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68章 地盘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机器船隆隆又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壮丽璀璨的花海消失了,代之以郁郁葱葱的绿色。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绿色,孕育着生机。</p>

    放眼望去,群山连绵,山林翠绿,一片风和日丽的美好景象。</p>

    我放下望远镜。</p>

    老秦这时长出了一口气,笑着说:“好了,到我们的地盘了。安全了。”</p>

    我这时看到江边散落分布着几座铁皮房子,有戴钢盔穿迷彩军服的人在冲我们招手致意。</p>

    “我们的哨兵。”老秦愉快地说着,边冲江边挥了挥手。</p>

    随行的人员也轻松起来,坐在船帮悠闲地说笑交谈着什么。</p>

    老秦这时对我说:“跟我来——”</p>

    我跟老秦进了船舱。</p>

    老秦拿出一套军装递给我:“这是军官服。你穿吧,待会儿船要靠岸了,到我们的大本营了。”</p>

    “我穿军装干嘛?”我说。</p>

    “李老板吩咐的。”老秦神秘地笑了下:“待会儿你知道了。”</p>

    我穿这套军装,大小正好合身,我靠,有生以来第一次穿正规军装,还是美式的,在镜子前照了照,还挺威武的。不是崇洋媚外,世界各国的军装,我认为最洒脱的是美军服装了。</p>

    老秦又找来军官帽给我戴,操,顿时有一种麦克阿瑟的感觉,只是军衔不高,看了看,少校。</p>

    我心里哭笑不得,觉得有些不伦不类的滑稽感,说:“我是少校,那你是什么?”</p>

    老秦笑眯眯地说:“军衔都是李老板封的,你是少校,我也是少校。”</p>

    “那李老板呢?”我说。</p>

    “他是校!”老秦说。</p>

    “校?堂堂大司令是个校,岂不是太低了?”我说。</p>

    老秦苦笑:“由他折腾是,想到哪出搞哪出。反正都是自己给自己封,封将也没人管啊,李老板说利亚的卡扎菲是少校,他卡扎菲高一级军衔行了,不用太高,要低调做人。”</p>

    我又是哭笑不得。</p>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p>

    一看,是秋桐打来的。</p>

    靠,这里果然能接到国内的信号,连漫游都不用办。</p>

    老秦出去了,我接电话。</p>

    “现在在干吗呢?”秋桐笑呵呵的声音。</p>

    “在船!”我说。</p>

    “船在哪里呢?”秋桐又问。</p>

    “在江!”我说。</p>

    “废话。”秋桐笑起来。</p>

    听到秋桐的笑声,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激动,不由也笑了:“你在哪里呢?”</p>

    “在椅子坐着!”秋桐回答。</p>

    “椅子在哪里呢?”我说。</p>

    “在办公室里!”她回答。</p>

    “你这也是废话!”我说。</p>

    秋桐又笑起来。</p>

    我也笑起来。</p>

    “出来旅游开心吧?”秋桐说。</p>

    “开心,接到你的电话,听到你的声音,更开心!”我脱口而出。</p>

    秋桐沉默了。</p>

    我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p>

    一会儿,秋桐说:“昨晚我突然想到一个事,本想给你打电话的,但是时间挺晚了,没打扰你。但这事还是让我一夜没睡踏实。这会儿刚忙完工作,给你打电话说一下。”</p>

    昨晚我一夜没睡,秋桐竟然也没有睡好,我的心里一动,说:“什么事,你说!”</p>

    “这次你到腾冲去旅游,切记切记不要主动和李顺联系,更不要试图越境去金三角哪里。好好跟着团队活动,不要脱离大集体。”秋桐说。</p>

    我的心里一呆,晕倒,秋桐原来是要和我说这事。</p>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p>

    “你怎么不说话?”秋桐的声音听起来突然有些警觉的味道。</p>

    秋桐是极其聪慧的,她的觉察力是很惊人的。</p>

    “我……”我有些吞吞吐吐起来。</p>

    “你什么你?你告诉我实话,你现在在哪里?”秋桐的声音有些严肃,又有些惊惧。</p>

    “我在船!”我说。</p>

    “我知道你在船船在江,你告诉我,在哪里的江?快说——”秋桐的声音有些焦急。</p>

    “在金三角的江。”我鼓足勇气说出口。</p>

    “啊——”秋桐失声惊叫出来:“你——你——易克,你——你——”</p>

    “我——我——秋桐,我——我——”我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心里发虚得很,此时感觉自己像犯了错的学生,在等待老师的训斥。</p>

    秋桐不说话了,但我从电话里分明听到她的扑哧扑哧喘粗气。</p>

    我知道,她生气了,真的生气了,而且还气地不轻。</p>

    沉默了半天,我说:“你生气了。”</p>

    她不说话。</p>

    “你别生气,你生气我会很紧张的。”我又说。</p>

    她还是不说话。</p>

    “秋桐,说话啊。”我用请求的口气说。</p>

    她终于开口了:“是他主动找的你吧?”</p>

    “不是,是我主动找的他!”我说。</p>

    “你——”秋桐的声音一下子顿住了,接着说:“你——你是个混账,你好糊涂,你好混啊你。”</p>

    我不做声了,任凭她骂我。</p>

    “你知不知道非法越境是什么罪过?一旦你被抓住,你完了,你知道你这样做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p>

