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49章 第一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毕竟参加考试的基本都是科班出身的本科生和研究生,甚至还有一名博士生,云朵只是半路出家的自考生,虽然也是大专以学历,但毕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全日制正规大学教育,化基础是不过他们的。 </p>

    本来以为能进面试圈是胜利,但事实却告诉我,云朵竟然压倒了那些人,竟然真的考了第一。</p>

    这让我在格外兴奋的同时,还有小小的意外,当然,这意外是惊喜和幸福的。</p>

    云朵笔试成绩竟然我当时考的时候还厉害。</p>

    看来我有些低估云朵的能力了,她我还猛啊。</p>

    我在意外的同时,不由格外兴奋起来。</p>

    这消息是秋桐告诉我我的,她同样也很兴奋,甚至还有些激动。</p>

    她的兴奋也激动压抑了好几个小时,一班知道了这个好消息,担心打扰我课,一直到午才告诉我。</p>

    “咱们的小朵朵真争气啊,竟然笔试第一。”秋桐喜不自禁地说。</p>

    “我还真没想到,我以为能进前三很好了。”我哈哈笑着。</p>

    “我也是这样想的。看来,咱们都低估了云朵的学习能力。看来,咱们都不如海峰了解云朵啊。”秋桐说。</p>

    “哦。什么意思?”我说。</p>

    “海峰昨天和我单独聊天的时候还自信地说云朵是个十分聪慧勤奋的女孩子,她这次考试一定能考第一,我当时还觉得他只是一个良好的愿望,带有主观色彩,没想到,嗨——真的被他说了。”秋桐说。</p>

    我呵呵笑了起来。</p>

    和秋桐打完电话,海峰又打过来了,和我说了下云朵考试的成绩,云朵第二名高出6分,距离拉的还可以。</p>

    “没想到啊,云朵竟然如此争气。”海峰感慨地说,声音里带着巨大的欣慰。</p>

    “你昨天不是还信誓旦旦和秋桐说云朵必定考第一啊,怎么这会儿又说没想到?”我说。</p>

    “操,我那是自己给自己打气鼓劲的,主观愿望而已,哈哈,其实我对云朵这次考试,心里是没有底的,毕竟,那些参加考试的都是受过正儿八经全日制教育科班出身的大本研究生,云朵是半路出家,野路子,五大毕业的自考生,我还真不敢对她这次考试抱很大的奢望,但又很希望她能考好。”海峰说:“前天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云朵笔试第一,我靠,还真的灵验了。你说我厉害不!”</p>

    “厉害,你是梦想成真啊,那你继续做梦,梦见云朵面试也能是第一。”我说。</p>

    “嗯,我努力再做个这样的梦!”海峰乐呵呵地说。</p>

    “好了,别得瑟了,今晚我们一起吃饭,要集精力准备面试的事情,面试可万万不能马虎!”我说。</p>

    我其实有些担心云朵的面试,唯恐她怯场砸锅,那可前功尽弃了。</p>

    海峰答应下来,约好晚一起去涮火锅,他请客,到时候海珠秋桐云朵都过去。</p>

    下午课时候,我仍然沉浸在兴奋,想着云朵竟然考了第一不自禁地笑。</p>

    秦璐不住地看我,课间的时候问我:“易克,今天有什么喜事,看你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p>

    我说:“你想知道?”</p>

    秦璐脑袋一歪:“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嘛。”</p>

    我说:“我有个朋友,很好的小妹,这次参加市直单位事业单位招考,笔试考了第一名。”</p>

    秦璐说:“哦。那是值得高兴,报考了那个单位的?”</p>

    “是我们集团。”我说。</p>

    秦璐想了想:“报考你们集团的。哎——是不是一个叫云朵的啊?”</p>

    我一愣:“你怎么知道的?”</p>

    秦璐说:“我午的时候知道的啊,我一个表弟也参加考试了,也是报考的你们集团,经营岗位,我午给他打电话问考试分数,听他说一个叫云朵的笔试考了第一,他高出6分呢。”</p>

    “啊——”我不由叫了出来:“那。那你表弟岂不是考了第二?”</p>

    “是啊,考了第二。”秦璐说。</p>

    “这么巧。巧掉鼻子了。”我说。</p>

    “是很巧啊,呵呵。”秦璐笑着。</p>

    “你表弟。亲表弟?”我说。</p>

    “嗯,我舅舅家的表弟。”秦璐说。</p>

    “哪个学校毕业的啊?”我说。</p>

    “东北财经大学毕业的,研究生毕业。”秦璐说。</p>

    “哦。厉害!”我说。</p>

    “再厉害也没有云朵厉害啊,还不是考了第二!”秦璐笑着,又说:“对了,这个云朵,是在你们集团工作的吧?”</p>

    秦璐看来打听过云朵底细了,我于是干脆也不隐瞒,说:“不错,是我公司的副总,我的副手!”</p>

    “哦。怪不得你如此高兴呢,你的副手,还是你的小妹!”秦璐笑得有些暧昧。</p>

    我说:“不要想多了,班长大人,我视我的同事都是兄弟姐妹,我和我的副手还有下属在工作之外都是亲自兄弟姊妹的。她现在是聘任制合同工,这次能考的话,可以改变身份,我当然要为她第一步的成功感到高兴了。”</p>

