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90章 身份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还好啊,这个曹丽是你们集团的党办主任,还和秋姐一样兼着集团总裁助理,这次旅游的业务,由她直接操办,她说了算。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海珠说:“我去她办公室谈了会,她这人挺热情的,接着邀请我去了附近的咖啡馆边喝咖啡边谈业务。很快谈妥了。”</p>

    我说:“曹丽知道你的身份了?”</p>

    海珠说:“是啊,她对我很热情呢,说和你是很好的同事关系,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业务必定会给我们做的。”</p>

    我说:“你觉得曹丽这个人怎么样?”</p>

    海珠说:“挺好的,对我很热情,态度特别好,呵呵。恐怕我是沾了你的光吧。”</p>

    我说:“你们喝咖啡,除了谈业务,还谈别的了吗?”</p>

    海珠说:“当然谈了啊。”</p>

    我的心不由一紧:“都谈什么其他的内容了?”</p>

    海珠说:“随便聊啊,女人的话题呗。哎——对了,曹丽还问我认识不认识你们集团的其他人。”</p>

    “你怎么说的?”我看着海珠。</p>

    海珠说,”我说认识啊,还认识不少呢。”</p>

    “哦。”我紧紧盯住海珠:“她又是怎么说的?”</p>

    海珠说:“曹丽接着笑着问我都认识谁啊?我说认识你发行公司的同事啊,如曹腾,如秋桐,如云朵。”</p>

    海珠和曹腾认识很早,那时候搞抽奖活动,海珠买报纸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是找曹腾领取的奖。</p>

    “那曹丽没问你是怎么认识的吗?”我说。</p>

    海珠说:“问了啊。我说我经常去找你,一来二去认识了他们。”</p>

    “你没说我们和秋桐云朵的私人关系?”我说。</p>

    “当然没说了,我和曹丽刚认识,不熟悉,怎么会说这些呢。这不是给你的工作添麻烦吗?”海珠笑起来:“这一点,我还是有数的哦,我可不想让你们单位的人知道你的副手原来是你的干妹妹。”</p>

    “嗯,这对了,不要让曹丽知道你我和秋桐云朵的私人朋友关系。”我说。</p>

    “我心里有数的,我没在曹丽面前表露出来。”海珠说:“曹丽这个人,似乎对我和秋桐认识很感兴趣,不停问我和秋桐熟悉的程度,我都搪塞过去了,说仅仅是找你的时候和她接触过几次,打过几次照面。”</p>

    “这样说很好!”我点点头。</p>

    “对了,曹丽还问我对秋桐印象怎么样,问我觉得秋桐这个人怎么样?”海珠说。</p>

    “你怎么回答的?”我说。</p>

    “我自然说不了解,但初步印象很好,觉得她是个待人热情做事有能力的人!”海珠说。</p>

    “呵呵。”我笑了下。</p>

    海珠说:“哥,我似乎觉得曹丽对秋桐有些妒忌哦。”</p>

    “怎么感觉出来的?”我说。</p>

    “我夸秋桐的时候,曹丽虽然也是在笑,在点头,但我分明能看到她的笑有些牵强,她眼里那眼神不大对劲,分明能看出妒忌来。”海珠说:“然后我接着又夸她,说曹姐你也很漂亮做事很有能力的人啊。她的脸色这才有些好看起来。哎,女人和女人之间啊,总是爱攀,曹丽这人我觉得好胜心很强啊,心态不大淡定,这一点,她还真不如秋桐,秋桐的心态可是她好多了。”</p>

    我说:“曹丽这个人,以后你和她打交道要注意,除了业务的事,其他的话少说。”</p>

    “为什么?她和你关系其实并不好?”海珠说。</p>

    “这个……”我斟酌了一下:“单位的事说起来挺复杂,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总之你记住我的话,不要和她走地太近,不要和她说过于知己的话。”</p>

    海珠盯住我的眼睛,眼里突然闪出几分疑虑,说:“该不会。你和她之间有什么黏糊事?”</p>

    我的心一跳,忙说:“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和她之间有黏糊事呢?”</p>

    海珠说:“这个曹丽,我觉得风情十足,有些妖媚的风韵,那眼睛似乎很会勾引男人,这样的女人,很惹男人眼的。”</p>

    我说:“是的,她是个交际场的活跃人物,认识的男人各种各样,三教九流都有,还是我们集团老大的贴身人,关系不清不白的,对这样的人物,最好的办法是敬而远之,我当然心里是有数的了。”</p>

    海珠说:“你心里有数好。我不管她是什么人,不管她和别的男人如何,只要和你没事行。不过,不管她对别的人如何,对我倒确实没得说,说以后你们集团的旅游考察业务都会找我的,她是办公室主任,她能确定。看来,这个老客户是搞定了。”</p>

    我说:“做业务是做业务,不要和她牵扯别的事。”</p>

    我不由怀疑曹丽对海珠如此盛情的真实用途和用意,但这些却又无法和海珠说。</p>

    海珠似乎对我的叮嘱有些不耐烦,说:“知道了,你刚才不是说过一遍了,怎么婆婆妈妈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和什么样的人交往,做什么事,说什么话,哪些话该说,哪写话不该说,我心里自然是知道的。”</p>

