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98章 养虎为患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孙东凯继续仰脸看着天花板,眉头不由紧皱起来,自言自语又说了一句:“既然没戏。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那会养虎为患的。”</p>

    我又继续琢磨孙东凯的心思,他或许是觉得既然随着秋桐如果真的提拔为副县级,不但他的流氓企图难以实现,而且,一旦秋桐提拔起来之后留在集团,会成为集团党委成员,那么,按照秋桐做事的风格和性格,极有可能秋桐会成为他为所欲为的一个巨大障碍。</p>

    目前集团有个季记已经让他头疼了,再加一个秋桐,他岂不是更难以对付?</p>

    如此想来,孙东凯似乎该做的事情一是想办法阻击秋桐顺利提拔为副县级,二是即使阻击不了真的提拔了,那也要想办法不让她在集团任职。</p>

    孙东凯的思维其实是有一定的深度和远虑的,他考虑问题是挺长远的。</p>

    我这时说:“孙记,你在自言自语说什么呢?我一点都听不懂!”</p>

    孙东凯坐直身子,看着我,说:“听不懂对了。领导的心思,什么你都能揣摩透,那我还当你什么领导。”</p>

    我笑了下:“这话倒也是。领导水平是高,我这个做下属的还真的是捉摸不透。”</p>

    孙东凯说:“你在琢磨我?”</p>

    我说:“木有。只是想替领导分忧解难而已。”</p>

    孙东凯看着我,眼睛眨了眨,没有说话,似乎在寻思着什么。</p>

    一会儿,孙东凯说:“小易,我的话你听不?”</p>

    我毫不犹豫地说:“听!”</p>

    “我让你干嘛你会干嘛吗?”孙东凯接着又说了一句。</p>

    我点点头:“赴汤蹈火,万死不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p>

    孙东凯笑了,点点头:“好,说的很好。行,我记住你这话了,没事了,你回去吧!”</p>

    我的心有些发紧,不知道孙东凯在盘算什么打算让我做什么事,他不说,我自然是不能问的。</p>

    出了孙东凯办公室,我直接回了公司。</p>

    在办公室静静坐了一会儿,看着电脑主机发呆。</p>

    妈的,这里面还有个窃听器呢。不知是哪个杂碎指使王林安的。</p>

    想起海珠让私家侦探安的那个,我拿起台灯看了看底座,不错,确实木有了。</p>

    办公桌整整齐齐放着一沓信,王林倒是很尽责,把我办公室整理地井井有条。</p>

    我开始拆阅信封,看了几封信之后,看到了一封来自保山日报社的信。</p>

    我的心不由一动,关了办公室的门,打开,果然又是一张空白信纸。</p>

    无疑,这是李顺那边寄来的。</p>

    李顺不知这次又要给我传递什么信息,搞的神秘莫测的。</p>

    掏出打火机烤了烤,信纸出现了几行字迹。</p>

    我仔细看,又是一首诗:</p>

    最高高处长长寿,</p>

    近日南方诸道友;</p>

    有甚心情管女真,</p>

    人生一笑难开口;</p>

    和气清风今德人,</p>

    你莫劝翁沽美酒;</p>

    接夏连春花点衣,</p>

    头角峥嵘精神抖。</p>

    每句诗第一个字连接起来:最近有人和你接头。</p>

    李顺要派人和我接头了,不知是什么人,也不知派人和我接头干嘛的?</p>

    不由想起李顺成立的那支特战分队。</p>

    我默然片刻,纸张的字迹很快消失了。</p>

    我点着打火机,将信纸烧了。</p>

    刚烧完,听到有钥匙开门的声音,接着门打开了,王林出现在门口。</p>

    看到我,王林一愣,接着说:“易总,原来你在办公室啊,我以为你不在,我来给你办公室打扫下卫生的。”</p>

    我看着王林,笑了下,然后站起身,打开窗户,让刚烧完纸的烟味散发出去。</p>

    王林过来拿我的纸篓,我低头看了下纸篓里烧的纸灰,没有做声。</p>

    王林看到了纸篓里的纸灰,微微一怔,接好若无其事地拿起来要出去。</p>

    我对王林说:“王林,你猜我刚才烧的是什么?”</p>

    王林笑着说:“我猜不到。”</p>

    “想知道吗?”我说。</p>

    “不想知道!”王林说。</p>

    “为什么?”我说。</p>

    “我只负责给易总开车和整理办公室,属于我职责内的事我会干好,其他易总的事,我不该知道不该问的绝对不问!”王林说。</p>

    我笑了,说:“好,很好。”</p>

    王林笑笑,然后拿着纸篓出去了。</p>

    我在办公室一直独坐,看着窗外发呆,琢磨着心事。</p>

    想着秋桐这次提拔考察的事情,不由又想到了关云飞,想到了雷正,想到了孙东凯,想到了曹丽。</p>

    隐隐感觉,虽然组织部考察组的第二次考察结果还没出来,但几乎不用质疑,秋桐一定会多数通过。</p>

    但是,考察组的考察结果只会是领导决策的一个依据,并不会作为唯一的决定因素,真正起作用的是常委会的讨论结果。</p>

    孙东凯对于秋桐的提拔是十分不情愿的,他甚至有些忧惧秋桐的提拔,按照我对目前孙东凯的了解,他不会作壁观的,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利用自己能利用的手段关系背景和后台阻击秋桐顺利提拔,至于他要怎么用,目前不得而知。</p>

