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63章 散步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照完相,我对他说:“你这墨镜不错。 ”</p>

    他笑了下,摘下墨镜:“一般,地摊买的。”</p>

    我看着他,笑了笑,没再说话。</p>

    晚餐安排地不错,菜很丰盛,每桌还了一瓶白酒和一瓶红酒。</p>

    食宿标准其实已经超过质团的待遇,当然,这不是散拼团,自然不一样。</p>

    地接社的导游和我见了面,听说我是春天旅行社的老板爷,不由对我分外尊敬了几分,保证一定会搞好全程服务,保证最优的服务质量,同时又说要和自己的老总汇报,请他们老总来和我见见面,打个招呼,我拒绝了。</p>

    晚餐的时候,大家都兴致很高,有的喝白酒,有的喝红酒,秦璐和我一桌,还坐在我身边,喝了几杯红酒。</p>

    秦璐酒量似乎不大,几杯酒喝红了脸。</p>

    晚饭后,我出了酒店,秦璐跟了出来。</p>

    “喂——干嘛去?”秦璐说。</p>

    “散步!你出来干嘛的?”我说。</p>

    “同散步!”秦璐笑着:“你是这里的本地通,跟着你散步,迷不了路哦。”</p>

    我心里连连叫苦,我想去悦来客栈的,秦璐粘着我,我如何走得脱。</p>

    我和秦璐随意走着,周围是一片芭蕉林,环境十分优雅。</p>

    “喂——飞机干嘛要换座位?”秦璐问我。</p>

    “不干吗,是坐在间太拥挤!”我说。</p>

    “这理由似乎有些牵强吧?”秦璐笑起来。</p>

    “不牵强。”我说着,突然似乎觉得身后有人在跟着,倏地转身,却什么都没看到。</p>

    “怎么了?”秦璐说。</p>

    “没怎么!”我说。</p>

    “是担心熟人看到咱俩在一起?”秦璐说:“是不是?”</p>

    我没有做声。</p>

    “大家是同学,一起散散步怎么了?谁能说出什么来?”秦璐又说。</p>

    我看着秦璐,欲言又止。</p>

    “哎——飞机的感觉好不好?”秦璐的声音里似乎带着几分挑逗。</p>

    我说:“不好。”</p>

    “撒谎。”秦璐说。</p>

    “这样真的不好,男女授受不亲,这样是不可以的哦。”我说。</p>

    “少来,反正又没人看到。”秦璐说。</p>

    “没人看到也不行,这是搞暧昧。我们是同学,还是班干部,是不可以搞暧昧的。”我半开玩笑地说。</p>

    “男女同学拉拉手,很正常的吖!”秦璐笑起来:“易克,你是不是想多了啊?”</p>

    “是的,我是想多了。不知你有没有想多,如果你没想多,那太好了。”我说。</p>

    “你希望我想不想多呢?”秦璐说。</p>

    “你说呢?”我反问秦璐。</p>

    “我说。我希望你想多点哦。年轻人,有想法是正常的嘛。”秦璐说。</p>

    “但是我不希望哦。”我笑着说:“有些事是可以想多的,但还有些事,是不可多想的,是不可以有其他想法的,单纯同学友谊拉拉手自然是没问题的,但是不能多想!”</p>

    “嘻嘻。易克,你猜我在飞机在你手心里划的东西是什么?”秦璐看着我。</p>

    “猜不到。”我说。</p>

    “好没情商的男人啊。”秦璐说:“告诉你,我在你手心画的是心,画了很多个呢。”</p>

    “画心干吗?”我说。</p>

    “你说呢?”秦璐说。</p>

    “我不想说,也想不出怎么说!”我说。</p>

    “你是个最狡猾的家伙。”秦璐说着,随意抬起手臂打了我一下。</p>

    我又感觉身后似乎有人,倏地又转身,却还是什么都没看到。</p>

    “神经啊你,老这样干吗?”秦璐说。</p>

    “不干吗!”我说。</p>

    走了一会儿,我问秦璐:“班长,问你个和女人有关的问题!”</p>

    “问吧。”秦璐说。</p>

    “你说,女人生命里最不丢失的东西是什么?”我说。</p>

    “最不可丢失的东西。”秦璐沉思了下,说:“我认为是可爱,我坚信一点,女人是因为可爱而美丽。”</p>

    “哦。”我点点头。</p>

    “对不对?”秦璐说。</p>

    “对,但我不认为这是最不可丢失的东西!”我说。</p>

    “那你认为是什么?”秦璐说。</p>

    我说:“自我!”</p>

    “自我?为什么这么说?”秦璐看着我。</p>

    我说:“因为,作为一个女人,如果没有了自我,你的人生便会平淡无味。所以,我认为自我是一个女人最不可丢失的东西,丢了自我,没有了自己的人生意义和价值。”</p>

    秦璐点点头:“或许你说的是对的,看不出,你一个男人,分析女人倒是很在行。”</p>

    我咧咧嘴,没有说话。</p>

    “其实我觉得,对女人来说,还有一个东西是不可或缺的。”秦璐说。</p>

    “什么?”我说。</p>

    “浪漫!”秦璐说。</p>

    我笑起来。</p>

    “我喜欢浪漫,偶尔浪漫一下,那种感觉像小鸟飞翔。”秦璐伸开双臂,仰脸看着夜空的繁星,有些入神,自言自语地说:“和老男人,是很难找到浪漫感觉的。可是,我却是那么向往浪漫。”</p>

