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74章 不动声色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咦,这人怎么突然不见了,走的倒是挺快。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秦璐站在那里嘟哝着:“难道他是随他们老板来这里旅游的?”</p>

    “这人是谁啊?你的熟人?朋友?”我说。</p>

    秦璐回头看着我:“你看到这个人了?”</p>

    我说:“你不是指给我看了吗?”</p>

    秦璐说:“这人算是有过几次照面,是跟着星海一位大老板做事的!”</p>

    我不动声色地说:“如此说,你认识那位大老板了?”</p>

    秦璐点点头:“嗯,不过这位大老板我说出名字来,你恐怕也不陌生,他应该是你们的大客户!”</p>

    “谁啊?”我故作不知的样子。</p>

    “伍德,星海大名鼎鼎的红色资本家伍德,你该知道吧?”秦璐说。</p>

    “伍德伍老板啊,当然知道,他是我们的大客户,订了我们很多报纸的。”我做恍然大悟状:“这么说,刚才你看到的这个人是伍老板的手下?”</p>

    “是的,他叫阿来,是伍老板新收的手下!”秦璐说。</p>

    “你怎么会和伍老板还有他手下认识呢?”我说。</p>

    “这有什么怪的。”秦璐说:“伍老板对我们政法系统支持力度很大,是雷记的座客,经常来雷记这里坐坐,我在办公室负责接待,认识他和他的手下,不是很简单的事。雷记请他吃过几次饭,还都是我安排的呢。</p>

    “这个阿来和我是认识的啊,刚才难道他没看到我?怎么不打招呼走了。难道是看到我身边有你这个帅哥作陪,他自惭形秽不好意思走了?”</p>

    说完,秦璐哈哈笑起来。</p>

    我也干笑了一下。</p>

    “伍德是你们的大客户,你们也应该是认识熟悉的吧?”秦璐说。</p>

    我点点头:“认识,见过几次面,我还请他还吃过一次饭!”</p>

    秦璐笑起来:“那你面子不小,能请得动他吃饭。听说一般的人请客,他是不会去的。雷记这样级别的高官还可以,一些部委办局的头目都未必能请地动他,他竟然能给你这个面子,看来咱们易总委实是很有魅力的哦。”</p>

    我呵呵笑了:“那也是因为大家互利合作的事,他订我们的报纸,同时也需要我们给他做宣传,我带了记者去的,记者见不到他,怎么给他搞宣传呢?”</p>

    “这倒也是!新闻单位是牛!”秦璐夸张地竖起大拇指。</p>

    当天的旅游结束后,回到酒店,吃过晚饭,我独自出去散步。</p>

    我在酒店附近的芭蕉林边随意走着,边琢磨着心事。</p>

    突然听到芭蕉林里发出一阵瘆人的笑声。</p>

    这笑声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p>

    我站住,往里看——</p>

    一个黑影一闪。</p>

    我立刻追了进去。</p>

    黑影接着在芭蕉林里快速穿行,我紧追不舍。</p>

    追出芭蕉林,黑影径自往附近的河谷跑去。</p>

    我发力追去。</p>

    跑到河谷里,那黑影站住了,回过身。</p>

    “嘿嘿。”他又笑起来。</p>

    我站住,看着他。</p>

    他缓缓向我走过来。</p>

    我暗暗运气。</p>

    他突然猛地一个抬手出击的动作。</p>

    我唰地摆出迎战的架势——</p>

    我以为今晚要和他要来一场大战了。</p>

    他的手臂接着却停在了半空里,接着哈哈大笑起来。</p>

    “易克,不必如此紧张。”他说。</p>

    我看着他:“阿来——你到底想干什么?”</p>

    阿来嘿嘿一笑:“不干嘛。”</p>

    “你一直在跟踪我!”我说。</p>

    “那又怎么样?”阿来说。</p>

    “伍德派你跟踪我的吧?”我说。</p>

    “无可奉告,自己心里有数行!”阿来说:“跟踪你这样的菜鸟,很简单。”</p>

    “为什么要跟踪我?”我说。</p>

    “你吃香呗。”阿来呲牙一笑。</p>

    “吃香?”我哼笑了一下:“恐怕跟踪的滋味也不好受吧?跟不好,别把命跟丢了。”</p>

    阿来不笑了,看着我:“看来你什么都知道。”</p>

    我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p>

    阿来说:“但我还是好好地活着,而且还很滋润!”</p>

    我说:“恐怕下次你没那么好的运气了。”</p>

    阿来说:“恐怕下次也没人能有这个机会抓住我了。”</p>

    我冷笑:“你以为你多大的本事?”</p>

    阿来也冷笑:“起码制服你不成问题。”</p>

    我说:“这我承认,目前我打不过你,但是想轻而易举制服我,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p>

    阿来说:“你胆子不小,敢越境去金三角。”</p>

    我说:“你胆子也不小,敢跟踪过去。”</p>

    阿来说:“我越境是常事,我这样的人无所谓,但是你不同喽,一旦被抓住,你的身份彻底完蛋!”</p>

    我说:“怎么,你打算告发我?”</p>

    阿来哈哈大笑:“没那兴致。”</p>

    我说:“恐怕你是有那兴致和没那证据!”</p>

    “这也倒是。大实话!”阿来说。</p>

    我说:“这次侥幸活命,算你幸运!”</p>

    阿来说:“你知道的倒是挺清楚,我知道他们是故意装作相信我的山民身份的,我知道是李顺故意放了我的。妈的,老子马失前蹄,掉进了陷阱,不然,凭他们的人,谁也抓不住我。”</p>

