参加交流会的,除了党校的老师和领导,还有市委组织部的部长,他也亲自去。其他组织部的人还有一位副部长和几名随从。</p>

    秦璐和组织部的人似乎也很熟,甚至包括组织部长也能说几句话,一路和他们谈笑不停,我独自坐在副驾驶位置,一直沉默着。</p>

    人在去省城的路,心却又想着秋桐的事情。</p>

    心挂两肠啊。</p>

    路,我接到了秋桐的手机短信:一路平安,一切顺利!</p>

    看完短信,我收起手机,将脑袋放到椅背,轻轻闭了眼睛。</p>

    不由心里感到很累,感到很苦,感到很涩,感到很杂乱,感到很孤独。</p>

    耳边回荡着浮生若梦曾经说过的话:简单,是人生的大彻大悟。无欲无求无失望,来去随缘少徒劳。</p>

    又想起秋桐说,当遇到那些自己不喜欢却又无力改变的事情时,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忍耐。忍过寂寞的黑夜,天亮了;耐过寒冷的冬天,春天到了。练波澜不惊的忍耐,再艰难的岁月,也只不过是浮云。</p>

    睁开眼,看着前方正在延伸的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的高速公路,阳光照射进来,有些刺眼。</p>

    又闭眼睛。</p>

    又琢磨起老黎那天和我说的话。</p>

    老黎那天的那番话,到底在点拨我什么呢?</p>

    我微微皱起眉头,苦思起来。</p>

    一路无话,傍晚时分到达省城,直奔南郊宾馆。</p>

    南郊宾馆是省委招待所,依山傍水,环境优雅,档次很高。虽然没有挂星,但不低于五星标准。</p>

    我们在这里入住,明天的会议也在这里召开。</p>

    住的条件也不错,都是单间。</p>

    晚饭会务组统一安排,各地市的组织部长一桌,省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出面接待的,我和秦璐还有其他地市的几个学员一桌。</p>

    晚餐很丰盛,还了白酒。</p>

    不知是因为我心情不好还是因为昨晚我喝了不少,今天一直没什么胃口,简单吃了点饭,没有喝酒,然后出了餐厅,在院子里随意溜达着。</p>

    秦璐随后出来了,跟在我身后。</p>

    “你吃饭怎么这么快?”我问秦璐。</p>

    “你吃得快,我自然吃的快啦。”秦璐笑嘻嘻地说,”我说,怎么回事,看你今天好像情绪一直不高啊,一路都不怎么和我们说话。小伙,怎么回事?青春抑郁?”</p>

    我不由笑了起来:“我这个年龄的人,青春早已逝去,还谈什么青春抑郁。”</p>

    秦璐说:“生理的青春的虽然逝去,但心理的青春可不走哦,一个人,只要心不老,会永远年轻。”</p>

    我说:“你还行,人不老,心也不老,我不行了,人老了,心也老了。”</p>

    “哈。少来吧你,多大个小屁孩,还心也老了。”秦璐笑着:“现在的人啊,越是年轻人越想充老,越是了年纪的人越想装年轻。”</p>

    刚说到这里,秦璐突然住了嘴,看着前面停放的一溜小车,眼神有些发直。</p>

    “怎么了?”我说。</p>

    “嗨——怎么的老大也来了。”秦璐说。</p>

    “什么老大?”我说。</p>

    “看——那辆车,尾号零零七的那辆。那不是咱们市委记的车吗?”秦璐往前一指。</p>

    我顺着秦璐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辆星海牌照的黑色轿车,车牌尾号051。</p>

    “哦。这是市委记的车啊!”我说。</p>

    “是啊,七号车!”秦璐说:“怎么?你不知道?”</p>

    “我哪里知道去!”我说:“怪啊,一般地方党委一把手的车号都是一号,政府一把手的是二号,怎么我们星海的市委记来个七号呢?”</p>

    “这你不懂了吧。”秦璐说:“咱们市委市里的领导还没有坐八号车的呢。”</p>

    “为嘛?”我说。</p>

    “很简单。七八下呗。”秦璐说:“领导都想,谁愿意下啊。正因为如此,七号自然是归市委记了,谁敢和市委记争啊。”</p>

    “领导也迷信!”我说。</p>

    “迷信大了。现在的领导越是大官越是迷信这个,找大仙的多的是。连新建办公楼,都要找风水先生看看。”秦璐说:“以前楼层矮的时候,最大的领导都是在二楼办公,现在呢,大领导在七楼,八楼是绝对不去的,十八楼更不去。”</p>

