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88章 利益的选择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样分析的话,雷正似乎并不真的想抓到李顺,用通缉的方式逼他远走才是最附和他利益的选择,似乎,这也是最附和伍德利益的选择。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伍德和雷正虽然是合作者,但也未必是铁板一块,从伍德自己的利益来考虑,他也未必真的想让李顺落,毕竟,李顺跟了他多年,知道他的事情太多。</p>

    那么,我和秋桐此时安安稳稳,是不是也和他们的这种考虑有关呢?他们是不是不想让我和秋桐牵扯出自己来呢?</p>

    伍德雷正一直没有让曹丽和孙东凯知道秋桐和李顺的关系,是不是也是出于这种考虑呢?他们是不是担心孙东凯和曹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拿秋桐和李顺的事做章打击报复秋桐坏了他们的大事呢?</p>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可能性很大。</p>

    我能想到这些,雷正和伍德自然也能想到,他们的思维我高深多了。</p>

    很多事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的确不错。</p>

    秦璐接着对我说:“哎——易克,昨天下午你请假回单位,是不是组织部去考察推荐副县级人选的事?”</p>

    “是啊!”我说:“和你今天午请假的原因是一样一样的!”</p>

    “呵呵,我们政法委这次给了两个副县级考察的名额。你们集团考察几个?”</p>

    “一个!”我说:“你们政法委才那么几个人,部门也没我们集团多,却给了两个名额,这很不公平啊。”</p>

    秦璐笑了:“这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很正常,不要愤青,政法委记是市委常委,你们集团一把手只是正县级干部,级别不同,待遇自然不同喽。</p>

    这次市里提拔调整处级干部,各个口的领导都在努力为自己的系统多争取名额呢,多提拔交流几个县级副县级干部,空出的科级位置自然多,自然可以在内部多提拔几个人。我们单位的这两个名额,是雷记争取来的,你们集团多年没有从内部提拔干部了,这次能争取到一个名额,委实也不容易。</p>

    这次提拔调整的范围有限,名额很少,属于小幅度动人,微调,很是单位这次一个名额都没有呢,不说别的,光说你们宣传系统,我知道这次只有你们集团这一个名额,连部机关都没有呢。更不要说其他宣传部下属的部门了。”</p>

    “哦。”我略微有些意外。</p>

    “据我所知,这一个名额,还是关部长在常委会极力争取的,争取过来之后,直接决定给了你们集团。”秦璐说。</p>

    我的心里一动,果然这个名额是争取来的,还是关云飞亲自出马要来的,他好不容易要来的名额为何独独给了我们集团呢?难道,他是有什么特地的用意和安排?</p>

    “这事你怎么知道的啊?”我看着秦璐,明知故问。</p>

    秦璐说:“听说的呗,都在一个大院班,和市委办的人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常委会的一些事,事后想知道内情并不难。”</p>

    秦璐的解释似乎是合理的,我权当信了。</p>

    第二天是周末,酒店那边的门面房装修好了,海珠的旅行社总部开始往那边搬,大家都在忙乎着,海珠和孔昆带人来回搬物,我在酒店这边指挥大家摆放东西。</p>

    正忙着,夏季和老黎来了。</p>

    “嘎嘎——二爷!”夏雨叫起来,一蹦一跳跑到我跟前。</p>

    我看着夏雨,此时海珠正好也进来了。</p>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夏雨,夏雨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回头一看,接着看到了海珠。</p>

    夏雨立刻老实了,嘻嘻笑着和海珠招呼:“哎——海珠姐,乔迁啊,我来给你帮忙。”</p>

    海珠笑着和老黎招呼,然后对夏雨说:“这都是粗活,劳驾你可不好意思。”</p>

    “嘎嘎——客气什么?”夏雨说:“我当是锻炼身体了。老爸,你要不要也来锻炼锻炼啊?”</p>

    海珠忙说:“可不敢让黎叔动手,哥,你陪黎叔到那边去坐会吧。”</p>

    老黎呵呵笑着:“好,我和易克聊会天,小雨,你帮海珠干点活吧。”</p>

    夏雨点头答应着,趁海珠不注意,冲我做了个鬼脸,然后出去搬东西去了。</p>

    海珠这时看着夏雨,眼里流露出一丝忧虑的目光。</p>

    海珠心里的忧虑实在是太多了。</p>

    我和老黎去了酒店大堂,在沙发坐下,让服务员端过来两杯茶。</p>

    “老黎,你真是个神人,这次又让你猜准了。”我对老黎说。</p>

    “什么事啊?”老黎笑眯眯地说:“你动不动夸我,我还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咯。”</p>

