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54章 无可奈何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谢谢你——”张小天说。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想此时张小天对阿来应该是又恨又怕,但又无可奈何。阿来刚才说的这些话,明确向他表达了什么意向,这意向似乎又让他有些放心。</p>

    伍德看着张小天:“张总啊,这么久没见到你,听说你一直在外地发财,今天真巧啊,我带着他们来这里吃饭,正好遇到你了,还遇到了易总。怎么,你们也是来吃饭的?”</p>

    伍德这话明显是在装逼了,张小天明明穿着酒店的统一管理人员黑色工作西装,胸前挂着总经理的标识。他长着一双大眼不会看不到。</p>

    我知道无须隐瞒了,伍德其实什么都知道,再和他捉迷藏没什么意思了。</p>

    不待张小天说话,我说:“张总还是张总,不过不是以前白老板手下的房地长公司老总,而是这家酒店的老总。”</p>

    “哦。是吗?”伍德微笑着:“如此说,我们今天是到张总的酒店来吃饭了。愈发巧合了。张总原来是杀回星海来做事了,做了这家酒店的老总啊。看来我的消息太闭塞了,易总不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这么说,易总今天在这里,是应张总的邀请来做客的?”</p>

    我笑了下:“看来伍老板的消息确实闭塞,我不是来这里做客的,我是这家酒店的半个主人。这家酒店刚刚被我女朋友的公司收购了。”</p>

    “是吗?”伍德呵呵笑了:“原来如此啊,这么说,张总是被你和你女朋友聘任来担任总经理的了。”</p>

    “不错!是这样!”我说:“酒店刚接手,还没正式更名伍老板亲自来捧场吃饭,十分感谢。”</p>

    伍德笑起来:“哎——客气了,易总,咱们是好朋友,我和张总也是好朋友,看到你们在一起合作,我心里着实是十分安慰和欣慰,早知道这家酒店你女朋友接手了,早知道你是这家酒店的半个老板,早知道张总在这里管理这家酒店,我今天实在是该带着礼物来的,真不好意思,空着手来的。”</p>

    “不必客气,伍老板能是大人物,是星海的名人,能来我们这样的小酒店从吃饭,已经是很给面子了。”我说:“今后酒店的生意,还得伍老板多多支持,酒店的其他事情,还得伍老板多多照顾哦。”</p>

    “好说,好说。只要需要我的,易总和张总都不必客气!”伍德大度地笑着点头,又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酒店的规模和档次都还不错嘛,虽然不大,但是很精致。易总很有眼光啊,不知接手这酒店花了多少钱?”</p>

    我说:“万!”</p>

    “万!钱不少啊,易总真是个有钱人,早知道该找你借点钱花花的!”伍德半开玩笑地说。</p>

    我说:“倾家荡产,砸锅卖铁,东借西借,加银行贷款,好不容易凑足了这些钱,现在我可是负债经营啊。今天一见你我才想到,当时该找你伍老板借点的。”</p>

    伍德呵呵一笑,说:“看来易总是没把我当知心朋友,有困难的时候没想到我,如果你找到我借钱,多了不说,1000万以下是绝对不在话下的。”</p>

    我哈哈一笑:“不知借伍老板的钱利息是几分啊?”</p>

    伍德说:“哎——易总借钱哪里能收利息呢,我又不是放高利贷的,我给朋友借钱,从来是不收利息的。”</p>

    我冲伍德一竖大拇指:“冲伍老板这话,我知道你是个仗义疏财的人!”</p>

    伍德说:“咱们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你这才知道?岂不是太折杀我了?”</p>

    我嘿嘿一笑。</p>

    伍德又看了看四周:“这酒店,万接手,价格是可以的,不吃亏。老弟,我祝贺你啊。你放心,你的酒店,我会格外照顾的,我会放在心的。”</p>

    我当然能听出伍德这话里有话,说:“我想我应该能明白伍老板这话里的意思,行,既然伍老板有这话放在这里,我记住了,以后酒店只要出了什么叉叉,我去找伍老板来摆平。当然,我说的事应该可能性极小,我们是正经经营的酒店,不干违法的事情,也不惹事,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叉叉的。除非是有人故意想来找茬。”</p>

    伍德点点头:“易总言之有理。咱们都是正经生意人。真要有人来店里惹事,我们其实最终还是要依靠政府的。哈哈哈。”</p>

    伍德笑得有些莫测。</p>

    皇者这会儿一直眼珠子滴溜溜转悠着看我和张小天,不知他在想什么,在打什么鬼主意。</p>

    伍德接着对张小天说:“张总,你离开星海又回来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最大的变故是白老板不在了,李老板受牵连也远走了,这二位都是你跟着做过事的,都不在星海了。</p>

    之前你和白老板之间的过节,我略知一二,不过俗话说的好,人死帐了,都过去了,你也不必再多虑,也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安心在这里做你的总经理好了。今后大家都在星海,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都还是朋友。</p>

    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我知道你是个不错的管理人才,大家又是老熟人,一直想把你找回来帮我做事,大家一起发展,没想到易总抢先了,呵呵。都一样,我和易总也是朋友,你在易总这边做事也是很好的,和在我那边做事没什么两样。祝你在易总这边工作开心。”</p>

