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99章 吻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又开始吻她,她似乎猛然惊醒过来,突然推开了我,脸带着痛苦而迷乱的惊惶和不安,眼神里带着不可名状的忧惧。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看着她,她看着我,目光的忧惧里饱含着无的纯净。</p>

    “对不起。”她轻轻蠕动嘴唇。</p>

    我低下头去,突然感到了无地自容。</p>

    “我明白。我理解。可是。不能。”她继续轻声说。</p>

    我低头不语,沉默着。</p>

    “我知道你的心。我也知道自己的心。”她幽幽地说:“面对现实吧。现实是不可抗拒的。其实,我很感激你,真的很感激。”</p>

    我抬起头看着秋桐,她的神色在渐渐平静下来,轻轻抿了抿嘴唇。</p>

    我伸出手,轻轻捋了捋刚才被我弄乱的她的头发,重重地呼了口气,紧紧咬住嘴唇,看着她。</p>

    她顺从地任我用手指梳理她的头发,微微低下头。</p>

    我的手顺着她的头发滑向她的脸颊,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轻轻捧起她的脸,托起她的下巴,然后低头,轻轻吻了下她。</p>

    秋桐闭了眼睛。</p>

    “桐……”我的声音有些颤抖。</p>

    秋桐睁开眼,看着我,目光里含着几分深情和无奈,还有无力。</p>

    我将双手放在她的肩膀,轻轻按了按:“你是我的。”</p>

    “我的心是你的。只会是你的。它不会再归属于任何人。”她说。</p>

    她似乎在安慰我。</p>

    “我的心……”我的嘴唇有些发抖。</p>

    “你的心不可以是我的,你的心只能属于海珠。”她打断我的话,虽然有些断续,却隐含着一丝坚决。</p>

    我不做声了,她倔强地目光看着我,嘴角努力露出一丝笑意:“答应我,好好生活,努力好好活着,好好对待爱你的人。不要辜负了她。”</p>

    我勉强也笑了下,笑得有些凄苦和惨然。</p>

    秋桐的眼里有些发痛,说:“我们注定不会在一起,这是命运的安排,来生,我答应你……”</p>

    “来生……会有来生吗?”我喃喃地说着,心里一阵巨大的迷惘和惆怅。</p>

    “只要你愿意,一定会有的。”秋桐肯定地点点头:“来生,在天堂里,在梦幻的天堂里。在我们曾经憧憬过的天堂里。只要有心,会有来生。”</p>

    秋桐的眼里流露出幸福和希望的光。</p>

    我的心又是一阵作痛,紧紧按了按她的肩膀。</p>

    “来生,我在天堂里等你,今生,我们只能是擦肩而过的陌路人。”秋桐微微转过脸,不让我看到她的眼睛。</p>

    我的心痛得不能自己,猛地又将她拥进怀里,紧紧地抱住。</p>

    她没有反抗,任我紧紧地抱着。</p>

    她的身体又开始颤抖。</p>

    半天,她轻轻从我怀里出来,深呼吸一口气,抬头看着我,轻声说:“我们都需要坚强坚定。不管面对如何地磨难和困苦。答应我,一定要坚强!”</p>

    看着她清澈的目光,我不由点了点头。</p>

    秋桐微笑了下:“其实,你我坚强多了。你是男人,顶天立地的男人!”</p>

    我说:“我没有你想象那样坚强,你的内心我强大多了,我不如你的。”</p>

    秋桐说:“即使真的是这样,总有一天,你的内心也会我强大。一定会的。”</p>

    我看着秋桐又笑了下,心里却又想流泪。</p>

    “在现实面前,要学会让自己知足。”秋桐说。</p>

    “现实,总是很残酷很严峻的。”我看着秋桐:“如现在,如此时,虽然你被列入了副县级考察人选,唯一的人选,可是,我总觉得不会有那么顺利。”</p>

    “是的,世界很多事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正确看待是!”秋桐说。</p>

    “可是,我不愿意让你在这方面受到任何的委屈和磨难。”我说。</p>

    “我理解你的心情,明白你的想法。”秋桐说:“其实,或许,事情也未必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或许,一切都会很顺利。”</p>

    秋桐似乎在安慰我,又似乎在安慰她自己。</p>

    我说:“我也希望是如此,我希望你能成功,你必须要成功!”</p>

    “傻瓜,必须要成功,这是很牵强人人意的,凡事顺其自然好了。当然,该坚持的,我们必须要坚持。”秋桐说:“这句话,我们共勉。”</p>

    我出了口气,点点头:“嗯。共勉。”</p>

    秋桐又说:“人这一辈子,机遇难同,因缘各异,一帆风顺也好,跌宕起伏也罢,还是平淡普通,都是自己的命运。”</p>

    我怔怔地看着秋桐,一时无语。</p>

    秋桐看着我:“笑一个我看——”</p>

    我一咧嘴。</p>

    秋桐皱皱眉头:“不好看,像是在哭!”</p>

    我于是努力笑了一个。</p>

    秋桐晃了晃脑袋,深呼吸一口气,突然笑了,说:“很快市里要召开创城表彰大会,这次你是先进的先进,整个宣传系统唯一的名额给你了,来之十分不易,听说你还要在大会代表十佳先进做典型发言,你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同时,祝贺你啊。”</p>