    我说:“你知道好,我劝你适可而止!”</p>

    阿来说:“这可能吗?我们都是各为其主,我自己说了能算吗?”</p>

    我说:“你该明白这次为什么没做了你!”</p>

    阿来说:“我当然明白,虽然李顺亡命金三角,但是他还是不敢和伍老板对着干,不敢得罪伍老板,如果我死了,他是无法向伍老板交代的,所以,虽然抓住了我,也不能奈我何,还得放了我。看来,真的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啊。”</p>

    阿来的口气有些得意。</p>

    我说:“你准备回去告诉你主子大难不死的事情?”</p>

    阿来说:“操,走麦城的事谁也不愿意说,我当然不想告诉伍老板的。我不说,伍老板也不会知道!”</p>

    我说:“那也未必吧?”</p>

    阿来说:“你敢说吗?你说出来,等于承认你非法越境了,谅你是不敢说的!”</p>

    阿来的话说了我的心事,我的确是不敢说的,说出来等于出卖了我自己。</p>

    阿来接着说:“当然,不管是什么原因,李顺这次没杀我,这个人情我还是领的,我会记住的。我甚至还要稍微感谢他一下。当然,我目前还是没有要报恩的打算,我他妈的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报恩。”</p>

    我说:“你今晚找我干嘛?”</p>

    阿来说:“叙旧啊,聊天啊,怎么,不乐意?”</p>

    我说:“有屁快放!”</p>

    阿来说:“我最近一直很困惑一件事。一直想找你聊聊。”</p>

    “什么事?”我说。</p>

    “我想知道,张小天到底是如何死而复生的?”阿来看着我。</p>

    我说:“这个问题不是早告诉你了,张小天那天不是自己亲口告诉你了?”</p>

    阿来说:“他妈的,你以为我是傻子啊,当时我是半信半疑甚至还真信了,但是,后来我听到伍老板无疑说了一句话,我顿时领悟过来,张小天的事,绝对没有如此简单。”</p>

    “伍德说了一句什么话?”我说。</p>

    “这你不用管,反正伍老板的那句话是不相信张小天那天的解释,他分明知道张小天是在撒谎。”阿来说:“我想,张小天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你心里应该是有数的吧。那天晚我明明把他捆得死死的埋在沙滩里,面又弄平了,算是有来作训的陆战队员,也是不可能发现的。</p>

    而且,当时正在涨潮,埋完后不到20分钟潮水会涨来,早把他淹死了。大冬天的,陆战队员也不会到涨潮的海滩来作训。所以,我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张小天那天的话绝对是假的,一定是有其他人救了他。”</p>

    我说:“这是你怀疑的根据?”</p>

    阿来说:“不光是我,伍老板也同样怀疑这一点。”</p>

    我说:“那你认为张小天是谁救的呢?”</p>

    阿来阴阴一笑:“你说呢?”</p>

    我说:“我不知道!”</p>

    阿来说:“你要是不知道,恐怕这天底下没人知道了。伍老板很怪一个事情,我也很怪,张小天曾经是你的死对头,怎么这次回来突然投奔你了呢?怎么甘愿为你卖命做事呢?你又怎么会收留他呢?难道这不是很怪的事情吗?”</p>

    我说:“老子是好人,不计前嫌!”</p>

    “哈哈——”阿来大笑:“我靠,你少给我装逼,什么好人,算你是好人,张小天也没有理由投奔你,他该投奔伍老板才是。我看着其,必定是有玄机。</p>

    而这玄机,是张小天是你救出来的,他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所以才投奔了你,而你现在单枪匹马孤立无援,正需要一个肯为你卖命的走狗,所以你们一拍即合。”</p>

    我说:“阿来,你把我估计地太高了,我有那个能力从你手里救出张小天吗?”</p>

    阿来说:“你是没有能力当场救出他,但是,你有能力在我离开之后把他挖出来。”</p>

    我说:“天方夜谭。我怎么知道你要在哪里处死张小天,我怎么又能跟踪到你。”</p>

    阿来说:“你应该是不知道我要在哪里处死张小天,但是,假如。”</p>

    “假如什么?”我说。</p>

    “假如有内鬼,你自然会知道!”他说。</p>

    我的心一颤,说:“你太富有联想力了,我告诉你,张小天的确不是我救的,我更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内鬼。”</p>

    阿来嘿嘿一笑:“你说我该不该相信你的话?”</p>

    我说:“信不信由你,随你便!”</p>

    阿来说:“即使我愿意相信,但是伍老板却未必会信。伍老板是头脑慎密的人,他是会分析判断的,他现在也认为当时我处死张小天的时间和地点是被人泄露出去的,怀疑当时白老板手下是有内鬼的。既然有内鬼,那么要查。伍老板不会放过内鬼的,他必定会暗调查的。当然,你要是能说出那内鬼是谁,当然更好。”</p>

    我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内鬼外鬼。当然,我倒是知道你是白老三的内鬼,不然,那次我也救不出小雪来。难道你想让我把这事告诉伍德?”</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