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00章 利益驱动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不由痴痴地想着,一个人的美丽,并不是容颜,而是所有经历过的往事,在心留下伤痕又褪去,令人坚强而安谧。 从某种意义来说,人永远都不会老,老去的只是容颜,时间会让一颗灵魂,变得越来越动人。</p>

    正在这时,梆梆——有人敲门。</p>

    此时此刻,这敲门声听起来格外响。</p>

    秋桐倏地抬起头,看看门的方向,又看看我。</p>

    我看着秋桐。</p>

    这个时间,谁在敲门呢?</p>

    我站起来,秋桐迅速又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衣服。</p>

    刚才她的头发和衣服又被我弄得有些乱了。</p>

    我直接走到门口,打开门。</p>

    赫然见到了夏季。</p>

    夏季站在门口。</p>

    夏季看到我,不由一怔,接着笑了:“易老弟,你在啊!”</p>

    “夏老兄,请进——”我说。</p>

    夏季走了进来,秋桐笑了下,站起来:“夏董来了。请坐——”</p>

    夏季坐下,我们也都坐在沙发。</p>

    夏季看看我,又看看秋桐,说:“我招待客户刚结束,路过这里,看到秋总办公室亮着灯,估计会在,来看看。没影响打扰你们的事情吧?”</p>

    秋桐的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眼睛看着别处,没有说话。</p>

    秋桐是不善于撒谎的。</p>

    我立刻说:“没有啊,我找秋总商议点工作的事情的,已经谈完了。”</p>

    虽然我说谈完了,但我却丝毫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p>

    我委实不想走的。</p>

    夏季看看秋桐,又看看我,微笑了下,点点头:“哦,呵呵。”</p>

    夏季笑得似乎有点不大正常,却又说不出不正常在哪里。</p>

    然后,大家都沉默了,室内的空气略微有些尴尬。</p>

    虽然尴尬,但我也不离开这里,我不能把秋桐单独留给夏季,我不想创造夏季和秋桐单独在一起的机会。</p>

    我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卑鄙,但却是真实的想法,虽然卑鄙也没办法了。</p>

    “最近挺忙吧?”我率先打破了沉默,问夏季。</p>

    “还行,每天都是忙不完的事。”夏季说。</p>

    “呵呵,老板总是很忙的。”我笑了起来。</p>

    “易老弟最近在市委党校学习,一定很悠闲吧?”夏季说。</p>

    “脱离了繁琐的工作,说清闲倒也是,不过,学习任务也挺紧张的。”我说。</p>

    “能有个机会学习和充电,是很难得的机会啊。”夏季说。</p>

    “说是学习充电,不如说是洗脑。”我说。</p>

    “呵呵,你老弟这脑子,恐怕不是那么轻易能被洗的吧?”夏季笑起来。</p>

    气氛活跃了,秋桐微微松了口气,站起来给我们每人倒了一杯水。</p>

    “洗脑不是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能做到的,甚至,一年两年都难以做到!”秋桐说:“不过,学习学习,加深下自己的理论水平,提高下自己的思想素质,还是很有必要的。”</p>

    夏季点点头:“不错。不过我觉得洗脑最快效果最好的莫过于传销了,那些搞传销的,个个都是被洗脑很彻底的。”</p>

    “他们为什么如此容易被洗脑呢?”我说。</p>

    “利益驱动呗。”秋桐抢在夏季前面说。</p>

    “是啊,利益驱动啊。当然,也有他们自己的一整套理论体系。”夏季说。</p>

    “其实也和每个人的教育程度、性格、世界观、人生观有关系。”秋桐说。</p>

    “对,是这样!”夏季赞同地点点头:“越是化程度低的人,越是梦想一夜致富的人,越是想走致富捷径的人,越容易被洗脑。其实,他们有想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天是任何时候都不会掉馅饼的。”</p>

