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79章 配合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你——你个坏蛋!”秋桐嗔怒的口气。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心情觉得好愉快好轻松。</p>

    秋桐也笑起来。</p>

    笑完,秋桐和我说了下公司最近的情况,在秋桐的主持下,公司的工作一切都很顺利,在有序的轨道稳步推进。</p>

    曹腾和云朵和秋桐配合地也都很好,特别是曹腾,最近工作格外卖力。</p>

    云朵已经办理完了相关的人事手续,步我的后尘,也正式成为体制内的人了。</p>

    我心里感到十分欣慰,为云朵,我的安达,我的妹妹。</p>

    然后秋桐说:“我告诉你两个消息。”</p>

    “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我说。</p>

    “好坏你自己断定!”秋桐说。</p>

    “讲——速速报来——”我说。</p>

    “这两个消息,是我从内部渠道听说的,你自己知道行,不要对任何说!”秋桐叮嘱我。</p>

    “没问题,少罗嗦,快快说!”我催促秋桐。</p>

    “你再这么霸道,我不说了!”秋桐说。</p>

    “好,我不霸道了,请秋总下指示,我洗耳恭听。这样行了吧?”我说。</p>

    “嗯,这还差不多。”秋桐笑起来。</p>

    “说吧。”我说。</p>

    “第一个消息,市里最近准备提拔调整一批处级干部,包括正处和副处。组织部门很快要开始考察。”秋桐说。</p>

    我眼前一亮:“这是好消息。好啊,这次你肯定有戏!咔咔——好事啊!”</p>

    “我肯定没戏!”秋桐说。</p>

    “为什么?”我说。</p>

    “正科提副处,必须要任职时间满3年,我才刚刚勉强够2年。所以,我是肯定没戏的,想都不用想!”秋桐说。</p>

    “额。是这样……”我有些失落,又说:“不过,你是全国省市的三级先进,这个是可以破格的吧?”</p>

    秋桐说:“件没下来,不知道。但是我估计可能性不大,还有,即使有这项条款,允许破格,名额也肯定是有限的,审查是十分严格的,市直单位获得过各级先进的科级干部多了,哪里能轮到我呢。”</p>

    “咦——这可未必。”我说。</p>

    “呵呵,你是喜欢做梦!”秋桐笑起来。</p>

    我沉思了片刻,说:“秋桐。”</p>

    “嗯。”她答应着。</p>

    “我忽然有两个直觉。”我说。</p>

    “什么直觉?”她说。</p>

    我说:“第一个直觉,我觉得你这次有可能实现某些突破。”</p>

    “不要做白日梦,说说你的第二个直觉!”秋桐说。</p>

    “第二个直觉,我预感这次调整可能会波及到我们集团,换句话说,集团的领导层这次说不定会有局部的变动。”我说。</p>

    “哦。”</p>

    “你觉得呢?”我说。</p>

    “我没感觉。”秋桐说。</p>

    “你胡扯——”我说:“你肯定也有这个预感。”</p>

    “我不骗你,我真的没这感觉啊。骗你我是小狗!”秋桐说。</p>

    “你本来是小狗。”我说。</p>

    “你坏,不许戏弄我。”秋桐说。</p>

    我呵呵笑起来:“好吧,算我信了你,你为什么没这感觉呢?”</p>

    秋桐说:“因为我根本没往这方面想啊。”</p>

    “现在你可以想了。”我说。</p>

    “呵呵,好吧,抽空我想想,感觉一下。”秋桐说。</p>

    “你要告诉我的第二个消息是什么?”我说。</p>

    “这第二个消息。”秋桐顿了顿:“关部长很快要步你后尘去党校学习了。”</p>

    “吖——他也要来市委党校学习?”我说。</p>

    “当然不是去市委党校。”秋桐笑起来:“他这个级别的干部,要去党校学习,只能是省委党校或者央党校,听说他可能是去省委党校参加一个学习班。”</p>

    “去省委党校学习,难道说,他也要提拔了?”我说。</p>

    秋桐说:“不知道!”</p>

    “这两个消息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我问秋桐。</p>

    “似乎,应该是没有!”秋桐说。</p>

    “似乎?似乎是什么意思?”我说。</p>

    “似乎是好像的意思!”秋桐说。</p>

    “呵呵。去党校学习,一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说。</p>

    “对不同级别的干部有着不同的意味,不同级别的干部到不同级别的党校学习有着不同的意味,在不同的形势下,又有着不同的意味!”秋桐说。</p>

    “此话何意?”我说。</p>

    “对你这种级别的干部来说,到党校学习,当然是组织的培养,是好事,但是,对于关部长这种级别的干部,到省一级的党校学习,有时候是出于很多原因的。”秋桐说。</p>

    “哦。说说看!”我很好。</p>

    秋桐说:“有时候,是级组织部门的培养;有时候,是当事人自己想避开面临的某种斗争采取的回避之策,主动要求去学习,暂时避开是非窝;还有时候,是平级干部之间斗争异常激烈,矛盾激化,作为主要负责人的领导为了缓和矛盾采取的一种措施,搞平衡,暂时让其一方去学习,避免斗争的公开化和不可收拾化。”</p>

