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06章 候选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刚忙乎完,老黎去卫生间回来了,我们继续边喝茶边闲聊。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秋桐被选为副县级考察候选人了。组织部考察组刚进行完第二轮考察。”我说。</p>

    “哦,不错!”老黎说:“这娃子提拔大有希望!”</p>

    “这次创城,我被评委市级先进十佳,特别贡献奖!到时候要在大会做典型发言!”我又说。</p>

    “哦。很好!”老黎点点头:“我儿子要当先进了,我感到骄傲和自豪!”</p>

    “省委组织部要召开一次青班学员交流研讨会,我要作为星海学员的代表去发言交流。”我说。</p>

    “哦,我儿子真棒!”老黎笑眯眯地说:“这可是在面展示自己的好机会。”</p>

    “听说我们集团的那位专职副记有可能要动一动,只是不知道如何动法!”我说。</p>

    “嗯。树挪死,人挪活啊。”老黎说:“动不动好。”</p>

    “关云飞最近要到省委党校去学习。”我又说。</p>

    “哦。学习嘛,总是好事。”老黎说:“只有不断学习,才会不断进步。”</p>

    “这几件事,你觉得相互之间有木有什么内在的联系?”我问老黎。</p>

    老黎说:“不知道。”</p>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说。</p>

    “不知道是不知道!”老黎说。</p>

    “你也不想想再回答我!”我说。</p>

    “不用想我可以回答你,我又不是官场人,我哪里会知道这其的道道。”老黎说。</p>

    “那你起码可以分析一下啊。”我说。</p>

    “我分析不出来,干脆不知道喽。”老黎说。</p>

    “你没想怎么知道分析不出来呢?”我说。</p>

    “不用想我知道分析不出来!”老黎干脆地说。</p>

    我有些失望:“我还以为你什么事都能分析出个道道来呢。”</p>

    “怎么?失望了?”老黎说。</p>

    “是的。”我说。</p>

    “哈哈。”老黎笑起来“我看你对我越来越有依赖心理了,这样的事,你完全可以自己去分析嘛。要学会用自己的大脑和智慧来分析问题。”</p>

    我说:“我要是分析透彻了,不问你了!”</p>

    老黎说:“分析不透彻继续去想,问我白搭!”</p>

    我看着老黎,突然笑起来。</p>

    “笑什么?”老黎说。</p>

    我说:“我觉得你很狡猾,老谋深算的。”</p>

    老黎咧嘴笑:“真的这么感觉?”</p>

    我点点头。</p>

    老黎又咧嘴笑:“或许你的感觉是对的,我如果不狡猾不老谋深算能走到今天吗?但是,我给你说,我的狡猾和老谋深算从不对朋友从不对自己人。官场是战场,商场也是战场,在战场遇到狼,如果你不想被狼吃掉,你首先要把自己也变成一只狼。”</p>

    我点点头。</p>

    我和老黎到海边散步,在老李经常钓鱼的地方。</p>

    在这里溜达,想起老李,颇有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之感。</p>

    “老李经常在这里钓鱼的。”我说了一句。</p>

    老黎背着手,看着远方的海面,沉默了半天,说:“在国的官场,老李是不幸的,是个悲剧式的人物。但同时他又是幸运的,算是个造化的人了。”</p>

    “什么造化?”我说。</p>

    “遇你,是他的造化!”老黎说。</p>

    “此话怎么讲?”我说。</p>

    “因为有你的祈福,他不但保住了命,还大事化小了,这难道不是造化吗?”老黎说。</p>

    我苦笑一番:“你讲话神神道道的。他的造化当然不是我,或许是其他造化吧。”</p>

    老黎说:“如果他不是个有造化的人,这次他的命几乎可以肯定是没了!”</p>

    我吃了一惊:“你怎么如此肯定?”</p>

    老黎说:“我猜的。”</p>

    “猜你还这么肯定?”我不满地说:“你这话可不大吉利。好像你知道他如果不逢凶化吉要被判死刑似的。”</p>

    老黎笑了笑,不再说话,目视远方。</p>

    一会儿,我接到了四哥的手机短信:“皇者提出要和驾驶员见一面,地点在海边老李常钓鱼的地方。”</p>

    我一愣,操,怎么这么巧选在这地方,难道皇者在跟踪我和老黎?</p>

    我往四周看看,没有任何可疑的迹象。</p>

    我给四哥回复:“我和老黎正在这里散步,你们来吧。”</p>

    收起手机,老黎依旧背着手眺望大海,神情肃然,似乎他在想着什么事。</p>

    我说:“一会儿,我有几个朋友在这里谈点事。”</p>

    老黎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转过身看着我:“小克,人总是要死的,我也不例外。”</p>

    我不由一怔,老黎怎么说起这话来了。</p>

    “你这话我爱听,我希望你能和我活的一样长寿!”我说。</p>

    老黎微微一笑:“小克,不管你叫不叫我爹,在我心里,你是我儿子。你永远都是我儿子。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我希望,不管是我活着还是我死了,你和夏季夏雨都能好好地活着,我希望你们都能保持良好的联系和来往。好不好?”</p>

