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93章 谢非的话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谢非眼里蒙了一层淡淡的迷雾,说:“现实的社会里,人的本性是自私的,每个人都会有底线,超越了会痛苦不堪。   w w w . v o d t w . c o m爱情也是如此,付出需要回报,爱情才能够长久;爱情需要经营,任何一方的疏忽都会让爱情之花变得枯萎。道理是这样的简单,但是做起来却是相当的困难……”</p>

    我认真地听着谢非的话,边点点头。</p>

    我懵懂地想到,佛说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恨别离,求不得。学会删除一些记忆,是不是会少一些磨难?</p>

    谢非和我边聊边喝酒,她的酒量似乎并不大,但却挺能喝,脸色越来越红,眼神越来越有些闪烁。</p>

    “师姐,我们集团有个美女老总,叫秋桐,你认识不?”我突然问她。</p>

    谢非捋了捋头发,说:“认识啊,老关在家里谈起你们集团,提到最多的人是你,还有秋桐,他对你们的做事能力是很赞赏的,当然,不仅仅是做事,还包括做人。</p>

    这个秋桐,我虽然没有和她直接打过交道,但对她的印象还是很好的,听老关说,她还是市直机关第一美女呢。美女加才女,还是很正派的美女,在官场里,这是很难得的。”</p>

    谢非的话让我听了很受用。</p>

    “在你们集团,还有个叫曹丽的吧。”谢非说。</p>

    看来,谢非也听老关提到过曹丽。</p>

    “是的,集团总裁助理兼党办主任!”我说。</p>

    “这个人。怎么样?”谢非问我。</p>

    “这个人虽然我们在一个单位,但我不想多做评价。”我说。我想老关不会不告诉谢非曹丽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谢非只是在故意问我而已。</p>

    “呵呵,我明白了。”谢非笑着说:“在官场混的女人,同样能混好的,却会有两种不同的路子,有的女人走的是正路子,有的女人则走的是邪路子,甚至,在很多时候,走邪路子的女人往往能走正路子的女人混得更好。这是现实啊。这是官场女人的现实啊。”</p>

    谢非的话让我的心里不由一动,谢非虽然不是官场人,但她对官场却似乎并不陌生,似乎是受了关云飞的耳熏目染吧。</p>

    看谢非酒喝得差不多了,我于是提议喝完最后一杯酒结束,谢非答应了。</p>

    谢非喝得有些醉了,我去结的帐,然后一起往外走,打了一辆车送谢非回家。</p>

    谢非似乎真的喝多了,身体微微靠着我的肩膀,脑袋不由也靠了来。</p>

    我有些心跳加速,想伸手搀她一把,却又没敢伸手。</p>

    这是部长夫人,不能乱动的,万万不可造次。我心里提醒着自己。</p>

    谢非的发梢弄得我脖子有些发痒,心里也不禁有些发痒,她的身体有些温热,成熟女人的身体散发出特有的味道和风韵,我心跳逐渐加速,努力控制着自己。</p>

    谢非似乎睡着了,那么脑袋靠着我的肩膀,一直沉默着。</p>

    我们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一直到了她家所在的小区门口。</p>

    车刚停稳,谢非清醒过来,看着我不好意思地说:“抱歉,我喝的有些多,刚才睡着了。”</p>

    “没事。师姐,要不要我送你进去!”我说。</p>

    “不用,我自己能走回去:“谢非看着我笑了下:“师弟,谢谢你今晚和我一起吃饭,谢谢你陪我聊天。谢谢你送我回来。”</p>

    “师姐客气了。”我说。</p>

    “今晚明明是我请客的,反倒让师弟结账,愈发觉得不好意思了!”谢非说。</p>

    “师姐愈发客气了!”我笑着说。</p>

    “不是客气,师姐请客哪能让师弟付钱呢。改天我是要请回来的。”谢非说。</p>

    我笑了下。</p>

    谢非下车,冲我摆摆手:“师弟,再见。”</p>

    “师姐再见。”</p>

    谢非冲我微微一笑,然后转过身。</p>

    谢非有些摇摆地走进小区门口,我对出租车司机说:“走吧。”</p>

    回去的路,我似乎觉得肩膀的位置有些发潮,伸手一摸,湿乎乎的,放到嘴里舔了下,有些咸味。</p>

    我的心不由一抖,谢非难道刚才还流泪了?刚才我太紧张,一直没觉察到。</p>

    这个发现让我的心又不由一颤。</p>

    想到今晚谢非和我的谈话,想起她那天到酒店去的神秘行踪,我不由对自己当初的判断有了一些动摇,难道,谢非那天到酒店不是和其他男人幽会的?</p>

    如果不是,干嘛她看到关云飞的突然出现又会如此紧张急匆匆离去呢?她今晚似乎想告诉我她去酒店的真实目的,但在我表示不感兴趣之后又没说,她为何想和我说这些呢?难道只是因为喝醉了?她到底是真的醉了还是装作醉了呢?</p>

    还有,从她的言谈里,似乎能觉察出她对于和关云飞现状的不满,甚至还有几分幽怨,这又是为什么?难道她觉察到了关云飞在外面有其他女人?</p>

    她今晚根本没有约其他校友来吃饭,根本是单独约了我自己,似乎是担心我事先知道单独约我我会拒绝于是打着校友聚会的名义,她单独约我吃饭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难道只是为了对我那天帮她解围表示感谢?</p>