    “我没想多啊,是你想多了吧,易委员。”秦璐呵呵笑着。</p>

    我笑了笑:“我想,我该祝你表弟和云朵都能顺利考。”</p>

    话虽这么说,我的心里却有些没底了,操,依照秦璐和关云飞不明不白的关系,她会不会去找关云飞帮忙呢,让关云飞关照下她表弟,到时候如果关云飞再重演我当时面试的那一幕,那云朵的面试前景还真是有些不乐观。</p>

    想到这里,我的心不由有些发沉,笑不出来了。</p>

    秦璐笑着:“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只有一个名额啊。不过,我还是感谢你的美好祝愿。”</p>

    我说:“早知道你表弟报考,我不建议云朵报考这个岗位了。”</p>

    秦璐说:“这话说的,好像我表弟一定能考似的,再说了,那时候我们也不认识啊。换句话说,要是早知道你的副手也报考这个岗位,我还不建议我表弟报考你们集团了呢。”</p>

    我笑了:“不过这种考试靠的都是真本事,弄虚作假不了的,公平竞争,考考不其实也不影响大家的关系的。”</p>

    秦璐笑笑:“那倒是。不过这个云朵还真不简单,我表弟为了这次考试可是下了大功夫,拿出了当年高考和考研时候的劲头,没想到还是考了第二,而且,你云朵还岔了6分,差距很大的,面试前景很不乐观呶。当然,凭咱俩现在的同学关系,即使云朵最后考了,我也是很高兴的,也会为她祝福的。”</p>

    我说:“秦璐,你的心态很好。”</p>

    秦璐说:“彼此吧,易克,你的心态我看也是很好的。对了,你也是去年考体制内的吧?那个笔试面试总分第一的是你吧?”</p>

    我笑着点点头:“不错,正是在下!”</p>

    秦璐冲我抱拳:“有幸见到状元阁下,十分荣幸。三生有幸!”</p>

    我呵呵笑起来:“不必客气!”</p>

    秦璐说:“你家伙也是个厉害角色。”</p>

    秦璐这话似乎并不单指我的那次考试,似乎话里有话。</p>

    我说:“似乎,我再厉害,也木有班长厉害!”</p>

    秦璐似笑非笑地说:“此话怎讲?”</p>

    我说:“你是班长,我是娱委员,谁厉害直接不看出来了。”</p>

    秦璐哈哈笑起来:“易克,你很会讲话。”</p>

    我说:“一般,我嘴巴其实很笨。”</p>

    秦璐说:“我看你是装笨。”</p>

    我说:“在班长面前不敢装。在政法委领导面前更不敢装。”</p>

    秦璐说:“你们宣传部门的人,是嘴皮子溜。”</p>

    我说:“嘴皮子再溜也没用,哪里得你们政法委的,直接掌管国家暴力机器,这个才是最厉害的!”</p>

    秦璐说:“国家暴力机器那只是针对违法的人厉害,对你这样的守法公民,是无可奈何的哦。”</p>

    我此时突然心里一动,说:“对了,听说前任公安局长进去之后,牵扯到一批公安系统内部的人,不少公安系统的官员落马了,是不是真的啊?”</p>

    秦璐说:“你说的是政协的李主席?”</p>

    我说:“是的,他之前不是公安局长吗?”</p>

    秦璐点点头:“嗯,不错,他这次出事,是牵扯了不少公安内部的人,市局的层进去5个,还有几个县区局的局长分局局长。而且,我听说,随着案件的调查深入,可能还要牵扯更多范围的人呢。”</p>

    “更多范围的人?”我说:“难道还会牵扯到政法委和检察院法院的人?”</p>

    秦璐看看周围,低声说:“大概可能或许是。其实,岂止是政法系统内部的人,可能还要牵扯高层。听说李主席交代了不少情况,涉案金额越来越多,都到了3000多万了,交代出的人也很多,不但涉及到市里的高层,还涉及到省里的人。”</p>

    “哦。”我半张嘴巴。</p>

    “这是我从内部听到的消息,对外不要说啊!”秦璐叮嘱我。</p>

    我点点头。</p>

    这时,课铃声响了,我和秦璐停止了交谈。</p>

    边心不在焉听老师讲课,边想着秦璐刚才说的那些,边琢磨着老李的未知命运,越发感到官场的复杂和惊险。</p>

    想着老李,我又不由想起了远隔万里之外金三角热带丛林里的掸邦民族革命军李顺总司令,还有秦参谋长。</p>

    此刻,一直没任的革命军副总司令易克正在党校里刻苦学习马列主义**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他们在干嘛呢?</p>

    我想他们,他们想我吗?</p>

    下午只有两节课,4点多放学了。</p>

    放学后,我径直往外走。我给王林打个了电话,让他到学校门口来接我。我打算去公司转转。</p>

    快到校门口的时候,秦璐从后面赶过来:“哎——易克,我这会儿打算去你未婚妻那旅游公司去咨询下外出学习考察的事,班主任老师安排给我的任务,你没事吧,没事和我一起去好不好?”</p>

    “不好!我还有事!”我边走边说:“我要回单位去看看。”</p>

    “哎——易总啊,出来学习要放开,单位的事不要操心了嘛,轻轻松松学习多好啊!”秦璐说。</p>

    “心不由己啊!”我说。</p>

    “呵呵。真是个敬业的好同志!”秦璐笑着:“你出来学习,单位没人主持工作?”</p>

    “有啊!”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