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59章 不会磨灭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但是,那些内容,那些浮生若梦的话,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永远也不会磨灭。 </p>

    卸载完扣扣,我呆呆地看着电脑屏幕,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巨大的悲凉。</p>

    呆了半天,心里仍然觉得有些不踏实。</p>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p>

    我找出一个安装盘,将笔记本电脑进行彻底地重新安装。</p>

    折腾了半天,终于安装完毕,同时也安装了扣扣软件。</p>

    当然,此时的扣扣里是没有任何以前的聊天痕迹的。</p>

    搞完这些,似乎松了口气。</p>

    关机,悄悄回到卧室躺下,入睡。</p>

    第二天起床,我去卫生间洗漱,隐约听到海珠的手机响了,隐约听到海珠在接电话,隐约听到海珠说到了笔记本电脑,其他的都没听清楚。</p>

    出来后,海珠已经打完了电话,招呼我吃早饭。</p>

    吃完早饭,正要出门,海珠说:“哥,我的笔记本出了点毛病,送去维修了,今天我要出去办事,需要用电脑,借用下你的行不?”</p>

    我说:“当然可以,我不收租金的!”</p>

    海珠莞尔一笑,拿起我的笔记本走了。</p>

    我不由有些后怕,又有些庆幸,幸亏昨晚半夜重新安装了电脑。</p>

    随即,我又为自己的想法觉得有些可笑,觉得自己有些疑神疑鬼,海珠当然不会拿着我的笔记本去找电脑高手破译密码查询扣扣聊天记录的,她的思想很单纯,哪里会想到那些呢?</p>

    当然,电脑一重装,一般的电脑高手是无法找到那些聊天记录的。</p>

    但我还是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多余,觉得自己不信任海珠是很不应该的。</p>

    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最重要的是什么?当然是信任!</p>

    海珠对我一往情深,我没有理由不信任海珠,没有理由对她产生什么怀疑。</p>

    想到这里,我甚至对自己昨晚重装电脑的举动感到耻辱和羞愧。</p>

    到学校后,课前,秦璐对我说:“嗨——易克,班主任老师征求了部分同学的意见,确定了我们了我们外出考察旅游的线路。”</p>

    “去哪里啊?”我说。</p>

    “云南!”秦璐说。</p>

    我笑起来:“去云南,肯定又是昆明大理丽江这条线了。”</p>

    “错!”秦璐说。</p>

    “那是西双版纳香格里拉这条线!”我说。</p>

    “哈哈,还是不对!”秦璐说:“这两条线都是老线路了,班里的同学很多都去玩过了,都不建议去。”</p>

    “那是去哪里呢?”我说。</p>

    “根据你女朋友的旅行社给我们提供的旅游线路,根据我们的课程时间安排,根据大多数同学的意见,最终确定的旅游线是腾冲瑞丽双飞5日游。”秦璐笑嘻嘻地说。</p>

    “啊——去腾冲啊?”我不由一愣。</p>

    刚从腾冲回来不久,这又要去腾冲!</p>

    “是啊,去腾冲瑞丽啊,主要游览是在腾冲,怎么,你不喜欢去?”秦璐说。</p>

    我笑了下:“喜欢啊,五一前我刚去云南开会,刚过去那里。那里风光很不错的。”</p>

    “看来你较熟悉了。”秦璐说。</p>

    “岂止是较熟悉,是很熟悉。我是在那里长大的!”我说。</p>

    “原来如此。那太好了,那还不如你来当导游!”秦璐笑着。</p>

    我说:“导游我是当不了的,旅行社会专门派全陪导游,当地的地接社会有专门导游,不过,白天的游览结束后,大家想出去玩出去吃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们哪里有好吃的好玩的。”</p>