    “道道真多。你认为老关去学习是属于哪一种?”我说。</p>

    “无法猜测。当然,我希望他是第一种。”秋桐说。</p>

    “你的希望当然是好的,可是,我怎么觉得会是后面两种呢?”我说。</p>

    “你这人,看事情是不往好处想!”秋桐说。</p>

    “老关什么时候去学习,学多久?”我问秋桐。</p>

    “不知道。这是听说这个消息,没有公开得到证实。”秋桐说。</p>

    “嗯,好,我知道了,小秋同志,你汇报的很及时,提出表扬!”我摆出领导的口吻对秋桐说。</p>

    “你少来——我是你领导,你目无领导!”秋桐说。</p>

    “看你得瑟的,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你的领导!”我说。</p>

    “嘻嘻。好啊,真是有志气的年轻人,年轻人,好好加油努力哦。”秋桐用勉励的口吻对我说。</p>

    我又开心地笑起来,秋桐也笑着。</p>

    秋桐今天告诉我的这两个消息,我一时想不出其有什么联系,但又隐隐感觉这其或许又会掺杂着高层之间的斗争,这斗争说不定又会和我以及秋桐有关。</p>

    我在酒店门前背着手来回踱步,琢磨着。</p>

    天色渐渐晚了,酒店门前的灯亮了起来。</p>

    正在这时,背后有人拍了下我的肩膀:“易领导,你好啊。”</p>

    不用回头我也知道这是谁,老关的声音。</p>

    我擦,他怎么来这里了?</p>

    今天怎么这么巧,刚遇见他老婆时候不长,他又出现在这里。</p>

    “关部长,你怎么来这里了?”我说。</p>

    “易总,我怎么不能来这里?”关飞云笑着说。</p>

    “呵呵。”我笑了起来。</p>

    “听说这是你女朋友开的酒店,我刚才正好经过这里,特意让司机停下来过来参观参观。”关云飞又拍了下我的肩膀:说:“小子,不简单嘛,找了个大款女朋友。”</p>

    “哪里是大款,是小款!”我说:“关部长,你听谁说的这个消息啊?”</p>

    关云飞哈哈一笑:“我不告诉你,我急死你!”</p>

    我呵呵笑了,猜可能是秦璐告诉他的。秦璐和他说的他当然不会告诉我了。</p>

    秦璐最近和我们旅行社的人接触较频繁,她知道这消息不怪。</p>

    想到秦璐,我不由想起还在酒店里不知干嘛的谢非师姐,不由往酒店大堂方向看了一眼。</p>

    操,正好看到谢非往外走,边走边正准备戴口罩。</p>

    看过去,似乎,她的脸色有些潮红,两眼也更加有光采了。</p>

    谢师姐看完自己的姐妹出来了,单独要走了,怎么不和姐妹一起吃顿晚饭呢?</p>

    好像不大仗义啊!</p>

    在我看到谢非的同时,谢非突然站住了,站在大堂门口内侧的玻璃门后,身体猛地一抖,愣愣地看着我的方向。</p>

    我知道,师姐不是在看我,她是看在正摇头晃脑和我神侃的关云飞。</p>

    而关云飞这会儿没正眼看大堂方向。</p>

    谢非正准备戴口罩的手一下子似乎僵硬了,停在半空,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站在那里进退不得。</p>

    我想,她此刻心里一定很紧张。</p>

    其实,想想有些怪,一家人,两口子,见个面有什么紧张的嘛?</p>

    但她看起来的确很紧张,一家人两口子也不行!</p>

    这时,关云飞回头看着大街,又看看左右:“嗯,这酒店位置确实不错,黄金地段。走,小子,带我进去参观参观。”</p>

    说着,关云飞转过身来。</p>

    关云飞要进酒店参观,而他老婆这时正站在大堂门口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似乎,她很恐惧在这里遇见自己的老公。</p>

    她似乎有些懵了,竟然不知道快速回避一下。</p>

    而关云飞即刻要进酒店。</p>

    我心里突然紧张起来。</p>

    妈的,关云飞和他老婆的事,和我吊毛关系都没有,我干嘛要紧张?</p>

    我他妈真是闲的没事干了。</p>

    这一刻,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干嘛要紧张。</p>

    但我确实紧张了。</p>

    似乎,蛋又要疼。</p>

    在关云飞转过身来的一霎那,我不假思索突然站到关云飞的对面,挡住他去酒店的路,挡住他的视线。</p>

    我这么做,似乎是出于下意识,找不出原因来。</p>

    也可能我是紧张过度发神经了。</p>

    关云飞一愣:“干嘛?”</p>

    我嘿嘿一笑:“关部长,先参观这里。”</p>

    说着,我把手往旁边的门面房一指,关云飞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这是干嘛的?”</p>

    “走,我带你过去看看。”我说:“这是我女朋友的旅行社新的办公地点,装修地差不多了,马把旅行社总部搬过来。”</p>

    “哦,好,先看看这里!”关云飞点点头,随我往那边走,饶有兴趣地说:“你女朋友还真不简单,又开酒店又开旅行社的。”</p>

    我边陪关云飞往那边走,边又看了一眼酒店大堂门口的谢非,她这时迅速戴了口罩,竖起风衣领子,疾步走出了酒店,低头直接往右边的巷子拐去。</p>

    谢非这样走很明智,她一定是看到了马路边停着的关云飞的车,她这样走,也是为了避开关云飞驾驶员的视线。</p>

    我陪关云飞去了门面房,装模作样给他介绍了一会儿,然后又去了酒店里面参观。</p>

    关云飞参观了一圈,频频点头称赞:“不错,这酒店很精致,管理好了会有不错的经济效益。”</p>

    转了一圈出来,刚到酒店门口,海珠到了。</p>

    看我和关云飞站在门口,海珠过来招呼,我给关云飞介绍:“关部长,这是我女朋友海珠。”接着我对海珠说:“这位是我给你提过的关部长。”</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