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75章 不讲信用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阿来身体不由一抖,说:“操——当时我是帮你忙,这事你给我保证过不和任何人说的,怎么,要不讲信用?要反悔?”</p>

    夜色里,我能看到阿来眼里的凶光和杀气。 </p>

    我哈哈一笑:“马尔戈壁的,你紧张什么,老子是讲话不算数的人吗?老子当初的保证自然是记得的,谁让你逼我非要说出什么内鬼,老子只知道你是白老三的内鬼,别的一无所知,你要不逼我,我怎么会说这话。”</p>

    阿来不说话,死死盯住我,半天说:“好吧,我不逼你,但是你给我记住,不要逼我太甚,我们之间的交易是秘密的,只有我知你知天知地知,如果有任何第三个人知道,那你不要怪我不客气了。”</p>

    我说:“所以,你他妈不要问我什么内鬼外鬼,老子根本不知道什么内鬼,张小天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我根本不知道,假如你当初不说,我甚至都不知道是你处死张小天的。</p>

    我接手了酒店,需要一个熟悉能力的管理者,张小天正符合这条件,而且他又一再表示自己已经痛改前非,老子一贯是好心肠的人,善良心软,于是想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p>

    这很正常的事,你们他妈的倒是很会怀疑,怀疑是我救了张小天,我他妈的有那么大的能耐吗?你现在这么一说,我甚至怀疑是你自导自演了活埋张小天又救了他的戏,是你收了张小天的好处然后放了他。毕竟,你是有过收钱放人的前科的。”</p>

    “我?”阿来一咧嘴:“我靠,你可真会想象。我在怀疑你,你倒怀疑我了?操——他妈的,这世界疯了还是怎么地?张小天到底是谁救的?你告诉我?”</p>

    阿来似乎思维有些混乱了,情绪有些焦躁,讲话有些语无伦次歇斯底里。</p>

    我说:“我无法告诉你,你非要问我的话,我只能告诉我,我现在最怀疑的是你!其实,你该想一想,我都能怀疑到你,伍德难道不能?所以,我劝你要小心点。”</p>

    我一说这话,阿来身体打了个冷战,呆呆地看着我,不说话了。</p>

    我继续说:“做老大的,对手下的信任都是有限的,都是多疑的,伍德放风说要查内鬼,我看说不定是对着你来的。你傻鸟兮兮地跟踪我,说不定你身后还有个在跟踪你的。”</p>

    我如此一说,阿来不由往后回头看了看。</p>

    接着,阿来回过头,看着我:“易克,你蛊惑人心的本事不小,我不信伍老板会怀疑我,我也不信伍老板会安排人再跟踪我。”</p>

    我说:“我只是说说而已,信不信,随你了!”</p>

    阿来脸的表情不由又有些犹豫。</p>

    我知道,我的话对他起了一点作用。</p>

    我接着说:“阿来,凡事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要把事情做绝了。你该学学李老板,这次他决定放你的时候,我在旁边,他为什么决定放你,你知道吗?”</p>

    阿来说:“当然知道,我是伍老板的人,李顺根本不敢得罪伍老板,他即使抓住我也无可奈何,他是不敢杀我的。”</p>

    我说:“我承认你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这绝对不是全部的原因,李老板决定放你,还有另一层因素。”</p>

    “什么因素?”阿来看着我。</p>

    我说:“李老板是不想把事情做绝,看你一身好功夫,不想让你这么白白送了狗命!”</p>

    阿来的表情微微一动,接着冷笑起来:“即使是这个原因又怎么样?我现在跟了伍老板,是不会跟李顺打拐的。伍老板给我的钱不少,而且吴老板的实力李顺显然是强多了,李顺现在是个亡命徒,跟着他混显然是没有前途的,三岁小孩都明白这个道理,我自然也是清楚的。</p>

    所以,即便你告诉我的是真的,即便李顺真的是这么认为,我也不会背叛伍老板的,我也不会领李顺这个人情。李顺现在大势已去,在金三角这个地方混,自己还不知道能活几天,我是看的很难明白的。”</p>

    我冷笑起来:“阿来,你做的坏事够多了,我劝你还是多积德行善。这样你死了,到了地狱还能少受罪。”</p>

    阿来说:“我他妈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这年头,做好人是要吃亏的,好人是没有好报的,我杀的人多了,怎么着,现在不还是活的有滋有味逍遥自在?我做事,只认钱,钱是我爹我娘,只要有钱,杀几个人算什么?我死后下不下地狱那无所谓,到了地狱,老子照旧还能威风凛凛,谁也奈何不了我。</p>

    当然,老子作恶太多,说不定地狱的老大还不肯要我呢,把我打入天堂呢。倒是你,好好给我记住,你这颗脑袋先寄存在你脖子,老子随时都能要你的命,随时都可以取你项人头。你的命是我的,我让你今天死,你绝对活不到明天。”</p>

    我呵呵笑了下。</p>

    阿来接着说:“李顺现在是丧家之犬,你现在在星海是孤家寡人,没有了任何靠山,其实我倒是想劝你几句,识时务者为俊杰,伍老板既然对你有意,你不该拒绝伍老板,跟着伍老板干,吃香的喝辣的,跟着李顺强百倍。</p>

