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02章 好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呵呵。 谢谢二位的好意,我还是打车吧。你们忙吧。”我说。</p>

    “你去吧。记住,不要喝多了啊!”海珠又叮嘱我。</p>

    我点点头,然后走了。</p>

    坐在出租车,我无意看了眼观后镜,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跟在后面。</p>

    到了新闻大酒店,我下了车,看到那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在大约30米远的路边,车里坐着几个人,都戴着墨镜。</p>

    他们没有下车。</p>

    我看着他们,他们似乎也在看着我,却依旧坐在这里不动,车子也不走。</p>

    我想了想,走进酒店。</p>

    进了酒店大堂,一眼看到皇者正坐在大堂休息处的沙发,正悠闲地在看报纸。</p>

    我直接冲皇者走过去。</p>

    看到我,皇者笑起来,放下报纸:“哈。易老弟。”</p>

    我居高临下看着皇者:“你自己流窜到这里干嘛?”</p>

    皇者站起来活动了下身体:“老弟是在审问我吗?”</p>

    我冷笑了下,说:“你觉得呢?”</p>

    皇者说:“老弟,不要用这种口气说话啊,我们毕竟是朋友嘛。见了朋友,该高兴才是哦。”</p>

    我说:“你觉得我们是朋友吗?”</p>

    皇者说:“起码。曾经是吧。再说了,我们即使不是朋友,也未必一定要是敌人吧?”</p>

    我说:“你似乎很愿意成为我的敌人。”</p>

    皇者说:“这话我可没说。是你说的。我皇者从来不想和任何人为敌,当然,不要逼我,大家各为其主,互相体谅最好。我如果帮你,你会说我们是朋友,我要是不帮你,你认定我是敌人,你是这样想的吧?”</p>

    我笑了下:“皇者,你不用给我玩油嘴滑舌,我没功夫和你费口舌,转告你的主子伍德,有什么事什么话拿到桌面来讲,少他妈给老子玩跟踪那一套。”</p>

    “跟踪?”皇者笑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凭什么说是跟踪呢?阿来难道出去旅游不可以吗?非得说是跟踪你的吗?哈哈。”</p>

    我冷笑一句:“恐怕不仅仅是阿来吧。恐怕不仅仅是跟我出去旅游吧。”</p>

    皇者微微一怔:“这。你什么意思?”</p>

    “什么意思你明白,少给我装!”我毫不客气地说。</p>

    “我真的不知道。”皇者口气坦诚地说,接着皱皱眉头:“难道。”</p>

    看皇者的架势,他不是给我装逼是伍德似乎瞒着他派人跟踪我。看来无所不知的皇者也有不知道的事,看来伍德对皇者的信任也是有限度的。</p>

    我想当然地这样想着,本想说出酒店门口那辆黑色的轿车戴墨镜的人,又瞬间改变了主意,决定不告诉皇者。</p>

    不知为何,我觉得没必要告诉他。</p>

    看看时间快到了,我不再和皇者多费口舌,径自楼,去餐厅。</p>

    走到楼梯,回头看了下,皇者正面带困色坐在那里发呆。</p>

    我直接去了餐厅的房间。</p>

    推开房间的门,我微微一愣,酒桌正间坐着的不是关云飞也不是孙东凯,而是季记。副主陪位置坐的是秋桐。两边坐着省报协一行人。</p>

    报协的领导我见过2次了,基本认识几个,坐在主宾位置的是副职,看来一把手没来。</p>

    可是我仍然感到有些困惑,即使一把手没来,按照以往的惯例,关云飞一般都是出来陪同的,至少孙东凯该陪同啊,怎么这二位都不在,都死到哪里去了?</p>

    和报协领导招呼过后,我坐在秋桐身边。</p>

    然后,季记主持开席。</p>

    季记一致开酒词我才知道,原来关云飞今天到省里去了,孙东凯呢,说是身体不大舒服,在家休息,不方便出来作陪。</p>

    关云飞到省里去干吗的?孙东凯怎么突然身体不舒服了?昨天不还是活蹦乱跳的吗?</p>

    在这个关头,这二人的动向让我分外敏感,我不由要多想一些。</p>

    在风平浪静下,我不由感到一股暗流激流在涌动。</p>

    而这股激流和暗流,又似乎和最近的人事调整有关系。</p>

    当晚的招待在季记的主持下,很顺利,气氛一派和谐,觥筹交错间,我断断续续向省报协的领导又汇报了下报亭的事情,作为对秋桐汇报的补充。</p>

    省报协的那位副职领导又详细咨询了我几个细节问题,我对答如流。他听我说完后,显得很满意,边举杯和我喝酒边表示回去后要向一把手做一个全面汇报,要把秋桐的面汇报材料呈给部领导,要建议在星海召开一次全省报业发行多元化经营现场会。</p>