    我说:“你不会死的!我希望你永远活着!”</p>

    老黎说:“我希望我永远活在你心里。答应我,好好活着,好好和夏季夏雨保持联系和来往,同心协力做事情!”</p>

    看着老黎沉静的神色,我的心里突然有些难受,点了点头:”嗯。”</p>

    “我希望你们能做亲兄弟和亲兄妹,能做和睦亲近的一家人!”老黎又说了一句:“这样,我在你九泉之下,也会很欣慰。我总归是要和他们的妈妈团聚的。她自己一个人孤独了那么多年,我早晚是要去和她作伴的。”</p>

    我的鼻子突然有些发酸,转过头去。</p>

    然后,老黎不理我,自己在一边打起了太极。</p>

    这时,我看到一辆白色的轿车缓缓开过来,停在路边,接着皇者下了车。</p>

    皇者看到了我。</p>

    我直接冲皇者走过去,老黎依旧在海边认真打他的太极,似乎没有看到皇者的出现。</p>

    走到皇者跟前,我停住:“老兄来这里干嘛呢?”</p>

    皇者看看老黎,又看着我:“哟,真巧,在这里遇到你了。接送小亲茹的出租车司机不干了,我托人另外介绍了一个,约了在这里见面的。不想在这里遇到你。”</p>

    说着,皇者又看了老黎一眼。对我说:“那位老爷子,是你的……”</p>

    “朋友。”我笑了下:“皇者,你可真会找地方。我正巧和朋友在这里散步,你正巧约了人在这里见面,好像你提前知道我在这里似的。”</p>

    皇者笑笑:“这里人少安静,见面说话也方便。我怎么会事先知道你们在这里呢?纯属巧合啊。”</p>

    我说:“这巧合的几率也太小了吧?”</p>

    “是的,的确很小,但却是发生了。看来,咱们是有缘分啊。”皇者似笑非笑地说。</p>

    正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开车的是杜建国,四哥坐在副驾驶位置。</p>

    车子开到我们跟前停下,四哥和杜建国下车。</p>

    “不打扰你们。”我说完要走。</p>

    “哎——”皇者叫住我:“老弟,别走啊,帮我物色物色。”</p>

    我于是站住。</p>

    四哥过来和皇者打招呼,又把杜建国介绍给皇者,皇者和杜建国握手。</p>

    四哥又和我打招呼。</p>

    皇者说:“你们俩认识?”</p>

    我说:“当然,以前不是他接送小亲茹的吗?我和他见过说过话的。”</p>

    皇者嘿嘿笑了下,又打量杜建国。</p>

    杜建国带着憨厚的表情站在那里,低垂眼皮,仿佛和我从不认识一般。</p>

    四哥皇者和杜建国接着交谈起来,四哥简单介绍了下杜建国的情况,说他是老司机了做事很稳重什么什么的,皇者边听四哥说边看着杜建国,又不时用征询的目光看我一眼。</p>

    我点点头,意思是这驾驶员合适。</p>

    皇者笑着,接着又谈价格,杜建国像个生意人一般和皇者讨价还价一番,然后成交了。</p>

    皇者接着要求杜建国明天开始岗,杜建国答应了。四哥说会带他和小亲茹接头。</p>

    然后四哥和杜建国先告辞走了。</p>

    他们离去之后,皇者问我:“这个开出租的你觉得不错?”</p>

    我说:“还行!可以!你觉得呢?”</p>

    “我看也不错,人看起来精明而又憨厚!”皇者说。</p>

    “嗯。”我说。</p>

    “你和四哥看起来好像很熟悉哦。”皇者突然说。</p>

    我呵呵笑起来:“皇者,你少给我装逼。你不会不明白四哥现在干嘛?”</p>

    皇者笑着说:“我不明白啊,真的不知道!”</p>

    “装,继续装!”我说。</p>

    “嘿嘿。”皇者突然笑起来,笑得很诡秘。</p>

    笑完,皇者说:“老弟,我说不知道是不知道,我说不明白是不明白,你怎么说我我都无所谓。”</p>

    “呵呵。”我笑起来:“皇者,我看你是难得糊涂!”</p>

    皇者说:“好像我一直没你聪明吧,在你面前,我一直是糊涂的。”</p>

    我笑着,皇者也笑着。</p>

    有一层纸,似乎大家心里都明白,但似乎又都不愿意捅破。</p>

    “四哥给你找的人,你敢用?”我说。</p>

    “正因为是四哥给我找的人,我才用的,别的人找的我还不用呢!”皇者说。</p>

    我顿时有些困惑,从我刚才的观察判断出皇者其实是知道四哥目前的身份的,知道四哥和我的关系的,既然知道,他为何敢用杜建国呢?难道他不担心杜建国是我手下的人?还是他以为四哥给他找的杜建国真的是个出租司机?</p>

    皇者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我一时琢磨不透。</p>

    “四哥是个好人啊。”皇者又说:“好人给我推荐的人,我当然是放心的。”</p>

    皇者这话里想补充一下自己的难得糊涂,又似乎别有意味,我又听不懂了。</p>

    这时,老黎停止了打太极,缓缓冲我们走过来,面带微笑。</p>

    我给两人互相介绍了下,皇者冲老黎笑笑,老黎则伸出了右手:“小伙子,你好。”</p>

    皇者和老黎握手,态度似乎还蛮恭敬。</p>

    老黎边和皇者握手边微笑着注视着皇者,皇者似乎不大敢和老黎对视,眼皮低垂。</p>

    老黎的出现,让皇者似乎有些局促,简单说了几句话,借口还有事,急忙开车走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