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61章 生命在于运动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在原地稍微停留,然后直接又快速跑了回去,站到老黎身后。 </p>

    “速度不慢。”老黎仍旧没有回头。</p>

    “还行吧。好久没有锻炼了。”我有些气喘。</p>

    “生命在于运动!”老黎说。</p>

    我坐下来:“还有个说法,生命在于静止。”</p>

    “**的生命在于运动,精神的生命在于静止。”老黎转过头,看着我。</p>

    “这话有些深奥了。”我说。</p>

    “呵呵。人生如跑步啊。”老黎意味深长地说。</p>

    我琢磨着老黎的话,觉得很有味道,不错,人生不正如跑步一样吗,一场很长很长的马拉松跑步。人从一出生站到了起跑线,一直向终点跑去,经历了人生的春夏秋冬,青少年为春,壮年为夏,年为秋,老年为冬。</p>

    第二天晚,班里在学校多功能会议室举行联欢晚会。明天我们要出发去腾冲旅游。</p>

    秦璐分外活跃,担任主持人,同时自己还表演了两个节目,一个舞蹈,一个独唱。</p>

    秦璐的艺才华得到了施展,得到大家的热烈赞扬,不少男同学的目光都跟着她转悠。</p>

    联欢会,同学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纷纷拿出自己的绝活,吹拉弹唱都有,连班主任老师都表演了一段京剧清唱,气氛十分热烈。</p>

    我坐在联欢会的一个角落静静地看大家表演,没有出节目,我没那兴致。</p>

    既定的节目表演完之后,举行了联谊舞会,随着舒缓的慢四舞曲响起,光线变得昏暗,一些同学开始翩翩起舞。</p>

    秦璐是今晚最惹眼的女同学,长得当之无愧是班花,班里的女同学本来不多,不少男同学纷纷过去邀请她跳舞,都被她婉言谢绝,却不住往我这边看。</p>

    我装作没有看到秦璐的目光,和身边的男同学随意交谈着无关紧要的话。</p>

    这时,秦璐站起来向我这边走过来,走到我身边,微笑着:“娱委员同学,今晚一个节目都没表演,这会儿不想请我跳支舞吗?”</p>

    我刚要推辞,身边的男同学一起起哄推我,秦璐这时又主动伸出了右手。</p>

    我无法拒绝了,于是站起来和秦璐跳舞。</p>

    舒缓的慢四舞曲里,我和秦璐在舞池里随着节奏移动着脚步。</p>

    秦璐明亮的目光看着我,似乎还有火热的东西在跳动。</p>

    我不做声,眼光看着别处。</p>

    秦璐的身体和我靠得有些接近,胸部有意无意和我的身体摩擦了几下,我有些心跳不止。</p>

    秦璐身散发出淡淡的一股香水味,很好闻。</p>

    “易克,你似乎不喜欢热闹的场合。”一会儿,秦璐轻声说。</p>

    “我习惯安静。”我说。</p>

    “你的人依然年轻,但你的心却似乎有些老了。”秦璐吃吃地笑了一下。</p>

    “我的人不年轻,我的心也老了。”我说。</p>

    “但你身却散发着蓬勃的青春和生动的活力。”秦璐又说。</p>

    “你这话是有些矛盾的。”我说。</p>

    “矛盾都是可以统一的!”秦璐说:“在这种矛盾的统一里,你成了一个极度魅力的男人。你身散发着令女人不可阻挡的迷人魅力。”</p>

    说着,秦璐的胸部又不经意碰到了我的身体。</p>

    秦璐的胸部很丰满,我不敢多看一眼,心跳加速。</p>

    “过奖了。”我说,声音有些干涩。</p>

    “我其实很欣赏你这样的男人。”秦璐又轻声说:“能让我真正欣赏的男人很少,但你是其一个。”</p>

    “谢谢班长!”我说。</p>

    “易克,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秦璐问我。</p>

    “你是一个很优秀的女人。”我说。</p>

    “我刚才的话,会不会让你觉得我有些轻浮呢?”秦璐又说。</p>

    “没有。”我说。</p>

    “谢谢你。”秦璐说了一句,然后沉默了。</p>

    不知为何,我握住秦璐的手慢慢出了汗。</p>

    舞曲快结束的时候,秦璐说:“我让你感到紧张了吗?”</p>

    我忙说:“木有。我木有紧张。”</p>

    秦璐看着我笑了下,笑得有些多情和妩媚。</p>

    我的心猛地一跳,不敢再看秦璐的眼睛,手心的汗似乎更多了。</p>

    联欢会结束后,秦璐说要和我一起走。</p>

    我们步行出校园,在门口等出租车。</p>

    这时,孔昆走了过来。</p>

    我有些意外,孔昆怎么来了这里。</p>

    看到孔昆,秦璐笑了:“孔总好。”</p>

    “你好。”孔昆和秦璐招呼,神情似乎有些尴尬,似乎她没有料到秦璐会和我一起,接着说:“海珠姐下午出差了,我突然想起明天你们要出团的一些事宜,正好又路过这里,知道你们今晚开联欢晚会,等下易哥,和他说一下。”</p>

    海珠下午出差了,和我说过。</p>

    “呵呵。海老板不在家,易老板当家了。”秦璐笑着说。</p>

    正在这时,秦璐的手机响了,秦璐摸出手机看了下来电,神情稍微有些异样,看了我一眼。接着走到一边低声接电话。</p>

    我看了看孔昆,她站在那里不说话,默默地看着我。</p>

    秦璐片刻接完了电话,接着过来说:“我刚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他有事要找我,来车接我,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吧。”</p>

