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58章 反追踪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红灯亮了,前面那车却早不见了踪影。 </p>

    我想让大姐继续开车追,说不定还能追,她却将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看着我:“对不起,师傅,我还有事,不能拉你了。钱我也不要了,你下车走吧。”</p>

    “这——你——大姐!”我说。</p>

    “大兄弟,对不住了,我真有事。我不要你的钱了还不行吗?求求你了,你走吧,我家里还有老人孩子等着我回家做饭。”女司机眼里有些惶恐的神情。</p>

    我知道她把我当成什么样的人了,无奈地看看前方,显然是追不了,那车早走远了。</p>

    我摇摇头,苦笑一下,掏出200元钱放在驾驶台,开门下了车。</p>

    大姐立刻开车走了。</p>

    我心里有些懊丧,被人追踪了这么久,想来个反追踪,却追丢了。</p>

    晦气!窝囊!</p>

    我在夜幕的街头漫无目的地溜达着,心里琢磨着跟踪我的人会是谁?是不是和下午在党校偷窥的是同一个人?</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海珠打来的。</p>

    “哥,我做好饭了,快回来吃饭!”海珠说。</p>

    “哦,好,我这回去!”我答应着挂了手机,打了一辆出租车往回走。</p>

    海珠今天打电话倒是很痛快,不问我在哪里不问我和谁在一起,直接叫我回去吃饭。</p>

    回到宿舍,海珠已经做好了饭。</p>

    我们吃饭。</p>

    我边吃饭边闷头想心事。</p>

    “哥,下午放学后去哪里了?”海珠有意无意问了一句。</p>

    “办理准备搞个艺晚会,我在教室排练了一会儿节目。”我说。</p>

    “和谁排练的啊?”海珠说。</p>

    “秦璐。她非要和我搞东北大秧歌,我不会,她又要和我合唱,我也不会,好不容易才脱身。”我说。</p>

    “哦,她干嘛非要和你一起表演节目?”海珠说。</p>

    “她说我是娱委员,要带头出个节目,我说我不会,她说要和我合演。”我说。</p>

    “她唱歌跳舞很在行?”海珠又说。</p>

    “是的,大学艺系毕业的,在歌舞团干过的!”我边吃饭边说。</p>

    “原来如此,那然后你,你去了哪里啊?”海珠和颜悦色地说。</p>

    “然后……”我抬头看着海珠:“然后啊。”</p>

    “是啊,然后呢?”海珠说。</p>

    “然后。我出来的时候遇到了冬儿,她说有事要和我谈,她开着刚买的一辆宝马,拉我去了郊外的岛。”我说。</p>

    海珠脸色一拉:“嗯。然后呢?”</p>

    “然后她和我谈了回话,然后她自己开车走了,把我扔在那里,然后我自己打车回来了。”我说。</p>

    “她找你谈什么的?”海珠说。</p>

    “她劝我不要接手这酒店,不要聘用张小天。”我说。</p>

    “为什么?”海珠说。</p>

    “不知道!”我说。</p>

    “不知道?”</p>

    “是的,不知道!”我又低头吃饭。</p>

    海珠沉默了片刻,说:“哼,我知道!”</p>

    “你知道什么?”我看着海珠。</p>

    “我知道她是嫉妒,嫉妒我们的事业发展了,嫉妒我们的生意做大了,她巴不得我们的生意垮掉!”海珠说。</p>

    我一时无语了,又低头吃饭。</p>

    “你怎么回答她的?”海珠又说。</p>

    “我没怎么回答,我说我只会往前走,不会往后退!”我说。</p>

    “嗯,这么说对了!”海珠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个冬儿,看到我们的生意越做越大,心里想必似乎很难受的。唉,何必呢,干嘛非要这样呢,有必要吗?值得吗?整天费尽心思捣鼓这些有意思吗?”</p>

    我继续吃饭,心里叹了口气。</p>

    一会儿,海珠问我:“哥,我刨根问底问你话,你烦不烦?”</p>

    我忙抬头看着海珠:“不烦,不烦!”</p>

    海珠笑了:“真不烦?”</p>

    “真不烦!一点儿都不烦!”我忙说。</p>

    我知道,对海珠的这个问题回到是不能犹豫的,要回答地很痛快才好。</p>

    “那好。”海珠又笑了。</p>

    “我回答你的问题,你相信不?”我小心翼翼地看着海珠。</p>

    “信啊,当然信,你是我男人,是我未来的老公,我不信你的话信谁的!”海珠说。</p>

    我笑了:“那好,其实我都是实事求是回答你的,我没撒谎的!”</p>

    “我知道!”海珠说。</p>

    “你为什么知道?”我说。</p>

    “因为——”海珠看着我:“因为我看到你的眼里充满了诚实,呵呵。”</p>

    海珠笑得似乎有些干巴。</p>

    我笑起来:“我的眼睛一直充满了诚实!”</p>

    “是吗?”海珠顿了顿,接着突然说了一句:“对了,哥,下午有个女的打电话到公司里来了,说是找你的,你办公室没人接,打到我公司里来了。”</p>

    “哦。是吗?”我说:“她没说叫什么名字吗?没说找我什么事?”</p>

    海珠紧紧盯住我,说:“我问了,她说叫她若梦行!”</p>

    若梦?我的心猛地一跳,海珠突然提起这个是何意?</p>

    我看着海珠。</p>

    海珠继续说:“这个若梦电话里听起来声音还挺好听的,她说找你有急事,但是把你手机号弄丢了,所以让我转告你,让你给她打回去。你现在抓紧给她打过去吧,别误了事!”</p>

