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52章 关系不一般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她和老关,关系似乎不一般。 ”我说。</p>

    “你怎么知道的?”秋桐说。</p>

    “判断的。综合一些信息判断的!”我说。</p>

    “哦。那这和云朵考试有什么关系?”秋桐说。</p>

    “笔试第二名面试第一名的那位,你知道和秦璐是什么关系?”我说。</p>

    “不知道!”</p>

    “秦璐的表弟!”我说。</p>

    “哦,你怎么知道的?”秋桐说。</p>

    “秦璐告诉我的!”我说。</p>

    “嗯。继续说下去!”</p>

    “云朵面试的时候,老关和市委记去巡视。但秦璐的表弟进去面试的时候,他们离开了。”我说。</p>

    秋桐沉默起来。</p>

    “你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我说。</p>

    秋桐继续沉默。</p>

    “可惜啊,费尽心思机关算尽,虽然面试分数高出云朵很多,但总分还是云朵低了0.1分,功败垂成啊!”我又说。</p>

    秋桐深深叹了口气:“或许,我能明白了。此事你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提起了!”</p>

    “我有数!”我说。</p>

    “特别不要刺激秦璐!”秋桐又说。</p>

    “嗯,不用我刺激她,或许她现在自己已经被刺激了!”我说。</p>

    “呵呵。”秋桐突然笑起来。</p>

    “你笑什么?”我说。</p>

    “很有意思!我突然忍不住想笑!”秋桐说。</p>

    我也笑起来。</p>

    “人算不如天算啊!”秋桐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很多事都是这样,往往你计划的事,算的再周精,有时也会有意外的事情发生。”</p>

    我说:“其实我承认社会存在机遇,但机遇只降临于那种有缘分而且能把握机遇的幸运儿身,并不是每人都能得到。如果把希望都寄托在机遇身,那与买彩票没有多大区别了。”</p>

    秋桐说:“你那次面试把握住了机遇,而这次,秦璐的表弟没有错失了。”</p>

    我说:“所以说,我是幸运儿,他是个倒霉蛋。”</p>

    秋桐说:“其实这次云朵也算是个幸运儿,即使没有今天午发生的事,我其实也在担心她的面试,我最怕的是她过度紧张临阵慌乱发挥失常。毕竟,她的心理素质提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个不是能速成的。”</p>

    我说:“嗯。你说的不错,云朵这次的确是很幸运,但也是有实力做保障的,加入没有笔试的高分,那里还能得第一呢?面试是她的弱项,但她用笔试来弥补了。”</p>

    秋桐又笑起来:“不管过程如何,结果是最重要的,结果是云朵成功了,呵呵。真是值得庆贺和庆幸的事,云朵家人如果知道了这个消息,得有多高兴啊。”</p>

    听秋桐这么说,我的眼前浮现出云朵父母的影子,不由开心地笑了起来。</p>

    笑了一会儿,秋桐说:“易总,要不要我把这几天主持发行公司的情况给你汇报下?”</p>

    我说:“我看没必要,你办事,我放心!”</p>

    “真没必要?”秋桐说。</p>

    “真没必要!”我说。</p>

    “那好吧。那我利用这一个月时间把发行公司的工作给你搞乱,弄个烂摊子给你,等你6月1日回来接手,让你过六一儿童节!”秋桐笑嘻嘻地说。</p>

    我哈哈笑起来:“给我搞乱了,我先让你过六一儿童节,把你送到幼儿园去和小雪一起过。”</p>

    秋桐也哈哈笑起来。</p>

    接着,秋桐问我:“那晚吃饭,张小天说你救过他的命,我当时没好多问,但是心里很好,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p>

