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86章 考察资格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好气又好笑:“你他妈的真天真,幼稚,人家是来考察够资格的干部,你跟着瞎搀和什么。 这不是捣乱吗?再说,你要是有这个意思,早和我说啊。”</p>

    曹丽说:“妈的,我也一直被蒙在鼓里,进了会场才知道今天这会是干嘛的,孙记肯定是早知道的,但他连我都瞒着了。要是早知道,我早做群众动员工作了。”</p>

    孙东凯这回做的不错,挺讲组织原则,不然,说不定这次民主推荐还真会被曹丽给搅了。</p>

    当然,孙东凯可能也预料到曹丽会干出这样的事,所以故意没告诉他,毕竟组织部考察干部这样的事是很严肃的,一旦曹丽折腾大了,闹得集团里风雨骤起,要是被组织部知道了,那他孙东凯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他是肯定要承担责任的。</p>

    孙东凯还是有数的人,知道其的利害关系。</p>

    我说:“你幸亏不知道,没倒腾,不然,事情搞大了,这可是破坏组织考察,违反党的纪律原则,弄不好把你双规了。”</p>

    曹丽撇撇嘴:“少拿这一套来吓唬我,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哎——我很意外,你干嘛推荐赵大健呢?你不是对他一直有成见吗?”</p>

    我说:“成见归成见,工作归工作,我这个人,向来做事是对事不对人,赵主任是多年的老资格正科级了,我觉得他干了这么多年,很不容易啊,而且,到经管办之后,他一直很兢兢业业,这样的老同志,老黄牛,不推荐他推荐谁呢?还有,我觉得周围熟悉的人,还真没有他更合适的。”</p>

    曹丽突然冷笑一声:“易克,你说的唱的还好听,我其实刚才问曹腾了,他坐在你旁边,他亲眼看到你是推荐了秋桐的!”</p>

    我报以同样的冷笑:“那也真是怪了,我明明写的是赵大健,怎么他会看成了秋桐,难道他的眼睛会看花?年纪轻轻花了眼?你敢不敢把曹腾叫来,咱们当面对证,如果真的是曹腾所说的那样,那我立马辞职。”</p>

    我说的理直气壮信誓旦旦,似乎我真的被委屈了。</p>

    曹丽眨眨眼睛,接着笑起来:“呵呵。看你还当真了,我逗你的,我其实根本没找曹腾问,我刚才吓唬你的。这么说,你是真的推荐了赵大健啊?”</p>

    “当然了,我凭什么推荐秋桐啊?你给我一个推荐她的理由!”我说。</p>

    “额。似乎,我木有理由给你!”曹丽说。</p>

    “那是了,那你说这些废话干吗?”我说:“我现在正憋着一肚子气呢。”</p>

    “你憋什么气?”曹丽说。</p>

    “我去党校学习,本来我是想推荐曹腾主持发行公司工作的,结果党委确定让秋桐来主持,我心里这个不自在啊,曹腾现在很听我的话,让他主持多好,干吗非要秋桐来主持?以前我好几次公司的账单签字,经管办苏主任都通过了,是到了她那一关不行,坚决给我打回来。</p>

    她这明明是故意和我过不去,她主持发行公司的工作,我很不开心,很不放心。为这事,孙记还和我单独谈过话呢。凭这一点,我这次也不会推荐她的,她做梦去吧。”</p>

    我说的有些义愤填膺。</p>

    曹丽听我一番话,不由笑了:“呵呵。嗯,这回我能确信你的确是不会推荐秋桐的。这个人做事一向自恃清高,铁面无私,一点灵活性都木有,我看这次民主测评,不会有几个人推荐她的。”</p>

    我说:“我也是这样想的,20多个够资格的人,哪里轮得到她呢!”</p>

    曹丽点点头:“嗯,但愿如此。我可不想看到她走到我前面去,她何德何能啊,还想提拔在我前面,这次我没机会,我提拔不起来,她也甭想。”</p>

    我说:“对,甭想!”</p>

    说这话的时候,我很想抬起手掌把曹丽那张脸打歪。</p>

    曹丽又说:“你猜,我填写的谁?”</p>

    我说:“你自己!”</p>

    曹丽一愣:“你怎么知道的?”</p>

    我说:“你从来不缺乏毛遂自荐的勇气和脸皮。”</p>

    曹丽嘿嘿一笑:“知我者,易克也。不错,我是填写了我自己。我干嘛不推荐我自己呢,他妈的,我是任职年限不够,不然,这次提拔副县级,肯定会是我的。”</p>

    我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惜啊可惜。你要是够资格的话,我毫不犹豫写你了。”</p>

    曹丽欣慰地说:“到底你还是自己人啊,你这话我听了很开心的。曹腾其实也是填写了我的。”</p>

    我说:“你不是没和曹腾联系吗,你怎么知道的?”</p>

    曹丽微微一怔,说:“他主动告诉我的!”</p>

    我说:“可是,曹腾告诉我,他写的是秋桐呢。”</p>

    曹丽又一愣:“真的?”</p>

    我说:“骗你干嘛?”</p>

    曹丽咬咬牙根:“这个小东西,难道他是骗我的?”</p>

    我说:“也不好说,或许他是骗我的吧。”</p>

    曹丽说:“他干嘛要骗你呢?”</p>

    我说:“他看我表面跟秋桐挺紧呗,以为我和秋桐关系不错,其实他是个笨蛋,他哪里知道我和秋桐内部的紧张关系和成见呢。他这样告诉我,大概是想让我转告给秋桐卖人情吧。”</p>