    报协这位领导说要给面建议在星海召开全省报业发行多元化经营现场会,这事大了。</p>

    我这才知道秋桐不知什么时候还捣鼓了一个面材料,看看秋桐,她抿嘴笑而不语。</p>

    我不由暗暗感觉这次省报协的领导来视察报亭的事提出要开现场会的事其实是秋桐不动声色推动的结果。她为什么要推动这事,自然是为了我。</p>

    想到这里,我不由又看了一眼秋桐,她正含笑看着我。</p>

    四目相对,不由有些火花。</p>

    秋桐似乎很惧怕这种火花,忙转移视线举起酒杯给省报协领导敬酒。</p>

    一会儿,曹丽进来了。原来曹丽在隔壁房间也在招待客人,那边的酒宴结束了,她来给省报协领导敬酒的。</p>

    曹丽一来,酒场的气氛更热烈了,曹丽是个很能活跃气氛的人,来和报协领导一行没人单独喝了一杯酒,然后让服务员拉了一张椅子,坐在我身边,不走了。</p>

    报协领导一行喝的有些兴奋,有些多,曹丽来这里以闹腾,大家都不提工作的事了,在曹丽的神侃下,话题很快转移到了男人和女人身,谈起半荤不荤的笑话。</p>

    官场的酒场几乎都是这样,喝到一定程度,那些平时看起来道貌岸人的领导都喜欢谈论女人,喜欢讲带点荤的笑话。</p>

    我习惯了,秋桐也似乎多见不怪了。</p>

    曹丽和他们在那里神侃,我和秋桐坐在那里不多说话,听着是。</p>

    季记这时冷冷地看了曹丽一眼,嘴角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那笑里似乎带着些许的嘲讽,还有憎恶。</p>

    但这笑转瞬即逝。</p>

    招待结束后,大家一起往外走,季记和秋桐和报协领导走在前面,边走边谈笑着什么,曹丽和我走在最后。</p>

    曹丽似乎喝多了,走路一摇一晃的,我刻意和她保持着距离,不让她的身体往我身靠。</p>

    “哎——易克,我给你送了个人情。”曹丽说。</p>

    “什么人情?”我说。</p>

    “集团的职工福利旅游呗,好几家旅行社来联系,我都回绝了,指定给了你女朋友海珠的旅行社啊。”曹丽说:“我这可是看在你的面子哦,怎么样,我对你不错吧?”</p>

    “呵呵。”我笑了起来:“我听海珠说过。不过,这个人情,你可以送也可以不送,如果海珠的旅行社水平不行,你完全可以不送,即使你送了,我也不会领你这个人情。”</p>

    “你个没良心的死鬼!”曹丽低声骂了我一句:“其他几家旅行社都答应给我回扣的,我都没给,只给了海珠的旅行社,而且,海珠说要给我回扣,我都没要呢。”</p>

    我说:“不要对了,你要是要了,我自然会知道,我向季记向市纪委举报你。”</p>

    曹丽狠狠瞪了我一眼:“你这是开玩笑吓唬我的吧,你敢举报我?”</p>

    我笑呵呵地说:“你可以当做是开玩笑。”</p>

    曹丽傻乎乎地笑起来:“我知道你是和我开玩笑的。哎——我说,你这女朋友还挺能啊,自己还开了家旅行社,还买了奥迪车,不简单哦。有这么一个有钱的女朋友养着,你这日子舒服了。看来,你今后不缺钱花了。”</p>

    我没有理会曹丽这话,正色看着她:“你和海珠最近接触挺频繁吧?”</p>

    “是啊,怎么了?”曹丽说。</p>

    “我警告你,你不许带她去不该去的场合,不许和她说不该说的话!”我说。</p>

    “呵呵。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能带她到什么场合,我能和她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呢。”曹丽说:“我又不傻,我们俩的事,当然不会让她知道任何蛛丝马迹了。这一点,我是很有数的,你放心是。我们俩在一起,除了谈业务,是聊女人喜爱的话题,不谈男人的。”</p>

    我说:“这次业务结束后,你不许再和海珠接触联系!”</p>

    曹丽眼皮一翻:“此话怎么讲?我和海珠聊得很投机呢,彼此印象很好呢,我还准备把集团今后的外出旅游考察业务都给她做呢。再说了,我们两个女人交往,你担心什么?还有,海珠对我很喜欢的哦。恐怕以后是我不主动找她,她也会主动和我联系的,你操这些心干吗?你累不累啊?</p>

    你尽管放心好了,我保证不会让这个傻丫头知道我们俩之间的事情的,再说了,我们俩之间有什么事呢?妈的,这都好几年了,你一直都没要我,老娘被你耍了这么久,你他妈的一直在糊弄我。”</p>

    曹丽的口气又很幽怨。</p>

    这时,我看到秋桐回头看了一眼,我正好也不想和曹丽多说什么了,快步赶去。</p>

    曹丽怏怏地走在后面,听到她叹了口气。</p>

    送客人了客房电梯,季记对我说:“小易,曹总今晚喝的有点多,你送送曹总。”</p>

    我一怔,看着季记和秋桐,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似乎是要支开曹丽,他要和秋桐单独有话说。</p>

    曹丽一听季记这话,很高兴:“那好,季记,秋总,我和易总先走了。”</p>

    曹丽对季记的安排很满意。</p>

    于是我和曹丽出了酒店,到了马路边。</p>

    “我的宝马在那边。”曹丽边说边掏出车钥匙:“你开吧。我真的喝的有点多。哎——季记还真是会安排,让你送送我,嘻嘻。今晚喝了酒,正好借酒兴,咱们搞搞吧,我们到洲际去开房间,大战一晚。哎,今晚看来是我们的洞房之夜啊。”</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