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91章 一无所知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此时也不由想起那个在白老三别墅里惊心动魄的夜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海珠对此是一无所知的,她此时的表情是出于对冬儿不由自主的担忧和惶恐。</p>

    冬儿缓缓走到我们跟前,突然笑了下:“几位在这里谈笑风生的,说什么好玩的事情呢?”</p>

    大家都沉默了。</p>

    “怎么我一来都不说话了。难道还怕人听见?”冬儿带着嘲讽的语气看看海珠,又看看张小天,最后看着我。</p>

    “冬儿,你好,好久不见了。”张小天艰难地说了一句,神色非常难堪和尴尬。</p>

    “我很好,你也很好吧,张总。”冬儿看着张小天:“张总今天的气色好像不大好嘛,怎么搞的,工作太敬业操心累的?哎——海珠老板,你可不能这样啊,要关心体贴下属啊,是养条狗,也记得要及时喂食,不能累死了哦。”</p>

    张小天的神色更难看了。</p>

    海珠看着冬儿:“冬儿,怎么,你今天是来找事的?”</p>

    冬儿说:“找事?你怎么这么说呢,我饿了,来吃饭的,怎么?你们这里不招待客人?不能来吃饭?”</p>

    海珠说:“当然可以。欢迎任何一位顾客来这里吃饭。”</p>

    冬儿说:“啧啧。海珠,看你和我说话的口气,明摆着是有情绪,干嘛要有情绪呢,是不是因为我祝贺来晚了,是不是因为我空手来的没有贺礼呢?</p>

    哎——这春天大酒店,春天旅游,好气派好有气势啊,没想到我的这位宁州女老乡到了星海,竟然乌鸡成了彩凤凰了,快成星海的风云女浙商了,我是不是该感到自豪和骄傲呢?</p>

    还有,曾经大名鼎鼎的白老三白老板的部下张小天竟然当了春天大酒店的总经理,昔日和易总不共戴天的仇人竟然握手成了朋友,我是不是该祝贺呢?”</p>

    张小天的脸色有些发白,看着冬儿说:“冬儿,以前的事情,我想和你说……”</p>

    “你什么都不用和我说,我也什么都不想和你说,你给我住口!”冬儿打断张小天的话:“我冬儿见识的各种各样的人多了,我别的不知道,但是狗改不了吃屎这个我是很清楚的。张总,你觉得你是人呢还是狗呢?”</p>

    张小天的脸色顿时由白转红,满脸羞愧,似乎有些无地自容。</p>

    海珠看不下去了,对冬儿说:“冬儿,如果你是来吃饭的,我说了,我表示欢迎,但如果你今天是成心来闹事的,那对不起,请你出去——”</p>

    “哟——海珠大老板下逐客令了。”冬儿看着海珠,冷笑一声:“有一种人叫得势便猖狂,说的是不是是你这样不知好歹不知深浅的人呢?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里是你的酒店你了不得了?你以为这里有人给你撑腰你可以猖狂了?可笑,可笑之至。”</p>

    “你——”海珠涨红了脸,一时说不出话来。</p>

    冬儿冷冷地看着张小天和海珠,接着又打量着餐厅四周,然后看着我们说:“我今天不是来祝贺的,也不是来为我的宁州女老乡自豪和骄傲的,我是来吃饭的,不过,这会儿看到了让我恶心的人,我还没胃口了,不想吃了。</p>

    各位,不打扰你们的好兴致,走了。记住,我不是被驱逐走的,是自己主动离开的,我要是想在这里呆下去,没人可以能让我走。”</p>

    说完,冬儿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转身出去了。</p>

    冬儿走后,海珠的神色渐渐恢复了正常,对张小天说:“张总,刚才冬儿的话你要放在心。她这个人,是讲话尖酸刻薄,一贯都是这样。”</p>

    张小天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有说话,苦笑了一下。</p>

    海珠又继续安慰张小天,张小天只是苦笑不已。</p>

    这时小亲茹跑过来喊海珠:“海珠姐,有客人来找你。”</p>

    海珠于是去了旅行社那边。</p>

    我看着张小天。</p>

    张小天看着我,喃喃地说:“冬儿她刚才说的那些话,我其实不生气,我对不住她,她恨我是应该的。之前,我确实是太禽兽不如了,我真的太对不住她了,我实在不能怪她的。”</p>

    我说:“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以后慢慢都会好起来,终究,或许她会原谅你的。”</p>