    “知道,可是,我已经过来了,安全过来了。我是好想来这里看看,看完后,我回去。”我自知理亏,低声下四地解释着。</p>

    “好?你那么好,你怎么好心那种重?你难道真的只是好吗?”秋桐又问我,余怒未消。</p>

    “我也不知道,稀里糊涂来了。”我说。</p>

    “你在糊弄我,给我装傻!”秋桐说。</p>

    “木有,我木有糊弄你,我哪里敢糊弄你啊,我木有装傻。”我忙说。</p>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那边?不要告诉我只是因为好!”秋桐低声说,似乎担心外人听到。</p>

    “我真的不知道原因,我想来,于是来了。我很快回去,不用担心我的安全,我会很好的。”我说。</p>

    “手机不许关机,保持信号畅通!”秋桐说。</p>

    “嗯。”我忙答应着。</p>

    “不许参与李顺在那边的任何行动!”秋桐的口气有些严厉。</p>

    “嗯,我听你的!”我忙说。</p>

    “不许携带任何违禁的东西入境!”秋桐又说。</p>

    “嗯。保证不会携带任何毒的!”我忙说。</p>

    “其他的也不行,如宝石翡翠之类的。”秋桐说。</p>

    “好,我一定听你的话!”我老老实实回答着,心里阵阵暖流。</p>

    “回来的时候要注意安全,要确保万无一失。”秋桐说:“你。你胆子太大了,你太冒险了,你这是非法越境啊,这是犯罪啊。你要吓死我了。唉。我的电话还是打晚了,我真该早想到的。”</p>

    秋桐的声音带着深深的自责,还有持续的忧惧。</p>

    我的心里阵阵感动的情怀在涌动流淌,被她关心的感觉真好。</p>

    “我很快会回去的。你放心吧!”我温柔地说了一句。</p>

    秋桐没有说话,她沉默了。</p>

    “秋桐。”我轻轻叫了一声。</p>

    一会儿,她开始说话了。</p>

    “易克,你一定要安全回来,一定要安全回来,一定……你……你不知道我有多……我……”秋桐断断续续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接着顿住了。</p>

    她接着挂了电话。</p>

    我紧紧握住手机,眼泪突然不争气地喷涌了出来。</p>

    这是感动的泪水,这是幸福的泪水。</p>

    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巨大的幸福感,还有绵绵的柔情蜜意。</p>

    幸福是如此难得又如此简单,幸福的感觉让人如此欣慰却又如此忧伤。</p>

    在阳光下金三角缓缓流淌的江面,在我即将见到李顺校总司令之前,穿着美式军服的少校副总司令我沉浸在对总司令未婚妻秋桐的缠绵情愫里。</p>

    正在抒情,电话又响了,却是海珠打来的。</p>

    我擦干眼泪,接听海珠的电话:“阿珠。”</p>

    “哥,在干吗呢?”海珠说。</p>

    “在和哥们一起玩。”我说。</p>

    “哦,怎么这么安静?”海珠说。</p>

    我看了下船头说笑的几个小伙子,讲手机伸了出去,然后对着电话说:“还安静吗?”</p>

    “听到了,你们人还不少啊。”海珠笑着。</p>

    “嗯。”</p>

    “你们这是在哪里玩呢?”海珠说。</p>

    “在船啊。”我说。</p>

    “船,在哪里的船啊?”海珠问我。</p>

    “在江里的船。”我说。</p>

    “江里,在哪里的江里啊。”海珠又问。</p>

    我想了想,说:“一个小伙伴家里有个亲戚在缅甸,他带我们几个一起来他亲戚家玩的,我们办了简单的边境通行证,打着来这边走亲戚的名义,过来玩玩。在这里的江游玩的。”</p>

    其实我这是在撒谎,最近一段时间边境走私太严重,加缅甸政府军和地方民族武装的关系很紧张,部队调动频繁,大有围剿之势,过境卡得很严格,以前边民打着走亲戚的名义可以轻松过境,现在却很麻烦,轻易不会放行,不然我也不用受那么多罪走原始森林偷渡出境了。</p>

    自然这些海珠是不知道的。</p>

    “哦,我说呢,怪不得。”海珠说了一句。</p>

    海珠这看似无意的话猛地让我心里一惊,我马意识到,海珠不仅在通过私家侦探监视我,还通过其他途径给我的手机定位了,她知道我此刻不是在国内。</p>

    我的头嗡的一声,呆了。</p>

    “好了,哥,你玩吧,玩的开心点,我忙我的事情去了!对了,手机别关机哦。别让我找不到你。”海珠说完,挂了电话。</p>

    我愣愣地握住手机,怔怔地看着远处的江面发呆。</p>

    我实在没有想到,海珠会对我的手机进行定位。</p>

    我实在没有想到,海珠对我的猜疑到了如此严重的程度。</p>

    这太可怕了,太悲剧了。</p>

    只是,我一时想不出这是谁的悲剧,是我的还是海珠的,亦或是我们俩的。</p>

    悲剧,悲剧。</p>

    悲剧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呢?</p>

    我不敢想,我不愿想,我的心突然有些惊惧,感到惶恐。</p>

    我的心又乱起来,烦躁不安起来。</p>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老秦进来了:“船马靠岸了。”</p>

    我定定神,向外看去,岸边是群山环抱的一处山谷平地,平地布满了一排排整齐的铁皮房,四周都是葱郁的山林。</p>

    “这是大本营?”我回过神,努力将心里的思绪挥去,看着老秦。</p>

    “是的。”老秦说。</p>

    “不是山寨吗?”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