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70章 军队纪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说着,李顺站起来:“来人——”</p>

    “到——”立刻进来两名士兵。   (w w w . v o dtw . c o m)</p>

    “把三支队长给我绑了,压到操场去——把那个强奸民女的班长也压过去!”李顺命令。</p>

    立刻,三支队长被捆绑起来。</p>

    李顺接着说:“集合队伍,大家一起去操场——”</p>

    很快,大家都到了操场,队伍集合在那里,很多山民都围拢在周围观看。</p>

    犯事的班长被五花大绑低头跪在地,支队长也被捆绑着押了过去。</p>

    李顺和我还有老秦走到那班长跟前,他抬起头看着我们,满脸是悔恨祈求之色,哀叫着:“总司令,大哥,求求你饶了我。我知道我错了,看在我死心塌地追随你的份,放我一马吧。我再也不敢了。”</p>

    李顺脸色铁青,不说话。</p>

    “副总司令,参谋长,帮帮我,救我一命吧。求求你们帮我说说情吧。”他接着又哀求我和老秦。</p>

    我看看老秦,老秦叹了口气。</p>

    我刚要和李顺说话,李顺用严厉的目光制止了我。</p>

    我没有开口。</p>

    李顺蹲下身,看着那班长:“兄弟,我知道你对我忠心耿耿,不远万里追随我来这里,我领这个情。从心里来说,追随我来到金三角的,都是我的亲兄弟,但是,你这次犯的事,谁也包不了你,我也不能。既然有纪律,要执行,有法不依,等于无法。</p>

    一支没有纪律的军队是无法有战斗力的,一直不严格执行纪律的队伍是没有生命力的,今天我不杀你,今后死的是大家,换句话说,我是用你一条命来换取大家的命。</p>

    金三角这地方生存环境十分险恶,我们来这里时间不长,如果没有铁的纪律,我们这支队伍很快会跨掉,我们这些人很快会死无葬身之死。</p>

    我不愿意杀你,杀你我会很心痛,但是,我必须要杀你,不杀你,我无法向所有的兄弟们交代,我无法再领导这支队伍,我无法向周围的这些山民交代。”</p>

    李顺的声音有些悲怆,带着极度的痛苦和无奈。</p>

    李顺一番话,让班长不说话了,深深低下头去,痛哭不已。</p>

    “兄弟,人都有一死,只是早晚的事,我迟早也会死,你今天先走一步,以后哥哥我会去和你作伴,不管是地狱还是天堂,我们来世还继续是好兄弟——”李顺的声音有些哽咽,顿住了。</p>

    班长继续痛哭流涕,悔恨不已。</p>

    我这时说:“要不,让他戴罪战场立功,将功赎罪?”</p>

    李顺一瞪眼看着我:“你给我住口——”</p>

    老秦这时在身后拉了拉我的衣服。</p>

    我不说话了。</p>

    班长这时说:“大哥,我明白了,我该死……我不怨恨你。只是,我有个要求,我死后,请你照顾好我的父母!”</p>

    李顺点头:“兄弟,你放心,你的父母是我的父母,我不会把你犯的事告诉你的家人,不会让他们知道你是如何死的。你的后事我会妥善安置的。”</p>

    接着,李顺站起来,声音有些怆然:“兄弟,你走好了,我会把你的骨灰带回国内好好安葬的。”</p>

    然后,李顺和我还有老秦走回到检阅台,李顺站在台子,看着下面的士兵和山民,大声说:“今天,我们要正法一名违反纪律的班长,这名班长是我带来的人,不管是谁的人,在我手下,我一视同仁,不管是谁违反了纪律,一律严惩不贷。军法无情!”</p>

    台下一片寂静,大家都看着李顺,神情肃然。</p>

    然后,李顺发令:“执行——”</p>

    “砰——”执行人员一声枪响,班长立刻被正法了,身体扑地,脑浆迸裂。</p>

    我看的心惊胆战,人群一阵哗然骚动,半天才安静下来。</p>

    然后,李顺脸色铁青地宣布:“三支队长管教无方,负连带责任,重打三十军棍!执行——”</p>

    立刻,三支队长被执行三十军棍,被摁在地噗通噗通地打起来。</p>

    三支队长是条硬汉子,被打得皮开肉绽,却没有吭一声,直到昏死过去。</p>

    李顺接着对老秦低声说:“回头把抚恤金给班长的家人打回去,按照烈士标准发放,尸体火化,骨灰暂时放在军营,以后回国内安葬。”</p>

    老秦点点头。</p>

    李顺又说:“给三支队长好好疗伤,回头我去看望他。”</p>

    “嗯。”老秦又答应着。</p>

    我这时看了李顺一眼,看到他的眼角有些潮湿。</p>

    执行完军纪后,山民和队伍散去,李顺慢慢地走下检阅台,走到班长的尸体旁,低头看着。</p>

    周围很静,只有我和老秦站在他身后。</p>

    我看不到李顺此刻的表情,不知他此时心里在想什么。</p>

    突然,李顺噗通跪了下去,脑袋碰地,给班长的死尸磕了三个响头,接着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嚎。</p>

