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57章 旅游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反正我看到的是旅游!”冬儿说。 </p>

    “你没注意到伍德干些别的什么事?”我说。</p>

    “你想让我看到他干些什么事?”冬儿说。</p>

    我无语了,冬儿也不说话,自顾开车。</p>

    一直开到郊外位于旅顺路的岛咖啡厅,这里依山傍水,位置很偏僻,环境十分优雅,此时门前车辆很少,客人不多。</p>

    冬儿停好车,直接下车往里走。</p>

    冬儿要了一个单间,单间向外面看去,是水库。</p>

    要了两杯咖啡。</p>

    默默坐了一会儿,冬儿说:“定亲结束了?”</p>

    “嗯。”</p>

    “幸福不?”</p>

    我没有说话。</p>

    “我去了日本,你很轻松吧?”</p>

    我还是没说话。</p>

    “定亲的时候,你们都很开心吧?”冬儿又问</p>

    我看着冬儿:“你叫我来这里是为了问这个?”</p>

    冬儿笑了下,看了会窗外,说:“你接手了一家酒店,是不是?”</p>

    “是的!”我说。</p>

    “知道不知道这家酒店的老板转让酒店的背后隐情?”冬儿看着我。</p>

    “知道!”我说。</p>

    “知道为什么还要接手?”冬儿说。</p>

    我说:“为什么不能接手?”</p>

    “你难道非要和伍德作对?非要去招惹他?”冬儿说。</p>

    “我不想招惹他,我接手我的酒店,酒店老板还他的钱,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说:“他非要认为我是故意和他过不去,那是他的事。我总不能因为前怕狼后怕虎不在星海做事了吧?”</p>

    “你这是狡辩!”冬儿说:“你这是在玩火!”</p>

    我说:“我没有狡辩,我也不想玩火。伍德的势力遍布星海,我即使不接手这家酒店去捣鼓别的项目,他要是想找事,一样能找到借口。”</p>

    冬儿说:“你可以不在星海做。到宁州不行吗?非要在星海?”</p>

    我说:“我人在星海,干嘛非要去宁州做!”</p>

    冬儿沉默了片刻,说:“你是非要执迷不悟在星海和伍德斗了,是不是?”</p>

    我说:“我不想和他斗!但是他要是非和我斗,我也没办法!”</p>

    冬儿说:“你最好有个清醒的头脑,你斗不过他的,你甚至不知道他的水有多深,我都看不透。你和他斗,等于是拿着鸡蛋碰石头。我不希望看到你和他斗的结局。”</p>

    我说:“我知道目前我是斗不过他的,但是,我也要发展和生存!”</p>

    冬儿叹了口气:“你这倔驴脾气是改不了。你让我怎么能不担心你?”</p>

    我说:“我不用你担心,我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p>

    冬儿说:“担不担心,这是你说了算的吗?我说担心你只是表达我的真实想法,不要以为我在向你卖人情,我也不稀罕你领我这个人情。”</p>

    我苦笑了下。</p>

    冬儿接着说:“张小天没死?”</p>

    我说:“是的!”</p>

    “都知道他死了!”冬儿说。</p>

    “但事实是现在他还活着。”我说。</p>

    “你是不是认为伍德会怀疑阿来当时瞒着白老三偷偷放了张小天?”冬儿说。</p>

    “没这么认为!”我说。</p>

    “我也认为不可能是阿来放了张小天,那么,张小天是如何活过来的呢?”冬儿看着我。</p>

    我说:“张小天那天和伍德阿来见面的时候说的很清楚,是夜间作训的陆战队员救了他,这话他说的很明白。”</p>

    冬儿哼笑了下:“你认为这个解释可信吗?即使阿来会信,你认为伍德会信吗?你认为我会信吗?”</p>

    我说:“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p>

    冬儿说:“虽然没有任何人有证据证明,但是我相信张小天说的是谎话,他不是被陆战队员救的,他是被你救出来的。”</p>

    我笑了起来:“你很会联想。”</p>

    冬儿说:“会联想的恐怕未必是我一个。白老三死了,张小天活了,而且还投奔了你,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让他活命的是你,他是为了报恩才追随你做事的。”</p>

    冬儿一口认定是我救了张小天,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肯定。</p>

    我不停苦笑:“你把我想地太有能耐了,我不是万能的。张小天投奔我,是因为他想回星海在父母身边尽孝,我是为了成全他的孝心。”</p>

    冬儿板着脸:“张小天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会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收留他?难道仅仅是为了成全他的所谓孝心,难道你不知道农夫和蛇的故事?”</p>

    我说:“总要给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总要给人一条活路吧?”</p>

    冬儿说:“狗改不了吃屎,张小天的德性,我了解地一清二楚,我绝不会相信他能变好。你太天真幼稚了,不止你,海珠这个笨蛋也很天真幼稚。你们好心好意收留他,但他不会此改过的,早晚你们得被他祸害。到时候,你们后悔也来不及了。告诉你,好人不是那么好做的,好人未必是有好报的。天真是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的。”</p>