    秋桐似乎是想转移话题,让自己从刚才的心境里出来,让我们之间的气氛活跃起来。</p>

    我明白她的心思,理解她的想法。现实已经是如此之累,为何要让自己的心持续疲惫不堪呢?我们实在是应该学会自我解脱自我减压的。</p>

    我说:“发言没问题,到时候猛侃是。”</p>

    秋桐笑了:“还是要有个发言稿,不管到时候你发言用不用,都要有面的发言稿,这是个态度问题。”</p>

    我说:“那好吧。只是我最近很忙,学习很紧张,没时间弄啊,要不,你给我写吧。写好了我到时候去念行。”</p>

    秋桐说:“怎么?把我当你秘了?”</p>

    我说:“不可以吗?”</p>

    秋桐说:“你说呢?”</p>

    我说:“我看可以的。”</p>

    秋桐说:“看你美的。官不大,排场不小!”</p>

    我说:“这个任务你接不接?”</p>

    秋桐说:“你在命令我?”</p>

    我说:“你可以这样认为。”</p>

    秋桐说:“那我要是不听呢?”</p>

    我严肃地说:“不听。后果会很严重。”</p>

    秋桐眨眨眼,说:“怎么个严重法?”</p>

    我突然一把捉住秋桐,用手戳她胳肢窝:“不听这样。”</p>

    秋桐笑起来,边躲闪边求饶:“好了,好了,我听,我听还不行吗?”</p>

    我松开来手,笑起来:“听话才是好孩子。”</p>

    秋桐瞪了我一眼,嗔怒地说:“你才是孩子,你是坏孩子。”</p>

    我说:“你刚才可是说听了的,不许反悔!”</p>

    秋桐说:“你是个赖皮。”</p>

    我说:“对你耍赖皮,你能怎么着?”</p>

    秋桐无奈地说:“我还能怎么着。好吧,我权且给你当一回秘。不过,话说在前面,我写不好的话,你到时候发言出洋相,不许找我算账。”</p>

    我说:“我不信你写不好这个。行,到时候保证不和你算账是!”</p>

    秋桐说:“那好,我给你乱写一通,让你出尽洋相。”</p>

    我说:“你不敢!”</p>

    秋桐说:“我敢!”</p>

    我作势又要捉她:“如果敢,我让你后果更严重。”</p>

    秋桐忙往一边闪身,笑着说:“好了,我不敢了。”</p>

    我笑起来。</p>

    秋桐叹了口气,说:“你真是个难缠的男人。”</p>

    我又笑,一会儿说:“对了,你说名额这么稀缺,我怎么会成了先进的先进呢?”</p>

    “说明你干得好呗。”秋桐说:“这次报亭的事,可是给创城工作抓脸了,市领导很高兴的。我正琢磨总结下呢。”</p>

    “总结什么?”我说。</p>

    “总结我们发展报亭的经验啊。这可是报业发行边缘多元化发展的一个成功实践,值得总结的经验很多的。”秋桐认真地说。</p>

    “哦。那你总结吧!”我说:“对了,孙东凯今天下午和我说,是他把我推到这个先进的位置的,你信不信?”</p>

    秋桐沉思了一下:“信不信重要吗?”</p>

    我说:“不重要!”</p>

    “那你没必要问了!”秋桐说。</p>

    “但我想听听你的判断!”我说。</p>

    “我无法给出任何判断。”秋桐说。</p>

    “但你心里是明白的!”我说。</p>

    “既然你心里知道我明白,那还问我干嘛?”秋桐说。</p>

    “想让你说出来!”我说。</p>

    “没必要非要说出来,心里有数行!”秋桐说:“我猜关部长这次一定使了不少劲。”</p>

    “嗯。”我点点头:“老关也和我这么说的,说是他把我推去的,我觉得应该信他的话。孙东凯不过是让我领他一个人情罢了。”</p>

    秋桐无声地笑了下。</p>

    “恐怕这次你能被推选为副县级人选,背后可能也有老关的助推,听说这次宣传系统提拔副县级的名额只有一个,是老关极力争取来的,争取到手之后,给了我们集团。”我说。</p>

    “哦。”秋桐沉思起来。</p>

    “过几天我要去省里参加青班的一个学习经验交流会,作为星海学习班的代表,和秦璐一起去参加。孙东凯说这个机会也是他托人为我争取的,但是我怀疑这也是老关捣鼓的。”我又说。</p>

    秋桐看着我,眨眨眼睛:“哦,不管这是谁在背后出了力,机会都是十分难得的。这个机会一定要抓住,要认真对待!”</p>

    我点点头。</p>

    “不管是谁告诉你帮了你,你都要领这个人情,都要表示感谢!”秋桐又说。</p>

    “我是这么做的!”我说。</p>

    秋桐又皱起眉头,自言自语地说:“关部长要去省里学习了。在他走之前,难道他要布置安排好一些事情?这些。只是其一部分?”</p>

    聪慧的秋桐想的和我寻思到一起了,我也觉得老关在有计划有步骤地安排一些事情,似乎只有这样,他才会安心去省里学习。</p>

    但我不知道老关的整体计划是什么,也不知道他的计划是不是都能顺利实现。</p>

    秋桐坐到办公桌前,继续皱眉思索着。</p>

    我坐在秋桐对过,仔细看着秋桐美丽的容颜,她皱眉时候的样子都是那么好看。</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