    不要和我讲什么忠臣不事二主的屁话,那都是哄人的,这年头,有钱才是真理,识时务才是真正的生存和发展之道。其实你要是跟了伍老板,对大家都有好处,我们也自然是一个战壕的兄弟了,我也不必千里迢迢跟踪你了,我们在一起共事,共同辅佐伍老板,那是前途无限光明啊。”</p>

    阿来这会儿又开始当说客了。</p>

    我说:“可惜啊,阿来,我是人,不是狗,只有狗才有奶便是娘!谁给一口饭跟谁走。”</p>

    阿来阴冷地一笑:“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好吧,我的话你不听,以后你一定会后悔的,我可是真心实意为你好。既然你说我是狗,那我是狗,能是人,咱们走着瞧,看我这条狗长命还是你这个几把人长命。”</p>

    我说:“怎么着,你明天还打算继续跟踪我?”</p>

    阿来说:“妈的,既然被你发现了,老子没那兴趣了。”</p>

    我说:“你要是想继续跟踪,我不反对,随你了。只是,我想提醒你,你的行踪已经被秦璐发现了,那个秦璐,政法委的那个,你该认识吧?”</p>

    阿来说:“我知道。那个小娘们是政法委办公室的副主任,操,晦气,竟然被她看到了。”</p>

    我说:“为什么说晦气呢?”</p>

    阿来眼珠子转了转:“你是不是太好了?”</p>

    我笑了笑:“不错,是的!”</p>

    阿来说:“我不告诉你,憋死你!”</p>

    我说:“你他妈的爱说不说。你要是再继续跟踪我,我提醒秦璐,说你不是来旅游的,说你可能是来跟踪她的。”</p>

    我是随意说出口的这话,其实觉得这话说出来没什么屁用,也不大合乎情理,没什么价值。</p>

    没想到歪打正着,阿来听我这话,神情竟然有些紧张,说:“老子刚才说了,不会再跟踪你了,你少他妈的乱捣鼓事。捣鼓大了,对你没好处!”</p>

    阿来的神情和这话让我心里不由感到很怪,但却又想不出是什么道理。</p>

    我说:“明天,我们的旅游团要去瑞丽。如此说,你不去了?”</p>

    “不去了,老子明天回星海!”阿来说:“易克,我告诉你,不准告诉任何人我今晚和你会面的事。如果我从什么第三者口里知道了,那你会后悔的。”</p>

    我此时倒也没想到有什么必要告诉别人这事,但阿来的话却让我又感到有些困惑,于是说:“老子没那兴趣,你以为我今晚想见你?”</p>

    阿来笑了下:“那最好不过,你是个聪明人,你知道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的。虽然我和你是敌人,但是,我们毕竟还是有过合作的,我们毕竟还是有过交易的,今后如果有什么好买卖,只要价格合适,我们还是有可能再合作的,当然,我们的合作是不影响我们的斗争的,该杀的你时候,我还是会毫不留情的。”</p>

    我点点头:“阿来,你这话老子记住了,我也告诉你,该杀你的时候,老子也不会留情!”</p>

    “理解,理解啊!彼此都理解。哈哈。”阿来大笑,转身走,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暗里。</p>

    我在河谷又呆了半天,琢磨着阿来今晚找我的真实目的,琢磨着他今晚说的话。</p>

    脑子里突然又闪过一个念头:今晚阿来找我,是不是伍德特意安排的,是不是受伍德的命令行事的呢?阿来明天要回去,是不是也是伍德的指示呢?</p>

    想到我刚才提起秦璐的时候阿来古怪的表情,不由觉得很蹊跷。</p>

    虽然蹊跷,却又无法想明白其的道道。</p>

    妈的,好复杂。</p>

    半天,我缓缓回了酒店。</p>

    第二天去瑞丽旅游,当天的旅游内容很丰富,游览了畹町市容、缅友谊桥、傣寨、瑞丽化广场,还参加了缅胞波狂欢节,在原始森林里还游览了2个小时,然后参观姐告边境贸易区和缅一条街。</p>

    在当天的游览过程,我特意留神周围,还真没发现阿来的身影。</p>

    或许,他真的是回去了。</p>

    当天的游览结束后,我们直接芒市飞昆明,在昆明住了一宿,第二天飞回到星海。</p>

    此次旅游算是圆满结束。</p>

    回到星海之后,私家侦探单独找到我说了三件事。</p>

    第一是他遵照我的指示,回来后把我和秦璐的单独合影都删除了,秦璐为此找他责问过,他推诿说是技术不行没有照好,秦璐怒气冲冲把他训了一顿,却也无可奈何。</p>

    听他如此说,我心里不由暗暗发笑,秦璐或许能猜到是我要他这么做的,但她却也没办法。</p>

    第二件事是他又悄悄去了我的办公室一趟,将那个窃听器取走了,同时把我办公室的钥匙换给了海珠。</p>

    第三件事是他结束了这笔业务,向海珠告退,说自己调查了这么久,没有发现我出轨的任何蛛丝马迹,说那个若梦应该是根本不存在,梦里的话当真不得,同时劝海珠不要多疑,要相信我。</p>

    我苦笑,凭他几句话,当然不会消除海珠的疑心。但我还是要领他这个人情的。</p>

    他本来是要退一部分钱给海珠的,但是海珠没要。</p>

    海珠现在财大气粗,不在乎这些小钱了。</p>

    我的心里一阵叹息。</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