    我说:“不能!”</p>

    “莫非又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秋桐说。</p>

    “无可奉告!”我说。</p>

    那晚张小天吃饭的时候没有提及四哥和我一起救他的事,我知道他是特意这样做的,他不想让大家知道太多。但他对四哥的感激之心和我是一样的。</p>

    “为什么无可奉告?”秋桐说。</p>

    “不解释!”我说:“反正此事不能告诉你,你也不要再好!”</p>

    “可我是很好,你告诉我!”秋桐说。</p>

    “不——”</p>

    “你再说一遍!”</p>

    “不——”</p>

    “你——”秋桐似乎被噎住了,一会儿说:“你这头倔驴!”</p>

    “我是倔驴!”我说。</p>

    “那我去找张小天去问!”秋桐说。</p>

    “你一定不会去找他问的!”我说。</p>

    “为什么这么肯定?”秋桐说。</p>

    “因为我对你的了解!”我说。</p>

    “你确定?”</p>

    “当然!”</p>

    “好吧。算你赢了。”秋桐无可奈何地说了一句,接着挂了电话。</p>

    放下电话,看看快到课时间了,我去了教室。</p>

    秦璐看到我,笑了下,神态非常正常。</p>

    我也冲秦璐笑了下,同样神态自若。</p>

    “哎——对了,我差点忘了,今天是我表弟和你单位的那位云朵面试的日子啊。”秦璐像是刚想起来的样子:“不知道他们面试的结果如何,我这打电话问问去。”</p>

    边说秦璐边摸手机,边又看了我一眼。</p>

    我不做声,看着秦璐打电话。</p>

    秦璐打了半天,放下手机:“哎——手机关机,没人接!”</p>

    鬼知道秦璐拨的是什么号码。</p>

    我说:“哦,没人接啊。那晚再打吧。”我说。</p>

    秦璐看着我,莞尔一笑:“要不,你打吧,你给云朵打!问问情况!”</p>

    我说:“我不用打,我知道结果!”</p>

    “哦,你早知道结果了?”秦璐笑起来。</p>

    “是的!你难道不知道?”我看着秦璐。</p>

    “废话,我知道还打电话还问你啊!”秦璐说。</p>

    “真的不知道?”我似笑非笑地看着秦璐。</p>

    “易委员,你这话什么意思?”秦璐也含笑看着我。</p>

    “没什么意思,开个玩笑而已!”我说。</p>

    “我猜你也是开玩笑的!”秦璐又笑。</p>

    “没生气吧?班长!”我说。</p>

    “生气不搭理你了!”秦璐说。</p>

    “那好,我这人喜欢开玩笑,不要介意啊!”我说。</p>

    “好了,少绕弯子,既然你知道结果了,那说说呗!”秦璐说。</p>

    我说:“首先,我要祝贺你表弟,面试成绩第一!”</p>

    秦璐笑着:“哦。面试第一啊。不错,真不错。那其次呢?”</p>

    我说:“其次,我要祝贺云朵,总成绩第一!同时为你表弟感到惋惜,总分只差了0.1。”</p>

    秦璐继续笑着:“哦。这么说,你云朵考了啊。好啊,祝贺云朵,祝贺你的副总!”</p>

    我看着秦璐:“班长,你很开心吗?”</p>

    秦璐说:“我要是说很开心,这似乎有些假,不过呢,我虽然为我表弟感到惋惜,但却很乐意祝贺云朵。胜利者是应该得到祝贺的!”</p>

    我说:“你的心态很好,思想境界很高!其实我本来想为云朵惋惜祝贺你表弟的,但是,没有得到这个机会!”</p>

    秦璐说:“易克,如此说来,你的心态和境界也是不低的了。”</p>

    我说:“云朵是我的同事,你表弟是我同学的亲戚,对我来说,关系都是一样远近的,谁考都一样,都是值得祝贺的!”</p>

    秦璐点点头,咬了下嘴唇,说:“有你这话,我认了!”</p>

    我紧接着问:“什么你认了?你认了什么?”</p>

    秦璐微微一怔,接着忙说:“我认了你这个同学啊。呵呵。”</p>

    秦璐的笑似乎有些干涩有些掩饰。</p>

    我说:“你这话才是废话,不管你认不认,咱们都是同学,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p>

    秦璐说:“这倒也是。易克,我发现你脑子反应很快,思路很敏捷!”</p>

    我说:“凑合吧,但总是要你差一截子的!”</p>

    秦璐说:“怎么?巴结领导了?”</p>

    我说:“不是巴结,是实事求是的评价!”</p>

    秦璐笑起来:“很多官场的马屁都是打着这样的旗号进行的。你倒是领悟地很透彻。”</p>

    我呵呵笑起来。</p>

    我知道秦璐早知道了面试的结果,她此时只不过是在和我装而已,她装,我也装。其实秦璐装地不高明,我一眼能看出来。</p>

    因为她是女的,我不愿意用装逼这个词,装逼一般说男人还可以,说到女人身,我不由想起了那个器官,想起装笔这个词。</p>

    同时,虽然秦璐有些小狡猾,但总体来说给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加又是老关的人,我下意识不愿意让自己从心里和她对立起来,总觉得还是和她可以做朋友的。</p>

    当然,是做普通意义的朋友。</p>

    我身边的女人够多了,够让我头疼的了,我实在不想再去招惹其他的女人,再漂亮动人的女人也不想去招惹。</p>

    “对了,昨天你去咨询外出考察旅游的情况咋样了?”我问秦璐。</p>

    “昨天海珠在外忙的,安排一个孔总接待的,叫孔昆的一个女孩子,对我很热情,给我推荐了不少线路,还请我吃了顿饭,那些材料我都拿回来了,给了班主任,他们看看再确定!”秦璐说。</p>

    “哦。”我点了点头。</p>

    “海珠的旅游公司规模很大的,生意真好,客人川流不息!”秦璐说。</p>

    “呵呵。”我笑了下。</p>

    “你们二位,一个做官场,一个做商场,官商结合啊。”秦璐笑起来。</p>

    我正色道:“我可没有利用职权为自己的生意谋私利的!”</p>

    “哈。那么认真干嘛,是谋私利又怎么了?这年头,当官的亲属经商的多了,有几个不利用职权提供便利的,不提供便利是不正常的。”秦璐说:“别的人不谈,说——”</p>

    说道这里,秦璐突然住了嘴,看了看我,接着笑起来。</p>

    “说谁?”我说。</p>

    秦璐神秘一笑:“不能在背后议论领导。呵呵,不说了!”</p>

    这时,老师进来了,开始课。</p>

    我和秦璐停止了交谈。</p>

    我觉得秦璐似乎知道的事情还不少。</p>

    下课后,我直接去了酒店,海珠也在这里,正安排人清理那门面房,准备装修了把旅游公司搬到这里来做总部。</p>

    张小天也在忙乎着酒店的事宜,理顺各种关系。</p>

    见我来了,海珠说:“易老板好!”</p>

    我笑了:“好,海老板也好!”</p>

    海珠嘻嘻笑起来。</p>

    我和海珠在酒店一楼走了一趟,看了看各个房间。</p>

    “一楼保留一部分客房,其他的做办公用,这边的做旅游公司的办公室,这边的做酒店管理部门的办公室。”海珠和我边走边说。</p>

    我点点头:“酒店更名的事怎么样了?”</p>

    海珠说:“正在进行时,很快好了!”</p>

    我说:“嗯。海珠,我在想一个事。”</p>

    海珠说:“你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