    而曹丽,她当然对秋桐的提拔是怀着极度的嫉恨的,她甚至无法掩饰自己内心深处不可遏制的疯狂,她恐怕也不会眼睁睁看着秋桐顺利的。</p>

    孙东凯和曹丽如此,赵大健更不必说了。</p>

    想到这个小集团的极有可能甚至是一定的居心叵测,我不由感到了一股压力,一股阴云笼罩在我心头。</p>

    天色不知不觉黑了,我出了办公室,走廊里静悄悄的,都下班了。</p>

    秋桐办公室亮灯。</p>

    我走过去,轻轻推开门,秋桐正抱着双臂站在窗口,看着窗外的夜色沉默着。</p>

    听到动静,秋桐回过头,看到我,轻轻出了口气,接着又转头继续看着窗外。</p>

    她也在沉思,不知在想着什么。</p>

    我关了门,走到她身后。</p>

    “你在想什么?”我说。</p>

    “在想升官发财。”秋桐没有回头,语气很沉静。</p>

    “祝贺你。”我说。</p>

    “为时过早。”秋桐的声音里又带着几分隐忧。</p>

    我似乎明白秋桐在想什么了。</p>

    一会儿,秋桐叹息一声,叹息里含着几分无奈。</p>

    我们都沉默了。</p>

    秋桐依旧站在默默地那里,我依旧站在她的身后。</p>

    我们沉默地站着。</p>

    一会儿,秋桐又轻轻叹了口气,双臂无力地垂下,放在小腹前,交叉在一起。似乎,她的心里也有阴云在笼罩。</p>

    看着秋桐消瘦孤单的背影,想到秋桐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因为老李和小李面临的巨大压力和痛苦,想到秋桐这些年的人生经历和磨难,想到海珠给秋桐不断施加的难为和难堪,想到秋桐的无力忍让和步步退缩,想到海珠对我最近越发登峰造极的猜疑和侦查,我的心不由感到了揪心的疼痛和凄苦。</p>

    脑海回荡着一个声音:我不知道我现在做的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而当终于老死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些。所以我现在所能做的是尽力做好每一件事,然后等待着老死。</p>

    周围很静,夜在沉默。</p>

    窗外的夜色浓郁,远处是城市闪烁的灯火。</p>

    在揪心的疼痛里,想到我和浮生若梦在无声世界里孤苦相伴的日日夜夜,想到丹东那一夜的缠绵和热烈,我的心里又升起一股难言的苦楚情愫和冲动。</p>

    于千万人之,遇见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了。</p>

    我的心颤栗着,不由将双手轻轻放在了秋桐的肩膀。</p>

    秋桐的身体微微一颤,站在那里没动。</p>

    一声悲苦的叹息,我的双手顺着她的胳膊滑了下去,从后面将她拥进了怀里。</p>

    从后面抱着秋桐,圈住她的身体,下巴抵着她的肩膀,脸紧贴着她的脖颈,两手分别握住了她的手,手心贴手背。</p>

    闻到了秋桐发梢的香味,感觉到了秋桐身体的滚烫和颤抖,感知到了秋桐内心狂烈的跳动。</p>

    我的心也同样在狂烈地跳动,只是,这狂烈却没有性的冲动,充满的,只是内心刻骨的疼怜和挚爱,这疼怜和挚爱来自于我的灵魂,来自于我虚无缥缈的另类世界。</p>

    在这狂烈,我又感到了一阵冰冷的凄苦。</p>

    不由紧紧圈住了秋桐,抱紧了秋桐日渐瘦弱的身体。</p>

    突然感觉,在我的怀抱里,秋桐颤栗的身体显得是那么孤单和软弱,是那么需要抚慰和支撑。</p>

    不由吻了吻她的脖颈,还有脸颊,如此嫩滑,如此冰洁。</p>

    秋桐没有挣脱,似乎,此时,她已经无力挣扎,默默地任我抱住她,任我亲吻她。</p>

    握住她娇嫩的手,包裹在我的手里,亲吻着她。</p>

    秋桐不由仰起了脸,我吻住了她。</p>

    她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p>

    一股来自心灵深处压抑已久的颤动在我脑海里翻涌,仿佛我不是在亲吻她的唇,而是在亲吻她凄苦而又饥渴的灵魂。</p>

    秋桐的身体颤动地厉害,却仍旧被动地接受我施加于她的一切,似乎她不敢主动,恐惧主动。</p>

    秋桐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脸浮出几分红晕,还有几分娇羞。</p>

    在这红晕和娇羞里,又隐隐流露出几分痛苦。</p>

    蓦地,我看到秋桐的眼角流下了泪水。</p>

    我的心猛地悸动了一下,针刺一般的疼痛,眼睛有些发潮。</p>

    吻干她的眼泪,还有她的泪痕,将她的身体扳过来,紧紧抱住她的身体。</p>

    我的眼睛愈发潮湿。</p>

    我抱住她的身体,她两手垂在那里,却没有抱我。</p>

    她似乎依旧不敢有任何的主动,却又似乎无力拒我的安抚和宽慰。</p>

    这么紧紧抱住她,脸贴着她的脸,心贴着她的心,甚至,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p>

    无声地沉默着,我用自己的心感知着她的,她也在感知着我的。</p>

    此时的拥抱是纯洁的,因为我没有任何的生理冲动,只有升华的灵魂在努力去和她交融汇合。</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