    秦璐的话让我的心不由一动,我又想起了老关。</p>

    我怀疑秦璐说的老男人是指的老关。</p>

    其实老关也不算很老,但和秦璐和我起来,当之无愧是老男人。</p>

    我说:“老男人很有味道的,成熟!”</p>

    秦璐笑了:“但是年轻的男人有活力,我还是喜欢有活力的男人!”</p>

    我说:“你老公是老男人吗?”</p>

    秦璐说:“你说什么啊,我是单身呢。”</p>

    我说:“哦,你是单身。那是没结过婚了?”</p>

    秦璐说:“不告诉你,随你猜好了。”</p>

    我猜她可能是结过婚又离了。但我没说出来。</p>

    “我猜不到!”我说。</p>

    秦璐沉默了,看着夜空沉默了。</p>

    秦璐的神情似乎突然有些忧郁。</p>

    一会儿,秦璐说:“其实刚才你说女人最不可丢失的东西是什么,我突然认为不是自我,也不是可爱,也不是浪漫。”</p>

    “那是什么?”我说。</p>

    “本色!”秦璐说。</p>

    秦璐看着我,夜色里,她的目光很明亮。</p>

    我的眼前却浮现出了浮生若梦,浮现出了秋桐。</p>

    此时,我多么想秋桐能在这里和我一起。</p>

    此时,我不知道秋桐正在星海干嘛。</p>

    突然想给秋桐打个电话,但此刻好像不大现实。</p>

    秦璐看着我,突然笑起来:“易克,你说男人为什么都喜欢婚外情?换句话说,男人为什么都觉得别人的老婆好?”</p>

    我的心一跳,说:“我不懂这些问题,我没觉得别人的老婆好。”</p>

    说到这里,我不由又想起了海珠,我们还没有走入婚姻,可是,我却隐约感觉到了一种可怕的东西在慢慢滋生。</p>

    想到这里,我的心不禁打了个寒颤。</p>

    又想起了秋桐,如果我和她能走到和海珠这样的程度,我们之间会什么样吗?</p>

    心里突然有些悲苦,觉得自己在想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幻。</p>

    我摇摇头,顺势又回头看了一下,似乎看到一个黑影闪了一下,定睛看去,却没有了。</p>

    一阵亚热带的风吹过,周围的芭蕉林发出飒飒的声音。</p>

    我对秦璐说:“时候不早了,奔波了一天,你回去休息吧,我想去看望几个小时候的伙伴。”</p>

    秦璐说:“哦。要撵我走了!”</p>

    我说:“不是撵你走,是为领导身体着想!”</p>

    秦璐说:“我不领你这个人情。”</p>

    我说:“你不领那我没办法了。但我的确是要有事出去的。”</p>

    秦璐看着我,半天,笑了:“好吧,领导成全你!”</p>

    我松了口气。</p>

    秦璐刚要走,又说:“哎,易克同志,你说人家看到我们这样在一起,会不会认为我们是情侣呢?”</p>

    我的心一跳,说:“显然不是!一看我们是同学,是革命干部,是普通的朋友!”</p>

    “为什么呢?”秦璐说。</p>

    “因为我们都很守规守距!”我说。</p>

    “哦。那这样看起来像了,是不是?”秦璐突然挎住了我的胳膊,笑吟吟地看着我。</p>

    我忙往后退一步,顺势抽出胳膊,笑着说:“这样是在演戏,更不像了。”</p>

    我的脑子里不停提醒自己,妈的,这极有可能是老关的女人,万万惹不得,惹出事来,我死定了。</p>

    当然,即使她不是老关的女人,我也不想惹。我周围的这几个女人已经让我够头疼的了,我实在不想招惹女人了。</p>

    此时,我大致断定秦璐虽然是单身,但极有可能是结过婚的女人。</p>

    结过婚的女人和没结过婚的女人,似乎是有不同的地方的。至于到底是哪里不同,我说不出。</p>

    秦璐冲我莞尔一笑,然后转身回去了。</p>

    目送秦璐走远,我又看了看四周,很静,芭蕉林里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p>

    我似乎觉得里面有一双眼睛正在看着我,觉得有些不舒服,转身走,直奔老城区而去,直奔东枝巷。</p>

    很怪,海珠今天没打电话查岗。</p>

    最近这段时间,海珠查岗特别勤,一天好几次,习惯了被查岗,此时反倒有些不适应了。</p>

    我不由举得自己有些犯贱。</p>

    在老城区的枝枝节节的巷子间穿行,又似乎感觉有人跟在我后面,几次回头却又什么都看不到。</p>

    我不由心里有些发毛,快走几步,接着拐进一个巷子交叉口,迅速将身体贴紧一户门洞,盯住巷子口。</p>

    一会儿,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p>

    片刻,黑暗里,一个身影出现了,在巷子口左右张望着。</p>

    虽然是在夜色里,但我还是隐约看出了这个人,虽然有些心理准备,但还是有些意外,身形不由微微一动。</p>

    他似乎保持着告诉的警惕性,轻微的动静还是惊扰了他,他突然发足往回奔。</p>

    毫不迟疑,我立刻冲出来追了去。</p>

    他的身形很灵活,跑的速度不慢,我一时竟然追不他。</p>

    穿过几个巷子,他突然往另一个巷子里钻了进去,这不是来时的巷子。</p>

    我不由一喜,这巷子是个环形的巷道,他一个劲儿往前跑,最后还得回到这里。</p>

    这是地利的好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