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69章 明暗哨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以前是在附近的山,山交通不便,地方也太小,李老板接手后,人马扩张地太快,山容不下了,将大本营迁移到了这里,这些铁皮房都是新建的军营,司令部在最后面那排。 ”老秦说。</p>

    “哦。这里安全吗?这地形。”我说。</p>

    “周围的制高点全部由我们的人控制着,山明暗碉堡分布了很多,周围10公里都有放的明暗哨。”老秦说。</p>

    我放心了:“嗯。那好。”</p>

    “这只是我们的一处军营,是直属连和特战分队的驻地,包括司令部机关,其他三个支队,都驻扎在各自的辖区,呈字形分布,有事可以互相拱卫支援,现在是农忙季节,按照李老板的指示,他们正在帮助山民搞农活。”老秦又说。</p>

    李顺还蛮注重军民共建的,我不由哑然失笑。</p>

    这时,船靠岸了,老秦陪我走出船舱。</p>

    出了船舱,那十几个和我一起来的士兵早已岸,整齐分成两列站在岸边,姿态端正,神情严肃,恭候我下船。</p>

    下了船,我放眼望前方看去。</p>

    立刻,我被眼前的场景震住了——</p>

    我不由伸手摸了下裤裆。</p>

    我靠,我又想蛋疼了!</p>

    几排全副武装的士兵整整齐齐站在那里,头戴美式钢盔,身着美式军装,一色的战地靴,统一的冲锋枪挂在胸前,威武的队列,士气高昂的阵容。</p>

    一边还有一支小型的军乐队,我刚踏岸,奏响了八路军进行曲,激昂的音乐回荡在空气。</p>

    我很惊李顺竟然还搞了一直军乐队。</p>

    李顺身着军装站在队伍前面,手里拿着马鞭,身边簇拥着一群军官,威风凛凛。正面带笑容看着我。</p>

    李顺摆出了这副阵容来迎接我的到来。</p>

    如果不了解底细,我好不怀疑这是一支正规军,一支作风硬朗纪律严明的战斗部队。</p>

    可惜,我心里明白,不管他们如何打着掸邦民族革命军的称号,不管他们做出什么样的架势,他们实质还还是一帮非法武装,一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武装人员。</p>

    周围挤满了围观的山民,都带着好和兴奋地目光看着,几个小孩子在人群里穿梭。</p>

    似乎今天是一个盛大的节日。</p>

    在雄壮的进行曲,我走过去,李顺迎来和我热烈拥抱,然后其他军官都咔——地立正,都规规矩矩向我敬礼,标准的美式军礼。</p>

    我没有还礼,我不懂怎么行美式军礼,于是和他们握手。</p>

    然后,乐队又奏响了《大刀向鬼子们的头砍去》,我在李顺的陪同下,检阅这支部队。</p>

    李顺似乎对日本人情有独钟,连检阅部队都少不了这支曲子。</p>

    之后是队列行进式,我和李顺站在一个台子,队伍迈着标准的步伐,挺胸凹腹,整齐地从我们面前走过。口里喊着响亮的号子,战地靴在红土地用力地跺着,震起阵阵尘土。</p>

    尘土飞扬,穿过历史的尘埃,我似乎看到了二战时期的抗日远征军。</p>

    我在古怪滑稽和不伦不类感到了一阵奋进和激动。</p>

    然后,李顺拉着我去他的司令部。</p>

    司令部在最后一排,进去后却又是另一番摆设,间最面摆了一张高高的座椅,面铺着虎皮,头顶高悬几个大字:聚义堂。两边摆放着普通的椅子。</p>

    李顺大摇大摆坐去,他此时的架势看去既像是晁盖宋江,又像是座山雕。</p>

    我们分别坐下,我坐在右首第一,老秦坐在左首第一,其他人按照次序分别坐。</p>

    我此时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李顺这是搞的什么组合,乌七八糟的。</p>

    李顺开始给我介绍在座的各位,其实他不用介绍这些军官我都认识,都是李顺从国内带过来的那帮人,只是他们现在都是各种名号的职务,支队长分队长之类的,最小的也是个直属连连长。在李顺接手这山寨后,他和他的人毫不客气地瓜分了之前那山大王的果实,牢牢控制了这支队伍。</p>

    “二弟,昨晚听说你要来这里,我很激动,很高兴,兴奋地一夜没睡,我把同志们全部召集来迎接你,大家好久没见到你了,也都想见见你。”李顺有些动情地说。</p>

    我笑了笑,冲大家点头:“兄弟们好——”</p>

    “副总司令好,二当家的好!”他们异口同声恭敬地回答我,都带着兴奋和激动的表情。</p>

    李顺然后说:“副总司令这次是到腾冲来旅游,顺便路过来这里看看,他很快要回去,回到星海,我们在这里逍遥海外大碗吃酒大口吃肉,副总司令却孤身战斗在敌人心脏里,委实不容易,今天午,大家一起陪副总司令好好吃喝一顿,给副总司令接风洗尘,先不要回各自的辖区了。”</p>

