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97章 票数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398。 </p>

    赵大健:1。</p>

    苏定国:3。</p>

    卧槽,这难道不是第一次民主测评的票数?孙东凯从哪里捣鼓来的?难道进入了考察第二轮,第一轮的票数不是秘密了可以透露了?这不大合适啊。</p>

    秋桐得了398票,确实够高的。民心所向,民意啊。</p>

    赵大健得了一票,无疑这是他自己给自己投的,曹腾苏定国甚至他同学孙东凯都没有投他。</p>

    苏定国倒是有3票,我估计里面有一票一定是他自己的。苏定国这次不属于被民主推选的范围,不知道是哪两个没听明白规定的瞎子投了他的票,说不定是他经管办的工作人员。</p>

    我接着又看到了曹丽的名字,后面的数字是2。</p>

    我心里不由一乐,她也是不够格推选的,怎么也有人推选她呢,这2票一票是曹丽自己的,另一票是估计是她办公室人员的。</p>

    这时,孙东凯打完了电话,接着顺手将那张纸收了起来。</p>

    我转过脸,看着孙东凯,笑了下。</p>

    “谈完话了?”孙东凯说。</p>

    “嗯。”我点点头。</p>

    “顺利不?”孙东凯说。</p>

    “顺利!”我说。</p>

    “来我这里有事?”孙东凯说。</p>

    “没什么事,是这段时间一直在党校学习,好久没见领导了,来听听领导的指示。”我说。</p>

    孙东凯笑了:“难得你还知道来我这里坐坐。”</p>

    我说:“必须的。”</p>

    “在党校学习生活怎么样?”孙东凯说。</p>

    “十分愉快!”我说。</p>

    “感觉收获大不大?”孙东凯说。</p>

    “很大!”我说。</p>

    “怎么个**呢?”孙东凯说。</p>

    我想了想,说:“通过系统的学习,加深了对科学发展观的深刻认识,党性修养得到锻炼和提高,对目前国内外经济形势有了细致的了解,从而为更好地做好工作打下坚实的理论基础……”</p>

    “说起来一套一套的,看来的确是有收获!”孙东凯点点头,满意地说。</p>

    我说:“这我会以这次学习作为新的起点,努力提升自己的理论素养,不断提高自己业务水平,紧跟形势发展的需要……”</p>

    孙东凯呵呵笑了:“好了,在我面前不要说这些大话了。”</p>

    我也呵呵笑了。</p>

    孙东凯说:“这一期青班是省委组织部统一要求举办的,各地市都有青班,学习时间都是同步的,省委组织部最近要在沈阳举办一次学习研讨交流会,检验下学习的效果,每个地市的班出两名学员去参加交流,你们班里有你吧?”</p>

    我说:“是的,午刚接到班主任老师的通知!”</p>

    孙东凯说:“这个机会是很难得的,能有机会在这样的会发言露面,对你今后的进步意义是不言而喻的。”</p>

    我说:“嗯,我明白!”</p>

    孙东凯笑着说:“知道这么多学员,为什么你能有这机会去吗?”</p>

    我说:“不知道。”</p>

    孙东凯说:“班主任老师没告诉你什么?”</p>

    我说:“没有,班主任老师只是说这是慎重考虑的结果。”</p>

    孙东凯哈哈笑起来:“傻蛋,你没想想,怎么会有这么便宜的事轮到你呢?”</p>

    我挠挠头皮:“我想不出啊,我以为这是班主任老师自己确定的。”</p>

    “当然不是!”孙东凯说。</p>

    “那是——”我做困惑状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说:“是我托人给面说了话,面特意指定你去的。”</p>

    我做恍然大悟状:“原来如此。我说呢。真的是太感谢领导对我的关爱了。我该想到这是你操作的啊,唉,我真笨,竟然没想到。”</p>

    话虽这样说,但我心里却觉得这极大可能和孙东凯无关,这狗日的又在顺势给我送人情了。他先试探我,看我知道不知道谁给我说的话,看出我不知道后,大胆揽了过去。孙东凯真是艺高胆大,有魄力。</p>

    我觉得老关操作这事的可能性很大,虽然老关没和我说过。</p>

    孙东凯说:“不要感谢。我对你在党校的学习一直是很关心关注的。能有这样的好机会,我当然会不遗余力为你争取了。你可要好好做准备,到时候好好表现,不要给我丢脸啊。”</p>

    我使劲点头:“一定不辜负领导的期望,我一定认真对待这次交流活动。”</p>

    孙东凯说:“嗯。你最近是好事不断,参加学习班,又很快将被表彰为全市创城先进十佳个人,特别贡献奖,这可是含金量很高的奖项,对你今后的进步是非常有好处的。”</p>

    我说:“这个先进也一定是你给我争取来的。”</p>

    孙东凯微微一笑,不肯定,也不否定。</p>

    但他这微笑又显然是在默认。</p>

    我当然知道孙东凯又在给我送免费的人情,我明白这先进是老关捣鼓的结果。</p>

    我做出不安的神态说:“创城这事,报亭这事,功劳是党委的,是孙记的,劳动是大家的,我占了这个含金量最高的先进,不大合适啊,我其实觉得这先进该给孙记你的。”</p>

    孙东凯说:“荣誉面前,不该让的不要让,从你为创城做出的贡献来说,我认为这个先进给你是最合适的,其他的人吗,当然也是有表彰的,秋桐曹腾也都是先进个人,集团也是先进单位,大家皆大欢喜嘛。当然,你的这个是最有价值的。市直这么多单位,你能获得表彰,进入十佳,这是我们集团的光荣,也是我的光荣,集团和我都为你感到自豪啊。”</p>

