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77章 秦璐身份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想起关云飞和雷正打电话的时候提起过自己小姨子的一个朋友需要雷正关照下,这么说指的是秦璐了。 </p>

    再一次证明了我对秦璐身份的定位。</p>

    我当时对关云飞所言小姨子的朋友感到不大可信,现在对秦璐所言自己是谢非妹妹的同学同样感到怀疑,我觉得这是他们早约定好的身份关系,用来搪塞外人的。说不定秦璐根本不认识谢非的什么妹妹。</p>

    秦璐听了我的话,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接着说:“我认识我同学的姐姐,她未必一定要认识我啊。我经常听谢老师的妹妹提起她姐姐在星海大学当老师,但是我从来没见过大活人呢,只是看过不少照片,我没见过她,她自然也是没见过我的。”</p>

    “同学的姐姐来了,你刚才为什么不主动打个招呼呢?”我说。</p>

    “同学的姐姐见了一定要打招呼?她还有一个部长夫人的头衔呢,我没兴趣巴结高官太太。再说了,人家刚才是冲你来认师弟的,眼皮都没搭理我,都没睁眼看我一下,我又何必掺和呢。”秦璐说。</p>

    “这个解释似乎还说得过去!较合理!”我说。</p>

    “你什么意思啊?”秦璐看着我,神情有些敏感的样子。</p>

    “木有什么意思。似乎,你想多了。”我看着秦璐笑了下,看得出她有些心虚。</p>

    秦璐翻起眼皮看了看我:“我没想多,恐怕是你想多了吧。”</p>

    我笑了笑,低头继续收拾课桌。</p>

    今天的巧遇让我心里不由有些感慨,想不到今天会遇到关云飞的小老婆,想不到关云飞这家伙竟然喜新厌旧抛弃了糟糠之妻,想不到他的思想竟然如此陈旧如此重男轻女,想不到他的花花肠子还不少,家里守着如此美艳的小老婆外面还寻花问柳又发展了秦璐这么一个情人,看来这家伙精力还是很旺盛的,到底是家伙不如野花香。</p>

    当然,说不定此时的谢非已经被关云飞冷落了,他的主要精力都耗在秦璐身了。</p>

    毕竟,对关云飞来说,和谢非起来,秦璐当然更年轻更鲜嫩更有青春的活力。</p>

    只是,不知道秦璐有木有想法重演谢非当年鹊巢鸠占的想法,有木有意图扶正自己的身份。</p>

    秦璐看到谢非的那一时刻,心里想必多少是有些心虚的,毕竟不管怎么说谢非虽然不是原配但也是正式的,她到底是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p>

    想起一个段子:国40岁以的官员,超过80(百分号)与老婆常年没有性生活,他们又不准备离婚。老百姓亲切的把这种现象称为一不做,二不休。</p>

    想到这里,我不由哑然失笑。</p>

    又想起刚才秦璐所言和谢非不认识的理由,觉得牵强而又合理,这年头,大奶不认识二奶很正常,但二奶却几乎个个都认识大奶。毕竟大奶在明处,二奶在暗处,二奶是做地下工作的,轻易不能暴露的。一旦暴露,和谐社会不好建设了。</p>

    秦璐这位地下工作者还真不容易,也有自己难言的苦衷啊。</p>

    同时,知道了此事,关云飞在我心目的高大形象不免有些打折扣,我此时觉得他虽然在事业是个成功人士,在官场是个出色的领导者,但对于婚姻对于家庭对于爱情,他似乎是缺少了一种道义和责任还有良心。</p>

    我不赞同关云飞抛弃结发妻子的做法,不管是什么原因。</p>

    有些男人总喜欢打着各种理由为自己的花心找借口,我鄙视这种行为。</p>

    虽然鄙视,但不由又想起了自己,我自己经历了这么多女人,从云朵到冬儿到海珠到夏雨到秋桐,我何尝又不是在自觉不自觉为自己找借口呢,我做的这些事,是不是也是花心的表现呢?我难道有资格去鄙视关云飞吗?似乎,我该先鄙视自己才对。</p>