    大家都点头答应着。</p>

    李顺这时又说:“张副官!”</p>

    “到——”一名军官蹬蹬走过来,咔——在李顺面前站立好。</p>

    李顺竟然还有副官。</p>

    “吩咐厨师班,今天多弄几个菜,好好开一桌,兄弟们一起好好聚聚!”李顺说。</p>

    “是——”副官又是一个标准的军人姿势,转身出去。</p>

    李顺然后看着大家:“正好今天副总司令也来了,咱们的管理层难得能聚齐,借着今天这个机会,我给大家讲几句。兄弟们,我们要时刻都有忧患意识,虽然我们在这里安营扎寨了,但大家要记住,这里再好,不是我们的家,我们迟早还是要打回去的,我们的根在那边,我们的家在宁州,在星海。这里只是我们暂且安身之地,我们在这里,只是积蓄力量,等待时机。</p>

    所以,我们时刻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不要忘记我们的根。当然,目前的形势,我们要有持久战的打算,回去要认真学习我次给你们发的学习材料,重点学习《论持久战》,这是**的光辉著作,正是靠着持久战的理论和指导思想,我们当年才打跑了日本鬼子,这片论著里的精髓,你们要学透,要学到骨子里。</p>

    在学习的同时,要抓军事训练,要按照秦参谋长的军事教程进行,要严格按照下发的《步兵操典》来进行军事训练,当然,训练的业余时间,要注意搞好军民关系,要和各驻地的山民建立浓厚的鱼水情,不得扰民欺民,要抓好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落实,要严格执行纪律,要和老百姓实实在在打成一片,要时刻记住,我们生存的基础是群众,没有群众的支持,我们将无法在这里立足……”</p>

    李顺信口开河地讲着,如滚滚江水,滔滔不绝。</p>

    大家都认真听着。</p>

    正在这时,副官又进来了:“报告——”</p>

    “什么事?说——”李顺停止了高谈阔论。</p>

    “这是司令部纠察队刚刚打来的报告——请总司令过目!”副官把一份报告递给李顺,然后出去了。</p>

    李顺接过来看了看,突然满脸怒气,啪——一拍扶手,大喝一声:“三支队长——”</p>

    “在——”三支队长啪站立起。</p>

    “昨晚在你的驻地辖区,有一个班长喝醉了酒跑到老百姓家里去强奸了一个山民的老婆,这事你知道不知道?”李顺怒气冲冲地说。</p>

    “啊——这事我还真不知道!”</p>

    “人家告状告到司令部来了,纠察队刚刚听完情况汇报,把那个班长已经抓来了,班长都承认了。你这个支队长怎么当的,这么大的事竟然不知道,你怎么管理的队伍,混账——”李顺把报告甩到地:“你自己给我看看——”</p>

    支队长忙捡起报告看,然后说:“这。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一直在落实总司令的指示,不准扰民,怎么出了这事。这个班长是我们宁州带过来的兄弟,平时爱喝酒,这家伙怎么喝多了酒干出这样的事。”</p>

    李顺一看老秦:“参谋长,按照我们的军规,出了这样的事,该如何处理?”</p>

    “地正法!”老秦毫不犹豫地说。</p>

    此言一出,大家都微微动容。</p>

    “那好,按照军规办——公开枪毙这个班长——”李顺说。</p>

    大家一阵骚动,接着有人求情:“总司令,这可是我们从宁州带来的兄弟,不能杀啊。”</p>

    “总司令,我看要不多赔偿人家一些钱,撤职关禁闭都行,还是不要杀吧。”</p>

    “总司令,眼下正值用人之际,这个班长我是了解的,打仗很勇敢,带兵也很有一套,而且,对总司令忠心耿耿,不远万里追随总司令来到这里,功劳显赫,为这件事杀了,是不是不妥呢?”</p>

    大家纷纷讲情,老秦和我默不作声。</p>

    “啪——”李顺猛地一拍桌子,瞪眼看着大家。</p>

    大家都不敢做声了。</p>

    李顺深深呼了口气:“马尔戈壁,你们现在都知道讲情了,早干嘛去了?我三令五申的纪律都放在眼里了吗?现在违反军规的是这个班长,如果我不严惩,下一步强奸民女的会是你们。</p>

    我们刚来这里不久,立足未稳,最需要的是要得到当地百姓的支持,金三角武装派别林立,我们的对手多的是。没有群众的支持,我们很快会被打跑,甚至死都没地方。</p>

    为什么我苦口婆心告诉你们要加强军民关系,根本为的还是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生存和发展,不杀这个班长,我们会言而无信,会失掉民心,会失去立足的基础,下一步,很可能死去的会是我们。”</p>

    大家都看着李顺。</p>

    李顺继续说:“正因为这个班长是我带来的,所以违反了纪律更要严格执法,更不能姑息,不然,怎么向原来的那些人交代,如何让大家心服口服?队伍今后还怎么带?我是要做给群众看看,做给手下的兄弟们看看,不管是谁违反了军规,都会遭到革命纪律的无情处罚,杀了这一个,等于是救了你们大家。</p>

    这个浅显的道理你们不会不明白。如果不执行革命纪律,今后我们的队伍乱了,没有人会把军规当一回事,没有人会再肯为我们卖命。老子最痛恨的是强奸,不管是什么理由什么借口。不管从哪一方面的理由,这个班长非杀不可,不但要杀,而且要公开杀,杀给全体山民和官兵看。不但这个班长要杀,三支队长管理无方,也要受到惩罚,要重责三十军棍。”</p>

    大家都不由微微变色。</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