    我说:“似乎,你对这个世界太过于悲观了。”</p>

    冬儿说:“这是现实带给我的认识,是事实告诉我的预感,我不是悲观,是客观。相反,你是太主观了。还有,张小天得罪了白老三,是白老三命令人杀掉的,现在白老三虽然死了,但他的部下都在,而且,白老三和伍德的关系你不是不清楚,你现在明目张胆收留张小天,你等于是在和伍德还有他手下的人作对,换句话说,你接手这酒店,收留张小天,等于是在向伍德发起挑战,挑战他的权威,挑战他的利益。这样做的后果,你该明白!”</p>

    我说:“这是你今天找我谈话的目的?”</p>

    “是!”</p>

    “那你想说什么?”</p>

    “马把那酒店转出去,谁爱要谁要,反正你不要,同时,马和张小天断绝一切联系,他爱到哪里去到哪里去,爱干嘛干嘛,你都不要管。”冬儿说。</p>

    “这不可能!都不可能!”我说:“我只会往前进,绝不会往后退!”</p>

    “你——”冬儿噎住了,瞪眼看着我。</p>

    我缓了口气:“冬儿,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关心,我说这话不是要领你的人情,我知道你今天和我说的这些都是为我好,但是,我想你也该知道我做事的性格和风格,我既然已经决定做的事,是不会回头的,再大的困难我也不会回头。</p>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主动惹事的,我只想安安稳稳做好自己的生意。至于有人非要招惹我,那我也没办法。同时,我想再次奉劝你,不要在伍德那里做事,找个借口离开伍德那里。”</p>

    “离开伍德那里,行,我到你那里去做事行不行,我到那旅游公司和酒店去做事行不行?你让海珠聘我做副总行不行?你给我和伍德这里一样高的报酬行不行?”冬儿冷笑着说。</p>

    “这——”我一时噎住了。</p>

    “哼,做不到吧,怕了吧?”冬儿继续冷笑,接着站起来:“今天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些,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要把我的话当耳旁风!走了!”</p>

    说着,冬儿站起来结完帐自己气鼓鼓直接开车走了,把我扔在了这里。</p>

    没办法,我站在路边等了老半天才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城里赶,这时天色渐渐黑了。</p>

    司机是个女师傅,出租车开的不快,我坐在前排心事重重。</p>

    偶尔,我看了下后视镜,发现后面有一辆出租车正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p>

    我没有在意,继续想着自己的心事。</p>

    快到城里的时候,我又看了下后视镜,那辆出租车还是跟在后面,大约不到100米的距离。</p>

    我这时不由心里一动,对司机说:“大姐,前方往右拐,走滨海路。”</p>

    出租车往右拐了滨海路,回头一看,那辆出租车也跟了来。</p>

    我指挥出租车往前又下了滨海路,了人民东路,那辆出租车依旧跟在后面,保持100米左右的距离。</p>

    前方有个小卖店,我对司机说:“大姐,停下,我买包烟。”</p>

    出租车靠路边停下,我下了车,边装作买烟边侧眼看着后面那车。</p>

    后面那出租车没有停,直接往前开去,经过的时候,我看到副驾驶位置坐着一个戴墨镜的男子,手里似乎还拿着什么仪器,似乎是个相机。</p>

    我立刻返回车内,对司机说:“大姐,看到前面那辆出租车了吗?跟去!跟紧,不要跟丢了!”</p>

    女司机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接着发动油门跟了去。</p>

    前面的车似乎觉察被跟踪,加快了速度。</p>

    我坐的车紧紧跟着。</p>

    我看了看那出租车的号码,对那大姐说:“这车牌号你认识不?”</p>

    那大姐看了看,说:“这出租车牌是假的,这出租车也是假的。”</p>

    “为什么?”我说。</p>

    “看这出租车的颜色,应该是我们公司的,但是,我们公司的车牌根本不是这个号段,这个号段是另一家出租公司的。但那家出租公司的车颜色不是这样的,而且,那家出租公司全部都是用的桑塔纳2000车型,前面这辆是北京现代,咱们星海的出租车没有现代这个车型。”</p>

    “哦。”我点点头。</p>

    女司机又看了我一眼,似乎目光有些警惕和不安。</p>

    这时,前方那辆车跑的更快了,在车流间穿梭着,这辆车的女司机似乎技术不是很娴熟,渐渐有些跟不了,距离在渐渐拉大。</p>

    “大姐,踩油门,跟啊,别跟丢了!”我说。</p>

    “现在是下班高峰期,跑快了要出事的,我是新手,跑不了那么快!”女司机说。</p>

    我有些着急。</p>

    正在这时,前方亮起了红灯。</p>

    我稍微松了口气,没想到前面那辆车直接闯红灯走了,大姐却停下了。</p>

    “哎——大姐,别停,闯过去!”我叫了起来。</p>

    女司机无动于衷地坐在那里不动。</p>

    我急了,不由伸手想摸方向盘。</p>

    “你想干什么?你是什么人?”大姐突然叫起来,不安地看着我:“你不要乱动,再乱动,我叫人报警了!”</p>

    我一听,被吓住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