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08章 失态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样想着,我的眼神不由有些发痴,怔怔地看着她。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秋桐一抬眼皮,看到我的眼神,脸更红了,还有几分羞涩和扭捏,不由往旁边移动了一步,似乎怕我又将她突然搂到怀里。</p>

    显然,我不会的,老人在跟前,孩子在跟前,我哪能如此失态呢?</p>

    秋桐虽然移动了一下,但却没有离我太远,似乎又担心让我有被疏远的感觉,似乎也觉得老黎和小雪在跟前,我不会那么没数。</p>

    我看了看正专心致志和小雪玩耍的老黎,轻轻呼了口气。</p>

    秋桐似乎心里还有些紧张,胸口微微起伏着,看我呼气,她也跟着呼了口气。</p>

    我抬起手冲秋桐勾了勾食指:“过来——”</p>

    秋桐又走到我跟前,看着我:“干嘛?”</p>

    我嘿嘿一笑。</p>

    秋桐不由又看了老黎那边一眼,低声说:“不许乱来。”</p>

    说着,秋桐的脸色又绯红起来。</p>

    我说:“我没那意思。你和我站在一起,我觉得挺好。”</p>

    秋桐想微笑下,却没有笑出来,脸的神情不安起来,两手放在小腹前绞在一起。</p>

    我知道她为什么不安,和我在一起,她总是会心里很不安。</p>

    想到这些,我的心不由很惆怅很忧郁很凄然,也不禁有些不安。</p>

    我们之间的气氛不禁有些尴尬。</p>

    沉默了一会儿,我说:“问你个问题?”</p>

    “嗯。”秋桐低头看着地面。</p>

    “抬起头来——”我用命令式的语气说。</p>

    秋桐抬起头,看着我,不满地说:“你又对我霸道了。”</p>

    我呵呵笑起来:“不听话我打你屁屁!”</p>

    秋桐先笑,接着脸红,然后说:“你坏,你敢……”</p>

    我说:“不信?不服?想试试?”</p>

    边说,我边作势举起巴掌。</p>

    秋桐有些惶急,忙后退一步,低声说:“我信,我服,不用试。坏蛋,不许胡闹。”</p>

    我哈哈笑起来,惹得老黎不禁看了我一眼。</p>

    秋桐看到老黎往这边瞟了一眼,忙端正神色,看着我:“好了,问什么,你问吧。”</p>

    我说:“那晚,接待省报协的领导,饭后,季记让我送曹丽走,我和曹丽走后,你们干嘛去了?”</p>

    秋桐说:“我和季记去附近喝咖啡去了。”</p>

    “干嘛去喝咖啡?”我说。</p>

    “不干吗啊,喝咖啡是喝咖啡!”秋桐说着,眼神有些闪烁。</p>

    “老实交代!”我说。</p>

    “真的没什么事啊,是一起闲聊啊。”秋桐笑着说,眼神不停地转悠着。</p>

    秋桐不善于撒谎,我能看出来她在撒谎。</p>

    我于是又继续追问,但秋桐却是一口咬死她和季记是闲聊,是不说到底有什么事。</p>

    我说:“你是鸭子死了嘴还硬,打算顽抗到底是不是?”</p>

    秋桐笑着:“是——本来我们是闲聊,你是不信,我也木有办法啊。”</p>

    我说:“你有事在瞒着我!”</p>

    秋桐不看我,又低头看着地面,说:“没有啊。哎——好了,你不要疑神疑鬼了,老是问同一个问题,你累不累,烦不烦?”</p>

    我说:“不累,不烦!”</p>

    秋桐说:“你不累我还累呢,我要跟老黎去学打太极了。不和你闲扯了。”</p>

    秋桐似乎急于想脱身,接着跑到老黎和小雪那边,嬉笑着跟着老黎划起来。</p>

    我挠了挠头皮,有些垂头丧气。</p>

    我隐约觉得季记和秋桐两人一定在捣鼓什么事,可是,秋桐却守口如瓶什么都不告诉我。</p>

    他们到底在捣鼓什么事情呢?我苦思冥想却不得而知。</p>

    看着兴致勃勃一起打太极拳的三代人,我不由有些郁闷,我最近脑子里有很多困惑,本想在老黎这里得到一些点拨,但他却似乎显得有些愚钝,让我的思路没有任何条理,似乎更混沌了。</p>

    第二天,方爱国四人开始了出租车的工作,方爱国开始接送小雪,杜建国开始接送小亲茹。</p>

    李顺派来的先遣组这样在星海潜伏了下来。</p>

    同日午,市里在星海人民会堂隆重召开创城表彰大会,参加的人员是市直党政机关人民团体企事业单位的所有科级以干部。会场里压压的黑色脑袋,规模气势都不小,市委领导班子在家的官员都了主席台。</p>