    “谢谢伍老板!”张小天说。</p>

    伍德又回头看着阿来和保镖:“你们和张总以前都是跟着白老板做事的,都是好朋友,这今后还是要继续保持好关系的。”</p>

    阿来和保镖都点头答应着,阿来又歪着脑袋看张小天,似乎又在捉摸张小天是怎么活过来的。</p>

    我这时对伍德说:“最近一直没见到伍老板,不知在忙些什么?”</p>

    伍德说:“难得易总牵挂着我。五一假期期间我带着他们去日本旅游了一趟,刚回来。”</p>

    “哦,好舒服。”我说。</p>

    “易总假期想必也过的很开心吧?”伍德说。</p>

    “还行!”我说。</p>

    “呵呵,这江南风光和塞北风光都是不错的,易总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伍德说。</p>

    我的心一紧,我靠,伍德这话明白无误告诉我,他知道我回宁州定亲又去塞北草原的事,告诉我他对我的行踪知道的一清二楚。</p>

    他的消息好灵通。</p>

    我强作镇静地笑了下,没有说话。</p>

    “易总最近在市委党校学习,想必也是很轻松的,也是值得祝贺的喜事!”伍德又说。</p>

    我说:“伍老板的消息真灵犀,什么都知道。”</p>

    伍德说:“呵呵,我倒是没有刻意去打听,都是无意听到的。”</p>

    我脱口而出:“你要不是说无意听到的,我还以为你在我办公室安了窃听器呢。什么都知道的那么清楚。”</p>

    我边笑着说话边紧紧盯住伍德的眼睛。</p>

    伍德神情自若,接着笑:“易总可真是富有想象力。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再说,我即使有,也不可能会监听自己的朋友啊,这可不是朋友之间该做的事。”</p>

    伍德的表情极其自然,我不由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失误了。</p>

    我不由又有些后悔自己不该说这话,不但没有试探出什么,甚至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p>

    但话已出口是收不回来的。</p>

    有闲谈了几句,然后伍德和他们进去了。</p>

    我和张小天站在原地。</p>

    “伍德今天来这里吃饭,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巧合,他是特意来的!”张小天对我说。</p>

    我笑着对张小天说:“你还会分析问题了!”</p>

    张小天说:“他今天来,恐怕是冲着我和你来的,主要还是冲你来的,你收购酒店的事,他一定是早知道了。”</p>

    我点点头:”嗯。”</p>

    “他表面对你很友好,但恐怕心里不是真的友好,他恐怕是将你当做了对手和敌人!”张小天又说。</p>

    我说:“你心里有数好。其实不光包括我,也包括你在内。因为我,你恐怕也要被列入他对手的行列。换句话说,你是受了我的牵连。现在的状况,你后悔不?你怕不怕?”</p>

    张小天果断地摇摇头:“怕我不回星海了,后悔我不你这里了。会面对哪些对手和干扰,其实我是有思想准备的,你是正能量的代表,和你一起共事,无论是什么结局和后果,我都不怕不后悔,甚至,能和你一起战斗,我还有些荣幸,我真的很想做一些事来弥补自己以前犯过的错误,来让自己的良心找回平衡,或许,从某个方面来说,这也是我重新做人的机会。”</p>

    听了张小天的话,我的心里突然有一丝感动。</p>

    我不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下。</p>

    张小天看着我,也笑了下。</p>

    我说:“小天,我的事,我和伍德的事,我和其他任何人的事,你都尽量不要参与,你只管做好你的酒店管理,做好你的本职工作。社会是江湖,官场是江湖,商场也是江湖,江湖之间,都是互相交叉互相渗透的,错综复杂,我还是不想让你多受牵扯。</p>

    其实今天伍德和阿来他们见到了你,也未必是坏事,既然你回来了,早晚都是要见的,躲不过去,晚见不如早见。不管伍德阿来他们心里怎么想,起码今天他们面子还是说得过去,起码没有直接表现出敌意和对立。</p>

    伍德不同于白老三,他的城府之深不是你我所能想象的,真要和他斗,恐怕我们谁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今后,我们做事的时候要小心谨慎,要注意观察周围的动静,要注意提防一些不测事件的发生。</p>

    当然,我们不能因为有人要窥视我们不做我们的生意了,我们当然要做的,不能因噎废食。酒店这边今后有什么突发事件,你记住,不要和海珠说,要先和我联系,海珠胆子小,又是女孩子,我不想让她多担惊受怕。”</p>

    张小天点点头:“嗯,好,我记住了!”</p>

    我接着说:“越是开的最美丽的话,越是有毒,罂粟花是这样,同样,越是笑得最动人的笑脸,说不定是最可怕的敌人。”</p>

    张小天点点头:“不错。其实,你越是害怕退让敌人,敌人越是会得势猖狂,越是会得寸进尺,反之,你越是坚强硬邦,敌人反而会犹豫不决会小心行事。”</p>

    我笑了:“你看起来像个战士!”</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