    我看着海珠,眼神有些发愣。</p>

    “哥,别发愣啊,打吧!”海珠催促我。</p>

    海珠在诈我!</p>

    海珠学会诈我了!</p>

    我的心里一阵紧缩,忐忑不安起来,又突然感到一阵悲凉。</p>

    我迅速镇静下来,皱皱眉头,带着困惑不解的神情说:“晕倒。我从来不记得在现实生活里认识一个叫什么若梦的人,从来记不得,我怎么打回去,我哪里去找手机号?”</p>

    海珠说:“不一定吧,说不定你是忘记了呢?说不定你手机通讯录里真有他的手机号码呢?来,把手机给我,我帮你找找。”</p>

    我把手机递给海珠,海珠仔细地查找起来。</p>

    半天,海珠有些失望地把手机还给我:“果真没有一个叫若梦的!”</p>

    我说:“一定是这人找错人了。要么是你听错了。”</p>

    我在找台阶给海珠下。</p>

    海珠强笑了下:“呵呵。或许是吧。”</p>

    我将手机收起,心里一股说不出的滋味,酸甜苦辣都有。</p>

    我继续吃饭,没吃出饭菜的滋味。</p>

    “难道,她不在地,在天。”海珠自言自语说了一句。</p>

    我的心一颤,看着海珠:“你在说什么?”</p>

    海珠忙回过神,笑笑:“没什么,我随便说了玩呢。”</p>

    我知道,海珠一定没有放弃寻找若梦的努力,她一直没有放弃对若梦的怀疑,她确信我梦里说出的那个若梦一定是存在的。</p>

    我不知道海珠要找到什么时候,不知道她要多久才会打消对那个空气里若梦的疑虑,不知道她会采取什么方式和方法去找寻那个若梦。</p>

    海珠刚才的那些话让我心里又不安起来。</p>

    晚,躺在床,海珠靠在我的怀里,静静地不说话,我的手抚弄着她的小兔子,心不在焉地想着心事。</p>

    “哥,问你个问题!”海珠突然说。</p>

    “嗯。”你说。</p>

    “咱们俩认识那么久了,你觉得我变化大不大?”海珠说。</p>

    “嗯。变化大!”我说。</p>

    “都是哪里有变化呢?”海珠说。</p>

    “嗯。如这里。”我捏了捏海珠的小兔子:“这里变丰满了!”</p>

    “嘻嘻。去你的,还有吗?”海珠说。</p>

    “还有这里。”我把手伸到海珠的两腿间,抚弄着她的下部:“这里本来有一层膜,后来被捅破了。”</p>

    “哈,你个坏蛋。人家问的不是这些。”海珠娇笑着。</p>

    “那你要问的是什么?”我说。</p>

    “我问的是除了身体之外的变化!”海珠说。</p>

    “身体之外的,也变化很大啊!”我说。</p>

    “哦。说说看!”海珠说。</p>

    “以前你是空姐,现在你是海老板,以前你是穷光蛋,现在你是千万富婆,以前你为别人打工,现在是别人为你打工。”我说。</p>

    “哦。其实我想问的也不是这个,我想问你,你觉得我性格变化大不大?”海珠说。</p>

    “哦。性格啊,也大!”我说。</p>

    “嗯。你觉得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海珠说。</p>

    我知道这个问题只能有一个答案,说:“当然是变好了!”</p>

    “真的?”</p>

    “真的!”</p>

    “你喜欢我爱我不?”海珠说。</p>

    “喜欢,爱。”我麻木地说着。</p>

    “你会爱我一辈子吗?”海珠抱着我的身体。</p>

    “会的!”我说。</p>

    “会什么?把话说全啊。”海珠说。</p>

    “我会爱你一辈子,我会一辈子对你负责!”我一口气说完。</p>

    “嗯,好喜欢听你说这些,好喜欢。我也会爱你一辈子,我会一辈子做你的女人,伺候你。”海珠轻轻抚摸着我,亲吻着我。</p>

    我心里叹息一声,熄了灯,闭苦涩的眼睛,抚摸着海珠光滑柔嫩的身体。</p>

    无力地趴在海珠身,感到一阵巨大的空虚,自己的身躯仿佛从高高的山顶在往无底的深渊里坠落。</p>

    这坠落让我感到格外无奈和无力。</p>

    都沉默着。</p>

    都在无声的夜里沉默着。</p>

    似乎,这沉默会一直到永远。</p>

    夜深了,海珠进入了香甜的梦乡。</p>

    我无法入眠,想着海珠今晚的话。</p>

    “难道,她不在地,在天。”海珠那句自言自语的话又让我心里猛跳一下。</p>

    我不知道海珠此刻意识到了什么,我无法确定她这话是什么意思。</p>

    但做贼心虚的心理却让我多想了很多,我不由想到了空气里的浮生若梦,不由想到了笔记本里的扣扣。</p>

    此时,我有一个坚定的想法,那是无论如何不能让海珠知道若梦是谁,无论如何不能让海珠去为此找秋桐麻烦。</p>

    此事决不能惊动秋桐。</p>

    此事不能因为任何疏漏留下任何后患。</p>

    后患。</p>

    后患在哪里?</p>

    后患在电脑里,在扣扣里!</p>

    想到这里,我更无困意了,悄悄爬起来,穿睡衣去了房,打开笔记本电脑,登陆扣扣,打开和浮生若梦的聊天记录。</p>

    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和浮生若梦的聊天内容,让自己彻底回顾了一遍那些无声日子里的悸动和情愫,那些欢乐和喜悦,那些纠结和悲楚。</p>

    然后,我定定神,进入控制面板,将扣扣软件直接卸载。</p>

    我知道,扣扣卸载后,我和浮生若梦的所有聊天记录也随之消失了,永远消失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