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55章 战士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张小天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士,我在向你学习做一个战士,而你是一个斗士,跟着你这个斗士,我心甘情愿做一个战士。   w w w . v o d t w . c o m在宁州那天我说过,今后,我愿意追随你鞍前马后,为你效力,不管你做什么事,我都会一心一意追随着你。”</p>

    我说:“其实,我不愿意把你绑架到我的战车,我不愿意你是带着报恩的心理而跟着我做事。”</p>

    张小天说:“我是自愿加入你的战车,我自愿的。我也不仅仅是因为想报恩才追随你,我知道报恩有多种方式,未必你非要这样,我之所以要这样跟着你,其实更多是想让自己重新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做一个无愧于父母无愧于社会无愧于做人基本道德的人。我是想汲取你和你周围朋友身的正能量,让自己在走一条为正义和道德而生活道路的人。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p>

    说这话的时候,张小天的神情很淡定,眼神很坚定。</p>

    我看着张小天并不强壮甚至有些瘦弱的身体,没有说话。</p>

    吃过简单的晚饭,张小天去忙乎他的事,我和海珠在酒店门口看门面房的装修情况。</p>

    一会儿,秋桐带着小雪来了。</p>

    “晚吃过饭没事,出来溜达,顺便过来看看。”秋桐说。</p>

    海珠高兴地抱起小雪转了几圈,亲了几口:“乖乖,看阿姨的酒店好不好?”</p>

    小雪嘻嘻笑着。</p>

    海珠转头对秋桐说:“秋姐,你看,小雪笑起来的样子像不像你?”</p>

    我认真看了看小雪,确实,小雪眉宇笑容间还真的有那么一些秋桐的影子。</p>

    小雪还真的越长越有秋桐的样子了。</p>

    秋桐呵呵笑着:“我的闺女嘛,自然是要像我的。”</p>

    海珠笑着:“你们俩在一起啊,说是亲母女,没人会不相信!”</p>

    秋桐开心地笑起来。</p>

    我说:“我要是去抱养个儿子,会不会也越长越像我呢?”</p>

    海珠说:“自己生的岂不是更像?”</p>

    小雪这时说:“阿姨,我不要你生小弟弟,我喜欢小妹妹。”</p>

    大家都笑起来。</p>

    正在这时,海珠的手机响了,海珠摸出手机看了看来电,神情突然有些紧张,看了看我和秋桐,接着笑了下:“客户来的,我接个电话。”</p>

    边说,海珠边走到一边用手捂住嘴巴接电话去了。</p>

    海珠的表现不由让我有些怪,客户的电话海珠干嘛神情有些怪怪的,好像很怕被我和秋桐听到。</p>

    我不由困惑了,但也没有多想什么。</p>

    其实我也不愿意多想什么。</p>

    很快海珠接完电话回来,神情恢复了常态。</p>

    海珠逗小雪玩,秋桐和我简单说了下她接手之后公司最近的一些情况。</p>

    秋桐和我谈工作,海珠带小雪在旁边玩,似乎她玩的有些心不在焉,似乎在竖起耳朵听我和秋桐谈话的内容。</p>

    秋桐也似乎有些顾虑,说话的声音较大,海珠听起来更方便了。</p>

    谈完工作,小雪这时也困了,秋桐带小雪走了。</p>

    海珠这时对我说:“哥,我打算买两辆车。”</p>

    “嗯。”我看着海珠:“有必要!”</p>

    “一辆我开,另外给张小天陪一辆!他的工作也需要车。”海珠说。</p>

    “可以!”我说。</p>

    “你说,买什么车好?”海珠说。</p>

    我想了想:“买德系的吧,张小天的车是工作用车,买辆帕萨特好了,至于你开的车,看你喜好了,反正只要不是日系的行!”</p>

    海珠想了想,说:“我也买德系的。”</p>

    我说:“行!要不,买辆奥迪a4吧。”</p>

    海珠笑起来:“和我想到一起去了。我想买辆白色的a4。”</p>

    我说:“行啊,我也喜欢白色的!”</p>

    “那这么定了,我明天去办这事。你要不要陪我去看车?”海珠说。</p>

    “我要课,这点小事还用我出马吗?”我说:“让张小天陪你去好了!”</p>

    “呵呵,好吧。”海珠说。</p>

    又聊了一会儿,海珠说累了,我让她先回去休息,我在这里再转悠转悠。</p>

    海珠在身摸了两下:“宿舍的钥匙我忘记带了。”</p>

    我摸出身的钥匙串给她,我宿舍和办公室的钥匙都在一起的。</p>

    然后,海珠回去了。</p>

    海珠走后,我继续在酒店门前溜达,边看着酒店边琢磨着今后的经营思路和方向。</p>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轻轻的咳嗽,回头一看,老黎正背着手站在我身后。</p>

