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78章 尴尬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顿时感到很尴尬,忙道歉:“哎——对不起,我没发现你进来了。 ”</p>

    孔昆的脸色有些微红,两眼灵动地看着我,抿了抿嘴唇。</p>

    “易哥,你额头还有点灰尘没洗掉。我给你擦一下。”孔昆轻声说着,接好拿起毛巾给我擦拭额头。</p>

    “哎——不用,我自己来!”我说。</p>

    “别动——”孔昆又轻声说,毛巾已经触到了我的额头。</p>

    我不动了,为了让她擦起来方便,我微微低下头。</p>

    我一低头,看到了孔昆的衣领开叉处,看到了她脖子下方的地方。</p>

    孔昆的前胸衣领开了两个扣子,我直接看到了她的黑色胸罩,还看到了她的小兔子边缘。</p>

    孔昆的小兔子很丰满,皮肤很细腻。</p>

    我不由有些心跳起来。</p>

    孔昆似乎很认真地给我擦拭,似乎没有注意到我在看她那地方。</p>

    擦完后,孔昆看着我,微微一笑,胸口微微有些起伏。</p>

    “谢谢!”说完,我忙有些狼狈地出了卫生间。</p>

    出来后,海珠对我说:“哥,我开车送你去学校!”</p>

    “我打车走好了!”我说。</p>

    “不行,我开车送你,听话哦。”海珠说。</p>

    我于是让海珠开车送我。</p>

    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我想下车,海珠非要开进去,一直开到了教学楼门口才停住。</p>

    我刚打开车门,看到正往教学楼里走的同学。</p>

    大家看到我,纷纷招呼。</p>

    “易克好幸福,美女相送。”</p>

    “易克午不在学校午休,原来出去忙着越会美女去了。”</p>

    “这家伙大午的也不休息,出劳力去了,看他这样,估计午累的够呛。”</p>

    “哎——还真别说,易克和这美女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美女香车配帅哥,不错,真不错。”</p>

    大家纷纷调侃我,开着善意而又暧昧的玩笑。</p>

    海珠有些不好意思却又有些开心地笑着。</p>

    这时秦璐走了过来:“啊哈。海珠,你亲自来送郎君课了。”</p>

    “你好,秦璐!”海珠和秦璐打招呼。</p>

    秦璐羡慕地看着海珠的车子:“海珠,你这车子真漂亮。到底还是做生意好啊,我们混单位的,靠那点工资,恐怕一辈子也买不起你这车啊。易克找了个做生意的美女未婚妻,这升官发财两不误,真幸福啊。”</p>

    海珠笑得更开心了,看着我。</p>

    我对海珠说:“你回去吧。”</p>

    海珠点点头。</p>

    秦璐说:“怎么,这样走了?易克,人家辛苦来送你,你不表示表示,怎么着也得来个吻别吧?”</p>

    秦璐开起玩笑来毫不掩饰,我不由有些尴尬。</p>

    海珠的脸微微有些红,冲我们挥挥手,笑着发动车子走了。</p>

    秦璐一直看着海珠的车子驶出校门,眼神有些莫测。</p>

    我侧眼打量着秦璐难以捉摸的神情,心里突然隐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p>

    下午放学后,我直接去了酒店,春天大酒店的招牌已经挂了起来,门面房也装修地差不多了,很快旅行社可以搬到这里来。</p>

    张小天已经初步理顺了酒店的管理程序,各项工作开始步入正常轨道,酒店的客房入住率稳步提升,餐饮这一块的生意也日渐红火。</p>

    看来我当初选择张小天做酒店的总经理是对的。站在酒店门口,我心里对自己说。</p>

    正在这时,我看到一个穿风衣戴口罩的女人正匆匆低头冲酒店门口走来。</p>

    星海又不是北京,空气这么好,戴什么口罩啊?我心里不由嘀咕了一句,特意打量了这女人一眼。</p>

    这一看不要紧,觉得这女人似乎看起来很眼熟,虽然戴着口罩,却还是有些眼熟。</p>

    她一直低头走路,看也不看周围的人,当然也没有看站在一边的我。</p>

    在这女人要从我旁边过去的时候,我叫了一声:“谢老师!”</p>

    她身体突然是一抖,似乎被吓了一跳,站住,看着我。</p>

    果然,这是谢非。我看清楚了。</p>

    我看着她笑:“师姐,怎么,不认识我了?”</p>

    谢非取下口罩,似乎有些意外:“啊——易克啊,怎么是你啊,吓了我一跳!”</p>

    说完,她轻轻吁了口气,似乎,她刚才不大不小虚惊了一下。</p>

    “呵呵,你这是要。”我看着她。</p>

    谢非笑了下,接着说:“我一个姐妹来星海出差,住在这家酒店,我过来看看她。”</p>

    “哦。”我点点头:“你姐妹住这里啊,住哪个房间,告诉我一下!”</p>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小师弟!”谢非说,眼神有些闪烁。</p>

    “我把她房费免了啊。既然是你的姐妹,怎么好意思再收钱呢!”我说。</p>

    “你——你和这家酒店是什么关系?”谢非说。</p>

    “男女关系!”我笑着。</p>

    谢非扑哧笑出来:“师弟,你可真能恶搞,和酒店还是男女关系。”</p>

    我说:“这是我女朋友开的酒店。”</p>

    “啊——真的啊?”谢非又有些意外。</p>

    我点点头:“假不了!不然我怎么敢夸口给你姐妹住房免费呢?”</p>

    谢非看看酒店的招牌:“这家酒店是刚接手的吧。”</p>

    “是的,师姐英明!”我说:“告诉我啊,你小姐妹住哪个房间,我给酒店总经理打个招呼,好歹也算是给师姐抓个面子。”</p>

    我执意要送谢非一个人情,谢非却一个劲儿推辞,说:“呵呵。别,不用,我那小姐妹是公费出差,差旅费都公家报销,不用免,不过你的人情我还是要领的。谢谢你了,小师弟。”</p>