    我说:“夏兄所言极是。”</p>

    正在谈着,又有人敲门,接着海珠推门进来了。</p>

    看到我们,海珠似乎松了口气,接着笑起来:“哎——这么晚了,你们三位在这里商议什么国家大事啊?”</p>

    “海珠来了啊,呵呵。”夏季说。</p>

    看到海珠,秋桐的脸突然红了,眼神里充满了不安和尴尬。</p>

    她还是不善于掩饰自己。</p>

    我不由心里有些紧张,忙对海珠说:“你怎么来了?”</p>

    我和海珠说话的目的是吸引海珠的注意力,不让她注意到秋桐的神情变化。</p>

    海珠看着我说:“我在酒店那边忙完了,开车回去,经过这里,看到秋姐办公室亮着灯,想过来看看秋姐啊。”</p>

    不知海珠此话是真是假。</p>

    我说:“今晚我们加班的,正好夏老兄也在,忙完了在一起闲谈呢。”</p>

    我故意不说夏季是刚来的。</p>

    夏季似乎理解我说这话的用意,也随即点头:“是啊,是啊,我正好没事,来这里玩玩。来了有一会儿了。”</p>

    我想他是特意没有说自己刚来的,他似乎不想让海珠对我增加什么猜疑。</p>

    我不由心里感谢了一下夏季。</p>

    秋桐这时的神色渐渐恢复了些许的平静,站起来招呼海珠:“阿珠,来,坐下,我给你倒杯水。”</p>

    秋桐的声音里似乎还带着几分紧张。</p>

    海珠坐到我身边,我似乎闻到海珠身有一股酒气。</p>

    我不相信她是从酒店来的,我突然想起她和曹丽约了吃饭的事,难道她喝酒了?</p>

    喝酒还开车。</p>

    海珠这会儿看着夏季:“夏老板是大忙人,难得有空闲啊。难得你还记得来看看秋姐。”</p>

    夏季笑了下,看了一眼秋桐。</p>

    秋桐默默把一杯水放在海珠跟前,又坐下,抿了抿嘴唇,却不敢看海珠。</p>

    海珠看着秋桐的神色,眨眨眼睛,突然无声地笑了下。</p>

    她似乎是觉得秋桐不大正常的神色是和夏季有关吧。</p>

    海珠一会儿,说:“哎——时候不早了,我累了,要回去休息了,哥,我们先回去吧。”</p>

    海珠要拉我一起走,我虽然心里极不情愿,但却也没办法。我不敢流露出丝毫不情愿的神色。</p>

    我硬着头皮站起来。</p>

    海珠对夏季和秋桐说:“你们继续聊吧,难得夏老板今晚有空闲过来看秋姐,秋姐,你们好好聊会吧。”</p>

    海珠显然是要制造夏季和秋桐单独在一起的机会。</p>

    秋桐神情有些尴尬,站起来说:“是啊,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p>

    夏季这时说:“哎——秋总,没事的,待会我送你回去,我们先送他们。”</p>

    夏季显然是很高兴海珠拉我一起走,他巴不得多和秋桐单独呆一会儿。</p>

    海珠也说:“秋姐,夏老板好不容易来一趟,你不能赶人家走哦,我们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不送——”</p>

    说完,海珠拉着我走,走到门口,又回身把门关:“二位,再见!”</p>

    我心神不宁地跟随海珠下楼,走到她的车前。</p>

    海珠把车钥匙递给我:“哥,你来开车——”</p>

    我接过车钥匙,车。</p>

    路,海珠对我说:“你今天真不自觉!”</p>

    我说:“怎么了?”</p>

    海珠说:“人家夏季和秋桐好不容易有个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你坐在那里傻乎乎的当什么电灯泡?你怎么不早走啊?”</p>

    我没有说话。</p>

    “怎么不说话了?”海珠说。</p>

    “我哪里会想到这些。”我闷声说了一句。</p>

    “没眼头的男人。”海珠嘟哝了一句:“还是我看的明白,及时拉你走了。傻子都能看出夏季对秋桐有意思。”</p>

    我心里一股酸味,接着说:“你不是从我们酒店那边来的吧?”</p>

    海珠嘻嘻一笑:“是啊,我刚才是找个借口而已,我今晚和曹丽一起吃饭的,吃完饭然后一起唱了会歌,我故意不在秋桐面前说和曹丽吃饭的事情的,免得她想多了。”</p>

    海珠似乎学会有心眼了。</p>

    我说:“你喝酒了?”</p>

    海珠说:“嗯,我们俩人喝了一瓶红酒,曹丽太热情,我不好意思不喝啊,这会儿头晕乎乎的呢。”</p>

    我说:“吃饭唱歌,一直你们俩?”</p>

    海珠说:“是啊,怎么了?”</p>

    我说:“没怎么!”</p>

    海珠说:“你怀疑还有别的男人一起?”</p>

    我没说话。</p>

    “你吃醋了?”海珠说。</p>

    我还是不说话。</p>

    海珠突然笑起来:“我好喜欢看到你吃醋。你吃醋,说明你在乎我是,说明你爱我。”</p>

    我心里哭笑不得,又问海珠:“你们一起吃饭唱歌,都谈些什么了?”</p>

    海珠晃动着脑袋:“随便谈啊,谈女人的话题呗。不顾我吃饭的时候喝了不少,头有些晕乎乎,具体谈了些什么还真记不得了,唱歌的时候喝了点饮料才慢慢恢复了清醒,不然,我还真不敢开车。”</p>

    听海珠这话,我不由心里有些担心,担心海珠会不小心说走什么事情被曹丽记在心里,我不是担心我,而是担心秋桐。</p>

    我不知道我的担心是不是多余的。</p>

    “哎——曹丽还真厉害,开的是宝马啊。”海珠又说:“一个班族,竟然能买的起宝马,看来曹丽还真是不简单。她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啊。”</p>

    我满不在乎地说:“官场的女人想发财还不容易,找有权有势男人睡觉行了,伺候好了,升官发财还不是很简单的事?”</p>

    “哦,你是说曹丽。”海珠说。</p>

    “废话!”我说。</p>

    “哦。曹丽竟然还会这一手啊。”海珠说:“这可不好,这一点,她和秋桐可是没发的。”</p>

    “这样的女人,你不要和她多大交道!”我说。</p>

    “怎么?你怕她把我带坏?”海珠说:“怎么会呢?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和她交往,只是业务关系,我心里有数的。”</p>

    海珠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态。</p>

    “你能有个屁数!”我说。</p>

    “是,我没有屁数,你有,是吧,你厉害,行了吧?”海珠有些不高兴地说:“我既然要做业务,当然要和各种各样的人接触,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曹丽是个女人,我和她能有什么事发生?你一个劲儿极力阻挠我和曹丽多接触,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看弄不好是你心里有鬼。”</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