    张小天说:“我当初不该拉她到白老三那边去做事。从某种意义,是我害了她,现在她跟着伍德做事,我想或许也是身不由己,无法脱身的。我害她害地太深了。”</p>

    张小天的声音里充满了深深的内疚和自责。</p>

    看着张小天痛悔不已的表情,我没有说话。</p>

    第二天下午下课后,我收拾好课桌正要往外走,突然来了个电话,号码不熟悉。</p>

    我接听:“你好,请问是哪位?”</p>

    秦璐边收拾东西边看了我一眼。</p>

    “你好易克,我是谢非!”电话里传来谢非沉静的声音。</p>

    我不由一愣,忙说:“谢老师好,师姐好。”</p>

    秦璐的手停住了,看着我。</p>

    “呵呵。”谢非笑起来:“易克同学好,师弟好。”</p>

    我也笑起来:“这是你的手机号码?”</p>

    “是的!”谢非说。</p>

    秦璐这时不由自主凑到我跟前,耳朵往手机贴,她想听我和谢非打电话的内容。</p>

    我不满地瞪了她一眼,走到一边去。</p>

    秦璐眨巴眨巴眼睛,抿了抿嘴唇,又紧紧盯住我,没有跟过来。</p>

    “师姐,打电话找我有事吗?”我继续说。</p>

    “嗯,是的。”谢非说。</p>

    “师姐请讲!”我说。</p>

    “今晚你有安排没?”谢非说。</p>

    我想了下,说:“没有!”</p>

    “那好。我今晚约了几个浙大的校友一起吃饭,你要是没事,来吧。”谢非说。</p>

    “哈。”我心情一下子好起来,忙说:“好的,好啊,校友聚会好啊。”</p>

    秦璐似乎听懂了,又回去继续低头整理自己的东西。</p>

    “晚6点半,你到海天大酒店三楼海云厅,不要迟到。”谢非说完挂了电话。</p>

    放下电话,秦璐说:“哟,晚要校友聚会啊。”</p>

    “是的!”我说。</p>

    “部长夫人亲自给你下通知的哦。”秦璐说。</p>

    我看了秦璐一眼:“校友聚会和身份有关吗?”</p>

    “无关,无关,呵呵。”秦璐笑着先走了。</p>

    晚6点半,我准时到了海天大酒店,直接去了餐厅。</p>

    去之前,我先给海珠打了个电话告知校友聚会的事情,海珠痛快地答应了,叮嘱我不许多喝酒。</p>

    到了海云厅门口,我轻轻呼了口气,然后推开门。</p>

    有点意外,房间里只有谢非自己在,没有其他人。</p>

    谢非今天打扮得非常得体,搭配她的气质,显得很华贵大方而知性,看得出化了淡淡的妆,灯光下显出几分年妇人成熟的风韵和动人风情。</p>

    说她是年妇人其实有些过了,看起来她更像是一位少妇。</p>

    看到我,谢非微微笑了下:“师弟,请进——”</p>

    我进去后,谢非招招手,指指自己身边的椅子:“坐这里!”</p>

    我过去坐下,看着谢非:“师姐,你今天可真漂亮。”</p>

    谢非笑了:“真的吗?”</p>

    我点点头:“是的,真的,我这人讲话从来喜欢事实求实,从来不会奉承人。”</p>

    谢非呵呵笑了:“易克,你可真会说话。讲话很讨女人喜欢。”</p>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下,不知为什么,在谢非面前,我总觉得有些拘束,有些放不开,不知是因为她是我老师的原因还是因为她是部长夫人的缘故,反正是觉得放不开。</p>

    “师姐,其他人呢?都还没到?”我问谢非。</p>

    谢非看着我,眼神看起来很温和,一笑,却没说话。</p>

    近在咫尺的谢非笑起来很美丽,身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水味道,悠悠沁入我的鼻孔。</p>

    我心里不由怦然一动,忙垂下头眼皮,不敢多看。</p>

    我等着谢非回答我的问题。</p>

    “本来还约了3个校友来吃饭的,可是巧的很,他们刚好都有事来不了了。”谢非的声音很平静。</p>

    我抬起眼皮,看着不动声色的谢非:“哦。这么巧。”</p>

    谢非微微笑了下:“师弟难道不信?”</p>

    我忙点头:“师姐的话,怎么能不信呢!信,当然信!”</p>

    “可是,如果我要是告诉你,我刚才那话是骗你的,你还会信吗?”谢非又说。</p>

    我不由一怔,看着谢非。</p>

    谢非呵呵笑起来。</p>

    我也莫名跟着笑起来,撒谎的不是我,我却感到了几分狼狈。</p>

    “只有我们两个一起吃饭,师弟会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吗?”谢非说。</p>

    “没有啊,师姐和师弟一起吃顿饭,怎么会有不合适的地方呢!”我说。</p>

    “那好。那今晚吃饭的只有咱们俩了。”谢非说。</p>

    “师姐,你今晚没邀请海峰来?”我试探着问了一句。</p>

    “海峰出差了。不在星海!”谢非说。</p>

    谢非的话让我想起海峰出国好几天了,去了米国,还没回来。</p>

    “看来,师弟对和我一起吃饭,还是心里有些芥蒂的,是不是?”谢非又笑起来。</p>

    我忙摇头:“师姐想多了,我木有任何芥蒂的。”</p>

    “那好。”谢非说着摸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然后开始打电话。</p>

    “老关,我今晚和校友聚会,吃完饭再回去。”谢非说。</p>

    谢非当着我的面在给老关打电话,她不避讳自己和老关的关系了。</p>

    打完电话,谢非对我说:“猜到我刚才给谁打电话了吗?”</p>

    我说:“老关。”</p>

    “知道老关是谁吗?”谢非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我说:“知道。”</p>

    “是谁呢?”谢非说。</p>

    “是老关,老关是你老公!”我说。</p>

    “呵呵,那么,你说老关除了是我老公,还又是谁呢?”谢非说。</p>

    “是关部长,我的最高司!”我说。</p>

    “呵呵,你的问题回答地很实在,很直爽。”谢非说:“不错,老关是关云飞,我刚才给他打电话的。”</p>

    我说:“我以前不知道你是关部长的夫人。”</p>

    谢非说:“我明白。但那晚你和云飞一起吃饭前,知道了,是不是?”</p>

    我老老实实点头:“是的,关部长告诉了我。”</p>

    谢非说:“云飞回家后也告诉了我。你觉得意外吗?”</p>

    “不意外!”我说。</p>

    “为什么?”谢非说。</p>

    “因为你们是两口子。”我说。</p>

    谢非又笑起来:“嗯,这个理由很合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