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07章 沉思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老黎站在那里,目送皇者的车走远,眼里带着沉思的表情。 </p>

    “此人是伍德的心腹。”我在旁边说了一句,接着给老黎介绍我所知道的皇者的一些基本情况和认识他之后他的表现。</p>

    老黎面无表情地地听着,听我说完,没有说话,缓缓转身走回去,站在海边继续又打起了太极。</p>

    我站在一边看着。</p>

    一会儿,老黎开始坐在那里闭目养神。</p>

    我坐在老黎对面看着他打坐。</p>

    虽然老黎看似是在闭目养神,但眉头却又微微皱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p>

    周围很静,只有海浪冲击岩石的声音,远处偶尔传来海鸥的叫声。</p>

    突然,老黎睁开眼,眼里发出一股犀利的目光,看着我。</p>

    我被老黎的目光不由震慑了一下。</p>

    老黎缓缓地说:“小克,我看,这个皇者——”</p>

    “怎么了?”我急忙问。</p>

    老黎一字一顿地说:“此人——必定——大有来头!”</p>

    老黎只是见了皇者一面,仅仅只交谈了几句话,仅仅只听我说了下皇者之前的某些情况介绍,突然给皇者下了这样一个论断,说皇者大有来头,这让我感到颇为意外。</p>

    我和皇者认识这么久了,对他多少算是有所了解的,虽然觉得此人行事很诡秘,有些看不透他,但从没有觉得他会是个有来头的人,而且,周围那么多人,从没有任何人认为皇者是个有什么来头的人,老黎为何出此言呢?</p>

    我看着老黎:“有什么来头?”</p>

    老黎眉头紧锁:“不知道。”</p>

    “那你为何这样说?”我问老黎。</p>

    老黎继续紧锁眉头:“感觉。”</p>

    “从哪里感觉的?”我继续问老黎。</p>

    老黎缓缓地说:“从我对他的第一印象,还有你告诉我他的那些情况。”</p>

    “这些?”我说。</p>

    “是的,这些!”老黎说。</p>

    我笑起来。</p>

    老黎不笑,看着我。</p>

    “我认为你误判了。你被此人的假象迷惑了,他一直看起来是鬼鬼祟祟神神秘秘的,做事很鬼,说话也很鬼,他心计多端,似乎永远让人看不透,但这些却不足以说明他是大有来头的人物,他能有什么来头,他充其量是伍德的走狗,是伍德的心腹,是一个善于打探情报见风使舵的人。”我一口气说着。</p>

    老黎静静地看着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却并不反驳我。</p>

    “一句话,我不认为他会是个有来头的人,再说了,这样的一个人,跟着伍德这样的人混,他能有什么来头?”我继续反问老黎。</p>

    老黎沉默不语,眉头又皱起来,似乎他在思考什么。</p>

    “你把他看得太高深了一些,他耍心眼的本事是不小的,但其他本事,却也了了,那次在金银岛,差点被我和老秦干掉了,要不是我看在以往他帮过我的份,他早没命了,这样的人,还大有来头,我看绝对不会的!”我说。</p>

    老黎眼皮抬起来,看着我说:“小克,记住,这个人,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他做了什么事,都不要轻易要他的命!一定要记住我这句话。不仅你不要轻易要他的命,别人要杀他的时候,你要阻止,不要让人杀了他!”</p>

    “为什么?”我说。</p>

    老黎这话的意思我有些赞同,但我也委实想不出理由来,这个想法已经困扰我许久了。</p>

    “说不出什么原因,总觉得此人是有些来头的,对于摸不清来头的人,不要轻易下杀手,不然,或许,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会酿成大错!”老黎说。</p>

    我说:“你的意思是如果他要杀我,我也不能杀他?”</p>

    老黎缓缓点了点头,接着又说:“我觉得他不会杀你。”</p>

    “为什么?”我说。</p>

    “因为你不是坏人!”老黎说。</p>

    “你的想法不对,皇者不会因为我不是坏人而不杀我,他跟着伍德,做过的坏事多了。”我说。</p>

    “他做过的坏事,你亲眼见到过吗?你亲眼见到过他做坏事了吗?”老黎说。</p>

    我说:“这倒是没有,但是,他自己和我说过,说跟着伍德做过很多事,伍德让他做的事,能有几件是好事?”</p>

    “光听说不行,口说无凭。”老黎说:“这个皇者,我觉得是有些怪,怪的有些出,看起来貌似很简单,但却又觉得城府很深。我阅人无数,此人,我倒是有些看不透,不但看不透,反而隐约有一种直觉,觉得他是有一定来头的。至于为何有这个直觉,我说不出具体的缘由。”</p>

    我想了想,对老黎说:“皇者是伍德的心腹,这是无可置疑的!”</p>

    老黎说:“嗯。似乎,应该是!”</p>

    我说:“伍德不是好人,这也是对的吧?”</p>

    老黎点点头:“此人的确应该不是好人!”</p>

    我说:“一个跟着坏人做心腹的人,会有什么来头?”</p>

    老黎摇摇头:“说不清。”</p>

    我说:“那你觉得皇者会是好人还是坏人?”</p>

    老黎说:“目前,我无法做出判断!”</p>

    我说:“伍德是我的敌人!对吧?”</p>

    老黎说:“嗯。应该是!”</p>

    我说:“皇者是伍德的心腹干将,那么,你说,我和皇者应该是朋友还是敌人?”</p>

    老黎想了想,说:“有时候,敌人的敌人,未必是你的朋友,敌人的朋友,也未必是你的敌人。”</p>

    我说:“给我个明确的答案!”</p>

    老黎笑了,说:“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你我了解他,你要自己去做出判断。”</p>

