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94章 手机定位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海珠此话一出口,我立刻意识到她又对我手机进行定位了,她知道我在海天大酒店,我下午和她请假的时候似乎没说去哪里,不定位她自然是不知道的。 但似乎,她只是定位,没有去跟踪,她搞不清楚我是在酒店餐厅还是在客房。</p>

    我说:“第一,今晚真的是校友聚会。吃饭喝酒的。第二,我没记得我告诉你我去海天大酒店,你怎么知道的?”</p>

    海珠的神色微微一怔,似乎发觉自己说走了嘴,抿抿嘴唇,接着用肯定的口气说:“你当然告诉我你去哪里参加校友聚会的了,你明明下午在电话亲自告诉我的。”</p>

    “我没记得告诉你啊。”看到海珠的神情如此肯定,我不由有些对自己的判断有些怀疑,难道我当时说了自己没记得?</p>

    “你说了,是在海天大酒店聚会。”海珠用愈发肯定的语气说:“你是说了。”</p>

    “哦,好吧,那我说了。”我苦笑一下,不管我说没说,都没有多大的意义,反正我知道海珠是随时可以对我的手机进行定位的。</p>

    海珠用狐疑的目光看着我,突然说了一句:“洗澡了没?”</p>

    “没——”我立刻回答。</p>

    “怎么没洗澡呢?”海珠说。</p>

    “吃饭喝酒干嘛要洗澡?”我说。</p>

    海珠沉默了一下,接着说:“你觉得我对你的猜疑有没有道理?”</p>

    我说:“没有道理。”</p>

    海珠说:“身有女人的香水味,还有长头发,你觉得我怀疑的不对吗?别说是我,换了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猜疑什么,你到底在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到底是不是参加校友聚会的?那个女人是谁?”</p>

    海珠的眼圈有些发红。</p>

    我说:“阿珠,我今晚真的是参加了校友聚会,今晚关部长的夫人喝多了,我打车送她回家的,她坐不稳,靠在我肩膀了。”</p>

    “真的是关部长的老婆?”海珠说。</p>

    “真的,不然,我现在给你电话号码,你打过去问问!”我说着摸出手机。</p>

    海珠接过手机,犹豫了一下,然后把手机又还给我:“你没撒谎?”</p>

    我说:“你打过去一问便知。关部长的夫人是我校友,是我师姐,人家是高高在的部长夫人,只是喝醉了酒,你想想人家能和我发生什么吗?算我如你想象的花心,但我敢对部长夫人有非分之想吗?你觉得有必要猜疑这个吗?”</p>

    我说的理直气壮。</p>

    海珠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似乎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又说:“海峰不也是你们的校友吗?他怎么没参加?”</p>

    我说:“他今晚刚回国,怎么参加?刚才回家的路我还和他通电话了,告诉了他今晚校友聚会的事,他要是能早回来,当然会参加的了。关部长夫人昨天还和海峰打电话了,知道他没回国,没有通知他来参加聚会。打电话的事,海峰告诉我的,不信你还可以去问海峰。”</p>

    海珠又低头沉思,似乎觉得我的解释有些合理了,说:“洗澡去吧。”</p>

    我松了口气,忙去洗澡。</p>

    洗完澡,进来卧室,昏黄的灯光下,海珠正靠在床头发怔。</p>

    我忙床,伸手揽过海珠的身体,</p>

    我知道,此时想彻底打消海珠疑虑的办法是好好卖力气和她做一次。</p>

    我趴到海珠身。</p>

    结束后,大汗淋漓,都沉默着。</p>

    “你很猛。”海珠呢喃地说了一句。</p>

    我没有说话,心里只想流泪。</p>

    “你没干坏事。”海珠又说了一句。</p>

    我还是没说话,心里感到了一阵潮湿。</p>

    “这是最好的证明。”海珠说着,下面收缩了一下,我感觉到了。</p>

    海珠打开床头灯,开始打扫战场,我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紧闭双眼。</p>

    收拾完后,海珠躺回到床,关了灯,身体靠着我,却没有像以前那样进入我怀里。</p>

    “哥——”海珠轻声说。</p>

    “嗯。”</p>

    “问你个问题!”海珠说。</p>

    “哦。”我睁开眼,看着眼前的黑夜。</p>

    “每次做那事,你都喜欢关灯。难道你不喜欢开着灯看着我和我做?”海珠说。</p>

    我的身体微微一颤,海珠似乎觉察到了,她的呼吸离我很近。我知道她正在黑暗里看着我。</p>

    “我这是为了照顾你。”我说着,将海珠搂到怀里。</p>

    “照顾我什么?”海珠轻轻抚摸着我的胸口。</p>

    “怕你害羞啊。”我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p>

    海珠轻笑了下:“做了这么多次了,彼此的身体都很熟悉了,你觉得我在你面前会很害羞吗?”</p>

    我说:“不会很害羞,但起码也还是有些害羞吧?”</p>

    海珠没说话,吻了吻我的脸颊,接着说:“你不喜欢看着我的身子和我做吗?”</p>

    我说:“喜欢!”</p>

    “真的喜欢?”海珠说。</p>

    “嗯。真的喜欢!”我说。</p>

    “那我们找个时间白天做好不好?”海珠说。</p>

    “好。”我干涩地回答着。</p>

    “只要你喜欢,我一切都由着你,你不用考虑我太多。”海珠在我耳边嘟哝着。</p>

    “嗯。”我答应了一声。</p>

    “我其实还是有些害羞的。但是我想让你更舒服让你更满意。”海珠说。</p>

    “嗯。”我恍惚答应着。</p>

    “你喜欢我的身子吗?”海珠说。</p>

    “喜欢!”我说。</p>

    “仅仅是喜欢我的身体吗?”海珠说。</p>

    “不——”我立刻回答。</p>

    “那还喜欢我的什么?”海珠说。</p>

    “你知道的。”我艰难地回答着海珠。</p>

    “我要你说出来。”海珠撒娇的声音。</p>

    “喜欢你的人,喜欢你的一切!”我说。</p>

    “嗯。”海珠满意地嗯了一声,又亲了亲我的脖子:“**和灵魂,是不可分割的,性和爱是紧密相连的,没有爱的性,是可悲的,没有性的爱,同样不合理。每次和你做,我都感觉自己的灵魂和**是融合地那么紧密,那么和谐,那么热烈。”</p>