    我笑了:“老黎,你怎么来了?”</p>

    我这时看到不远处有两个西装革履的平头小伙子站在那里,看着我们的方向,其一个我熟悉,经常跟着老黎的。</p>

    不用说,这是老黎的随身保镖。</p>

    我冲他们点点头,他们也冲我笑了下,笑得毕恭毕敬。</p>

    老黎这时说:“我来看看我儿子的酒店啊。儿啊,咱这卖卖是越做越大了,我看下一步,再开几家企业,成集团了。”</p>

    我呵呵笑:“你很自豪是不是?”</p>

    老黎说:“我为我儿子骄傲呢,当然,也自豪!”</p>

    我说:“我带你去酒店里面参观参观。”</p>

    “好啊。我儿子是这里的吾皇万岁,我是太皇了。”老黎开心地笑着。</p>

    我带老黎进了酒店,那两个保镖也进来了,坐在大堂的沙发,摸起报纸随意看着。</p>

    我带老黎在酒店内部随意走动,老黎兴致勃勃地东看西看,不时问我酒店的一些基本情况。</p>

    “看了感觉怎么样?”我问老黎。</p>

    “很不错。一个蛮档次的等规模酒店。硬件可以和挂三的相媲美。”老黎说。</p>

    “现在是准三的框架和标准!”我说。</p>

    “嗯。”老黎点点头:“先开这样规模的酒店也好,积攒经验,摸索管理的方式,下一步,还可以搞更大规模的。对了,买完这酒店,手里还有钱没?酒店的流动资金够不够?”</p>

    我说:“没问题。酒店和旅行社的流动资金都有保障!”</p>

    “哦,不够的话和我说,我多了给不了你,起码还有好几万的私房钱。”老黎笑眯眯地说。</p>

    我乐了:“行,不够的话我找你!”</p>

    参观完酒店,去了张小天办公室,老黎和张小天打了个招呼,认识了下。</p>

    我告诉张小天老黎是夏季夏雨的父亲。张小天热情和老黎握手,随意聊了几句。</p>

    老黎然后说不打扰张总工作,和我出来,我们坐在大堂里闲聊,那两个保镖坐在另一边的沙发,若无其事地看着酒店内外。</p>

    我告诉了老黎云朵考体制内人员的事,老黎脸带着慈祥的笑:“这女娃子很争气啊,他父母知道了会多么开心欣慰啊。不错,很好!改天有空我见见这孩子。”</p>

    我点点头,然后说:“其实,我当初跟着李顺干,和云朵张小天都有关系。”</p>

    “嗯。”老黎看着我。</p>

    我接着把我和张小天云朵的事情说了一遍,老黎听完,沉默了半天,接着说:“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犯错误总是难免的,但只要迷途知返,总也还来得及。云朵这孩子遇到张小天是她的不幸,但又有幸遇到了你,同样,张小天遇到白老三李顺是他命运里的劫,但也是因为有你,他的劫解开了。人生里的很多事,或许都是注定的,有些劫难是躲不过去的,经历了,也好了。人生总是能拨云见日的。”</p>

    我这时不由想起了秦璐和我说的老李的事,说:“李顺父母的事,你说是不是也是无法躲过去的劫难呢?”</p>

    “是的!”老黎点点头。</p>

    我忧心忡忡地说:“听说老李的涉案金额很多,到了8位数,不知他的命能不能保住,要是保不住,小雪没有爷爷了,李顺没有父亲了。”</p>

    老黎说:“你很关心他们的处境和结果?”</p>

    我点点头:“是的,秋桐是个孤儿,从小到大一直得到李顺父母的助养,他们秋桐的恩人。其实,秋桐我更关心他们的命运。”</p>

    老黎说:“你是为了秋桐才关心老李夫妇的?”</p>

    听了老黎的话,看着老黎犀利的目光,我的心不由一跳。</p>

    随即我点点头:“也有这个成分。”</p>

    老黎又沉默了,一会儿笑起来:“小子,你希望老李夫妇会是什么样的结局?”</p>

    我说:“我希望有什么用?我又做不了主当不了家!”</p>

    老黎说:“你说说,起码我知道你的想法啊!”</p>

    我说:“你知道管什么用,你又无能为力!”</p>

    老黎说:“咱爷俩交流啊。随便聊聊啊,说说你的想法又何妨呢?”</p>

    我说:“他们夫妇犯的事,至于官场,肯定是回不去了。”</p>

    老黎说:“那是肯定的!”</p>

    我说:“即使他们无罪释放我是不敢奢望的,能保住命,能少蹲几年监狱,能安享晚年很好了。但是我看目前的情况,很难说啊,我从政法委内部人士听到的消息,他的数额很多啊,8位数啊,这些钱足够杀头的。”</p>

    老黎呵呵笑起来:“7位数也有杀头的,9位数也有活命的,这个是不好说的。”</p>

    我说:“是的,你说的对。”</p>

    老黎说:“其实,犯了罪的人受到国法的惩罚,那是必须的,这是自己作恶的代价!”</p>

    我说:“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幸运点,能不要成为更高层权力斗争的牺牲。”</p>

    老黎沉思着看着我,一会儿说:“儿啊,你的心实在是太善良了。我对贪赃枉法的人一向都是很痛恨的,从来不会怜悯,可是,听你说了这么多,我的心里竟然也不由有些同情老李了。”</p>

    我说:“可惜,咱俩都是小屁民,只能希望而已,什么忙都帮不!”</p>

    老黎呵呵笑了:“你是小屁民,老子不是,我是亿万富豪!”</p>

    我说:“你再有钱,没有权也白搭,遇有权的,你的钱瞬间能化为乌有。重庆不是这样吗,那些亿万富豪再牛逼,遇到西南王,还不都是被借着打黑的名义剥夺了全部财产,说完蛋完蛋。”</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