    我说:“是朋友还是敌人都是利益决定的,曾经,白老三没死之前,我们似乎是朋友,因为有过一些合作,但是现在,白老三一死,伍德的矛头直接对准我,他的立场似乎变得很快,站队似乎很明确,我觉得,以后,我和他是很难做朋友的。</p>

    此人做事经常让人难以看透,我有时候也觉得很费解,不然,那次在金银岛老秦要杀他的时候我不会阻止,但是,我却很难看明白他,在今后和伍德的斗争里,我不会轻易杀一个人,包括皇者,但是,如果,皇者要是直接威胁到我或者其他我身边人的生命,我想我不会任由他作死的。我不敢保证在那个时候一定不会杀他。”</p>

    老黎默默地听着我的话,转脸看着远处的海面,陷入了沉思。</p>

    我坐在老黎对面,看着老黎深邃的目光。不知怎么,我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似乎,不仅皇者我看不透,老黎我也看不透了。</p>

    似乎,我对老黎看的很透,却又很模糊,自以为很透彻的时候,却似乎又是最混沌的时刻。</p>

    我怔怔地看着老黎发呆,夕阳照在我们身,春风轻拂过我的脸。</p>

    “易叔叔——”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欢快的童音。</p>

    回头一看,小雪正以一蹦一跳地跑过来,后面跟着秋桐。</p>

    秋桐带小雪来海边玩的。</p>

    我笑着站起来,冲小雪伸开双臂,小雪咯咯笑着扑进我的怀里。</p>

    老黎也笑起来,小雪很乖,又叫老黎爷爷。</p>

    老黎把小雪抱过去,亲了又亲,慈祥地笑着:“乖宝贝。嘴巴好甜啊。”</p>

    秋桐这时候笑着走过来,看着我和老黎:“你们这一老一小在这里打坐呢?”</p>

    老黎呵呵笑起来,我对秋桐说:“我们在这散步的,累了,看海呢。”</p>

    “是的,看海呢!”老黎说着又拉起小雪:“来,乖乖,爷爷带你打太极拳好不好?”</p>

    “好啊,好啊——”小雪拍着巴掌跳着。</p>

    老黎果真在一边一招一式地划起来,小雪嬉笑着跟着模仿。</p>

    我和秋桐在一边看。</p>

    “下午我没事,带小雪到海边来玩,没想到遇到你们在这里。”秋桐说。</p>

    “嗯。”我点点头。</p>

    “四哥说为了小雪的安全,帮我介绍了一个出租车司机,以后每天接送小雪学放学。我和那出租司机见面了,价格谈妥了。”秋桐又说。</p>

    “好,很有必要,四哥考虑问题很周到!”我说。</p>

    “那个司机叫方爱国,看起来人很老实。也不和我讨价还价,我让他出个价,他非要我出价,我随口说了个价,他一口答应下来了。”秋桐又说。</p>

    “实在人啊,这样的人好打交道!”我说。</p>

    “这个人,你要不要亲自去见见,当面考察一下?”秋桐说。</p>

    我说:“四哥介绍的,你又亲自见过面,你们倆把关都过了,我还有什么必要再考察呢?你们看的人,保证没错。”</p>

    秋桐看了看我,眼神似乎有些意外,觉得我回答地太痛快了,甚至有些草率的感觉。</p>

    “怎么了?”我看了一眼秋桐。</p>

    “你这次怎么这么放心呢?”秋桐说。</p>

    “因为我对你们放心啊,相信你们做事很牢靠啊,我这叫相信群众,不好吗?”我说。</p>

    “好!可是,我总觉得你有些怪怪的。”秋桐说。</p>

    “嘿嘿。”我笑起来。</p>

    “你笑得有些诡异!”秋桐说。</p>

    我不笑了,说:“何为诡异?”</p>

    秋桐说:“是不正常。”</p>

    我说:“那你笑一个诡异的我看看?”</p>

    秋桐说:“我不会!”</p>

    我说:“那要不要我教你?”</p>

    秋桐抿嘴一笑:“才不学呢。”</p>

    我说:“不爱学习的孩纸不是好孩子。”</p>

    “去你的,你才是小孩子!”秋桐不由笑着打了我胳膊一下。</p>

    我呵呵笑着,觉得很舒服。</p>

    挨打也觉得舒服,好渴望她能天天这么打我。</p>

    我是不是有些犯贱啊?</p>

    老黎在那边正和小雪笑哈哈地划着太极拳,一老一小玩的专心致志开心得很。</p>

    看着老黎和小雪开心的样子,我的心里一阵暖流和感动。</p>

    老黎还没有孙子呢。他一定很想有的。</p>

    这时,秋桐突然说:“你是不是提前见过那司机呢?”</p>

    我说:“你怎么知道呢?”</p>

    秋桐忍不住笑了:“我刚想到的。怪不得你说不见了。原来你早见过了。你刚才在糊弄我玩。”</p>

    我哈哈笑起来,说:“四哥和你建议你同意后我见到了那司机,我同意后四哥才带给你见面的。你个傻丫头,你想想啊,接送小雪的人选,我能不重视吗?我当然是要先审查的啦。放心吧,丫头,那人是很可靠的,没问题的!”</p>

    秋桐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似乎我随口说出的丫头两个字让她的心有些驿动。</p>

    看着秋桐微红的脸庞,看着她动人的嘴唇,我的心不由一动,突然有些想入非非。</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