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83章 算是人物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伍德伍老板。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说。</p>

    “哦,你的大客户请关部长吃饭的。”秦璐说:“原来你跟着部长大人傍大款去了。昨晚吃饭还有谁啊?”</p>

    我说:“还有我们集团的孙记和曹丽。”</p>

    “哦。孙东凯和曹丽。”秦璐点点头。</p>

    “这二位想必你也不陌生吧。”我说。</p>

    “和孙东凯打过几次交道,和曹丽也还算是可以,吃过几次饭,不陌生!”秦璐说:“哎——曹丽也算是个人物了。”</p>

    “什么叫算是人物?”我说。</p>

    “呵呵。官场的女人,如果说算是个人物,你想是什么意思呢?”秦璐笑着说。</p>

    “不明白!”我说。</p>

    “你装吧。”秦璐说。</p>

    “真的不明白!”我说。</p>

    “行,你继续装!”秦璐说。</p>

    我笑起来,秦璐也笑起来,接着说:“你们集团有两朵花啊,一朵是秋桐,一朵是曹丽,这在市直单位都是很出名的,不过,虽然出名,出名的方式和风格却迥乎不同,性质也天壤之别。”</p>

    “怎么个不同了?”我说。</p>

    “你懂的。”秦璐说。</p>

    “不太懂,提示一下!”我说。</p>

    “很明显,曹丽和秋桐出名的资本不一样啊,两人走得是不同的路子,曹丽是靠那身肉来踹,秋桐是靠业务能力和做人的质,曹丽走的是野路子,秋桐走得是正路子,这你其实是明白的,却故意装作不懂来问我,其实你应该我清楚。”秦璐说。</p>

    我对秦璐的回答很满意,笑起来,举起酒杯:“来,班长,敬你一杯酒,班长真是明察秋毫的人啊。”</p>

    秦璐哈哈笑起来:“地球人都知道,我这算什么明察秋毫呢。”</p>

    喝完这杯酒,我装作很随意的样子问秦璐:“秦璐,那个公安局长不是干的好好的吗,怎么说调走调走了呢?”</p>

    “你还想着这事啊。”秦璐说。</p>

    “是啊。我这人好心特重,对高层领导的变动,更是十分感兴趣。”我说。</p>

    “在官场混,关心这些是对的!”秦璐说:“其实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周围的同事一致的看法是这位局长其实是步了前任局长的后尘,可能,基本大致是一样的原因。”</p>

    “哦。什么意思?”我看着秦璐。</p>

    秦璐说:“前任李局长当时为什么被拿下?还不是权力膨胀,不把政法委记放在眼里,以为只要跟紧市里的老大可以了,和政法委记关系搞得挺紧张,哪里会想到自己会被搞倒呢。”</p>

    秦璐慢条斯理地说着,我边听边结合自己了解的情况自我分析着。</p>

    原来事情的大致情况是这样的:其实这位新局长刚任的时候,和政法委记雷老大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对雷正还是很听话的,基本算是服服帖帖。但位置稳固了,权力放开了,免不了有些得瑟。特别是兼了副市长之后,觉得和政法委雷记平级了,翅膀硬了,慢慢不把雷正放在眼里。</p>

    不把雷正放在眼里,等于是不把政法委放在眼里,政法委的一些安排,雷正的一些指示,也不那么重视,落实起来也不那么利索。雷正这个人呢,对权力又一向看的很重,公检法三家单位抓的最紧的是公安,经常直接过问公安的事情,甚至越级过问。</p>

    这位新局长不由有些不满和对抗情绪,这种情绪很快通过某些渠道反馈到了雷正哪里,雷正自然也不高兴了,于是二人的关系逐渐变得有些紧张起来。</p>

    前段时间这位新局长又干了一件最让雷正恼火的事。本来白老三死后他的案子雷正已经暗示这位新局长不要再搞了,搁置下来,慢慢结案了事。没想到这位新局长不知出于什么动机,竟然指示手下将此案捡起来又要重新继续办理。</p>

    这可是戳到了雷正的最敏感的神经。不知道雷正面到底有什么背景,不知道雷正到底捣鼓了什么运作,竟然在很短的时间内把这位新局长排挤走了。不但如此,面竟然没有派新的局长来,直接由政法委记兼了公安局长。难道是出于彻底理顺星海政法委和公安关系的目的?</p>

    听秦璐说完,我分析地也大致差不多了。</p>

    看来,这位新局长真的是步了老李的后尘,只不过当时老李是改任市政协副主席,没有离开星海,而这位新局长则是到了省司法厅当了副厅长,都是大权旁落,但这位新局长起老李来似乎还要幸运些,起码他离开了星海,离开了雷正的视线,在省里干,遭遇雷正继续暗算的机会小了很多,应该不会再像老李那样落得个如此悲惨的结局。</p>

    雷正能接连扳倒两任公安局长,确实是牛逼。</p>

    雷正现在兼公安局长,权力可是以前大多了,他可以直接在公安系统内部呼风唤雨了,他的权力和意志直接左右着整个公安系统,白老三的案子有他在,谁也翻不起来。他终于可以放心了。</p>