    我看着谢非精心化妆过的容颜,说:“既然她是公费,那我不客气了。哎,师姐,你这一化妆,真漂亮,课那天显得更加年轻漂亮了。”</p>

    课那天谢非是素颜。</p>

    我说的是实话,谢非今天看起来确实那天显得更加艳丽,充满了年美妇特有的风韵和风情。</p>

    我有些不解,如此风情美艳的女人,关云飞怎么还会在外沾花惹草呢?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谢非这个年龄的女人,还不把关云飞的身子掏空了啊,他怎么还会有精力搞别的女人?</p>

    “是啊,谢谢你!”谢非显得很高兴,眼神却又不住往酒店大堂里瞟。</p>

    “你那小姐妹是自己来住宿的吗?”我随口问了一句。</p>

    “是啊。”谢非说:“好了,小师弟,先不和你聊了,我进去了。”</p>

    我微笑着点点头:“恭送师姐进店。”</p>

    “你可真有趣。”谢非又看了一眼,然后莞尔一笑,进去了。</p>

    在谢非面前,我一直当自己不知道她的部长夫人身份,她不提老关,我干脆装作不知。</p>

    至于她为什么不提,我不得而知。</p>

    谢非进去后,我踱进大堂的柜台里,对服务员说:“我看看今天客人入住的情况。”</p>

    服务员让我看电脑。</p>

    我坐在那里操作鼠标,慢悠悠地看。</p>

    这会儿住店的客人,有单身男的,有男女一起的,单身女的登记的,只有3个,但这三个女的,两个是50多岁的老太太,另一个是20岁的女孩子,没看到和谢非年龄相仿的单身女客人。</p>

    看了半天,我站起来离开柜台,又站在酒店门口,突然不自觉地笑了一下。</p>

    似乎,我明白了什么,似乎我又什么都不明白。</p>

    该明白的时候我会明白,不该明白的时候我装逼。</p>

    一会儿,我给秋桐打了个电话。</p>

    “在干吗?”我说。</p>

    “班!”秋桐回答。</p>

    “废话!”我说。</p>

    “废话你还问什么?”秋桐说。</p>

    “我乐意!你管呢?”我说。</p>

    “霸道!”秋桐嘟哝了一句。</p>

    “说谁的?”我说。</p>

    “还能说谁呢?”秋桐的声音有些笑意。</p>

    “老实坦白,说谁的?”我说,边也笑。</p>

    “拒不坦白!”秋桐说着,笑出声来。</p>

    “抗拒从严!”我说。</p>

    “去你的。”她说,继续笑。</p>

    我呵呵笑起来:“我在酒店门口刚才遇到一个年美妇,你猜是谁了?”</p>

    “谁啊?”秋桐说。</p>

    “给我们过一次课的老师,星海大学政治系的!”我说。</p>

    “那又怎么了?”秋桐说:“这个不用给领导汇报!”</p>

    “她叫谢非!”我说。</p>

    “谢非,怎么了?”秋桐说。</p>

    “知道这个人不?”我说。</p>

    “不知道啊!”秋桐说:“咋了?”</p>

    我说:“她是关云飞的老婆,第二个小老婆!年龄不到40岁。”</p>

    “原来关部长的爱人在星海大学工作啊。大学做老师,很不错的职业!”秋桐说:“原来关部长是再婚过的啊。”</p>

    “是的,她是我校友,算是师姐,那天完课还和我交谈了几句。”我说。</p>

    “那你和关部长的关系更近一层了,可喜可贺啊,易总!”秋桐调侃我。</p>

    “她刚刚独自进了酒店!”我又说。</p>

    “那又怎么了?”秋桐说。</p>

    “她说是来看望一个姐妹的。”我说。</p>

    “这很正常啊。”秋桐说。</p>

    “但是我刚才查了下住店记录,木有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客人!除了两个50多岁的是一个20多岁的。”我说。</p>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秋桐似乎有所感觉。</p>

    “你说呢?”我嘿嘿笑了下。</p>

    “我不知道。”秋桐说。</p>

    “这个,你可以知道。”我说。</p>

    “这个,我不知道!”秋桐说。</p>

    “呵呵。”我笑起来。</p>

    “你笑得很不正常。”秋桐说。</p>

    “我笑得很正常,只是你觉得不正常而已。你为什么会觉得不正常呢?”我说。</p>

    “好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要瞎捉摸了,50岁和20岁的女人不能是她姐妹了?我看你是不往好处想。智者见智仁者见仁,淫者见淫。”秋桐说。</p>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淫者?”我说。</p>

    “我木有说你啊,我点名道姓说你了吗?你不要硬往自己头戴这顶帽子哦。”秋桐笑起来。</p>

    “你很不老实。”我说。</p>

    “我是老实人!”秋桐说。</p>

    “这年头,老实人经常不说老实话!”我说。</p>

    “你说谁呢?”秋桐说。</p>

    “我木有说你啊,我点名道姓说你了吗?你不要硬往自己头戴这顶帽子哦。”我笑起来。</p>

    “哼——”</p>

    “你再哼?你敢多哼几声不?”我说。</p>

    “哼哼——哼哼——”</p>

    “哎——难道我是在和小猪猪说话吗?”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