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65章 不容易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哦,呵呵。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又努力笑了下,心里突然有些心疼海珠,自己一个人在外奔波,着实也不容易。</p>

    “今天还顺利吗?”一会儿,海珠说。</p>

    “顺利!”我说。</p>

    “我们的全陪导游还算尽责吧?”海珠说。</p>

    “不错,很负责!”我说。</p>

    “对方的地接导游呢,怎么样?”海珠说。</p>

    “很好,服务很周到!”我说。</p>

    “对方地接社的老总今晚给我打电话了呢,呵呵,他听地接导游说你来了,想专门来见你,结果听说你拒绝了,他很遗憾呢。”海珠笑着说。</p>

    “我又不是咱们旅行社的老板,他想见我是因为你的缘故,我是沾了你的光,我可不想沾这个光,再说了,人家平时都很忙,见不见面也没什么意义,和没什么好谈的,纯粹是浪费时间,所以,我婉言谢绝了。”我说。</p>

    “他倒是心里很过意不去呢!”海珠说:“我给他说了,说你是随团来旅游的,说你不愿意多打扰人家,让他不要那么客气了,呵呵。心意我领了,有这个心意行了!”</p>

    “嗯,这样说很好!心意到了行!”我说。</p>

    “对了,那个随团的摄影师,表现如何?”海珠又说。</p>

    我的心一哆嗦,说:“那小伙子表现不错,飞机和我坐在一起,我们还聊了半天,下午还给大家摄影了,服务工作很周到。”</p>

    “哦。那好!”海珠说:“刚才我还给他打电话了,叮嘱他要切实搞好服务,有什么问题及时找你汇报解决。”</p>

    听了海珠的话,我的心又是一哆嗦,心里突然一阵凄苦。</p>

    我接着说:“这几天在腾冲的旅游,我不想随团全程活动了!”</p>

    我说这话是想给海珠打个预防针,免除后患。</p>

    “哦,为什么?”海珠说。</p>

    “那些景点我都去滥了,没什么好玩的,我还不如这几天去找以前的那些哥们玩玩,看看他们。好几年没见他们了,还真挺想的。看看能联系不,联系我找他们玩,联系不我随团活动。”我开始撒谎了。</p>

    “哦,好啊,可以的,找你的哥们去玩玩吧,我猜你在腾冲的好哥们一定不少的。”海珠说:“导游和摄影师有事会给你打电话汇报的,他们全程陪着,你是游客啊,哈,你不用全程陪同。”</p>

    “嗯。”我轻轻松了口气,这样我如果后面几天不能随团活动,对海珠也有合理的说法了。</p>

    “在腾冲玩的时候要注意,千万别遇到那个李顺啊。”海珠又说。</p>

    “嗯。”</p>

    “不要和他联系。”海珠说。</p>

    “嗯。”</p>

    “别说看到他,一想到他我心惊胆战。”海珠说。</p>

    “嗯。”</p>

    “好了,哥,我睡了,你也早回去睡吧。”海珠说。</p>

    “好!”我说。</p>

    “亲我一下!”</p>

    “啵——”</p>

    “嘻嘻。吻你,我的好老公,好男人,好相公,奴家先安歇了。”海珠开心地挂了电话。</p>

    我收起手机,站在空荡的巷子里默然发了半天呆。</p>

    许久,一声长长的叹息。</p>

    定定神,回过神,我使劲摇摇头,看了半天夜空。</p>

    天开始飘起了细雨,细雨朦胧,飘洒在这亚热带的夜空里。</p>

    细雨淋湿了我的头发,伴随着夜风吹打着我潮湿的心。</p>

    又是一声叹息,在这无人的雨夜。</p>

    我慢慢向东枝巷向悦来客栈走去。</p>

    走到悦来客栈门口,周围很安静,空无一人,客栈门口挂着两个灯笼,灯笼分别写着悦来字样。</p>

    我走青石板的台阶,慢慢走近客栈。</p>

    客栈柜台里坐着一个伙计,正在打盹。</p>

    我走进去,看了看四周,然后用手轻轻敲了敲柜台。</p>

    伙计醒了,看着我:“先生是要住宿吗?”</p>

    我看着这伙计,没有说话。</p>

    “先生,你是要住宿吗?”伙计又问了一句。</p>

    我冲他微微一笑,摇摇头。</p>

    “那先生是……”伙计看着我。</p>

    “我是来找人的!”我说。</p>

    “找人?你找谁?”伙计的眼神里有些警惕。</p>

    “找你们老板,让你们老板出来见我!”我说。</p>

    “找我们老板?请问你有什么事吗?”伙计说。</p>

    “既然找,自然有事。叫你们老板出来。”我说。</p>

    伙计继续用警惕的目光看着我,干脆地说:“我们老板不在,你有事和我说吧,我回头转告他!”</p>

    我说:“你不行,我要和你们老板当面亲自说。”</p>

    “我们老板不在!”伙计说。</p>

    “他一定在!”我说。</p>

    “不在!”</p>

    “在!”</p>

    “你——”伙计看着我,又下打量了一番,说:“你是什么人?”</p>

    “我是什么人不能告诉你,快叫你们老板出来!”我低沉地说。</p>

    伙计眼神犹豫了一下,”我说了,我们老板不在。”</p>

    “不要和我废话!”我说。</p>

    伙计没有做声,左手伸到柜台下,似乎摁了一个东西一下。</p>

    接着,我听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两个彪形大汉抱着双臂站在门口,堵住了出去的路,虎视眈眈地看着我。</p>