    “嗯,不错,很好!”秦璐点点头。</p>

    此时,我的脑子里不由想到了李顺告诉我的接头地点——东枝巷悦来客栈。</p>

    我突然有一种想越境过去看看李顺那支掸邦民族革命军的冲动。</p>

    似乎,这种冲动更多是来自于一种强烈的好。</p>

    但我同时也知道,非法越境一旦被发现,被通知到组织,那这罪过可大了,甚至直接能毁掉我的政治生命。</p>

    但我天生是喜欢冒险的人,好心很重的人,一旦得知又有机会去腾冲,这种冲动积聚在我心里无法挥去。</p>

    当然,我其实知道,我的这种冲动未必全部源自于好,似乎还隐隐有另一种莫名的情怀在驱使着我。</p>

    课间的时候,我在楼顶的天台给秋桐打了个电话。</p>

    “最近班里要组织外出旅游,选择的是腾冲瑞丽旅游线。”我说。</p>

    “哦,呵呵,那你又要回腾冲了,又要去你的第二故乡了。”秋桐开心地说。</p>

    “嗯。”</p>

    “高兴不?”</p>

    “高兴!”</p>

    “我怎么感觉不到你有多高兴呢?”</p>

    “哇咔咔——”我干笑两声。</p>

    “呵呵,怎么这么勉强?”秋桐说。</p>

    “没勉强啊。”我说。</p>

    秋桐停顿了下:“这次去腾冲。不会又遇见李顺他们吧?”</p>

    “哪里会那么巧。”我说。</p>

    “你这次是集体活动,班里很多同学都在一起,还有老师跟着,万一。万一李顺要是遇到你找到你,你千万要注意影响,万万不可出什么纰漏。”秋桐叮嘱我。</p>

    “嗯。”我答应着。</p>

    “他不主动找你,你不要主动去找他。特别是,你绝对不要越境。”秋桐又说。</p>

    “嗯。”我心不在焉地答应着。</p>

    “在那边越境是很容易的事,对当地人来说无所谓小事一桩,但对你来说,却是大事,一旦越境被发现,那麻烦大了。”秋桐说。</p>

    “我知道了!你别婆婆妈妈的好不好?”我不耐烦地说。</p>

    “你——你说我婆婆妈妈?你敢说我婆婆妈妈?”秋桐说。</p>

    “怎么了?我说你婆婆妈妈怎么了?你不服气?”我说。</p>

    “当然不服气!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敢对领导这样说话!”秋桐说。</p>

    “我说了你又怎么了?”我憋住笑说。</p>

    “你——你目无领导!”秋桐说。</p>

    “我目无领导,你能把我怎么的?”我蛮横地说,心里只想笑。</p>

    “你——你欺负领导!”秋桐说。</p>

    “是的,我欺负领导了,来吧,领导,处分我吧,处分我呀——”我得意地说。</p>

    “我找季记去告你状,你违反组织纪律!”秋桐说。</p>

    “哈。去吧,去吧,我等着你去告状,你现在去,快去啊。”我快乐地说。</p>

    “你——易克——你是个——”秋桐说。</p>

    “我是个什么?”我说。</p>

    “你是个大坏蛋!”秋桐说。</p>

    “哈哈——”我忍不住大笑起来,这是秋桐唯一会骂人的一句话了。论起骂人的本事,她可委实不我。</p>

    听到秋桐也在电话里笑,我的心里突然很愉快。</p>

    “我是大坏蛋,那么,你呢,你是大大坏蛋,因为你是大坏蛋的领导啊,所以,大坏蛋的领导必定是超级大坏蛋!”我说。</p>

    “好啊,你敢骂我,无法无天,我打你个大坏蛋。打你,打你。”秋桐笑着又说。</p>

    闻听秋桐此语,我蓦地想起曾经那难忘的夜晚我和浮生若梦调笑时她发过来举着小锤子的表情说:“打你,打你”时候的情景,突然有些黯然神伤。</p>

    我不笑了,沉默不语起来。</p>

    “你怎么了?”秋桐在电话里说。</p>

    我轻轻呼了口气,轻声说:“昨晚,我把我们过去的那些聊天记录,都删除了,再也看不到了。”</p>

    “或许,你早该删除的。”秋桐说。</p>

    “虽然删除了,可是那些内容却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里。”我又说。</p>

    秋桐沉默片刻,说:“你该把那些内容从你的记忆里也同样删除。”</p>

    我说:“但是,这不是我自己能做到的,我做不到,我无法左右自己的大脑。我做不到,你也做不到吧。”</p>

    秋桐在电话那边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一会儿,挂了电话。</p>

    放下电话,我抬头看看天,不由怅怅地叹了口气。</p>

    突然听到身后有轻微的动静,回身一看,秦璐正站在我身后。</p>

    不知她什么时候来到我身后的。</p>

    秦璐正带着温和的目光看着我。</p>

    “干嘛啊,娱委员同学,自己在这里玩深沉玩忧郁啊?”秦璐说。</p>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说:“你什么时候过来的?”</p>

    “你猜!”秦璐笑嘻嘻地说。</p>

    “猜不到!”我说:“告诉我。”</p>

    “猜不到干嘛告诉你?”秦璐依旧笑嘻嘻地:“怎么?审问我啊?”</p>

    “不敢!”我说。</p>

    “我过来有一会儿了啊。”秦璐说。</p>

    我的心一紧,刚才只顾和秋桐调笑,怎么没有听到她过来的动静呢,她是不是听到我和秋桐的谈话内容了呢?</p>

    “干嘛神情有些紧张啊?”秦璐说:“难道,莫非是你刚才打电话在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p>

    我笑了下:“当然不是!”</p>

    “不管是不是你都尽管放心,我刚才过来没有靠近你,没听到你在说什么!”秦璐说。</p>

    听秦璐这话,我的心里稍微自我安慰了一下,或许她说的是真话。</p>

    “其实你听到也没什么,我只不过在和一个朋友闲聊!”我说。</p>

    “那你干嘛非要追问我呢?”秦璐狡黠地看着我。</p>

    “我——我是觉得怪,你走到我身后我竟然没觉察到!”我说。</p>

    “这不怪了,女人走路声音总是很轻的。哪里像你们男人呢。”秦璐说:“还有呢,是你刚才注意力集在讲话,没有在意周围有没有人。”</p>

    我听秦璐说的倒也有理,笑了起来:“你倒是很会分析问题。”</p>

    “做咱们这一行的,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是老步骤了,是不是?”秦璐说。</p>

    “是!”</p>

    “好了,快到课时间了,走喽。”秦璐说完,先转身走了。</p>

    我看着秦璐的背影,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去了教室。</p>

    晚回到宿舍,海珠把我的笔记本带回来了:“哥,用完了,还给你!”</p>

    “嗯,好!”我说。</p>

    “你的电脑重新装了?”海珠突然说。</p>

    “是啊,前几天毒了,打不开机了,我自己重新装了一下!”我故作镇静地,看着海珠:“你怎么知道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