    李顺的哀嚎让我的心不由有些发抖。</p>

    午会餐的时候,李顺的神情一直显得郁郁寡欢,无精打采。</p>

    大家看李顺的神情,也都不敢大声说笑,小心翼翼地喝酒吃菜。</p>

    李顺举起酒杯,和我碰了一下,一言不发,接着咕嘟一口喝了下去。</p>

    我也喝了。</p>

    然后,从老秦开始,大家依次给我敬酒,我一一回敬。</p>

    接风宴气氛很沉闷,似乎这是个不祥的预兆。</p>

    接风宴很快结束,李顺喝地大醉,被扶到房间去睡了。</p>

    老秦陪我在营地转悠。</p>

    司令部还有作战室,墙壁挂着一幅巨大的地图,这是金三角地图,当的一张桌子还有沙盘,从这里可以看清整个金三角地区的地形地貌。</p>

    “红线以内是我们的地盘!”老秦指点着沙盘和我说:“附近的这些蓝色小旗,每一面旗子都代表一个武装派别。都打着各色革命军自卫军民族军人民军解放军的名义。实则都是干着打家劫舍护商开赌场贩毒的勾当。”</p>

    我看了看,在李顺的势力范围周围,竟然有十多面蓝色的小旗子。</p>

    “本来我们的区域不到现在的十分之一,李老板接手队伍后,硬是软硬兼施吃掉了5个帮派,把地盘扩到今天的范围。”老秦继续说:“现在周围这些派别,都是实力和我们旗鼓相当的,一时是谁也吃不掉谁,暂时相安无事,但是为了抢地盘,也还是不时发生武装途,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p>

    我点点头,确实感到了金三角生存环境的险恶,这里是没有法律的,属于无政府状态,看谁的起那根杆子硬。在李顺的地盘里,李顺是至高无的长官,他的意志可以左右控制范围内的所有人。</p>

    在其他地盘,那些山大王也同样是如此。</p>

    老秦接着带我继续参观,看了直属连的连部和宿舍。</p>

    这里的房子都是一色的铁皮房,这样的铁皮房,金三角地区随时可见。</p>

    转悠了半天,老秦指着前面一排房子说:“这里是新成立的特种作战分队作训部。”</p>

    “特种作战分队?”我重复了一句。</p>

    “是的!”老秦说。</p>

    “成立这个分队的主要目的是什么?”我说。</p>

    “特种作战啊。”老秦笑了下。</p>

    “何谓特种作战?”我看着老秦。</p>

    老秦说:“和周围这些是散兵游勇打仗,是用不到特种作战分队的,李老板特意从队伍里选拔了二十多名优秀的官兵组成这支分队,其主要目的是考虑以后打回去之用。”</p>

    “打回去?”我说。</p>

    “是的!”老秦说:“说得再具体一点,是作为以后反攻星海的主要力量,这些队员进行的都是非常严酷的特战训练,各种技能都要熟练掌握,人虽然少,但个个都是单兵作战的好手。</p>

    目前特战分队没有作战任务,今后会根据形势的发展进行安排,李老板考虑到你目前在星海孤军作战的严峻情况,正在琢磨下一步合适的时机安排一部分队员潜入星海,秘密潜伏下来,你需要的时候会出来和你一起战斗。”</p>

    我没想到李顺的打算如此深远慎密。、</p>

    老秦看着我微笑。</p>

    “目前伍德和我的矛盾还没有公开化,表面起码还是和谐的。”我说:“当然,暗战是一直没有停歇的。”</p>

    “李老板虽然在金三角,但是对星海的情况还是很关注的,对你尤其关心,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在关注着星海那边的状况,你最近接手酒店和收留张小天的事,他都是知道的。”</p>

    我有些意外:“他是怎么知道的?”</p>

    “他自然有他的消息打探渠道,只不过为了你的安全,他一直避免和你发生直接联系。”老秦说。</p>

    “那他对张小天死而复生的事,怎么看的?”我问老秦。</p>

    “他没说,但似乎也没有表现出很大的意外。他似乎早知道张小天没死。”老秦说。</p>

    “早知道?”我有些意外。</p>

    “也不能说早知道,只能说是有些心理准备吧,他好像觉得张小天不该这么早消失在这个世界。”老秦说。</p>

    “那你对张小天的事是怎么看的?”我问老秦。</p>

    老秦笑了:“我怎么看。这恐怕要取决于你怎么看了?”</p>

    老秦笑得有些含蓄。</p>

    我呵呵笑了起来,老秦也继续笑着。</p>

    一会儿,老秦又说:“你和伍德目前的矛盾不公开化表面化是对的,你和他公开斗,等于李老板也要和伍德公开斗了,但是李老板似乎一直在极力避免和伍德发生直接的对抗,他似乎对和伍德对抗带着极其矛盾的心理,想逃避却又不愿意无视,想出击却又很犹豫,想交手却又有些忧虑。目前你和伍德的关系状态,似乎是很合乎李老板目前的心理态势的。”</p>

    我点了点头:“伍德不同于白老三,他的能量能力能耐城府不是白老三可以的,甚至,李老板都和他不在一个水平线。”</p>

    老秦说:“你的判断是对的,伍德却是不可小视,他是一只非常狡猾的狐狸,但又是一只极度凶残的豺狼,还是一只最善于伪装的笑面虎,和这样的人打交道,是最难以对付的。</p>

    对伍德的本性最了解的人,莫过于李老板,正是因为他太了解伍德,所以才会对你十分关注和担心,才会对是否将和伍德之间的矛盾公开化十分犹豫。”</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