    又一回头,看到柜台这边也出现了两个同样的彪形大汉,同样抱着双臂瞪着我。</p>

    四个人都是当地人服装打扮,但身体一看很结实。</p>

    伙计看着我,冷笑一声,不说话。</p>

    四个大汉慢慢向我靠拢。</p>

    “说,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干嘛的?”一个彪形大汉说话了。</p>

    我没有做声,暗暗运气。</p>

    “是雷子还是道的?老实交代!”另一个彪形大汉说。</p>

    “不是雷子,也不是道的!”我说。</p>

    “那是哪里的?”</p>

    “是朋友!”我说。</p>

    “朋友?报名来!姓甚名谁?”</p>

    “不能告诉你们,让你们老板出来,我直接和他谈!”我说。</p>

    “有事和我们说行,不必找我们老板!”</p>

    “你们不行,我必须要见你们老板!”我说。</p>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一个说:“想见我们老板也可以,不过,要这样见……”说着,他从身摸出一根绳索,抖了抖。</p>

    靠,要把我捆绑起来。</p>

    四个人慢慢向我聚拢过来,似乎是要动手。</p>

    “混账——”我叱喝了一声。</p>

    “——”几个人低声喝了一声,接着四个人突然冲来,其两个死死把我的身体抱住。</p>

    客栈空间太小,我的身体被他们抱住,根本无法施展身手,再说我也没打算对他们出手。</p>

    很快,我被他们五花大绑捆了个结结实实。</p>

    “叫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客栈小伙计笑嘻嘻地说。</p>

    “朋友,现在你可以报你的名号了吧?”一个彪形大汉说。</p>

    “带我去见你们老板,见了他,我自然会告诉的!”我说。</p>

    四个人又互相看了一眼,有些迟疑。</p>

    “混蛋,带我去见你们老板,不然,你们会后悔的!”我说。</p>

    “那。好吧!”</p>

    四个人簇拥着我了楼梯,了二楼,拐了几个弯,在一个房门口停住,一个大汉轻轻敲了敲门:“老板,有个陌生人非要见你。”</p>

    “带他进来!”房间里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p>

    房门打开,我被推了进去。</p>

    房间里灯光昏暗,背对房门站着一个穿长袍的,背着双手正站在窗口向外看。</p>

    “哪里的朋友?”他没有回头,低沉地问了一句。</p>

    “自己人!”我说。</p>

    “自己人?”他慢慢转过身——</p>

    突然,他的眼睛亮了,带着惊喜的表情叫起来:“二当家的,易哥!”</p>

    我一看,这是李顺从宁州带到金三角的一个部下,以前的一个小队长。</p>

    原来他在这里做客栈老板,是这个接头点的负责人。</p>

    我微微一笑,点点头。</p>

    “混蛋,这是咱们二当家的,是咱们的副总司令,是易哥,快给副总司令松绑!”他冲四个大汉斥骂着。</p>

    “啊——”四个大汉慌了,忙给我松绑,边道歉:“副总司令,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副总司令多多担待。”</p>

    听他们一口一个副总司令,我哭笑不得。</p>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客栈老板继续斥责几个大汉,边又说:“你们下去,出去守着,不准任何人进来。客栈打样,关好门!”</p>

    “是——”四个大汉忙答应着,又冲我点头哈腰道歉,然后下去了。</p>

    客栈老板忙关好门,请我坐下,赔笑着:“易哥,副总司令,二当家的,真是太抱歉了,让你受委屈了,我这厢给哥哥赔罪了。这些下人都是粗人,不懂事,得罪了哥哥,我回头狠狠教训他们。”</p>

    “都是自己兄弟,不必见外!”我说:“你也不要责怪处罚他们了,其实也不能怪他们,我因为保密的原因,没告诉他们我的身份,他们这样做,也是警惕性高的表现,是必须的,应该提出表扬才是。”</p>

    “副总司令说的极是,哥哥到底是哥哥,大人大量!”他笑着。</p>

    其实他年龄我大点,却口口声声叫我哥哥,乱套了。</p>

    “副总司令今晚来这里,不知是要……”他给我倒了一杯普洱茶,递给我,试探性地看着我。</p>

    我说:“我是从星海来这里随团旅游的,要在这边几天。我想借这次机会去那边看看,麻烦你给李老板通报一下。”</p>

    他听了,忙点头:“是,是,遵命。副总司令稍候,我这办理此事。”</p>

    说着,他坐到桌子前,写了一个纸条,然后卷起来,装进一个细小的管子里。</p>

    然后,他打开窗户,窗户外面挂着一个鸟笼子,他打开鸟笼子,取出一只鸽子,将管子捆到鸽子,接着一松手,鸽子振翅往南飞去。</p>

    够小心的,采取这种原始而又最保险的联系方式。</p>

    然后,他关好窗户,看着我说:“最迟3个小时候能回信,请副总司令稍候。”</p>

    我点了点头。</p>

    他又说:“副总司令还回酒店不?”</p>

    我说:“不回去了。在这里等回信好了!”</p>

    他说:“那要不先找个房间让副总司令歇息?”</p>

    我说:“好!”</p>

    他带着我出去,找了一个客房,打开门,然后对我说:“副总司令,总司令要是知道你来了,一定会十分激动和高兴的,估计今晚我们能出发去山里。”</p>

    我点点头:“好!”</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