    曹丽想了想:“嗯。也可能,这个曹腾,做事都狡猾的,不如你实在。还是我堂弟呢,一点都不如你。”</p>

    我说:“集团像我做事这么老实实在的人有几个?”</p>

    曹丽笑了:“你是自夸吧,我看你其实也是够聪明的,心眼多得很。”</p>

    我说:“你这样认为我?”</p>

    曹丽说:“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孙记说的。”</p>

    我的心里一震,说:“哦。”</p>

    曹丽说:“其实孙记说这话也未必代表他不欣赏你,聪明了好啊,心眼多一点也不是坏事,只不过,在孙记面前,不要让他看出你太聪明,不要让他觉得你心眼太多。”</p>

    曹丽这话提醒了我,不错,我是不能让孙东凯觉察出我的睿智和心机,这不是什么好事。</p>

    曹丽接着说:“聪明是好事,但是切记不要太聪明哦。太聪明了,反而会被聪明误的。”</p>

    曹丽的话让我不由心里有些警戒,不由有些心神不定,曹丽又说:“根据组织部门提拔考察干部的程序,根据这次民主推荐的结果,过几天还会有一次民主测评,对得票最多的人进行一次公开民主测评,还要进行一次正科级干部单独谈话。”</p>

    “哦。”我点点头。</p>

    “当然,民主测评也好,单独谈话也好,谁最后能提拔,还得市委常委会讨论决定,市委记拍板,那才是最重要的,民主评议,顶多只是个参考依据而已,甚至,有时候屁用都不管,是做个幌子而已。”曹丽又说。</p>

    “哦。”我看着曹丽,又点点头,心里却不由琢磨起其他的事情来。</p>

    出了曹丽办公室,离开集团总部,我直接去了茶馆,和老黎喝茶。</p>

    边喝茶,边告诉了老黎今天下午的事。</p>

    老黎听我说完,点点头:“市里又要提拔调整干部了。每一次提拔和调整,都是权力和利益的一次再分配。都是高级领导饱私囊的最佳时机啊。”</p>

    我说:“你觉得这次秋桐有戏没?”</p>

    “这话该我问你啊,你怎么反倒问我了?”老黎说:“我又不了解你们集团的情况。”</p>

    “这个我不知道啊!”我说。</p>

    “呵呵,你不知道,我更不知道。年轻人的进步,其实还是要靠自己的,靠实力,靠本事,靠背景,靠后台。”老黎说。</p>

    “秋桐有实力有本事,但是没后台没背景。”我说。</p>

    “那玄喽。”老黎说。</p>

    “那怎么办?”我急了,说。</p>

    “怎么办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老黎眼皮一翻。</p>

    “给个建议!”我说。</p>

    “建议?直接找市委记,直接送100万,保证没问题!”老黎干脆地说。</p>

    “这——你这是什么馊主意!”我说。</p>

    老黎哈哈笑起来:“这事你干不出来吧?秋桐想必也不会干的!”</p>

    “废话,当然不会干!一分钱我都不会送,秋桐也不会送的!”我说。</p>

    “那听天由命好了。”老黎说:“还有,我给你说,你们集团虽然要提拔一名副县级干部,但是这名干部提拔起来之后,未必会在你们集团担任领导职务,市里是要统一调配的,说不定到了其他单位做事。”</p>

    “哦。是这样……”听老黎如此一说,我心里不由一怔,要是秋桐真的提拔了到了其他单位,那我怎么办呢?那还不如不提拔了。</p>

    我心里不由有些矛盾了,既希望秋桐能提拔起来,却又不希望她离开集团离开我。</p>

    矛盾真的无处不在啊。</p>

    第二天,我继续到党校课,午没见到秦璐,下午她来了,一问,午她也是请假回单位参加组织部考察组的民主测评了,他们政法委这次要提拔两名副县级干部。</p>

    操,政法委那么几个人提拔两个,我们集团那么多人才提拔一个,不公平啊。</p>

    不过想想也正常,市委市府直属的那些部委办干部提拔都是很快的,起下面那些部门机会多多了,如市委市府两办,组织部宣传部政法委纪委等等。</p>

    这些单位的人往下一放最低都是副县级,下面那些正县级单位的部门内部想提拔一名副县级是很难的,很多人都是在正科级的位置一干是十几年二十几年,一直熬到退休也没机会再进一步。为什么?离领导近啊,近水楼台啊。</p>

    当然,这次集团能有一个提拔副县级的名额,委实不易,听说集团内部好些年没有提拔交流干部了,压了很多老正科级,不知道这次这个宝贵的名额是谁捣鼓来争取来的。</p>

    “对了,午我听到一件事。”秦璐说。</p>

    “什么事?”我看着秦璐。</p>

    “那个政协李主席的案子。听说纪委很快要把这两口子移交给检察院。”秦璐说。</p>

    秦璐说的政协李主席是老李,是李顺他爹。</p>

    “哦。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说。</p>

    我不由十分关心关注。</p>

    秦璐眨眨眼睛,说:“似乎,纪委调查的最后结果出乎很多人的意料。”</p>

    “什么结果?说——快说——”我紧紧盯住秦璐,心跳突然有些加速,心情突然有些紧张。</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