    我说:“是老李的事啊。”</p>

    “哦。老李的事怎么了?”老黎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p>

    这也不怪,老黎不是官场人,要不是秦璐昨天告诉我,我此时也不会知道老李的消息的。</p>

    我看看左右,压低声音说:“老李的事,大事化小了。”</p>

    “哦,怎么化小了?不是原来的八位数了?”老黎说。</p>

    “嗯,是的,不是八位数了!”我说。</p>

    “那是七位数?”老黎说:“七位数也不少啊。”</p>

    我摇摇头:“不是!”</p>

    “六位数?”老黎说。</p>

    我又摇头:“还不是!”</p>

    老黎睁大了眼睛。</p>

    我伸出一个巴掌在老黎眼前晃了晃:“五位数,剩下60万了?”</p>

    “啊——”老黎似乎吃了一惊,看着我:“只有六十万了?”</p>

    “是啊。你是不是很意外?”我说。</p>

    “是的,我很意外,我必须要意外!”老黎貌似老老实实的样子点点头。</p>

    “所以我说你是个神人啊,预测地太准了,那天你说老李的事或许会大事化小我还不信,这回我是真信了!”我说。</p>

    老黎看着我,突然嘿嘿笑起来。</p>

    “你笑什么?”我说。</p>

    老黎不说话,继续笑,笑得我有些心里发毛。</p>

    “不许笑!”我说。</p>

    老黎不笑了。</p>

    “怎么不笑了?”我说。</p>

    “你不是不让笑了吗?”老黎说。</p>

    我忍不住笑起来:“你可真听话,不错,乖,听话是好同志。”</p>

    “你个臭小子。”老黎伸手打了我脑袋一下,接着又笑起来:“哎——说我是神人是不对的,其实,你该说自己是神人。”</p>

    “为什么?”我说。</p>

    “你看,你祈祷谁平安谁都会幸运。这不是说明你是神人吗?”老黎说。</p>

    “哦,呵呵。”我笑起来。</p>

    “既然你的祈祷哦那么准,那我想拜托你帮我祈祷个事。”老黎说。</p>

    “什么事?”我说。</p>

    “祈祷我的小克儿子早日叫我一声爹!”老黎说。</p>

    我大笑起来:“老黎,不要整天念叨这事,我叫你老黎多好啊,你怪怪答应着好了。”</p>

    “你为什么不遂了我的心愿呢?”老黎说。</p>

    “我不想从了你啊!”我说。</p>

    “你从我一次吧!”老黎说。</p>

    “不从!”我说。</p>

    “从!”老黎说。</p>

    “不从——”我说。</p>

    “我打你个臭小子,叫你不从我!”老黎又轻轻打了我一下,我嘿嘿笑起来。</p>

    老黎喝了几口茶:“你这酒店的茶叶不好喝。”</p>

    我说:“废话,自然不你在茶馆喝的,我这茶叶是最最普通的绿茶,你将下吧。”</p>

    “好吧,那我从了你!”老黎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p>

    我笑了一阵子,对老黎说:“老李的事,你不觉得怪吗?”</p>

    老黎说:“嗯。似乎,我应该觉得怪。”</p>

    “什么似乎,必须怪啊。”我说。</p>

    “那好,我必须怪!”老黎点点头:“听说是什么原因一下子从八位数到了五位数吗?”</p>

    我于是把秦璐告诉我的话说给老黎听,三种传说的版本都告诉了老黎,末了说:“我觉得这三种可能都有,但是,似乎,我对最后一种可能更感兴趣,觉得可能性更大。”</p>

    老黎眼皮一跳:“你说那个什么神秘的人物?”</p>

    “是的!”我说。</p>

    “那你觉得那个神秘人物会是谁呢?”老黎说。</p>

    “我怎么会知道,不光我不知道,星海恐怕都没人会知道,甚至那个市委记,都未必能知道。”我说。</p>

    “哦。”老黎点点头:“你如此肯定啊!为什么这么肯定呢?”</p>

    我说:“综合分析得出的结论。还有,是直觉!你觉得我分析的有没有道理?”</p>

    老黎说:“嗯。似乎,你的分析很有道理,我也相信星海没人会知道这个神秘人物是谁。不然,怎么能叫神秘人物呢?”</p>

    说完,老黎突然又嘿嘿笑起来,笑得有些诡秘。</p>

    我说:“看你笑得,神秘兮兮的,至于吗?”</p>

    老黎立刻不笑了,说:“我一想到这个神秘人物,我不由觉得有些神秘了,不自觉笑起来神秘兮兮了。”</p>

    我说:“听说这个神秘人物有巨大的能量,能左右很高层次的大人物,我猜他说不定是京城里的高官,位高权重的大官人。”</p>

    老黎说:“大官人?小克,你看我像不像是大官人?”</p>

    我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出来,说:“老黎,我看你像是大商人,至于官人,可别提什么大官人,我看你连小官人都算不。”</p>

    老黎咧咧嘴:“呵呵,那你是小官人了。”</p>

    我说:“我是芝麻官人,或者说是个屁官人,我这样的官,在官场,狗屁都不是。”</p>

    老黎说:“我看你的确不是狗屁。”</p>

    我说:“那我是什么?”</p>

    老黎说:“你是我儿子!快,儿子,叫爹!”</p>

    我呵呵笑起来:“你是忘不了这个,天天提,你累不累啊?”</p>

    “不累啊,干嘛累呢,我乐此不倦哦。”老黎说:“重复是力量,只要你不叫我爹,我见了你重复,我看你烦不烦。”</p>

    我说:“哎——老黎,你真执着。”</p>

    老黎说:“你我更执着。明明户口本你是我儿子,却是不肯叫!”</p>

    我咧嘴一笑,又皱皱眉头说:“老黎,我觉得很怪。”</p>

    “怪什么?”老黎又开始喝茶。</p>

    “你说,既然这个神秘人物能在这关键的时候出手帮助老李,那说明他和老李的关系非同一般,可是,既然非同一般,那他早干嘛了?为什么眼看着老李被从公安局长的位置拿下不管呢?他要是那个时候帮助老李,老李岂不是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了?还有,他既然有那么大的能耐,为什么不干脆让老李无事出来呢,还剩下那60万干嘛呢?”</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