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03章 打车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喝酒了不能开车,还是打车吧!”我说。   (w w w . v o dtw . c o m)</p>

    “哦。那好吧,打车,打车。”曹丽说。</p>

    我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后车门,将曹丽塞进车里,然后把车门砰——地一关,对出租车司机说:“走吧。”</p>

    曹丽从车窗里探出头看着我:“你怎么不来?”</p>

    我说:“我干嘛要去?”</p>

    “季记说让你送我的,你给我来!”曹丽吼叫起来。</p>

    “季记说让我送送你,但没说让我把你送到哪里去啊,我把你送到出租车不也是送!再说,今晚我还有事呢!你自己回去吧,曹总!”我和颜悦色地说完,又对出租司机厉声说:“怎么还不走?开车——”</p>

    出租车司机很听话,立刻发动车子走,走出20多米,曹丽的脑袋还伸在车窗外,冲我怒骂不止:“易克,你个混蛋,你欺骗了我火热挚诚的心,你让我的心哇凉哇凉的。”</p>

    我笑着冲曹丽挥挥手:“曹总,一路走好。”</p>

    送走曹丽,我又回到酒店大厅,却不见了季记和秋桐的身影,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p>

    季记不知要和秋桐谈什么事情,他俩单独接触不止一次了,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捣鼓什么,秋桐从来没和我说过。</p>

    不由觉得他们挺神秘的。</p>

    我慢慢走出来,走到马路边,一辆车子缓缓停在我跟前,一看,是秋桐的车子,四哥开的车。</p>

    我打开车门车,四哥发动车子。</p>

    “秋桐怎么没坐你的车?”我问四哥。</p>

    “秋总和季记到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去了,秋总让我不必等她,她待会坐季记的车子回去!”四哥说。</p>

    “哦。”我点点头,又自言自语地说:“这么晚了,他们到那里去谈什么呢?”</p>

    四哥说:“不知道。季记和秋总私下约谈过好几次了,每次都在很隐秘的茶馆或者咖啡厅。不过,我觉得他们谈的事情绝不会是阴谋。”</p>

    我笑了起来:“不是阴谋,那是阳谋?”</p>

    四哥也笑:“你看他们像是会搞阴谋的人吗?”</p>

    “当然不像!”我说。</p>

    “是的,秋总不用说,季记这个人,我觉得浑身都是正能量,正气十足。当然,他心机也不少,但似乎不是那种搞阴谋诡计的人。”四哥说。</p>

    我点了点头:“嗯,我的感觉也是这样。他来到集团,可是弄得孙东凯很不舒服。”</p>

    四哥说:“这次市里提拔调整处级干部,我觉得秋总有戏,如果秋总能在本集团担任党委成员,恐怕孙记会不乐意的,恐怕曹丽会疯了。”</p>

    我说:“最终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现在无法预料,但可能不会那么一帆风顺。”</p>

    四哥点点头:“我这段时间一直和集团高层领导的驾驶员保持着紧密的接触,注意打探着他们的口风。晚我和集团专职党委副记的驾驶员一起吃饭了,听他的口气隐隐流露出这位副记有可能要在这次调整动一动。”</p>

    “动一动?怎么个动法?”我不由心里一动。这位专职副记可是很听孙东凯的话的,基本可以说是孙东凯的傀儡,和孙东凯看走的很近。</p>

    “他没说,估计也是不知道。”四哥说:“看来,这次市里的处级干部调整,也会波及到集团的。”</p>

    我这时琢磨起来,这位专职副记要动,是怎么个动法呢?是提拔呢还是怎么着?</p>

    如果不是提拔,那是调走?调到别的单位去?</p>

    如果是提拔,那是在本集团提拔还是提拔到外单位担任正县级?</p>

    如果在本集团提拔,那是担任总裁还是总编辑?现在这两个职位都由孙东凯看兼着,一个人身兼三个正县级职位,这是浪费资源啊,不可能一直由他兼着的,市里不会不考虑的。</p>

    到底会是哪种可能呢?我苦苦思索起来。</p>

    半天,也没有想出个头绪。</p>

    想到借口身体不舒服在家休养的孙东凯,想到跑到省城去的关云飞,我不由感觉这其很有道道。</p>

    隐隐觉得,事情没有想象那么简单,孙东凯不会静观以待,不会不搞任何作为,而关云飞,在他即将去省委党校学习之前,似乎更加忙碌。关云飞似乎在下一盘棋,一盘虽然不能说很大却也不小的棋。</p>

    只是,这盘棋到底是怎么下的,到底这盘棋是胜还是负还是和局,我却一无所知。</p>

    想着关云飞,我不由又想起了他老婆我师姐那个美妇谢非。</p>

    看起来一切都很平静,却似乎又感觉十分紧张。</p>

    我有些困惑,还有些迷惘。</p>

    正在苦思,四哥突然说了一句:“后面有人在跟踪。”</p>

    我从观后镜往后看去,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后面不远处跟着。</p>

    四哥沉着地说:“从一离开酒店这车跟了了,我早注意到了。”</p>

    我想起下午跟踪我的那辆黑色轿车,看来他们一直没走,一直呆在这里等我。</p>

    我琢磨了下,对四哥说:“往海边开——”</p>

    四哥点点头,一踩油门,车子加速往海边开去。</p>

    后面的车子紧紧跟来。</p>

    很快到了海滨大道,此时车子很少,夜色沉沉。</p>

    四哥将车沿着滨海大道往郊外开,边从座位底下摸出一个黑包递给我,我打开,里面是两把手枪,有两个消音器,还有几个弹夹,我将两只手枪分别安消音器,压满子弹,然后递给四哥一支。</p>

