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01章 难以理解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海珠这么一讲,我不敢多说了,不错,对于曹丽,我是心里有鬼,毕竟曹丽对我一直有那种想法,虽然我和曹丽没有发生过那种关系,但毕竟她还是非礼过我好多次。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海珠继续说:“算曹丽是你说的那种女人,但她和那些男人接触,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和她认识的男人交往。我和男人接触你吃醋我高兴,我和女人交往你不乐意我难以理解了。”</p>

    我不做声了,只顾开车。</p>

    “说话——”海珠看着我。</p>

    “没话!”我说。</p>

    “我看是你心虚!”海珠狐疑的目光看着我。</p>

    “心虚个屁,我淡定着呢,你净胡扯淡——”我极力镇静地说着,心里不由真的有些发虚。</p>

    海珠不说话了,转头看着窗外。</p>

    我们都沉默起来。</p>

    我心里不由又想着还在秋桐办公室的夏季,这会儿,只有他们俩在,他们在谈些什么呢?</p>

    这样想着,我的心里不由又酸溜溜的,心神不安起来。</p>

    我觉得自己心眼真小,竟然纠结这些事情。</p>

    我觉得自己很龌龊,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p>

    我觉得自己很自私,明明自己有海珠,明明自己不能和秋桐在一起,却又不愿意她和夏季交往。很明显,夏季是个我优秀地多的男人,无论从哪一方面较,我都不过夏季。我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资格不愿意让秋桐和夏季交往呢?</p>