    “这又是为何?”我说。</p>

    “谁愿意进十八层地狱?”秦璐说。</p>

    我不由哑然失笑,然后又看着市委记的车寻思。</p>

    真巧,市委记也来省城了,还正好住在南郊宾馆。</p>

    不过想想这巧合也无所谓,市委记进省城,自然是经常的事,来了省城,自然会住在这里。</p>

    正寻思着,看到市委记从餐厅里出来了,背着双手,在院子的另一个方向散步,身后几步跟着曹腾未来的大舅哥——市委记的秘。</p>

    “看,老大出来了!”秦璐说。</p>

    “嗯,看到了!”我说。</p>

    “走,咱们和记打个招呼去!”秦璐说。</p>

    “怎么?你还认识记?”我说。</p>

    “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呢。但是我和他秘是认识的,打过几次照面。”秦璐说:“他不认识我们不要紧啊,只要我们认识他行,这样好的机会,不过去打个招呼,加深下大领导对咱的印象,岂不是可惜了?”</p>

    秦璐显然不知道市委记认识我。</p>

    秦璐是一个不会放过任何和领导接近机会的人,我立刻做出了初步的判断。</p>

    不知怎么,我不大喜欢秦璐的这种心理,虽然官场的人很多都有这种心态。</p>

    “你去吧,我不去!”我说:“咱这样的小卒子,在人家眼里屁都不是,套什么近乎啊,没意思。再套近乎人家也不会放在眼里的。我没这兴趣。”</p>

    我这么一说,秦璐似乎显得有些尴尬,笑了笑:“那不过去了。”</p>

    这时夜色已经暗了下来,我回身往楼里走去,秦璐跟在我后面。</p>

    “这么早你要回房间,干嘛啊?”秦璐说。</p>

    “不干吗,睡觉!”我说。</p>

    “这么早睡什么觉啊,嘻嘻。是不是昨晚功课做多了,累了啊?”秦璐说。</p>

    我皱皱眉头,没有说话。</p>

    边走,我边琢磨着市委记出现在这里的事,又琢磨着秋桐的事,又琢磨着老黎对我隐约的点拨。</p>

    妈的,不能白白遇见市委记,能不能利用一下呢?说不定这是个好机会!</p>

    至于是什么好机会,我暂时没有多想。</p>

    我的脑子里飞速转悠着。</p>

    忽然,脑子里一闪,心里一亮,有了个主意。</p>

    走进楼里,我停住,对秦璐说:“你刚才说的对,这会儿睡觉是太早。要不,咱们在大厅里坐会儿。”</p>

    “行,好啊!”秦璐赞同。</p>

    于是,我们在大厅角落的沙发坐下,要了两杯茶,随手拿起一份杂志,边随意翻阅边闲聊。</p>

    边和秦璐闲聊,我边看着大厅门口方向。</p>

    半天,市委记进来了,身后跟着秘。</p>

    我举起杂志,遮住脸。</p>

    走到服务台的时候,市委记停住了脚步,对秘说:“我去洗个澡,然后要看几个件,你自己安排晚的时间吧。”</p>

    秘满脸堆笑点头答应:“好,其实也没什么事,有事您给我打电话。”</p>

    然后市委记点点头自己楼了。</p>

    秘接着对服务台说:“服务员,麻烦你们弄个新鲜的果盘,过半个小时送到308房间。”</p>

    服务员答应着。</p>

    308,市委记住在308。我记住了。</p>

    然后,秘沉思了下,又对服务员说:“算了,还是我自己去送吧,你们弄好给我行了!”</p>

    服务员又答应着。</p>

    我擦,他又改主意了。</p>

    然后,秘靠在服务台边,摸出手机面朝门口方向打电话,似乎在和熟人聊天,笑呵呵的。</p>

    我这时对秦璐低声说:“你真认识那市委记的秘?”</p>

    “当然!”秦璐说:“不但认识,关系还算可以呢。”</p>

    “我不信!”我说:“市委记的秘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关系可以的,凭你?”</p>

    我估计激将秦璐。</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