    我看着秦璐微笑了下,点点头:“好。”</p>

    秦璐看着我的神色似乎有些不自然,冲我和孔昆点点头,走了,往和我相反的方向走去。</p>

    我突然有一种直觉,似乎她不愿意让我看到接她的车和人,故意走开的。</p>

    为什么呢?</p>

    不知道。</p>

    也不想去猜。</p>

    秦璐走远了,我对孔昆说:“什么事啊?”</p>

    孔昆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是。是想到明天你要出去旅游了,来和你话别一下。”</p>

    原来孔昆不是出团的事找我,是专门在这里等我和我话别的。</p>

    “易哥,祝你出去玩的开心。”孔昆说。</p>

    “谢谢。”我说:“很巧,我们刚结束联欢晚会,你正好路过这里。”</p>

    “我。我不是正好路过这里。”孔昆低头说。</p>

    “那你是……专门来这里等我的!”我说。</p>

    “嗯。”孔昆点点头。</p>

    “专门来和我话别的?”我笑着说。</p>

    “嗯。”孔昆又点点头。</p>

    “呵呵。难得孔总一片心意。海珠知道你如此重朋友情谊,一定会感谢你的!”我话里有话地说。</p>

    孔昆的神情顿时有些尴尬,还是努力笑了下:“海珠姐不在,我当然要尽到我的本分。”</p>

    这话听起来很牵强,有些不大合理。</p>

    我说:“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家。”</p>

    孔昆点点头。</p>

    这时,一辆出租车开过来,我拦住,和孔昆车,送孔昆回去。</p>

    路,我对孔昆说:“你来公司有一段时间了,为公司的工作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分管的那一块业务非常出色,说实在的,我和海珠都非常感谢你。”</p>

    孔昆说:“易哥不必客气,这都是应该的。能跟着易哥做事,再累也心甘。”</p>

    我说:“错,不是跟着我做事,是跟着海珠做事。”</p>

    孔昆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对,我说错了,是跟着海珠姐做事。”</p>

    我说:“海珠从心里把你当好姐妹,我也是把你当做好姊妹。当然也希望你在公司里做事能一直开心。”</p>

    孔昆看着我:“易哥开心,我会开心。”</p>

    我打个哈哈,说:“这话说的,不对哦,我们没有必要非要别人的开心而开心,我们开心,首先是为了自己,首先是因为自己。”</p>

    孔昆低头说:“但这是我的真实想法。”</p>

    我转移话题:“明天随团的全陪导游和摄影师都安排好了?”</p>

    “是的,都安排好了。”孔昆说。</p>

    “摄影师水平咋样啊?”我随口说。</p>

    “摄影师。这个摄影师……”孔昆说话突然有些支吾。</p>

    “摄影师怎么了?”我说。</p>

    “没……没怎么。这个摄影师很不错。”孔昆接着说。</p>

    孔昆的神情让我有些怪,但心里也没往别处想。</p>

    “地接社那边都协调好了吗?”我问孔昆。</p>

    “是的,都安排协调妥当,腾冲和瑞丽的地接社都会安排最出色的地接导游来带团的。”孔昆说。</p>

    “嗯,可别搞砸喽,不然我可无法和我们的同学交代。”我故作轻松地笑起来。</p>

    孔昆也笑了起来。</p>

    一会儿,孔昆说:“易哥,我觉得,你真是一个有位的男人。”</p>

    我呵呵笑起来:“我是有位的男人?孔昆,你别寒碜我了,我哪里会是有位的男人呢!”</p>

    孔昆认真地说,”我说的是真的!”</p>

    我说:“这话听起来很受用。”</p>

    我突然又觉得心里有些惭愧,突然想起了夏季。</p>

    我觉得夏季我更像是一个有位的男人。</p>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我心里突然觉得很不舒服,因为我又想起了秋桐。</p>

    我不做声了。</p>

    孔昆也沉默了。</p>

    很快孔昆到了。</p>

    “易哥,要不要到我宿舍去坐会儿。”孔昆说。</p>

    我半开玩笑地说:“别了,女生宿舍,男生岂能随便去呢,这可不好的哦,好了,我今天很累了,想回去休息了,你也回去早休息吧。”</p>

    孔昆看看我,抿住嘴唇,接着下了车。</p>

    然后,我直接回了宿舍,路,我不停回头看,没发现跟踪的。</p>

    回到宿舍,我洗了一个热水澡。</p>

    刚洗完澡,海珠打电话过来了。</p>

    “刚才听孔昆说她找你了。”海珠说。</p>

    “是的。”</p>

    “是告诉你明天随团出发的一些注意事情的吧,呵呵。”海珠笑着。</p>

    “额。”我含混地应了一声。</p>

    “孔昆做事是想得周到,做事是稳妥。”海珠说:“她刚到家给我打了电话,说了下找你的事。”海珠说。</p>

    我没有做声。</p>

    “这年头,能找到合适的副手可真不容易,特别像孔昆这样既有能力又懂业务,还有如此强责任心的。”海珠又说。</p>

    海珠对孔昆的信任突然让我心里有些不安。</p>

    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不安,但是觉得心里不大踏实。</p>

    “你没有和孔昆提起过以后打算让她担任旅行社总经理的事吧?”我问海珠。</p>

    “没有啊!你不是说暂缓吗?”海珠说。</p>

    “嗯。目前时机还不成熟,先不要在她面前透漏什么消息!”我说。</p>

    “知道了,相公,为妻当然听你的了。”海珠笑嘻嘻地说。</p>

    “我们今晚开联欢晚会了。”我说。</p>

    “知道的!”海珠说。</p>

    “你怎么知道的?孔昆告诉你的?”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