    关云飞也回来了,坐在主席台,和雷正坐在一起。</p>

    我们一帮受表彰的人坐在会场前两排,身披绶带,我坐在第一排。</p>

    市长亲自主持表彰大会。</p>

    大会开始后,市长宣布全体起立,奏国歌。然后市长做了简要发言,回顾了创城的经过和业绩,然后是市委副记宣布先进名单,然后是举行颁奖仪式。</p>

    在雄壮的乐曲声,我们最先受到表彰的为创城做出特别贡献的十佳台领奖,给我发颁奖证的恰好是市委记同志,我和他先握手,然后双手接过证,然后又握手。</p>

    市委记笑眯眯地看着我:“小易啊,我们是熟人了,第三次打交道了吧?”</p>

    市委记记性挺好,第一次和我打交道是我面试,第二次是春节他到单位来团拜,这的确是第三次。</p>

    我点点头:“记好,是的,第三次了,感谢记还认识我,感谢记亲自为我颁奖!”</p>

    市委记笑呵呵地点点头:“易克同志,好好干,年轻人一定要大有作为啊。”</p>

    我说:“感谢记勉励,我一定好好干!”</p>

    这时,我瞥了一眼关云飞,他正微笑着看着我这边,雷正站在他旁边,也同样带着微笑。</p>

    我冲关云飞和雷正微微笑了下,然后转过身,和大家一起站好,将证发在前面,让记者照相。</p>

    看着台下黑压压的科级以干部,听着台下热烈的掌声,听着身后市领导吧唧吧唧的拍巴掌,我的心里颇为激动。</p>

    我一个破产企业的落魄打工仔,不远千里从宁州来到星海,从发行员开始做起,从最底层开始混起,在党的抚育下,竟然站到了庄严辉煌的大会主席台,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接受市委记的亲自颁奖,接受星海全体科级以干部的集体掌声和致敬,还亲自摸了摸星海人民老大的手,这是何等至高无的荣誉啊!</p>

    乌鸡成了金凤凰,丑小鸭成了白天鹅,癞蛤蟆吃了天鹅肉。</p>

    在这庄严的时刻,我的心里涌起无的自豪和激情,眼睛不由想湿润一下,使劲挤了挤,可惜,木有做到。</p>

    颁奖议程结束后,开始受表彰的先进代表做典型发言,我第一个被点名。</p>

    我擦,我又要去了。</p>

    我了发言席。</p>

    孤独站在这舞台,听到掌声响起来,我的心里木有了感慨。</p>

    打开秋桐为我写的发言稿,我抬头看了下会场,看到了坐在会场前排的秋桐,她也是先进。此时,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脸似乎充满了欣慰。</p>

    我的心里突然有几分热烈的感动,深呼吸一口气,开始侃侃神谈起来。</p>

    我没有看讲话稿,把讲话稿放在这里其实是做做样子,显示出我的态度。</p>

    虽然不看,但我讲的却都是秋桐给我写的内容,秋桐写的发言稿内容我几乎都能背下来,自然是不用看的。</p>

    秋桐的发言稿写的很精彩很精悍很精辟,我的发言同样很精彩很精辟很精悍,声情并茂,声音洪亮,抑扬顿挫,收放自如。</p>

    神侃了5分钟,我侃完了,在热烈的掌声里走下主席台。</p>

    临下台前,我回头看了下那些贵人,市委记边鼓掌边带着赞赏的目光冲我颔首,关云飞边鼓掌边带着祝贺的目光冲我微笑,雷正木有鼓掌,眯缝着眼睛,带着莫测的笑看着我。</p>

    雷正的笑让我有些心理没底,这狗日的现在兼着公安局长,更牛逼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我是他追捕的对象,说不定什么时候他把我弄到看守所里去了。</p>

    主席台的各位都是很会演戏的人啊,我也刚演出结束滚下台。</p>

    往回走的时候,我又看了一眼秋桐,秋桐正笑得无欢欣。</p>

    我又瞥了一眼同为先进但和我差一个档次的曹腾副总经理,他也在笑着,但我分明看到他眼里倏地闪过一丝犀利的阴冷。</p>

    看到曹腾极其难得一见的瞬间表情,我的心里一冷,想起了他的女朋友小凤,想起了小凤的哥哥曹腾未来的大舅哥——市委记的秘。</p>

    曹腾可是面有人哦。</p>

    想起那位秘,耳边响起了市委记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会场里。</p>

    市委记开始做最后的总结讲话了。</p>

    用主持人市长的话说,市委记讲话不叫总结,叫重要指示。</p>

    我坐定,开始认真聆听市委记的重要指示。</p>

    市委记侃侃而谈,会场里一片安静,大家似乎都听得十分专注。</p>

    这时,一名会场工作人员弯腰悄悄走到我跟前,要我刚才的发言稿,说出简报要用。</p>

    我将发言稿给了他,看到他走到会场一角的时候,一个一直站在那个角落的人叫住了那工作人员,要过了那讲话稿,随手开始翻阅。</p>

    这个人,是市委记的秘,这会儿他一直站在会场的这个角落。</p>

    秘是小人物,永远是大人物背后的影子,但这小人物却又有着不可低估的重要作用,直接可以对大人物产生重要的影响。渴望巴结大人物的人,没有人敢得罪这样的小人物。</p>

    秘看了会我的讲话稿,将它还给工作人员,然后又继续站在那里,眼神不住往我这边看。</p>

    我不知道他是在看他未来的妹夫曹腾还是在看我。</p>

    我想试一下,于是冲他咧嘴笑了下,但他木有反应。</p>

    看来他不是在看我,我自作多情了。</p>

    当然,也许他是在看我,只是不想对我做任何表情。</p>

    虽然他级别也不高,也是小人物,但在他眼里,我更是小人物,他或许是不屑给我回报一个表情。</p>

    连个表情都不屑于给我,他妈的够傲气的。</p>

    瞧不起我干嘛又看我?卧槽,有病啊?</p>

    做领导秘的都有这通病,在大领导面前是孙子,在下面的其他人面前是大爷,这两种角色他们能演绎地很精彩很逼真。</p>

    我于是不再看他,继续注意听他的主人讲话。</p>

    而他,似乎一直在注视着我的方向,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