    听海珠如此说,我于是闭了嘴巴。</p>

    海珠看着我:“你是不是对我和曹丽认识交往心里不安啊?是不是心里有些紧张啊?”</p>

    我说:“没有!”</p>

    “到底有没有?”海珠说。</p>

    “没有!”我的声音有些发虚。</p>

    海珠看了我一会儿,说:“有没有不能看你的嘴巴,要看你的心。”</p>

    我看着海珠狐疑的目光,心里愈发不安起来。</p>

    “我不管曹丽和秋桐关系怎么样,我反正只是和曹丽做生意,我和秋桐是朋友,和曹丽也一样能做朋友,我的客户都是我的朋友。即使曹丽和秋桐是对手,是敌人,也不会影响我和她们二人保持朋友关系,朋友的敌人虽然未必一定是朋友,但也未必是敌人。何况,还不知道谁是真正的朋友。”海珠自言自语地说着。</p>

    听着海珠的话,我的心里浮起些许的惶恐。</p>

    我无法阻止和海珠和曹丽交往,说多了,反而会引起海珠对我的猜疑。</p>

    我只能暗暗祈祷海珠真的能一直做到像今天这样心里有数。</p>

    我其实还涌起一个想法,那是直接去找曹丽警告她一下,但又想,这样无疑等于是欲盖弥彰,反而会适得其反,曹丽目前只是和海珠在谈正常的业务,我这样做显得会很神经的,要是海珠知道了,反而会更加猜疑我心里有鬼,那反而更不好收场了。这样做似乎很愚蠢,有此地无银的嫌疑。</p>

    海珠接着又说:“曹丽说你们集团以后每年都会安排职工福利休假旅游,今年是第一次,每年都能出去不少人,说今后这个业务固定给我们做了。我正琢磨着,她如此大方盛情,除了看在你的面子,是不是还想拿回扣在给我暗示呢?这年头公家的人办事,不拿回扣的是没有的。那么,给她多少合适呢?不知她胃口如何。”</p>

    我说:“曹丽这人心理素质特别好,换句话说,脸皮厚,你可以直接向她提出来,看她个人有什么要求,她一般是不会给你客气的。”</p>

    海珠笑起来:“那倒省事了,这样的人打交道倒也利索。”</p>

    我干笑了下,看着海珠,心里琢磨着。</p>

    海珠微微一笑,低头看着桌面,一时没有说话,似乎她也在琢磨着什么。</p>

    在这种琢磨与反琢磨,我蓦然觉得心里一阵发冷,似乎觉得自己的心正在迷惘游荡,在逐渐远离。</p>

    不知自己的灵魂将要飘荡到何处,这种感觉让我感到阵阵恐慌和忧惧。</p>

    一会儿,我站起来:“我去餐厅看看。”</p>

    海珠回过神,站起来:“我陪你一起去。”</p>

    去了餐饮部,看到了张小天,正和餐厅经理在说着什么。</p>

    看看餐厅里面餐的客人座率大约有60(百分号)。</p>

    看到我和海珠,张小天走过来,高兴地说:“自从采用了易总的主意,我们餐厅午的座率大大提高,这几天在不断升,之前座率不到30(百分号)呢。”</p>

    我呵呵笑了,海珠说:“看来这办法是很管用的。”</p>

    “可不是,这才实施了没几天呢,再过些日子,座率肯定能突破百分之九十,甚至能满座。”张小天说。</p>

    我说:“提高餐厅的座率,推出赠送免费券的办法,只是其一个刺激措施,要想真正让餐厅的座率持续保持较高的状态,还需要做好其他方面的配套工作。我看,我们可以趁热打铁,再继续推出其他几项措施。”</p>

    “易总,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张小天看着我说。</p>

    “哥,说说。”海珠饶有兴趣地说。</p>

    我想了想,说:“如,我们可以策划举办美食节。”</p>

    “美食节?”张小天眼前一亮。</p>

    “是的,举办特色美食节。这是有效聚攒人气的一个好办法,人气有了,营业额自然是水涨船高。”我说。</p>

    “这是个好办法!”海珠说。</p>

    张小天点点头:“这个建议好。我们会立刻认真考虑。”</p>

    我说:“做营销最重要的一个途径是搞活动,这是实践证明十分有效的办法,不管哪个行业,此办法屡试屡爽,餐饮业也不会例外。”</p>

    海珠说:“如此说,我们旅行社,也要多高一些促销活动,要借鉴这个思路。”</p>

    张小天赞同地点头。</p>

    海珠对张小天说:“张总,其实我的旅游公司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我哥在给我出主意呢。没有他,绝对没有今天的春天旅游。”</p>

    张小天笑了下,说:“其实我该祝贺你,祝贺你有一个营销高手做男朋友。你很幸运啊,当然,易总也很幸运,能找到海老板这样才貌俱佳的女朋友。”</p>

    我和海珠都笑了,海珠笑得很开心。</p>

    张小天也笑了,笑得很宽慰,笑容里却又隐隐有一丝失落。</p>

    正在这时,我看到海珠的笑容突然变得僵硬起来,眼神直勾勾地看着餐厅门口。</p>

    我顺着海珠的眼神看去,看到冬儿正走进来。</p>

    冬儿怎么来了这里?</p>

    张小天此时也看到了冬儿,脸色微微一变,甚至有些发白,似乎他看到冬儿有些惊惧。</p>

    当初冬儿差点死在他手里,但是在冬儿临危不惧地周旋下,张小天反过来又差点死在了冬儿手里。张小天当初的行为是极其罪恶的,几乎不可以饶恕,他害人害己,几乎葬送了自己的生命。</p>

    此刻冬儿的出现,想必一定会让他想起之前那事。</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