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60章 重新装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海珠掩饰地笑了下:“我猜的,看你电脑桌面这么干净,我猜是不是你重新装机了。   (w w w . v o dtw . c o m)”</p>

    听了海珠的话,我的心一跳,没有说话。</p>

    我不愿意让自己去多想什么,于是开始吃饭。</p>

    “酒店那边的门面房装修的进度挺快的。我刚从那边回来!”海珠说。</p>

    “嗯,好,装修完搬过去,现在的旅行社店铺当门市好了!”我说。</p>

    “好。酒店更名的手续也快办妥了。正式更名挂牌的时候,你看要不要举行个仪式?”海珠说。</p>

    我想了想,说:“不要了。本来不是多大的酒店,以前这名字也没多大的名声,没必要折腾。直接挂牌用新名字经营是。同时,给老客户都发一个通知,在报纸电视登几天的小广告。”</p>

    海珠点头:“张小天也是这个意思。”</p>

    我说:“等一切办妥,咱们春天实业公司下属春天大酒店和春天旅行社两家实体经营单位了,你最近要把各种管理理顺。”</p>

    “这没问题!”海珠说。</p>

    我说:“过几天,我们学习班要外出旅行。”</p>

    海珠说:“我知道了,孔昆今天告诉我了,你们班选了腾冲瑞丽旅游线。说实在的,你们倒是真会选啊,这条线是新开的,以前的昆大丽和香格里拉版纳线都是老线路,很多人都去过了,不吃香了,这个线路是地接社提供的新产,星海这边,你们是第一波客人呢。你们这个团,总共也50个人,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团,不过我们一定要做好的,要在星海打出这条线路的名声去。”</p>

    我说:“我们班才30个人,怎么成50个了?”</p>

    海珠说:“孔昆说一起去旅游的还有你们班的所有任课老师,还有学校的部分领导,甚至还有他们的家属,呵呵。”</p>

    “操,都搭车旅游啊!”我说。</p>

    海珠说:“你们那边要求还挺多的,吃住要求都很高,算是个vip质团了,住的都是四星以,吃的标准每人每餐50元,其他的正常团高出一倍还多。到底是公家旅游,是舍得花钱。”</p>

    我笑了:“这不是好事嘛,档次高了咱们赚的多啊!”</p>

    海珠说:“我没敢提高价格,利润其实是不高的,第一次发这条线,主要是打名声,利润是其次。每个人也是赚他们200多,和经济团的利润差不多的。”</p>

    我呵呵笑了:“嗯,不错,会做生意了!”</p>

    海珠也笑了,又说:“对了,他们还要求我们给提供一个专业摄影师,负责全程摄像照相呢。”</p>

    “真能捣鼓!”我说。</p>

    “我想了,既然不打算依靠这个团赚钱,干脆好事做到底,找一家摄影机构的专业摄影师,全程陪同,旅游结束后,每人赠送一个旅游摄影光盘,同时再送一个旅游期间拍的精美相册,让他们皆大欢喜。”海珠说。</p>

    我说:“那成本更高了,利润更低了。”</p>

    海珠说:“没办法啊,看你的面子哦。谁让你是班里的学员呢,是不赚钱咱也要接这活啊。再说了,我想了,这班里的学员都是来自各单位,这么一弄,其实也等于给咱们自己做了个广告。以后这些学员说不定是某个单位的大小头头,长远考虑,还是很合算的。”</p>

    我笑了:“你还挺有发展的远光,还挺有政治意识。”</p>

    海珠呵呵笑了。</p>

    我接着说:“摄像的人找好了?”</p>

    海珠的眼神一动,接着说:“找好了,我亲自找的。”</p>

    我说:“从哪里找的?”</p>

    海珠低头吃饭,边似乎很随意地说:“反正说了你也不知道。你放心好了,保证摄影水平和质量。”</p>

    我接着说:“全陪导游安排了?”</p>

    海珠说:“安排了一个小伙子,摄影师也是小伙子,两人正好一起住宿,也方便!”</p>

    我说:“那好!”</p>

    海珠说:“一般这种第一次发的线路团,我其实该跟着亲自去走一趟的,但是想到你也参团旅游,有你跟着,我不用去了。我跟全陪导游说了,有什么事及时给你汇报,有什么问题直接找你解决!”</p>

    我呵呵笑了:“你倒是很会借势!”</p>

    海珠说:“咱家自己的事,不找你找谁啊?我去了不是浪费人力吗?再说,这几天酒店刚接手,门面房又在装修,我走开也着实不放心,我打算趁这几天功夫把这些事都办妥。”</p>

    我点点头:“家里这边有什么事,及时和我保持联系!”</p>

    海珠说:“这些都是琐事,都是程序性的,还能有什么事?”</p>

    我没有说话。</p>

    海珠说:“你是对我和张小天之间的协调搭档有担心?”</p>

    我笑了笑,看着海珠。</p>

    此时,我心里突然隐隐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但这感觉又似乎很飘渺。</p>

    海珠说:“你放心,我会给他放权的,酒店的内部管理事务,只要他不找我,我不会主动干涉的,我会尊重他这个酒店总经理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明白这个道理,酒店的事情,我只抓财务,别的不管。”</p>