    人的思想和行为总是矛盾的,很多时候,人总是习惯当了表子还想立牌坊。</p>

    我不由感到,我是多么堕落的卑鄙无耻青年啊!</p>

    如此想来,觉得自己关云飞高尚不到哪里去,甚至,是一丘之貉。</p>

    吃过午饭,我没有午休,直接去了海珠的公司。</p>

    午休息时分,员工不多,海珠和孔昆小亲茹在,都在海珠办公室里,正在忙着收拾东西。</p>

    酒店那边的门面房快装饰好了,这边的总部准备搬过去。</p>

    看我来了,小亲茹叫起来:“嗨——老板爷来了。嘻嘻。”</p>

    小亲茹这么一叫,海珠笑了,笑得很开心。</p>

    孔昆也笑了,笑得有些牵强。</p>

    “哥,我们利用午的空挡时间先简单收拾下我办公室的件,等那边一弄好,搬过去。”海珠说。</p>

    “好啊。”我说,边帮着她们收拾。</p>

    在收拾件橱的时候,我不经意看到了海珠的一份体检报告,是后来做的,我打开看了一会儿。</p>

    海珠看我在那里看,也过来看了一下。</p>

    “这个没用了,扔了吧?”我对海珠说。</p>

    “嗯。扔掉吧!都过去了,那是一场噩梦!”海珠说。</p>

    我将体检报告扔进了垃圾桶,似乎也想让自己将那段经历忘却。</p>

    阴霾的日子总会过去,阳光总会照耀我们的生活,我在心里对自己说。</p>

    一会儿,海珠和孔昆到外面去收拾东西,办公室里剩下我和小亲茹。</p>

    边忙乎我边对小亲茹说:“哎——好久没见皇者了,他在忙什么?”</p>

    小亲茹说:“不知道哇,他这人神出鬼没的,整天见不到他的人影,鬼知道他在忙什么,他回来从不和我谈他的工作。”</p>

    “哦,他对你还不错吧?”我说。</p>

    “那倒是的,老男人是知道疼人啊,嘻嘻。”小亲茹说。</p>

    “怎么个疼法呢?”我有些调侃,还有些好,我想知道皇者这个并不老的老男人怎么疼小亲茹的。</p>

    小亲茹说:“这个不告诉你了!要不,你也找个和我差不多大的体验体验?”</p>

    “你真敢说啊。”我瞪了小亲茹一眼。</p>

    小亲茹捂嘴笑。</p>

    本来我想从小亲茹嘴里套一些关于皇者最近的消息,但是她说不知道,那没办法了。</p>

    不过想想小亲茹说的也是实话,皇者做的那些事,是不会告诉她的,他是不会让小亲茹知道不该知道的东西的。</p>

    我不由又想起伍德,伍德现在会不会知道小亲茹的下落呢?如果知道,他对皇者又会如何看待呢?对我安排小亲茹来海珠这里又会怎么想呢?</p>

    到目前为止,从我的感觉里,似乎伍德对小亲茹的事并没有觉察,皇者那边也没又听说因为此事的什么影响。</p>

    伍德到底是不知道还是早知道了故意装作不知呢?</p>

    我一时拿不准。</p>

    我猜皇者也未必能把握准确。</p>

    自从白老三死后,皇者和我的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似乎和我不再合作了,他似乎是铁了心要跟着伍德干下去,似乎是快要和我成为敌人了。</p>

    想动这些,我的心里有些心神不定。</p>

    “易哥,年底你要和海珠姐结婚了,到时候我去给海珠姐当伴娘,你说好不好啊?”小亲茹的话打断了我的沉思。</p>

    我看了一眼小亲茹,说:“好,好。”</p>

    小亲茹笑嘻嘻地说:“我已经和海珠姐说好了,她答应了,伴娘到时候弄两个,我和云朵都做伴娘,嘻嘻。好开心啊,你们快点结婚啊。”</p>

    看着小亲茹期待的样子,我不由笑了:“急什么,反正早晚的事!对了,你和皇者什么时候结婚呢?”</p>

    “我们?”小亲茹睁大眼睛看着我:“我们。什么时候结婚,我没想过啊,他也没提过,哎——你这么一说,我觉得结婚对我来说好遥远啊。”</p>

    “为什么很遥远呢?”我说。</p>

    “因为我觉得我还小哇。”小亲茹笑着说。</p>

    “那你们现在在一起。没打算以后结婚?”我说。</p>

    “他怎么打算我的我不知道,我也没想那么远哦,我是觉得他对我挺好,很疼我,和他在一起挺好的。至于结婚成家,我还真的没想那么多。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开心最重要,结不结婚好像没那么重要吧?”小亲茹说。</p>

    小亲茹的话让我一时有些无言应对,小亲茹的想法很单纯,毕竟她还小,想不到那么远也属正常,但是皇者呢,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难道他和小亲茹在一起只是为了开心?</p>

    “要不要我抽空和皇者谈谈?”我说。</p>

    “你和他谈什么?要谈的话我自己谈了,哪里还用烦劳你大驾呢?”小亲茹抿嘴笑着:“我觉得啊,这婚姻和爱情都是自己的事,不用别人来帮忙的。当然我说这话不是说对你有什么意见,我当然知道你是出于好意,你的人情我还是领的。我知道你也是对我很好很关心的呢。”</p>

    我笑了下:“那好吧,自己心里有数行,不要被人骗了好!”</p>

    小亲茹说:“你觉得皇者会是骗我的那种人吗?”</p>

    我说:“这要问你自己的感觉!”</p>

    小亲茹歪着脑袋想了想,说:“我怎么看都不像。我觉得他是真心对我好的。男人对女人的好,真心的和假装的,其实女人是能直觉出来的。”</p>

    我说:“相信自己的感觉那好,希望是如此!”</p>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隐隐对皇者有一种不信任感。</p>

    小亲茹看着我,突然说:“易哥,你和皇者,最近关系是不是有些不大合适?”</p>

    “不大合适是什么意思?”我说。</p>

    “是有些紧张啊!”小亲茹说。</p>

    我呵呵笑起来:“没有啊。为什么会这样感觉呢?”</p>

    小亲茹说:“最近我在他面前谈起你和海珠姐的时候,特别是提起你的时候,他似乎神情有些不大对劲,支支吾吾遮遮掩掩的。刚才你又说起这话,我免不了要多想了。”</p>

    “想多了,没事的,我们还是好伙计!”我说。</p>

    “那好啊,我可不想看到你们成为不好的朋友,那样的话,我夹在间多尴尬啊。”小亲茹笑起来。</p>

    这时孔昆和海珠进来了,我和小亲茹停止了谈话。</p>

    海珠找了一些空纸箱,我们把东西分别撞到纸箱子里,然后用胶带扎好。</p>

    忙乎到快班的时候,暂时停止。</p>

    我也快到课时间了,先到卫生间去洗手洗脸。</p>

    在卫生间匆匆洗了把脸,站起来一个转身,不想孔昆正站在我身后。</p>

    我的胳膊肘一下子碰到了她的胸部。</p>

    丰满酥软而又弹性。</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