    我说:“再次感谢孙记!”</p>

    孙东凯笑了下,接着又沉默了,神情似乎有些抑郁,一会儿说:“刚才谈话,你怎么表态的?刚才民主测评,你怎么填写的?”</p>

    我做出面有难色的样子,支支吾吾,说不出来。</p>

    孙东凯有些不悦的神色:“怎么?在我面前,还不敢说实话?”</p>

    我说:“不是不敢说,是怕说了你会训我!”</p>

    孙东凯说:“说实话,我保证不会训你!”</p>

    我说:“那我真说了!”</p>

    “说吧!”孙东凯盯住我的眼睛。</p>

    我说:“我打了叉号!单独谈话的时候,我说不同意。”</p>

    孙东凯眼神一亮:“也是说,你不同意秋桐作为副县级考察提拔的人选?”</p>

    我点点头:”嗯。”</p>

    “为什么?”孙东凯说。</p>

    我做犹豫状,看着孙东凯。</p>

    “说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孙东凯和颜悦色地说。</p>

    我说:“我觉得她不够资格呗。年纪轻轻,资历那么浅,做事又那么死板,太讲原则性,一点都不懂灵活,我报个单据还给我死死卡住,太不照顾下属了。她要是提拔了副县级,权力更名副其实了,那我的日子还怎么过。”</p>

    孙东凯笑笑:“呵呵。即使秋桐提拔了副县级,那也未必一定是在集团任职啊。”</p>

    我说:“但是也有可能啊!我不想看到任何可能!”</p>

    孙东凯说:“哦,呵呵,小易,你的想法我是理解的,不过,好像显得有些私心,有些公报私仇哦。”</p>

    我说:“你说过不训我的!”</p>

    孙东凯说:“好吧,我不训你。”</p>

    我说:“那你觉得我的表态对不对?”</p>

    孙东凯说:“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力,我不评论你的态度!这个没有对与错,本来是组织部考察组征求大家的意见嘛。”</p>

    孙东凯虽然这样说,但我分明听得出他是很满意我的回答的。</p>

    “如此说来,那你第一次考察的时候推荐的人选也不是秋桐了?”孙东凯又说。</p>

    “嗯。”我点点头。</p>

    “那你推荐了谁呢?”孙东凯饶有兴趣地看着我。</p>

    我说:“可以不说吗?”</p>

    孙东凯又一拉脸:“信不过我不说!”</p>

    我说:“信得过。那我还是交代了吧!”</p>

    “嗯。”孙东凯点点头。</p>

    我说:“那我说了你不许生气!”</p>

    “我不生气!”孙东凯说。</p>

    我说:“其实,我推荐的人选,按照组织部考察的要求,应该是个废票。”</p>

    “为什么?”孙东凯说。</p>

    “因为我填写了曹总。”我说。</p>

    “你写的是曹丽?”孙东凯说。</p>

    “是的!”我说。</p>

    孙东凯点点头,自言自语说了句:“怪不得她有两票。原来如此。”</p>

    我心里暗笑,日你,孙东凯。</p>

    孙东凯接着严肃地说:“小易,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你明知道曹丽不符合推选条件还故意填写他,你这是对组织部考察工作的不认真,是把严肃的考察工作当儿戏。”</p>

    我说:“孙记,你刚才保证不生气的!”</p>

    孙东凯一怔,接着笑了:“好,我不生气,但我也不会为这个表扬你,我还是想批评你几句。”</p>

    我说:“那你批评吧!”</p>

    孙东凯看着我,突然又笑了:“你为什么会推选曹丽呢?”</p>

    我说:“第一,曹总对我很好,工作一直很照顾我;第二,曹总是孙记的身边人,我也是孙记信任的人,大家都是跟着你做事的,也算是同一战壕的战友,我自然不会推选别人了。其实,要是能推选你的话,我写你了,但是你现在是正县级,我无法写啊!”</p>

    我这么一说,孙东凯忍不住又笑起来。</p>

    我不笑,认真地说:“孙记,我说的是心里话!腑肺之言啊!”</p>

    孙东凯停住笑,点点头说:“好,我相信你这是肺腑之言!”</p>

    嘴这么说,鬼知道他会不会真的相信。</p>

    一会儿,孙东凯身体往座椅后背一靠,眼睛看着天花板,神情又变得有些忧虑,突然叹了口气。</p>

    “孙记为何叹气呢?”我说。</p>

    孙东凯没有理会我,还是看着天花板,一会儿自言自语说了一句:“如果真的是这样,真的没戏了。”</p>

    孙东凯的声音里充满了遗憾和失落。</p>

    我的心一动,孙东凯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他觉得如果秋桐真的提拔了副县级干部,他一直贼心不死的想霸占秋桐的企图随着秋桐级别的提高更难实现了?所以他才会说没戏了,才会失落和遗憾?</p>

    应该是这样的,秋桐的位置越高,他自然越难以实现自己卑鄙的流氓企图,这是很自然的事情。</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