    相较起来,政法委的工作是较虚的,但现在,雷正可是很实了,权力是实实在在的了。</p>

    如此,这次关云飞要到省委党校去学习,说不定会和此事有关。</p>

    此次人事变动,决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关云飞自然是可以提前得知这个消息的,他前段时间想借助白老三的事搞倒雷正,结果未遂,雷正自然是不会忘记的,也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关云飞的。</p>

    此二人之间的暗斗必定是一直在进行的,说不定最近的暗斗会很激烈,随着此次人事变动,关云飞似乎觉察到自己处了下风,于是想暂时避避风头,利用去省委党校学习的机会暂时避开雷正的锋芒,积蓄能量,合适的时机再卷土重来。</p>

    当然,也不排除一个可能,那是秋桐分析的,关云飞和雷正的矛盾逐渐激化,二人同为市委常委,市委记这时要在这二人之间做出某一种平衡和调解。</p>

    作为市委记来说,他不希望手下的常委抱团团结,但也不希望闹得四分五裂搞的太明显,那样会给面他领导下的班子不团结的印象,那对他也是不利的。可以闹,必须要闹,但是不能太过火,要把握住度,在这个度有些失控的时候,他要出来搞一搞制衡了。</p>

    市委记当然明白这二人在面不会没有背景和后台,他虽然是市委记,但同样不能站错队,站错了队,不是怕得罪这二人,而是担心得罪他们的背后高人。所以,干脆,市委记不偏不倚,采取和的手段,一方面让雷正兼了公安局长,一方面委派关云飞到省里去学习。</p>

    从官场的习惯来说,到省委党校去学习当然是一件好事。这样做,看起来对这二人都是一种激励和奖励,同时还能将二人暂时分开,避免矛盾进一步激化,而且,还不得罪他们的后台人物。</p>

    市委记的做法也可谓是高明。</p>

    雷正和关云飞对这种安排应该心里都是有数的,综合分析,权衡利弊,似乎这是皆大欢喜的一个处理问题的方式。</p>

    而昨晚伍德请关云飞吃饭,似乎这里面也有雷正的影子,甚至,这是雷正的安排,但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一时却也猜不透。</p>

    关云飞既然能答应伍德去吃饭,他心里恐怕也不是没数的,昨晚他佯醉讲的那个故事,似乎也是有意而为之,是在不轻不重敲打在座的除我之外的各位,同时也在间接在敲打雷正。</p>

    关云飞要去省委党校学习的事情,秋桐都能知道,孙东凯伍德肯定也会知道,但在正式公布之前,大家都不提这事,都装作不知的样子。装作不知,不代表心里没数。</p>

    不知道孙东凯对关云飞要去学习之事是怎么想的,或许他会稍微松一口气。</p>

    还有,最近市里要调整部分处级干部,不知道这次调整是在关云飞去学习之前还是之后,不知道这次调整关云飞会不会插手,不知道这次调整会不会波及到我们集团。</p>

    微妙的形势下,似乎一切都风平浪静,却似乎又在隐隐波涛汹涌,</p>

    这时,我看到海珠不停地在附近进进出出,眼神不时往我们这边瞟着,似乎她不好意思过来打扰,但又有些不大心安。</p>

    秦璐似乎也看到了海珠,微微笑了下,接着举起酒杯和我喝酒。</p>

    吃过饭,秦璐似乎不忍心再继续看到海珠有意无意在附近穿梭,告辞离去。</p>

    送走秦璐,海珠走过来:“看你们聊得好开心啊,都聊些什么呢?”</p>

    海珠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酸溜溜的。</p>

    我说:“没聊别的,是谈了官场的一些事。秦璐别看年龄不大,但对官场倒是摸得很明晰,我倒是领教了几分。”</p>

    海珠撇撇嘴:“女人混官场,有什么意思。”</p>

    我笑了下,这时看到张小天走过来。</p>

    海珠对张小天说:“张总,我们这里晚来吃饭的人不少哈。高朋满座哦。哈。”</p>

    张小天笑笑:“来我们这里吃饭的客人,大多都是自费的,公款的很少,晚客人还不少,是午很少。座率不到30(百分号)。我正琢磨这事呢。琢磨着如何增加午客人的座率。”</p>

    海珠说:“琢磨出什么好办法了吗?”</p>

    我也看着张小天。</p>

    张小天说:“初步琢磨,打算采取回报客人的办法,来我们餐厅消费的客人,每消费一百赠送十元的消费券,希望能用这个办法来拉动客人座率,稳定老客户,多拉回头客。”</p>

    “不错,这是个好办法,不过,消费一百送十,不会亏本吧?”海珠说。</p>

    张小天笑了:“当然不会啊,我们餐饮的利润岂止百分之十呢,再说,赠送的这十元,里面是包含着我们的利润的,不是纯送十,客人来我们这里消费,十元一般也只能点一道小凉菜,他们总不会只点一个凉菜的吧。关键我是想靠这个来拉回头客。而且,我们规定每餐只能使用一张消费券。”</p>

    “小天说得对,这个办法很可行,思路非常正确。”我说:“不过,我倒是觉得你的步子迈地太小了,气魄不够大,搞消费送免费券的活动,很多餐厅都在弄,基本都是我们这样的思路,大家都是一样的做法,对消费者是刺激不大的。我看,要搞搞的大一点。来点不同的花样。”</p>

    张小天看着我:“你的意思是。”</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