    到了一处无人的海滩丛林边,四哥将车子一停,对我说:“我们下车,去海滩。”</p>

    此时,后面那车子正开过来。</p>

    我和四哥下车,直接去了海滩,边走我边回头看着。</p>

    后面那车子直接停在了我们的车后面,然后车下来四个人,径自跟着我们往海滩走来。</p>

    二对四,不知对方是何来头是何身手是何意图是否带了家伙。</p>

    我和四哥沿着海边的松林慢慢走着,他们离我们越来越近。</p>

    四哥突然一拉我的胳膊,我们飞速闪身进了树林里,敏捷地各自找了棵大树后隐蔽起来。</p>

    我和四哥先占据了有利位置,拔出手枪,警惕地看着树林外。</p>

    夜很静,月色皎洁,周围传来海风吹动树叶的飒飒声,还有海浪的波涛声。</p>

    月光下,四个人走近了,往树林边慢慢走来。</p>

    四个人都穿着黑色的风衣,看起来身体都很高大魁梧,体格似乎很结实。只是看不清他们的面孔。</p>

    从他们走路右手插在风衣口袋的形态里,我看得出他们的黑风衣里藏有家伙,不是手枪是微冲。</p>

    他们慢慢走进了树林里,似乎也很警惕,互相背对背缓缓移动着。</p>

    看他们脚步移动的姿势和身体的动作,似乎是经过专门训练的。</p>

    他们在逐渐靠近我们藏身的地方,越来越近。</p>

    我看了看四哥,他悄悄冲我做了个手势,手里的枪举了起来。</p>

    我点点头,缓缓举起枪,把枪口对准了最前面的那个。</p>

    这时,四人停住了脚步,依旧保持着互相护卫防守的姿态,其最前面的那个人缓缓直起身,动作很慢,手插在口袋里一直没动,似乎是怕动作过多过快过猛惊扰隐藏的人,引发刺激性反应造成无法收拾的后果。</p>

    我把枪口对准他,手放在扳机,死死盯住他的每一个动作。</p>

    四周一片安静,夜风徐徐吹来。</p>

    似乎,月光下宁静的树林里要展开一场血战。</p>

    突然,那人开口说话了,声音不大,音速缓慢,吐字极其清晰,说的是云南方言味道的普通话:</p>

    接得灵源正脉亲,</p>

    头陀云顶出迎宾;</p>

    人生立志各有癖,</p>

    拜嘉有何答殷勤;</p>

    见说少年行乐处,</p>

    副我生山水知音;</p>

    司生一叶圣天子,</p>

    令威仙人归故林。</p>

    这家伙开始念诗了,这年头湿人到处都是啊。</p>

    我全神贯注地听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字眼。</p>

    念完后,他安静下来,站在那里不动。</p>

    四哥似乎有些不解这人念诗是为了哪般,不时扭头看我。</p>

    琢磨了片刻,我脑子里突然大悟,操,每句诗第一个字连接起来是:接头人拜见副司令。</p>

    我擦,每次都玩藏头诗,累不累啊,不能搞点新花样?</p>

    原来这四个人是从金三角那边来的,是李顺派来的接头人。</p>

    来的好快!</p>

    我松了口气,放下枪,冲四哥点了点头,四哥看看我,也收起了枪。</p>

    我又冲四哥做了个手势,然后慢慢站起身,缓缓从大树后走出来。</p>

    四哥也走出来。</p>

    他们四人站在那里一起看着我们,身体虽然直起来了,但手却都还插在口袋里,似乎仍然还是有些戒备的。</p>

    走进,月光下,我看清楚了他们的面孔,都不认识。</p>

    似乎,他们有些认识我,却又不能十分确定。难道是看了李顺那里我的照片?照片和真人总是有些差别的。</p>

    走到跟前,我和四哥停住,我直接开口了:“从那边来的?”</p>

    领头的人点了点头,注视着我,又看看四哥。</p>

    “来的好快!”我说:“李老板派你们来的?”</p>

    四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不说话,又一起看着我,似乎他们还是不能十分确定我的身份。</p>

    “认不准我跟踪我干嘛?”我说:“好了,不用疑神疑鬼了,我是易克,前些日子我去过革命军总部见过李司令,还有秦参谋长,那天还枪毙了一个强奸民女的班长。还抓住一个找丢失了牛的山民,又放了。”</p>

    我这么一说,他们似乎笃信不疑了,唰地立正站好,冲我咔——静了一个标准的没美式军礼,恭恭敬敬齐声说:“副司令好——特种分队先遣组奉命前来报到!”</p>

    一身黑风衣下这种举动看起来不伦不类的,我哭笑不得,说:“不必多礼,说说吧。”</p>

    领头的男人看看四哥,又有些犹豫。</p>

    我说:“自己人,四哥!”</p>

    “四哥好!”他们忙给四哥招呼。</p>

    四哥点点头,没说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