    我想了想,说:“财务这一块,小钱你不要管,只抓大钱,一般事务性支出的签字权,放给张小天,大项目支出,你做最后决定!”</p>

    海珠说:“大钱小钱的标准是多少?”</p>

    我想了想,说:“5000!”</p>

    “5000?”</p>

    “嗯。”我点点头。</p>

    “有点多吧?我觉得1000不少!”海珠说。</p>

    我呵呵笑了:“通货膨胀,物价飞涨,现在1000元能干什么事?大胆给他放权是,如果没问题更好,有问题,还可以收回来嘛。你是老板,收放还不都是你说了算?我的直觉,张小天是不会滥用签字权的。”</p>

    “你的直觉?你的直觉是赌一把吧?”海珠说。</p>

    “你也可以这么认为!”我说。</p>

    “那好吧,为妻我陪你赌一把!”海珠说。</p>

    我看着海珠,喃喃地说:“阿珠,很快,你是我妻子了。”</p>

    海珠莞尔一笑:“是啊,怎么?不适应?”</p>

    我说:“不是不适应,是觉得这称呼怪怪的。妻子,妻子。”</p>

    海珠说:“你以后是我丈夫了,昵称老公,简称当家的,还可以古代那样称相公。”</p>

    我说:“你还可以像古代那样称老爷。”</p>

    海珠噗嗤笑出来:“你做梦当老爷去吧。”</p>

    我说:“你叫我一声老爷!”</p>

    海珠说:“美得你!不叫!”</p>

    “怎么不听话呢,叫!”我说。</p>

    “嘻嘻。叫你当家的,叫你相公,不叫老爷!”海珠笑着。</p>

    我伸手捏住海珠的小鼻子:“叫老爷!”</p>

    “哎——哎——老爷,老爷——”海珠叫起来。</p>

    我哈哈一笑,松开手,海珠揉揉鼻子,亲昵地打了我一下,嗔怒地说:“你个坏蛋老爷。你是老爷,那我是夫人了。”</p>

    我说:“你要谦虚点,要称呼自己奴家。或者贱妾。”</p>

    海珠笑得浑身发颤:“你意淫吧。我才不呢,我要你以后叫我爱妃。”</p>

    我说:“哎——这一叫爱妃,我岂不是是皇了,但是你却不是皇后哦,你是偏房呢。”</p>

    海珠一愣,接着说:“对啊,不行,你不能叫我爱妃,我是正室,怎么能做妃子呢,我要做皇后才是。”</p>

    我说:“其实爱妃倒也不错,你难道不知道古代皇都是宠爱妃子的,皇后都是做摆设的!”</p>

    海珠正色说:“第一,我不是摆设,我是你唯一的妻子;第二,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女人和我分享你。所以,你只有一个爱妻,那是皇后我,是绝对不会有什么爱妃的,你少做那个梦吧,只要有我在,你永远也实现不了这个想法。”</p>

    我看着海珠,干笑了几下,忙又低头吃饭。</p>

    边吃饭,我不由又想起了无怨无悔甘愿做二奶的夏雨。</p>

    吃过饭,我坐在沙发看电视,海珠过来坐下,身体一倾斜,半躺在我怀里。</p>

    电视里正播放一部韩剧,海珠看的十分投入,一会儿竟然被剧男女主的爱情感动地不停抹眼泪。</p>

    我心里好气又好笑,说:“故事都是编的,戏都是演的,你还当真了。不看这狗屁玩意了,去洗把脸,睡觉。”</p>

    洗漱完床,靠在床头,海珠神情还是有些郁郁,似乎还没有从那剧情里出来。</p>

    一会儿,海珠看着我说:“哥,你相信这世有至死不渝的爱情不?”</p>

    我看着海珠,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于是反问她:“你呢,你相信吗?”</p>

    “主观,我愿意相信。但是客观,现实生活里,我却看不到。”海珠说。</p>

    “现实和梦想是总有差距的。”我说。</p>

    海珠神情有些发证,看着天花板发呆。</p>

    周末的午,我和老黎坐在海边静静看海。</p>

    阳光明媚,海风轻拂面,空气弥漫着大海的味道。</p>

    我说:“老黎,每次和你在一起聊天,总能学到很多新东西,这种感觉真好。”</p>

    老黎瞪眼看着我:“我怎么没你那么好的感觉呢?连爹都不叫!木有意思啊,好无聊啊。”</p>

    我说:“这个传道授业和叫不叫爹是两码事,你少乱挂钩。我还是喜欢叫你老黎。”</p>

    “我越来越喜欢叫你儿子!”老黎说。</p>

    “随你了。”我说。</p>

    “可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老黎说着,伸手找我脑袋是一下子:“我打你个不听话的儿子。”</p>

    我呵呵笑起来,站起来活动身体,同时往四周随意看了看。</p>

    这一看不要紧,正好看到200米开外的马路边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旁站着一个人,正往这边看着,手里似乎还拿着一个什么东西。</p>

    我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转过身,对老黎说:“老黎,好久没练短跑了,我活动下筋骨哈。”</p>

    老黎头也不回,依旧看着大海:“ok!预备——1——2——3——开始——”</p>

    老黎话音刚落,我猛地转身,脚下立刻开始发力,迅疾直向那辆车冲去。</p>

    我跑的飞快,直冲他而去。</p>

    我的目的是想突袭他想抓住他看看他到底是谁。</p>

    所以,我以冲刺的速度奔他过去,试图在他来不及发动车子之前赶到。</p>

    没想到这龟儿子反应竟然很快,看我飞奔而来,倏地钻进车里,接着发动车子,疾驶而去。等我赶到马路,狗日的已经跑远了。</p>

    我没有记车牌号,我知道干他这活的,记车牌号是没有意义的,这年头造假什么都容易,假牌子满天飞。</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