    这些都是谜团,疑云重重啊。</p>

    不过我对这些谜团没有想破解的兴趣,我自己还有一屁股屎擦不干净,哪里还有闲心关心这些?</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海峰打来的。</p>

    我接听。</p>

    “狗屎,你好,晚好!”海峰说。</p>

    “好。你还在米国逛游?”我说。</p>

    “刚下飞机回到宿舍,跟你报个到!”海峰说。</p>

    “哦。回来了,祖国人民欢迎你!”我说。</p>

    “哈哈,在干吗呢?”海峰说。</p>

    “在回宿舍的路!”我说。</p>

    “又喝酒了?没喝死你啊。”海峰说。</p>

    “呵呵。木有,还能喘气。”我说。</p>

    “昨天接到咱们一个师姐的电话,问我在哪里呢。”海峰说。</p>

    “哦。”看来谢非是事先知道海峰在国外的。</p>

    “忘了告诉你,前段时间你们学习班去腾冲旅游,我参加了浙大的一个校友聚会,认识了好几个在星海的浙大校友,有我刚说的这位师姐。听其他校友说,她是咱星海市委宣传部长的老婆。她在星海大学当老师。”海峰说。</p>

    “我知道,她叫谢非!给我们学习班过课的。”我说:“我刚和她一起吃过饭。”</p>

    “啊哈,你今晚是和她一起吃饭的啊。”海峰笑起来:“怪不得她昨天给我打电话,那一定今晚是又搞了校友聚会,是不是?”</p>

    “嗯。”我不置可否地说了一声。</p>

    “我给你说,咱这个谢师姐虽然一喝酒脸红,但酒量却是不小的,半斤白酒放不倒。这酒场,脸红的不可忽视,女人不可忽视,师姐都占了,哈哈。”海峰说。</p>

    “哦。”我哦了一声,看来谢非师姐今晚应该是没喝多的了,虽然看起来像有些醉了。</p>

    难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p>

    “对了,我给我的手下嘱咐了,今后我们东北区的普通业务招待,放到你们酒店去,亲不亲,一家人啊,咱不能让肥水流了外人田。”海峰又说。</p>

    “那表示感谢了!”我说。</p>

    “日——和我说这个,你去死吧。”海峰说。</p>

    我嘿嘿笑了起来:“我保证不会给你打折的,狠狠宰你。”</p>

    “操——我的经费也不是无限度的,该打折的必须要打折,不然,我不去了。”海峰说。</p>

    “行,打九点九九折!”我说。</p>

    “切——不看僧面看佛面吧,怎么说我也是你们老板的亲哥哥吧,你个没良心的狗屎易克!不和你说了,明天我直接找海珠。”海峰笑着挂了电话。</p>

    放下电话,看着窗外的夜色,我无声笑了一下。</p>

    回到宿舍,海珠刚洗完澡,穿着睡衣给我开的门。</p>

    一进门,海珠抱着我亲热:“哎——老公喝酒回来了,没喝醉吧?”</p>

    “没有啊。”我笑着说。</p>

    海珠抱着我亲热,突然鼻子使劲嗅了嗅:“咦——你身怎么有香水味道?”</p>

    我的心一颤,我擦,谢非的香水味道。</p>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海珠推开我,眼珠子滴溜溜看着我,突然眉头一皱,伸手从我的白色衬衣肩膀位置捏起一根长头发,仔细看着。</p>

    我的脑袋一蒙,日,这无疑是谢非的头发,靠在我肩膀的时候留下的。</p>

    我有些发晕,呆呆地看着海珠。</p>

    海珠看了看手里的长头发,又看着我。</p>

    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努力让自己笑了下,这笑可能哭还难看。</p>

    海珠没有笑,脸色却倏地变了。</p>

    我心里暗暗叫苦,叫苦不迭,日啊,糟糕,又要起风暴了。</p>

    越是想平安无事越是平地三尺浪,我他妈的怎么这么倒霉啊!</p>

    我紧张地看着海珠,一时不知该说什么。</p>

    海珠看着我,看了半天,突然鼻子里哼了一声,接着竟然笑起来,笑得有些让我不知所措。</p>

    海珠的笑让我心里很发毛,物证在手,该起暴风骤雨才是,可是她干嘛要笑呢?</p>

    海珠一直是笑,笑得好不正常,她越是笑,我心里越不安。</p>

    终于,海珠不笑了,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p>

    “你是不是想解释一下。”海珠说。</p>

    我说:“嗯,是。”</p>

    海珠说:“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校友聚会的时候有女同学喝多了,你送人家回家,然后人家身体靠在你肩膀,然后有了这香水味道和长头发?”</p>

    我点点头:“阿珠,真是这样的。的确是这样!”</p>

    海珠说:“你倒是会借坡下驴,我这么一说,你顺势了,你不觉得这理由很老套吗?你怎么不找个新鲜的理由呢?”</p>

    我有些急了:“阿珠,你听我说。”</p>

    “我不要听你说,住口——”海珠说:“你为什么不能编个更合理的理由来搪塞我呢?”</p>

    “阿珠,你要相信我:“我喃喃地说:“真的是这样啊。的确是有女同学喝多了。”</p>

    “今晚你去海天大酒店,真的是参加同学聚会的吗?”海珠又问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