    这样想着,心里又觉得有些自卑和窝囊。</p>

    在不安和纠结矛盾回到了宿舍。</p>

    海珠一路都是气鼓鼓的样子,一言不发,床后,我刚熄了灯,她冒出一句话:“告诉你,你越是不让我和曹丽交往,我越和她交往!”</p>

    我一听,呼地坐起来,又打开灯,看着海珠,低吼了一声:“阿珠,你怎么回事?怎么我的话你听不进去?”</p>

    海珠毫不示弱地看着我:“你吼什么吼?深更半夜你叫什么?显出你能耐大是不是?”</p>

    我缓了缓语气:“那好,我不吼,我只问你,为什么我的话你是听不进去?”</p>

    海珠也坐起来,瞪眼看着我:“该听我的听,不该听的,我是不听!”</p>

    海珠喝了点酒,酒壮胆啊,她似乎来了和我吵架的劲头。</p>

    我看着海珠,一时无语了。</p>

    海珠接着说:“我看,你一定是心里有鬼,你说,你到底心里有什么鬼?”</p>

    “我——我心里木有鬼!”我说。</p>

    我的声音自己听起来都有些发虚。</p>

    “木有鬼?哼,这话你自己信不信?”海珠说。</p>

    “信!”我极力给自己壮胆,说。</p>

    “信你个空气!”海珠说。</p>

    “空气是什么?”我突然想缓和下气氛,半开玩笑地说:“空气是不是屁啊?”</p>

    海珠有些想笑,却又忍住,继续瞪眼看着我:“你少嬉皮笑脸的,我正经和你说呢。”</p>

    “好了,不闹了,我的好珠珠,来,哥抱抱。”我说着伸手想搂海珠,想把这场吵闹平息。</p>

    我委实不想和海珠吵,我觉得心里很累,好希望能过平平静静的日子,不管心里到底幸福不幸福,只要平安无事好了。</p>

    我此时真的没有什么更高的要求了,我认命。</p>

    “不让你抱——”海珠气愤愤地说着,推开我的手,又躺下,伸手啪——关了灯。</p>

    房间里一片黑暗。</p>

    海珠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坐在床头发呆。</p>

    一会儿,眼神适应了黑暗,我低下头,凑近海珠的脸。</p>

    海珠正睁大眼睛看着我,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p>

    虽然是黑夜里,我似乎依旧隐约能看到海珠的眉头微微皱着,似乎依旧能隐约看到她眼神里的猜疑和忧虑。</p>

    海珠接着转过身去,背对我。</p>

    我躺下,伸手去搂海珠,去摸她的小兔子。</p>

    我想缓和下当前的僵局,搞活气氛。</p>

    “我累了,别动我。”黑夜里传来海珠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冷淡。</p>

    我怏怏地缩回手,仰面躺在那里,看着模模糊糊的天花板发呆。</p>

    第二天起床,海珠的神情恢复了正常,似乎她昨晚真的喝多了,似乎昨晚我和她根本没发生任何争吵,似乎她根本忘记了昨晚的事。海珠做好早饭,如往常一样招呼我吃饭。</p>

    我希望海珠能和我没事,可是,海珠真的没事了,我心里却又感到了不大对劲,我总觉得海珠的表现有些反常。</p>

    我的心里不由隐隐不安起来。</p>

    课的路,接到了秋桐的电话:“你的发言稿我给你弄完了,发到你邮箱里去了,你抽空看看再修改一下!”</p>

    “哦。”我心神不定地应了一声,心里却想着昨晚她和夏季在办公室坐了多久。又想到她是昨晚连夜给我弄的讲话稿,和夏季分手后开始弄的,不知到了几点。</p>

    仿佛猜到了我的心思,秋桐又说:“昨晚你们走后我们又坐了几分钟,然后走了。”</p>

    “额。”我的心里突然有些轻松起来:“嗯,好,好!”</p>

    秋桐没有说话,不知她在想什么。</p>

    我又说:“昨晚加班搞的这个发言稿吧。”</p>

    “嗯。”</p>

    “辛苦了,呵呵。看来我这个秘很称职啊。工作效率蛮高的。”我打趣地说了一句。</p>

    “你臭美吧。”秋桐说:“不好你说了,今天午省报协的领导要来我们集团视察,重点看报业经营,我得准备下汇报的事情。”</p>

    “报协的又来了。”我说。</p>

    “听说报协领导这次来是专门调研报亭的事情,他们很感兴趣。”秋桐说:“其实这项工作该你来汇报的,你是具体操作人,但是你在党校学习,只有我代劳了。”</p>

    “你是我的秘嘛,代劳是应该的!”我说。</p>

    “去你的。”秋桐说。</p>

    “报协的人是怎么知道咱们这报亭的事的呢?”我说。</p>

    “前段时间我去省里开会,抽空给他们汇报的,他们听了想来专门实地看看。”秋桐说。</p>

    “原来是我秘的功劳啊。”我说。</p>

    我不由想秋桐是绝不会错过任何能给我抓面子的机会,她心里一直很有我。</p>

    这样想着,心里不由暖洋洋的,自我感觉挺好。</p>

    午抽空打开邮箱看了看秋桐给我写的发言稿,写的十分精彩,根本不需要改动。看得出秋桐的写作字功底很深厚,思路十分明晰,语言十分顺畅,我有些自愧不如了。</p>

    将发言稿反复看了几遍,几乎都快背下来了,然后打印了一份。</p>

    下午下课后又接到秋桐的电话:“晚请报协领导吃饭,你来作陪。”</p>

    “有你行,我不去了。”我说。</p>

    我其实不大愿意和那些装腔作势的省里来人一起吃饭,不想参加这种应酬。</p>

    “不行,你要来的,我给他们汇报的时候说了,你是具体操作人,他们还想具体咨询你一些问题呢。”秋桐说。</p>

    “非去不可?”我说。</p>

    “是的!”</p>

    “必须去?”我说。</p>

    “废话!”</p>

    “那好吧,我听秘的安排!”我说。</p>

    “我是你领导!”秋桐说。</p>

    “哦,好吧,那算是领导吧。”我说。</p>

    “油嘴滑舌!”秋桐说。</p>

    “嘿嘿。”我笑起来。</p>

    “六点半在新闻大酒店餐厅208房间!不要迟到了啊。”秋桐又叮嘱我。</p>

    “嗯。没问题!”我说。</p>

    和秋桐打完电话,我去了春天大酒店,看了看刚乔迁过来的春天旅行社,春天实业公司的牌子也挂了起来。海珠不在,孔昆说海珠出去谈业务去了,我问孔昆海珠去谈什么业务的,孔昆说是星海传媒集团的那个。</p>

    听孔昆这么一说,我的心有些发沉,海珠一定又去和曹丽见面去了。</p>

    海珠去谈业务,我说不出任何不合适的地方,但心里却总是有些不安分。</p>

    孔昆看我的神情有些恍惚,说:“易哥,怎么了?”</p>

    我定定神,看着孔昆笑笑:“没事。你忙吧,我去酒店看看。”</p>

    孔昆说:“我陪你过去看看吧。”</p>

    孔昆是旅行社的副总,不是酒店的副总,她干嘛要陪我去酒店呢?</p>

    我说:“不用了。你只管负责好旅行社这边的事行,那边的事,你不用操心了。”</p>

    我这话说的虽然含混,但相信孔昆也能听出话里的意思。</p>

    孔昆笑了下:“易哥,我不是陪你过去视察检查工作,是去学习学习。既然你说不用我过去,那我不去了。”</p>

    孔昆的神态有些委屈的样子。</p>

    我说:“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说你这边够忙的了,我不忍心再让你多操心受累!”</p>

    孔昆无声地笑了下:“我怎么会误解易哥呢。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的。能得到易哥的关心,委实不易!”</p>

    孔昆这话听起来又好像有些含义,我不想多说了,微微一笑,转身离去。</p>

    去了酒店,张小天正召开酒店管理人员会议,我和他们神侃一通,之后出了酒店,在门口,看到了海珠,正和孔昆在旅行社门口谈着什么。</p>

    “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海珠看到我,对我说。</p>

    听海珠这话,似乎孔昆没有告诉她我来的事。</p>

    我说:“来了有一会儿,刚才和酒店的管理人员交流讨论了半天。”</p>

    “呵呵,你又给他们课了是不是?”海珠笑着。</p>

    我点点头:“不是课,是交流。”</p>

    “哎——早知道我也去听听啊!”孔昆有些遗憾地说。</p>

    海珠说:“没事,等有机会,咱们旅行社的人也召集起来让我哥专门培训一次。哎——我哥的经营理论和实践,那可是第一流的。听他讲课,能学到很多东西的。”</p>

    海珠颇为自豪地说着,脸还露出几分骄傲的神色。</p>

    孔昆看着海珠,笑了下,笑得有些莫测。</p>

    “你刚才去哪里了?”我问海珠。</p>

    海珠说:“去你们集团找曹丽谈那个旅游业务了啊。”</p>

    我看看站在一边的孔昆,没有说话。</p>

    海珠看着我,又看了一眼孔昆,也没再说什么。</p>

    “我要去新闻大酒店赶个饭局,省里有来的人。”一会儿,我说。</p>

    “去吧,别喝多了。要不要我送你去?”海珠说。</p>

    “不用,我打车!怎么敢让海老板亲自送呢?”我半开玩笑地说。</p>

    海珠抿嘴笑。</p>

    孔昆说:“不敢让海老板送,那我开海珠姐的车送你好了。我可不是老板。”</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