    我没有说话,心里涌起一阵对海珠难言的歉疚,还有深深的自责。</p>

    我知道,自己在欺骗海珠,不仅仅在欺骗海珠,还在欺骗我自己。</p>

    我觉得自己很无耻很卑鄙很龌龊很下作。</p>

    沉默了一会儿,海珠又说:“老公。”</p>

    “在——”我说。</p>

    “你爱我吗?”阿珠说。</p>

    “爱——”我说。我知道这个答案是唯一的。</p>

    “有多爱呢?”海珠说。</p>

    “很爱很爱——”我说,心里一阵迷惘。</p>

    “嗯,我也爱你,爱到海枯石烂。”海珠说。</p>

    “嗯。”</p>

    “你也是吗?”海珠说。</p>

    “是——”</p>

    “是什么?说出来——”</p>

    “爱到海枯石烂。”我努力地说着。</p>

    海珠又吻了下我,然后说:“我这辈子都要和你在一起,死活都要粘着你,你只能是我的男人,谁也甭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当然,我也只会是你的女人,只是你一个人的女人。我要伺候你一辈子,一辈子和你生死不离。”</p>

    我的心一颤,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惶恐,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忧惧。</p>

    仿佛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暗夜里漫无目的地游荡,带着困惑和迷惘在游荡,不知会游荡到哪里去。</p>

    “哥。”海珠边说把将我的手拉到她的胸口,放在她的小兔子。</p>

    “嗯。”我握住海珠的小兔子轻轻揉搓着。</p>

    “我老是盘问你一些事情,你烦不烦?”海珠说。</p>

    “不烦!”我马回答,我知道,这个答案同样也是唯一的。</p>

    “真的不烦?”海珠又追问了一句。</p>

    “真的不烦!”我忙说。</p>

    “你会不会觉得我盘问你是对你不信任呢?”海珠说。</p>

    “不会。这说明你爱我!”我说着,心里不由开始泪流。</p>

    “嗯。你能这么想,我很欣慰,不错,我的确是出于爱你才会如此关心你,我关心你,不是因为不信任你,而是,我对自己缺乏自信。因为我对自己的把握无力,我才会想牢牢抓住你,我害怕有一天,你会突然离开我。”海珠的声音有些凄然。</p>

    我的心有些发疼,搂紧了海珠:“阿珠,我不会离开你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离开你。我们的命运是相连的,命运注定我们要在一起,我永远都不会离你而去。只要你不离开我。”</p>

    “嗯,我相信你。相信你说的话。我不会离开你,我会死死抓住你,你是我的男人,只能属于我,只能属于我。”海珠喃喃地说。</p>

    “阿珠,我希望,你能做一个自信的女人,相信自己,活的轻松一些,不要太累。”我说。</p>

    “我不累啊,我活的很轻松啊。”海珠轻笑一声。</p>

    听得出,海珠的笑有些勉强,说的话有些言不由衷。</p>

    我说:“两个人在一起,什么最重要?自然是开心,开心才会幸福,开心才会快乐!”</p>

    “嗯。”海珠低低地应了一声:“我知道了。”</p>

    “爱情的基础是什么?是自信,是信任!”我又诚恳地说。</p>

    边说着话,我边腾出一只手,悄悄摸到床头缝隙,没有摸到录音笔。</p>

    听我说完,海珠又沉默了,一会儿打了个哈欠:“哥,我困了。”</p>

    我拍拍海珠的身体:“睡吧。”</p>

    我们相拥睡去。</p>

    半睡半醒间,突然感觉海珠的身体轻轻在动,我醒了。</p>

    “哥。”海珠轻声叫了我一句。</p>

    我没有吱声,继续做沉睡状。</p>

    海珠轻轻离开将我放在她大腿间的手拿开,然后坐起来,在黑暗摸索着什么。</p>

    片刻,听到床头有轻微的悉悉索索的声音。</p>

    然后,海珠又躺下,偎进我的怀里,将我的手轻轻放到她的大腿之间。</p>

    黑暗里,听到海珠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p>

    我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一会儿,听到海珠的呼吸变得均匀起来,她进入了梦乡。</p>

    我悄悄抽出在她大腿间的手,轻轻摸索到床头的缝隙里,接着摸到了那支录音笔。</p>

    我将手轻轻又拿回来,重新放回原处,睁开眼,看着窗外夜空里的一轮明月,心里涌起一阵巨大的悲凉和愁苦。</p>

    不由又害怕自己再说什么梦话。</p>

    这年头,梦话害死人啊。</p>

    不由忧惧起做梦,不做梦的最好办法是不睡觉。</p>

    但,这可能吗?我困了,我还是要睡的,不睡觉白天怎么学习马列主义呢?</p>

    我昏昏又睡了过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